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77 太后娘娘,复活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9枚玉佩加更

777 太后娘娘,复活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9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剑西来明显已经狗急跳墙,竟然把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当作救命的稻草,这一行为实在有失他的高人风范,但他似乎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在穷途末路的现在,只要能活下来,什么无耻之行都做得出!

而我又太了解小阎王的性格,别说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被绑,就是我在上面被刀架着,他也不会眨半下眼睛。

用两个女人来威胁小阎王,实在有点痴人说梦!

正因为我知道小阎王不会妥协,才忍不住心急如焚,生怕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真有什么闪失。我立刻朝着小阎王的方向跑了过去,本来是想和他商量一下营救策略,结果我还没有开口(当然我也开不了口),小阎王就瞪了我一眼,恶狠狠道:“你什么都不用说,剑西来必须死!”

小阎王的强硬态度,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他能这么多年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和他这种杀伐果断、冷漠绝情的性格很有关系。自从很多年前,小阎王即便跪在地上,也无法阻止李皇帝杀掉我姥姥和我姥爷之后,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再也不受类似事件的威胁!

说完这句话后,小阎王还嫌不过瘾似的,又狠狠瞪了我一眼:“你以后能不能改改这种走到哪里都勾搭女人的毛病,以前的也就算了,就当你是随便玩玩。现在倒好,孩子都搞出来了,你舅舅我还是单身呐!”

面对小阎王的批评,我的心里确实委屈极了,怀香格格这个我还承认,我是没收住自己的感情,和这个姑娘互相喜欢上了。可是青龙元帅,实在冤枉的很。我都糊里糊涂的,不知怎么有了孩子!

还有,小阎王单身,和我有什么关系?

凭他的个人魅力和身份地位,想讨几个老婆还不是轻而易举,是他自己一心扑在工作上罢了!

当然,随便他怎么骂吧,我只希望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能活下来。青龙元帅不用说了,肚里还怀着我的孩子,怎么着也不能死;至于怀香格格,因为之前偷袭过小阎王,我知道小阎王不喜欢她。可是怀香格格真的帮了我太多,就算抛开我们两人之间的私人感情,龙组能在今天得以杀进兵部,怀香格格就算是无意中的,也算出了不少力吧?

但还不等我“呜呜”两声,小阎王就冷哼着说:“天底下的女人多了,能给你怀孩子的也多了,你犯不着为了她俩要死要活!”

小阎王这话,明显是定了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的死刑,我一听就急了,“呜呜呜”地叫起来,想让他再想想办法。小阎王不知道我怎么回事,问我这是什么毛病,怎么还“呜呜”上了?

我把嘴巴张开,给他看我里面肿大的舌头,小阎王吃惊地瞪大眼睛,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摆摆手,意思是这不是重点,又指指台上的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希望他能想办法救救她俩。

结果小阎王却会错了意,皱着眉说:“什么意思,她俩给你把舌头搞大的?”

小阎王平时挺聪明的,怎么现在沟通起来这么困难?我急得几乎跳脚,不停的呜呜啊啊。小阎王这才冷笑一声,低声对我说道:“放心吧,你那两个女人死不了的!”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何这么信心十足,难道他已经想好应对的策略了?

我还想再问问他什么意思,但他已经不理会我,而是抬头朝着台上看去。虽然我的心中依旧焦急,但是在这上面,我还是比较信任小阎王的,他说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不会死,那就一定不会死!

我就是再急也没什么用,只能看着接下来的发展了。

这个时候,我舅舅的属下也都围了上来,有的站在我舅舅身后,有的把高台团团包围。不论夜明在外面的势力还有多大,但是夜明的高层人员,基本上都在这了,只要他们完蛋,夜明也就整个覆灭。

熟悉的人当然不少,龙王、流星、赵铁手、王公子,还有花少、乐乐、豺狼、熊子、李爱国等等,也全都在。我虽然是以“叛徒”身份离开省城的,但是猜到内情的聪明人其实不少,所以面对我时也很自然;就算是猜不到的,比如王公子等人,现在一看这个状况,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之前在省城机场的门外,王公子曾缠着我不放,还给了我好几刀。现在再面对我,当然也是一脸愧疚,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所以暂且略过不提。

北方十三狼,则是第一次见,果然个个骠勇精悍,单看眼神就觉得非常凶恶。尤其是十三狼的老大残狼,更是一身的英武之气,站在小阎王的身边,气势竟然完全不输。

后来知道,这北方十三狼,是小阎王在北方攻城掠地时的意外收获,据说为了收服他们也曾花了不小的代价。这十三狼个个桀骜不驯、身怀绝技,不过最终还是被小阎王给征服了,拜倒在小阎王的门下,成为叱咤北方的十三头狼。

