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75 绑我,门都没有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8枚玉佩加更

775 绑我,门都没有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8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阎王和剑西来正打得如火如荼、不相上下,这是两个超级高手之间的决斗,也是两个势力间的主将对决。他们的战斗极其精彩,也极其凶险,剑气纵横、铁链飞舞,常人根本难以接近,一不小心就会被他们给误伤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谁都没有想到怀香格格会突然冲上去,还把匕首狠狠捅向小阎王的后心!

小阎王和剑西来这种高手之间的巅峰决战,任何一点外在因素都有可能影响最终结果,更何况怀香格格有着直逼紫阶的实力,突然加入战场对小阎王来说绝对是个致命的威胁。

这一行为,别人或许觉得难以理解,剑西来不是刚才还想要她的命吗,怎么她还反过来帮剑西来了?但是我和青龙元帅、林婉儿都很明白,面对剑西来的谋反和夜明的覆灭,她显然更怕后者。

剑西来就算是杀了她,可夜明只要还在,复兴大明之路就还会继续走下去,这是太后娘娘为之奋斗了一辈子,临死前还念念不忘的事情;而小阎王的到来,却是为了毁灭整个夜明。

孰轻孰重,对怀香格格来说一目了然。

虽然我理解她,也明白她,但我坚决反对她这么做,只是当时事发突然,我除了喊出一声含糊不清的“不”外,完全来不及阻止她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以怀香格格的实力,想偷袭小阎王还嫩了点。

在怀香格格捅出匕首的刹那,小阎王就已经察觉到了,猛地回身一记铁链就甩上去,不仅把怀香格格的匕首瞬间击飞,铁链还砸在她的胸口,将她整个人都击飞出去。

万幸中的不幸是,绝顶高手之间的战斗。一分一毫的分神都是不行的。

在小阎王回身击出铁链的瞬间,剑西来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狠狠一剑刺在了小阎王的肩膀上面。

“砰”的一声,怀香格格重重落地,喷出一大口的鲜血;与此同时,小阎王也猛地甩出铁链,铁链发出呼呼的响声,朝着剑西来的脑袋轰了过去,剑西来也不敢硬抗,立刻拔出长剑迅速后退!

“管好你的女人!再敢惹事,下次我杀了她!”

小阎王面sè狰狞,狠狠瞪了我一眼。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顿时让我打了一个寒噤,我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他的肩膀上面弥漫着鲜红的血液,但他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似的,继续挥舞着手中的铁链,朝着剑西来冲了上去,只是气势更凶、更猛,二人再次激烈的交战在了一起。

而我和青龙元帅、林婉儿三人立刻朝着怀香格格扑了上去,怀香格格已经面sè惨白,嘴唇发青,一动也不能动了。

青龙元帅也顾不得我在旁边,“呲啦”一下撕开了怀香格格胸前的衣襟,就见上面的肌肤已经一片青紫,不知断了几根骨头,但是谁也看得出来,小阎王已经手下留情。

否则的话,以小阎王的神力,铁链直接轰穿怀香格格的胸口都有可能!

青龙元帅立刻为怀香格格敷上了药,接着又用纱布小心翼翼地帮她扎好,整个过程之中,怀香格格都处于一种濒临昏迷的状态,除了微弱的呼吸以外,身体连动都不能动。虽然小阎王看在我的面子上已经手下留情了,但是这恐怖的一击对她的伤害依旧巨大。

怀香格格虽然受伤严重。但是相比之下,我更担心我舅舅,他比剑西来先受了伤,对整个战局肯定是有影响的。我抬头看向场中的战斗,局势却让我大感意外,我舅舅已经彻底发了狂,手中的铁链不断轰轰飞出,反而把刚才占了一点上风的剑西来,逼得连连倒退。

但是剑西来的脸上没有一点慌张,反而淡定自若。

坦白来说,以我的实力和层次,还看不太透二人之间的战斗,但我舅舅给我的感觉,就好像他爆发了,正拿出全力来轰杀剑西来。而剑西来,不断往后倒退、游走,是想借机损耗我舅舅的气力,等到我舅舅力竭气衰的时候再行反击!

只是,连我都看出剑西来的目的了,小阎王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哗啦”一声,小阎王突然收回铁链,双脚也站在地上不动了,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剑西来。

小阎王站住了,剑西来当然也站住了,剑西来手持长剑,笑呵呵道:“怎么不打了啊?”

小阎王的眼神发冷、语气yīn沉:“剑西来,你一直躲,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剑西来依旧嘿嘿笑着:“你管我躲不躲,有能耐你就杀了我啊!”

