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73 将小阎王,抽筋扒皮 为旧时光′的第2枚玉佩加更

773 将小阎王,抽筋扒皮 为旧时光′的第2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说住手。

青龙广场、高台之上,林婉儿说出去的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

不光是两边的人,就连我和青龙元帅,都吃惊地望着挺直脊背的林婉儿,毕竟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她会发声。本来已经陷入绝望的怀香格格,也是一脸愕然地看着林婉儿,这位一向以自私、yīn毒出名的刑部尚书,这时候竟然会站出来为她说话?

剑西来同样满脸震惊,本来他跟林婉儿都商量好了,要一起推翻怀香格格的政权,结果林婉儿自始至终不发一言、不帮一手也就算了,现在还站出来公然地反对他。

这娘们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忠心耿耿了?

这娘们是脑子进了水,还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剑西来想不明白,也懒得去想,反正他只信奉一个真理,谁拦在他的路前,谁就得死!太后娘娘死了以后,他就是整个夜明之中最厉害的存在了,试问还有谁能挡得住他手中的一支长剑!

这就是强者,强者不需要去考虑弱者的想法,林婉儿到底在想什么,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他要做的,就是走过去,刺死林婉儿。

就这么简单,这就是强者为尊!

于是剑西来转变了方向,手里持着滴血的长剑,又朝林婉儿走了过去。他甚至没问林婉儿为什么要这样说,就是一语不发地走了过去,他手中的长剑就是王法,王法就是他手中的长剑。

两边的人都知道剑西来又要大开杀戒,紧张地纷纷往后退去,生怕殃及池鱼。这些夜明的高层之间,平时也很难见上几面,更别提有什么感情,所以根本不会互帮互助。别人死无所谓,自己不死就行。

我和青龙元帅仍旧很奇怪地盯着林婉儿,不知道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就这样公然站出来反对剑西来,似乎不是她的风格。就在剑西来朝她一步步接近的时候,林婉儿那张本来充满冷漠的脸,突然之间化作了一江春水,甜甜地笑着说道:“首领大人,能不能给我一个立功的机会,让我把这个昏庸的公主亲手宰了?”

原来林婉儿打的是这个主意,两边的人纷纷恍然大悟,剑西来已经把最大的障碍“三公”清除掉了。夜明俨然已经尽在剑西来的掌握,这个时候不赶紧表明立场,更待何时?

人们纷纷赞叹林婉儿的反应速度,同时又感叹自己实在蠢笨,错过了这么好的一个立功机会。

剑西来也开心地笑了起来,毕竟林婉儿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他的,但他还是故作谦虚地摆着手说:“什么首领大人,我可不是什么首领大人!我只是看不顺眼这个公主,想要替天行道而已,等到这个公主死了,这首领啊,谁爱做谁做,反正我是不做!”

这剑西来,想当首领已经快想疯了,听到“首领大人”这四个字都笑得合不拢嘴,竟然还能装模作样推三阻四,和刘备、宋江一个德行,看来能做大事的都是这样。

林婉儿一边站起一边说道:“公主死了以后,试问整个夜明,还有谁能挑起这个大梁?剑老哥,你就不要再推让了,否则大家可不答应啊!”

有林婉儿带头,两边的人也纷纷拍起了剑西来的马屁,说是这夜明的新任首领。舍他其谁?甚至还有人以死相逼,说剑西来要是不做首领,他就当场撞死在旁边的棺材之上,还说太后娘娘要是在天有灵,必然也会支持剑西来的。

怀香格格还没有死,现场的人就都变了模样,一个个奴颜媚骨、阿谀奉承,完全视怀香格格为空气了。对这一切,怀香格格似乎早有预料,一脸平静地坐在地上,仿佛已经四大皆空。

面对众人的吹捧,剑西来的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但还是摆着手说:“哎,哎,别这么说,等到公主死了,大家再选首领不迟…;…;林尚书,既然你有这份心,那这杀掉公主、重铸夜明的功劳,就由你来立吧!”