这个故事,留待以后再说。

当然还有阿蔓等人,都是龙组七队的成员。

万毒公子搀扶着林婉儿也过来了,他俩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小阎王的人,只是协助小阎王做事而已。因为林婉儿奉了左飞的命令,要把怀香格格安全地带出去,结果又落到剑西来的手里去了,她也心急如焚。

这一回,算是小阎王这边的英雄大聚义,但凡有头有脸、有名有姓的人物都到了,称得上是超级豪华的梦幻组合。为了铲除夜明,小阎王确实拿出了他所有的力量,比之以前任何一场战斗都要认真、严肃,也侧面说明他有多么重视夜明这个组织!

不过,现场这么多人,却唯独不见龙组三队的队长左飞,不是说好了他来帮忙。怎么没见他的影子?我有心想问一问,但是奈何有口难开,更何况现在的阵容已经足够,他不出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们的人都到齐以后,立刻对台上的剑西来展开了群嘲模式,说他无耻龌蹉,竟然拿两个女人来当挡箭牌,其中一个还是夜明的公主,反正将他骂得狗血淋头,什么肮脏话都骂出来了,几乎将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围聚在高台下方的夜明众人都自感脸上无光,一个敢跟我们回骂的都没有。但他们也知道这是唯一能够活命的本钱了,所以也默不作声,算是默许了剑西来的行为。

而剑西来,脸皮更是厚得一塌糊涂,面对这么多人的嘲讽,他也完全不当回事,大叫着道:“少给我废话!小阎王,你到底撤不撤退?”

小阎王怎么可能就范,抬头朗声说道:“剑西来,你脑子进水了吧,拿两个女人就来威胁我,你觉得能起作用吗?更何况。她俩还都是你夜明的人,就算是你不杀,我也是要杀的,你要动手,还省了我的功夫!所以你少废话,想杀就杀吧,我要是皱一下眉,我就不叫小阎王!”

小阎王的声音洪亮、底气十足,甚至还带着点看热闹的心态,确实一点都没在怕的。有小阎王带头,我们这边的人也都纷纷叫了起来,让剑西来不要逼逼,赶紧下手。

之前,小阎王说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肯定不会死的,我信了他,还想看他会怎么做,结果一上来就是嘲讽、激将,弄得剑西来不动手都不行了,所以我实在是想不通,小阎王到底什么意思?

而剑西来也被激得怒火中烧,但他确实不敢轻易把两个女人杀死,毕竟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

“唰”的一声,剑西来再次把长剑对准了两个女人的身体,同时目光在台下四处移动起来。最终落在了我的身上,大声叫道:“王巍,看清楚了,这两个都是你的女人,一个怀了你的孩子,一个为了你几乎葬送整个夜明,你但凡还有一点良心的话,就赶紧劝你舅舅撤兵,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剑西来说得一点没错,自我来到凤城,能够顺利加入夜明,还从户部调到兵部。掌握大量夜明的机密,这才致使我舅舅能够杀到这里。这一切,都是因为怀香格格对我的帮助,虽然她的本意不是摧毁夜明,可夜明确实因为她而葬送!

我就是再没良心,再无情无义,怎能做到无动于衷?

还有青龙元帅,她肚里怀着的可是我的孩子,是我的血脉,让我怎能做到视而不见!就算抛开这些,青龙元帅对我一样有着大恩,如果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走到这步,我非草木、孰能无情!

看着台上受尽折磨、奄奄一息的两人,说我不心疼是假的,不难过是假的,不着急也是假的!

剑西来抓住了我的七寸,让我不得不就范,我做不到我舅舅那么杀伐果断、狠毒绝情,所以只能用哀求的目光看向他,希望他能想想办法。

但小阎王根本看都不看我,继续仰头说道:“剑西来,你别费力气了,这边是我做主。不是王巍做主!你就是把他逼到自杀,他也一点辙都没有!还有台上的那两个女人,你们也听好了,别给我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王巍的女人多了去了,至少有七八个,多你们两个不多,少你们两个不少!杀你们的是剑西来,你们要恨也恨剑西来,就是变成厉鬼也去找他,别把责任推到王巍身上,他管不了事!”

听着小阎王的话。我只觉得脑子一阵阵晕眩,一方面完全不知他在玩些什么套路,一方面又觉得这样下去两个女人非死不可。我急得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但是凭着一丝对我舅舅的信任,硬是把内心中的不安和焦灼强压下去。

我相信我舅舅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

而剑西来,在小阎王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之下,终于彻底地发怒了,他面sè狰狞、须发飞扬,大吼着说:“好,那我就把这两个娘们杀了,然后再和你决一死战!”