小阎王哼了一声,沉沉地说:“剑西来,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看我受伤了,所以就想耗我的力气,等到我气力衰竭的时候,再来进行反击,是不是这样?”

看到自己的计划被小阎王识破,剑西来也做出一脸无所谓的态度,幽幽地说:“是又怎样?小阎王,我确实没有想到半年不见,你的实力竟然又有这么大的长进,我都悟出了‘销魂十三剑’的第十四剑,竟然还是拿你没有办法,世上生了我剑西来,竟然又有你小阎王,这就是命啊!”

说到这里,剑西来顿了一下,又冷笑着道:“不过没有关系,你已经受伤了,只要我保持耐心,等你气力耗尽,一定可以将你斩于剑下!到时候,世上就只有我一个剑西来了,而我‘销魂十三剑’中的第十四剑,必定也能名扬整个天下!”

说到最后一句,剑西来已经掩饰不住内心中的兴奋,两只眼睛里面也闪烁着激动的光。

销魂十三剑,确实是剑西来的剑法,这是兵部之中人人皆知的事。招式虽少,却是一剑比一剑猛,一剑比一剑利。据说使到最后一剑,简直要惊天地泣鬼神,连见过的人都寥寥无几,就更别说去抵挡了。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销魂十三剑后还有第十四剑,而且是剑西来最近一段时间才悟出来的,怪不得在屠魔大会之上那么信心满满,想要杀到北方去找小阎王算总账;结果让他意外的是,即便是第十四剑,依旧奈何不了实力同样有所进展的小阎王,不免让他有点心灰意冷。

好在关键时刻,怀香格格的出现帮了他忙。让他率先刺伤了小阎王,也为之后的胜利埋下伏笔。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需要再拼了,只需要再多一点时间,就能不战自胜!

说到这里,剑西来更开心了,甚至冲着我们这边的方向喊道:“公主殿下,多谢你了!就冲你立的这份功,我改主意啦,等我做了夜明的首领,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看着剑西来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我的心里恨得不是一星半点。同时又对我舅舅充满惭愧,是我没有拉住怀香格格,才让他受了这样的伤!

但是,面对剑西来的得意,小阎王却是嗤之以鼻,冷笑着说:“剑西来,你的算盘打得不错,不过你忽略了一件事,以目前的局势来说,你根本等不到我气力衰竭,因为你那边已经败得差不多了,而我的兄弟马上就要赶来,到时候你还是难逃一死!”

“你放屁!”

剑西来瞪着眼睛,怒火中烧地说:“你把我兵部当什么了,岂是你说攻破就能攻破的…;…;”

但,剑西来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突兀的声音突然响起:“尚书大人,我们扛不住啦,小阎王的人要冲进来了!”

剑西来吃了一惊,立刻朝着青龙门的入口处看去,只见人群正在源源不断地往里涌着。一开始都是身穿黑衣,胸前刺有“日月”标识的兵部成员,后来又都是身穿各sè衣服、手持各种兵刃的杂人,显然都是小阎王从北方带来的人。

紧接着。又有各sè各样的声音响起。

“尚书大人,对方人太多了,要杀进青龙门来了!”

“尚书大人,他们的高手好多,我们完全不是对手啊!”

“尚书大人,我们快跑吧,兵部要守不住了!”

大喊大叫的这些人里,不光有兵部的底层成员,还有之前赶去帮忙的各部尚书和十几个皇帝。乍看过去,他们也受了不轻的伤,各个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神情慌乱地往这边跑着。

面对此情此景。剑西来确实吃惊不已,大叫着说:“不可能啊,小阎王是近半年内才崛起的,就算他在北方占了不少地盘,也不可能短时间内笼络到那么多的高手!就算他有北方十三狼,也不可能是你们的对手!”

对于这个北方十三狼,我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已经听说过不止一次,知道是我舅舅在北方挑选出的十三个高手,作为此次围攻兵部的先锋将领杀到这里。但,剑西来说的话也没错,夜明的这十多个皇帝,都是多年沉淀、筛选出的顶级高手,个个都是兵部元帅实力的人物,怎么可能连对方的新人都干不过?

人群之中,混乱的声音再次响起:“不止北方十三狼啊,好像还有龙组的人!”

“是啊尚书大人,龙组和小阎王的人联手了!”

龙组?

和小阎王的人联手了?

怎么可能!