剑西来还是比较清醒的,知道只有公主死了,自己才能名正言顺地上位,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有人主动揽下这个差事,当然求之不得。

“谢首领大人。”

林婉儿的声音柔软,又冲剑西来作了个揖,才袅袅婷婷地走向怀香格格,眼中的杀气也随之渐渐盛了起来。怀香格格仿佛已经认清自己的命运,所以依旧一脸平静,连看都没看林婉儿,仍旧呆呆地低着头,仿佛已经做好受死的准备。

而我也搞不清楚林婉儿到底想做什么,我虽然知道林婉儿已经跟了左飞,但她这样的人,临时变卦也不是没有可能。我心急如焚,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林婉儿身上的时候,也在努力挣脱着自己身上的绳子,我舅舅教我的那些脱身技巧,还是能起到一点作用的。

林婉儿要走到怀香格格身前,必须要经过剑西来的身边。

走到剑西来身边的时候,她突然停下了脚步,眼神疑惑地看向剑西来。

“首领大人,你脸上有根枯草,别动,我帮您取下来。”

林婉儿脸上带着柔柔的笑,又伸出柔若无骨的手,摸向剑西来的脸颊。林婉儿这动作实在太暧昧、太撩人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在勾引剑西来,当然谁都不敢吱声,只能在心里暗骂这骚娘们,为了巴结新任首领,真是不择手段。

剑西来当然也很享受,以前二人同为尚书,是平级的,哪有这种待遇?现在林婉儿能当众为他取下枯草,将来就能自愿为他暖床,要么大家都愿意当老大呢,当老大的好处就是多啊,林婉儿这种级别的女人,都能主动投怀送抱!

林婉儿摘下了剑西来脸上的枯草,还轻轻用手背在剑西来脸上有意无意地摩挲了下。剑西来虽然已有六七十岁,经历过的女人也不计其数,但是仍旧很吃这一套,那张丑陋的脸上再次笑开了花。

然而,就在林婉儿的手往下滑,准备收回来的时候,异变却陡生了。

林婉儿那只白玉一般的手,突然化作凌厉的鹰爪,朝着剑西来的脖颈抓了过去;林婉儿的眼神,也在一瞬间变得无比凶狠!

林婉儿,果然是想偷袭剑西来!

之前在密林里的时候,左飞曾经说过缠龙手一共二十四式。但大多都是制人的手段,真正的杀招却只有一式,想必就是这一式了。林婉儿一出手就是如此厉害的杀招,显然就是要剑西来的命,一点后路都没有留!

现场除了我和青龙元帅有点心理准备以外,其他人根本没料到会有这样一幕,谁能想到林婉儿竟敢偷袭剑西来?

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啊!

坦白来说,林婉儿的偷袭已经天衣无缝,从获取剑西来的信任,到接近剑西来的身侧,再到剑西来放下防备,最后抓住机会实施行动。这每一个步骤都足以载入暗杀界的教科书了。

但可惜的是,对手实在太强大了,剑西来比老桥至少难缠十倍!

到底是三公联手都不能奈其何的夜明第一高手,到底是能让小阎王都感到棘手和头疼的男人,即便是林婉儿已经做到了如此滴水不漏的程度,距离他的脖颈也只有尺寸之间而已,剑西来的反应却还是惊人的迅速和迅猛,他的脑袋微微往后一仰,林婉儿这只手便抓了个空。

林婉儿还想再往前抓,但是已经迟了,剑西来的长剑已经刺了过来。

唰!

一道白光闪过,剑尖已经没入林婉儿的肩膀,使得林婉儿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你好大的胆子!”

剑西来满面怒容,两只眼睛都喷出火来:“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满足你!”

又是“唰”的一声,剑西来已经拔出长剑,还要再往前刺,这一回,刺的是林婉儿的心脏。林婉儿则就地一滚,滚到了怀香格格身前,接着伸手抱住怀香格格,纵身便往高台下面一跃!

