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76 无耻的剑西来

776 无耻的剑西来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我有过不止一次被人绑住用来威胁小阎王的经历,最早的一次是在我们镇上,被陈老鬼绑架,最近的一次是在省城机场门口,被剑西来绑架。【择天记吧少年王】

这些人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利用我来胁迫小阎王认输,但我小阎王唯一不变的是,从来没有一次妥协过。他的应对方式从来只有一种,就是“你要杀便杀,你杀了我外甥,我变本加厉地还回来”。

酷不酷?炫不炫?

但他是酷了、炫了,受死的却是我啊!

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也算是久病成医,作为小阎王的外甥,被人绑架的几率实在太高,所以我自己也得防范着点。这一把土挥出去,就算挡不住狂如神魔的剑西来。也足够抵挡他那么一下了,随着剑西来一声充满愤怒的惨叫响起,我也迅速朝着旁边滚了出去,而且是一滚再滚,生怕稍作停留,就成为剑西来的掌中之物。

只一瞬间。我就滚出去十几米远,听到并没有紧追而来的脚步声,我才稍稍松了口气抬头去看。这一看不要紧,顿时惊得我魂飞魄散,因为我看到剑西来竟然又伸手去抓青龙元帅怀里的怀香格格,青龙元帅当然死死抱着不肯松手,口中还大骂着剑西来。

剑西来一怒之下,举剑便朝青龙元帅刺了过去,旁边的林婉儿见状,又伸出缠龙手来,去抓剑西来手里的剑。以林婉儿的性格,她当然不是要救青龙元帅。而是要救怀香格格,毕竟她的任务就是保证怀香格格的平安。

林婉儿突然搅局,剑西来的长剑又立刻转变方向,朝着林婉儿的胸口刺了过去。林婉儿的缠龙手再厉害,也不是剑西来的对手,眼看着这一剑就要当胸刺过,地上突然弹起两道黑sè的影子,竟然是两条张大嘴巴的眼镜王蛇,一起朝着剑西来的手腕咬去。

没人知道这毒蛇是哪里来的,但是这对剑西来不算什么问题,他当即反手一剑,就听“唰唰”两声,两个蛇头顿时落地,鲜血也喷洒出来,蛇身掉落在地扭曲不已。

趁着这个机会,险些命丧黄泉的林婉儿也不敢再拦剑西来,迅速朝着旁边滚了出去,同样是滚了十几步才停下。与此同时,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已经奔到她的身前,一边伸手搀她,一边紧张地说:“媳妇,你没事吧?”

林婉儿一抬头,发现竟是万毒公子,顿时明白了刚才那两条毒蛇是哪里来的。万毒公子救了她命,她本来是要感激的,但是万毒公子一声媳妇,叫的她怒火中烧,反手就甩了万毒公子一个巴掌。

“谁他妈是你媳妇?!再敢乱叫,割了你的舌头!”

万毒公子挨了一巴掌,却也不恼。伸手将林婉儿搀起,乐呵呵地说:“好好好,媳妇不媳妇以后再说,只要你没事就行。”

万毒公子也是个喜新厌旧的货,自从认定林婉儿是他媳妇以后,就再也不管其他的女人了。以前要是青龙元帅、怀香格格处于危险之中。他早就豁出命去救了,现在也不管她俩了,只要林婉儿没事就行。

没有了林婉儿的阻碍,剑西来再次伸手去抓怀香格格,见到青龙元帅依旧死不放手,他索性把两人一起提了起来。转身就跑。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一个身受重伤还挺着大肚子,一个虚弱到连呼吸都很困难,哪里拦得住剑西来!

别看上面描述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等小阎王挥舞着铁链赶到的时候,现场只剩下剑西来丢下的一只鞋了,而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已经被剑西来提溜跑了。

我明白剑西来的意思,他是觉得既然没抓到我,那么抓到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也是一样的,这两个女人一个怀了我的孩子,一个是我钟爱的女人。肯定会有效果。

但是剑西来完全猜错了啊,小阎王在杀敌的时候可以连我都不顾,怎么可能会顾我的女人!

更何况,小阎王对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的印象本来就不好,一个比我大了十多岁,有老牛吃嫩草的感觉。一个刚才还偷袭他,算是个吃里扒外的,小阎王会管她们才怪!