剑西来的面sè极度震惊,毕竟对他来说,龙组和小阎王,是两个完全不相关的东西,怎么可能联起手来对付夜明?!

但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剑西来不信了,在那些涌入青龙门的各sè人里。时不时就能看到几个身穿黑衣的人,他们胸前刺着的金龙,在月光下显得熠熠生辉。

和龙组打过不止一次交道的剑西来,当然一眼就能认出这些身着黑衣者就是龙组的人,而且这些人的数量还不少,至少占到人群的十分之一。

龙组和小阎王,本身就都是夜明的强敌,对付其中一个还很困难,更别说两边联起手来,怎么可能打得过啊?!

“到…;…;到底怎么回事?!”震惊不已的剑西来,抬头看向了小阎王。

他知道龙组一直都想灭掉夜明,要不是夜明上头有大人物罩着。估计早就被龙组给剿灭了。但小阎王也是地下世界的人物啊,严格来说和他们夜明并没什么区别,龙组为什么会和小阎王联手?

完全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的剑西来,呆呆地看着对面的小阎王,试图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因为我就是龙组的人。”

事已至此,小阎王也没什么隐瞒的必要了,直接开口说道:“我奉上级的命令,来剿灭你们夜明!因为你们太后娘娘的来头挺大,上面有人罩着,所以一开始,我不得不隐瞒身份,组建地下力量来对付你们,才好转移你们的视线。现在好了,在这深山老林里面,你们就是全部死光也没人知道,更不可能会有哪个大人物来得及救你们了!”

听到小阎王的解释以后,剑西来终于明白了一切,他的眼神闪过一丝慌乱之后,突然又挪到了我的身上。显然,他想起了死在朱雀门里的龙组卧底李泽刚,想起了那个直到现在也没揪出来的另外一个卧底。

这个卧底,显然就是我了!

所有的疑点,剑西来都串联到了一起,同时也明白了一切!

这是一场针对夜明的,蓄谋已久的大型剿杀计划!

最终之战选在藏于大山深处的兵部,就是要躲过上面某个大人物的注意,神不知鬼不觉地地将他们干掉;就算这位大人物事后明白过来,也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什么都来不及了。

夜明在南方的势力极大,单单人员就有上万,其中兵部的人占到两千。这次屠魔大会,各部尚书和皇帝大多都是只身前来,顶多带上几个随从,而把这些主要人物干掉之后,外面的那些喽啰和底层成员,当然也就作鸟兽散,夜明从此不存!

龙组的计划,显然是完美无缺、天衣无缝的。

此时此刻,兵部近两千人,只剩不到一百人了,其中就包括各部尚书和那十几个皇帝,他们的生命力比较顽强,实力也算不错,所以才能活到现在。他们组成了一道肉墙,一边奋力抵抗,一边往剑西来这边靠拢,毕竟剑西来是他们的主心骨,喊杀声和惨叫声响彻整个青龙门的广场。

但他们心里也明白,即便是靠到剑西来这边,距离彻底覆灭也不远了,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突然又有一个声音高喊起来:“剑西来,公主殿下还在你那里吗,赶紧让她给上面的人打电话啊,只要上面一个命令下来,龙组必须撤退!”

喊话的这人四十来岁,看着还算年轻,我认识他,是夜明的吏部尚书,管理升迁和人事调动的。当初我从户部调到兵部,除了要经老桥审核,还需要他的认可。

都说夜明的来头很大,上面有人罩着,所以才会如此张狂,在南方搞出这么大的势力。上面那人,据说是来自中央的某个大人物,这一点也得到了我舅舅的证实,否则龙组不会这么多年依旧阻碍重重。

只是这人到底是谁,以及什么身份,大家只听说过,从来没有见过。能和他联系到的,也只有一个太后娘娘而已,如今太后娘娘已经仙逝,又把自己的位子传给了怀香格格,想必那个大人物的联系方式,也一并给了怀香格格。

这时候,他们才想起怀香格格来了,也知道这夜明的首领,也并不是人人都能做的。

你剑西来就是功夫再高、实力再强,能请得动中央的大人物吗,能一个电话就让龙组都撤退吗,能让大家全部平安脱险吗?

现在,他们才知道了怀香格格的重要性,就是十个剑西来。也比不上一个怀香格格啊。在华夏这个地方,如果没有官家罩着的话,哪个地下势力能够活得长久?

于是,杂七杂八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是啊尚书大人,快让公主殿下打电话啊!”

“公主殿下,快搬救兵来救我们啊!”