临时用木头搭建起来的高台有七八米高,对于我们有功夫的人来说实在不叫个事,下坠过程中随便抓上一截木头杆子。就能平稳落地。

就听“砰”的一声,林婉儿抱着怀香格格已经落地,接着便往南边的那截甬道迅速奔去!

林婉儿来到青龙门广场,任务就是把怀香格格平安地带出去,至于能不能偷袭成功剑西来反而倒是其次。所以她偷袭失败以后,便立刻带着怀香格格跑了。

至于我和青龙元帅,她连管都没管。

‐我俩的安全,本来就不在她的负责范围之内,之前在山坡上帮忙杀死老桥,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现在的她自顾尚且不暇,当然不再管我们这两个累赘了。

只是这幕,实在出乎现场所有人的意料。

本来。他们以为林婉儿偷袭剑西来,是因为这娘们也想当夜明的首领,结果转眼之间,她却带着怀香格格跑了,这就让大家瞠目结舌,丈二摸不着头脑了。

剑西来也愣了一下,不明白林婉儿这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持剑奔向台阶下面追了过去,一边追还一边大喊:“拦住她!”

台子下面都是青龙门的人,听了剑西来的命令,立刻朝着林婉儿一哄而上。

但是可想而知,他们哪里是林婉儿的对手,就算林婉儿一手扛着怀香格格,另外一只手也足够对付身边的人了。就听砰砰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一个又一个的人倒在林婉儿的脚下,林婉儿甚至还时不时地抓住个人往身后丢,试图阻拦剑西来的脚步。

人群顿时呼啦啦地让开,给剑西来腾出一条道来,剑西来这才行走如飞,持剑奔上。

至于台上的各位尚书和皇帝,则都纷纷探头往下面看,而我也趁着这个机会,迅速挣脱开了身上的绳子,抱起旁边的青龙元帅就往下跑!

我的身上依旧伤痕累累。但是一来刚才也算休息了会儿,力气恢复了些;二来这可是逃命啊,当然要拼命地往前跑了。我抱着青龙元帅,以极快的速度奔下台阶,同样朝着南边甬道的方向奔去,我知道林婉儿既然往那里跑,肯定是因为那里有我们的人,只要回到大部队的怀抱,一切就安全了。

我抱着青龙元帅这一跑,台上的众人也没反应过来,等到我都跑下去了,才有人高喊:“哎呀。快抓他们!”

但是很快,又有人说:“别管这事,他们几个明显是公主的人,结果还未分出之前,咱们也别轻易站队…;…;”

因为这些人的“中庸之道”,所以我这一路跑得比较顺畅,身后并无追兵。但是台下就比较乱了,一帮青龙门的正在抓捕林婉儿和怀香格格,时不时还响起剑西来的叫声,到处都是重重人影、乱七八糟。

当然也有人注意到了我和青龙元帅,但是并没有人来围攻我俩,因为一来并没有得到剑西来的命令,二来我俩在青龙门都是说一不二的角sè,他们对我俩有种天然的畏惧感。

尤其是青龙元帅,毕竟做了那么多年的青龙门统帅,虽说已经被逐出夜明,还怀了六个月的身孕,但是威望依旧存在,眼睛一瞪就能喝退一片。所以我俩置身在这人群之中,反而安全许多,无论走到哪里,哪里就散开一片,没有一个敢对我们动手。

我抱着青龙元帅,如履平地一般,飞速地朝着南边甬道奔去,不知不觉就接近了林婉儿和怀香格格。人群之中,林婉儿已经把怀香格格放了下来,怀香格格现在好歹也有直逼紫阶的实力,摸出一柄短小的匕首飕飕刺向四方,面sè无比坚定。

之前的她似乎已无活路,所以才会绝望,现在既然有了生的可能,当然也会拼尽全力!