果不其然,剑西来拎着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跑后,小阎王连追都不追,只是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一边走还一边发出冷笑,大声说道:“堂堂夜明第一高手剑西来,也要利用女人来保护自己了吗?夜明的诸位,看看你们老大这副德行,你们确定还要为他卖命?”

小阎王也是煽动人心的好手,现场众人听到他的声音之后。纷纷朝着剑西来看了过去,果然看到剑西来正提着两个女人没命奔跑,顿时个个觉得脸上无光,连打都不想打了,惭愧地低下了头。

剑西来却大叫着说:“你们不要听他胡说,我是保护公主殿下。请她通风报信,找援兵来救我们!你们护着点我,一定能成功的!”

剑西来一边喊,一边往高台上跑,“噔噔噔”跨上台阶,将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都放在了台上。夜明中的众人已经知道对方是龙组的,而让龙组退兵的希望都在怀香格格身上,所以顿时个个精神大振,一窝蜂地冲向高台,将高台围了个严严实实,不许我们的人接近。

小阎王当即冷笑着说:“剑西来,你睁着眼说瞎话,怀香格格的手机都被砸掉了,还怎么通风报信?”

这时候,夜明的残兵败将已经都集中在高台附近了,再往外一圈则都是小阎王的手下。众人一听,纷纷抬头朝着台上的剑西来看去,剑西来则立刻蹲下身子,冲着怀香格格说道:“公主殿下,那位大人物的联系方式您知道吗?我有手机,你打给他!”

剑西来一边说,一边摸出一个手机,交到了怀香格格手上。

这一举动,让小阎王都皱起了眉头,如果怀香格格打出这个电话,撤兵的命令没准马上就要下达;但是现在再去阻拦,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单是围聚在高台四周的人,就难以冲破。

所以此时此刻,小阎王也只能抬头看着怀香格格,四周的众人也是如此。整个青龙门广场中几千人马,此刻悄无声息。而高台之上,怀香格格却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说:“不,不知道…;…;太后娘娘没告诉过我!”

原来,怀香格格并没有那人的联系方式!

是太后娘娘没有考虑周全,临死之前忘记托付给怀香格格了吗?

这么说来,怀香格格的手机我也白砸了。

而剑西来,在听到这句话后,一张脸顿时面如死灰,呆呆的一动都不动了。

围聚在高台下面的夜明众人,也是个个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知道这一次是彻底完蛋了。

听到对方没法求援,我们这边的人则都欢天喜地、眉飞sè舞,这回可没人再阻拦他们剿灭夜明了,龙组七队这次可算打了一个漂亮仗。我以为我舅舅肯定也特别开心,但我朝着他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脸sè无比凝重,一点喜悦的样子都没。

怎么回事?

能够在无人阻止的情况下剿灭夜明,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吗,怎么他的脸sè如此yīn沉,反而高兴不起来似的?

但是转眼之间,他的脸sè又恢复如常,再次冲着台上朗声说道:“剑西来。你认命吧,今天就是你们夜明的覆灭之日!与其垂死挣扎,不如下来和我痛痛快快地打一场,我还是那一句话,只要你能胜得过我,我可以放你走!”

对于小阎王来说,今天是个彻底铲除夜明的大好机会,他们龙组七队辛苦了这么多年,兄弟都不知牺牲了多少,才换来今天这样一个结果。他们之中的每一个成员,都恨不得把夜明大卸八块,要把里面的人统统杀光,尤其是剑西来这个恶魔,李泽刚就死在他的手上,更是不能将其放过!

就在大家都以为小阎王是对自己的实力极有自信,所以才会提出这样的条件时,台上的剑西来,却大骂了一声操,接着夺过怀香格格手里的手机,狠狠摔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手机四分五裂。

接着,剑西来又“唰”的一声撩起长剑,对准了坐在一边的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冲着下面大声喊道:“小阎王,你他妈当我傻啊,我才不会和你小子单挑!你看好了,这两个女人,一个怀了你外甥的孩子,一个和你外甥两情相悦,如果你不想她们死,就立刻带着你的人滚蛋!”

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台上,怀香格格依旧无比虚弱,靠在青龙元帅身上,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青龙元帅比她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身怀六甲的她。伤痕累累的她,这一天下来已经折腾得不轻了,无论身体还是心灵都处在极其疲惫的状态,但她还是紧紧抱着怀香格格,一刻都不肯撒手…;…;

看网友对 776 无耻的剑西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