“公主殿下,你在哪里…;…;”

现场非常混乱,到处都是人影,所以他们并看不到怀香格格在我这里。

一声声的呼喊从四周响起,剑西来也意识到了怀香格格的重要性,于是立刻朝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不过,受了重伤的怀香格格依旧昏昏沉沉,连眼睛都快睁不动了,怎么可能还打电话?

更何况,我舅舅也迅速朝我这边看来,我则立刻冲他点了点头,意思是说放心,我不会让怀香格格打这个电话的。我舅舅率领的龙组七队,苦心蛰伏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这次剿灭夜明的机会,怎么可能因为这个毁于一旦?

怀香格格昏昏沉沉地躺在青龙元帅怀里,绝无可能再打电话,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从她身上摸出手机。当着剑西来的面,用打神棍往上面戳了好几个洞。

随着手机冒出一阵白烟,灭掉的不只是屏幕,也灭掉了剑西来最后一丝希望。

还打电话,打个毛吧。

看着这一幕的剑西来,整个目瞪口呆、面如死灰。

“林…;…;林婉儿…;…;”

剑西来气得声音都哆嗦了,冲着我旁边的林婉儿说:“你也是夜明的刑部尚书,现在龙组杀进来了,你以为你就会有好结果吗,你为什么不把手机夺下来?”

“对不起。”林婉儿幽幽地说:“我也是龙组的人。”

“…;…;”剑西来彻底懵了,眼里满是不信:“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会是龙组的人?!”

“怎么不可能,我都龙组好几个小时了。”林婉儿又幽幽地说道。

“咚咚咚”的声音不断响起,虽然怀香格格手机已经彻底毁灭,但我还在用打神棍不断戳着,就怕它会死而复生,所以多鞭几下尸。但这不断响起的咚咚声,显然如同一把重锤,不断敲在剑西来的心上,敲得他心烦意乱、敲得他目眦欲裂,将他内心中的火也敲了出来。

“王巍,我杀了你!”

剑西来突然发出一声狂吼,面sè狰狞、怒火中烧地朝我这边冲了过来。

“剑西来,和小孩子发什么火,有什么气就冲我来吧!”

小阎王发出一串爽朗的大笑,立刻抖落起手中的勾魂链,“咣当当”地甩向剑西来,二人再次交战在了一起,“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

随着四周的残兵败将越来越多,嘶吼声和惨嚎声也不断响起,搅得剑西来愈发心烦意乱起来。现在的他,哪里还有之前的淡定从容,哪里还能安心等着消耗小阎王的气力‐小阎王的气力耗完之前,恐怕他早就陷入重重包围中了!

之前在省城的时候就是这种状况,但那毕竟是在小阎王的地盘,还算情有可原;现在是在自己地盘,竟然还是这种局面,剑西来实在有点气馁,士气也就大不如前。

早就说过,高手交战,一点微小的细节都能改变局势,剑西来现在的气势已经跌至谷底,还咋怎么和士气正旺的小阎王交手?

更何况,小阎王一边打还一边发出大笑。小阎王确实该笑,几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今日终于可以剿灭夜明。但他越笑,剑西来就越慌,本事也就越发挥不出,很快就被小阎王打得满头生包,身上还断了好几处骨头,那铁链只要一挥过来,甚至只要听到那声,剑西来就浑身哆嗦。

既然怎么打都是要输,那在这种情况之下,剑西来不可能不想其他法子。

剑西来一边往后面退,一边频频往我这瞟,我立刻就明白过来,这家伙想绑我做人质,用我来要挟我舅舅退兵!这种局面,我也遇见过不少回了,我要是再被人给抓住,我都没脸活在这世上了。

其实我一开始,就想早点穿过甬道、逃出这里,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留下来绝对是个累赘,与其拖累我舅舅,不如赶紧离开。只是后来林婉儿受伤、怀香格格又受伤,这才耽误了一点时间。

我明白剑西来的用意之后,便立刻用眼神暗示林婉儿和青龙元帅:“咱们先离开这!”

林婉儿和青龙元帅也都是聪明人,知道我的意思,立刻点了点头,起身要跟我走。但也就在这时。剑西来发现了我们的动作,立刻不顾一切地朝我扑了过来,转瞬之间就到了我的身前,伸手就要抓我衣领。

“巍子,小心!”小阎王一声大喝,跟着剑西来冲了过来。

而我也早有准备,立刻从地上抓了把土,“呼”的一下朝着剑西来的眼睛撒了过去…;…;

绑我?门都没有!

看网友对 775 绑我,门都没有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8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