被我抱在怀里的青龙元帅,冲我“呜呜呜”地叫着,面上也都是焦急之sè。我知道她什么意思,想让我放她下来,去助怀香格格一臂之力。我是将她放了下来,但是拉住她的胳膊,同样“呜呜呜”了一阵,意思是说就咱俩这身体状况,过去也是累赘,还是不要拖累她们了。

我和青龙元帅仍旧不能说话,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交流,好在青龙元帅明白我的意思,并没再说什么,只是不断焦急地往那边看。

混乱之中,剑西来并没发现我和青龙元帅跑下来了,只是悠哉悠哉地慢慢接近林婉儿和怀香格格。

“林婉儿,真看不出来啊,你竟然会这么忠心!”人群之中,剑西来放声大笑。

“你以为都和你一样狼心狗肺!”林婉儿也同样大叫着,同时不断击飞四周的人,努力带着怀香格格突围。

林婉儿当然非常厉害,一双缠龙手耍得虎虎生风,周围没一个人是她的对手,但她要一口气解决这几百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只能眼睁睁看着剑西来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一张面容充满焦虑。

我和青龙元帅也是心急如焚,但我们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无济于事,最好还是尽快冲到外面去找援兵,但就怕是到时候来不及了。

然而就在这时,青龙门外突然响起了冲天的喊杀声,这些声音十分惊人、巨大,甚至盖过了我们这边,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能听出,这至少是一场几千人的战斗!

怎么回事?!

青龙门的众人都愣住了,无论是底层的兵部成员,还是站在高台上的夜明高层,就包括剑西来,以及我们几个,都奇怪地往出口那边看去。

砰砰砰的脚步声响起,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竟然奔了出来,冲着我们这边大喊:“尚书大人,大事不好,小阎王的北方十三狼杀进来了,白虎门、朱雀门、玄武门全部沦陷,马上就要杀到青龙门来了!”

“什么?!”

剑西来一声怒喝,满脸的狰狞和震惊,毕竟这实在是太意外了!

夜明的屠魔大会白天才刚刚开过,准备一个星期之后杀向北方剿杀小阎王,结果这才刚到晚上,小阎王就杀过来了!

而且,还是白虎门、朱雀门、玄武门都沦陷了!

现场众人也都是一脸震惊。没人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外面的喊杀声确实清晰入耳,也由不得他们不信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剑西来哪里还顾得去杀林婉儿和怀香格格,当即高举手中的长剑大声喊道:“好啊,我们不去找他,他倒自己找上来了!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大家跟我一起冲啊,将小阎王扒皮抽筋!”

在剑西来的鼓舞之下,众人也迅速回过神来,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地盘,怎能让小阎王如此放肆。

于是众人也跟着齐声喊道:“将小阎王扒皮抽筋!”

声势浩荡、气贯长虹!

紧接着,剑西来又冲着台上发愣的众位尚书和皇帝朗声说道:“各位,小阎王杀进来了,他的目的是屠尽我们整个夜明,这和大家每一个人的生命息息相关,所以希望大家暂时放下成见,先把小阎王解决再说!”

挑起纷争的明明是剑西来,现在却让大家放下成见,实在贻笑大方。

成见做错了什么,他想拿就拿,想放就放?

但是不得不说,剑西来说得确实有理,小阎王如果杀进来了。才不管你是哪一派的,只会迅速把你杀掉。为今之计,只有团结起来力扛外敌,自家的事则随后再说,要是夜明都没有了,他们还玩什么?

于是众位尚书和皇帝也高声呼喊:“好,咱们一起除了小阎王!”

这些人纷纷往楼梯下窜。

寥寥数言,剑西来便把队伍团结起来,以他为首,迅速带着众人朝青龙门外冲去。刚才还混乱无比的青龙门,不一会儿功夫就走得干干净净了,只剩下我和青龙元帅,以及林婉儿和怀香格格。

林婉儿看了我们一眼,又拉住怀香格格的手,说公主殿下,趁这个机会,我们赶紧走吧!

怀香格格却焦急地说:“不行,夜明危在旦夕,我身为夜明的公主,要和夜明共存亡!”

说着,怀香格格便把林婉儿的手甩开了,要往青龙门的出口处奔,林婉儿又抓住她,又气又急地说:“公主殿下,你不是没看到他们刚才是怎么对你的啊,现在除了我外,谁还把你当公主看?那帮狼心狗肺的家伙,他们死就死吧,咱们赶紧离开这里,改日东山再起,重建夜明辉煌!只要你在,夜明的根就在…;…;”

林婉儿当然不是真想辅助怀香格格,就是先用言语把怀香格格骗走而已。

我和青龙元帅也奔上去,“呜呜呜”地冲她说着,也是让她赶紧离开。怀香格格虽然想不明白我们仨怎么成了一条线的,但还是斩钉截铁地说:“我不能走,夜明只有一个,毁掉就没有了,这是太后娘娘的心血…;…;”

“废话真多!”

林婉儿终于忍不住了,直接把怀香格格抓起抗在肩上,继续朝着南边的甬道奔去,我和青龙元帅也迅速跟上。林婉儿的缠龙手确实厉害,任凭怀香格格怎么挣扎,愣是一点作用不起。

外面的喊杀声依旧冲天,这次是我舅舅北方的地下势力和龙组的三队、七队联手,灭掉夜明真是轻轻松松的了。就像左飞说的,如果我舅舅没有十成的把握,是绝对不会出手的,现在显然到了时机。

至于我们,只需要把怀香格格平安带离这里就可以了。

然而,就在我们全速往甬道口处奔跑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疾速的脚步声。我们回头一看,震惊地发现竟是剑西来,这老家伙竟然去而复返,高举着一柄锋利的长剑,朝着我们这边如同风一般的奔来!

剑西来的速度快极了,扛着怀香格格的林婉儿跑不过他,身受重伤的我和青龙元帅更跑不过他!

“你他妈疯了!”

林婉儿高声尖叫:“你不去对付小阎王,又来找我们干嘛?!”

剑西来满脸狰狞:“攘外必先安内,我得先把你们这帮内贼杀了,才能放心地去杀小阎王!”

我们这才明白剑西来的意思,他担心自己和小阎王斗个两败俱伤以后,我们最后来个渔翁得利,那他的一切辛苦就白费了。嘿,这家伙想得到多,竟然以为自己在这场蓄谋已久的围歼战中能活下来!

但不管怎么说,如此疯狂的剑西来,确实成了我们现在最致命的威胁,他要杀掉我们真的轻而易举。

我们拼命地往前跑着,但还是无法阻止距离我们越来越近的剑西来。趴在林婉儿肩上的怀香格格大叫:“剑西来,你先去对付小阎王,我保证不给你捣乱。事成之后把位子也传给你,这样你就名正言顺了,只要你能继续夜明的事业就好!”

直到现在,怀香格格也想的是夜明的安危,而不是自己的安危。

“嘿嘿嘿…;…;”

剑西来却狞笑着:“不用你传,我自己会拿!只要把你杀掉,一样名正言顺!到时候既攘外又安内,我就是夜明唯一的首领!”

砰砰砰的脚步声不断响起,林婉儿扛着怀香格格在前,我和青龙元帅气喘吁吁的紧随其后,再往后则是越来越近、狞笑不止的剑西来。然而,就在林婉儿快要奔进甬道的时候,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站着一动不动了。

我和青龙元帅都是吃惊不已,不知道林婉儿搞什么鬼,但这甬道一次只能通过一人,她不动了,我们也没法再走,只能也站住了。

“跑啊,怎么不跑了?”

身后的剑西来也停止了奔跑,一步步朝着我们走了过来,脸上依旧挂着yīn沉沉的笑。

“唰唰”两声,我和青龙元帅分别摸出了自己的武器,咬牙切齿地盯着只有十几米开外的剑西来。我俩不是不知道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但到现在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硬着头皮面对这个恶魔了。

剑西来看到我们亮出武器,脸上的笑容愈发夸张,正准备再说点什么来嘲讽我们的时候,我们身后的甬道之中,却传出一个更加yīn沉可怕的声音:“剑西来,听说你要把我扒皮抽筋?”

看网友对 773 将小阎王,抽筋扒皮 为旧时光′的第2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