接着又低头说道:“青龙,公主,你们可看好了,是王巍不救你们,和我无关!”

说完这番话后,剑西来便立刻举起剑来,朝着二人刺了下去,准备扎个对穿,来个一剑两命。这一刹那,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都没看我,也没向我表达出求救的意思,而是纷纷闭上了眼,显然不想让我为难,已经做好了受死的准备。

整个青龙门广场也都安静下来,不论夜明那边的人,还是我们这边的人,个个目瞪口呆、鸦雀无声,谁都不敢相信剑西来真的这么狠毒,能对夜明的公主殿下和身怀六甲的青龙元帅下手。

但这是真的,剑西来真的对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下手了,他的长剑只要刺出,就绝无刺空的可能!

这一瞬间,我也慌张地抬头看向小阎王,想看看他到底会用什么样的法子来救两个女人。但他面sè平静、纹丝不动,一丝一毫要出手的迹象也没有,实际上就算是他现在出手,也绝无可能阻止得了几十米外的剑西来!

我明白了,他根本就没有要救那两个女人的心思,他不断地发出挑衅之语,就是要逼剑西来杀掉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这样就能彻底断掉我的念想,接下来铲除夜明的道路也就更加顺畅。

面对国家大义和两个女人,他会怎么选择,就是用脚趾头也能想明白啊!是我太天真了,我竟然以为小阎王会救她们,我竟然相信了小阎王!

“不…;…;”

最后一根希望的稻草被压塌了,我再次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不”字,然后疯狂地往前扑了出去。我知道自己来不及了,此地距离高台几十米远,我就是长了翅膀,也无法在一瞬间飞过去,就算我真的赶到台上去了,也不可能会从剑西来的剑下把人救出!

我知道来不及,也知道不可能,可我还是疯了一样地往前跑着,我像疯了一样地大吼大叫着,泪水也从眼眶之中流了出来。这一瞬间,我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再一次为自己的无能而痛苦,为什么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我只希望剑西来能够听到我的呼喊,能够因为我的痛苦而手下留情。青龙门广场那么安静,我的声音清晰地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剑西来当然也是听到了的,但他一点休手的意思都没有,因为他知道我做不了主,没办法让小阎王退兵!

所以他的剑,还是毫不留情地刺下去。

听到我的呼喊,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也睁开了眼,她们看到我绝望而痛苦的模样,也跟着流下了泪。但她们仍旧什么都没有说,她们知道自己要死在剑西来的剑下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和我默默告别。

“不!不!不!”

我发着含糊不清的声音,不断地往前奔跑着,但还是无法阻挡剑西来的剑,和她们两人的死亡。

然而,就在我彻底陷入绝望,几乎要完全疯狂的时候,高高的台子之上,突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这声巨响来得实在太突然了,突然到剑西来都忍不住停下了手里的剑,震惊地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

青龙门广场上的所有人,包括我在内,也都震惊地循声看去。

高高的台子上面,只有剑西来和怀香格格、青龙元帅三人。另外就是三公和老桥的尸体,那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众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那口大红sè的棺材上面。

是人都知道,那口棺材里面装着太后娘娘的尸体,因为还没来得及埋葬,所以还摆在那里。刚才的声音,就是从棺材里面发出来的,可是太后娘娘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有声音从那里面传出?

就在大家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以为一切都是幻觉的时候,就听又是“砰砰砰”三声重响,这次的声音清晰可见,而且一次比一次狠,甚至整个棺材都震动起来。

怎么回事?!

包括剑西来在内,所有人都震惊地盯着那口棺材!

难不成,要诈尸了?

砰!

只听又是一声重响,算上之前的四声,这是第五声了。随着这声重响的传出,整个棺材盖子竟也“轰”的一声飞了起来,接着又“咣当当”地抖落在了台子上面,以至于整个高台都跟着颤了几下。

紧接着,一个满脸皱纹、老态龙钟的妇人慢慢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她身上穿着鲜亮的寿衣,是古代的款式,上面描龙画凤。再配合她那张死气沉沉,仿佛不带一点人味儿的脸,以及插满整个脑袋的发簪和金钗,活脱脱像个古代皇宫穿越过来的太后娘娘。

在这站满几千人的青龙门广场里,在那遍布星辰的天空之下,七八米高的台子上,突然从棺材里走出这样一个诡异的妇人,实在让人汗毛直竖,忍不住就倒吸一口凉气!

所有人都傻眼了,所有人都愣住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咣”的一声,一根通体金黄的龙头拐杖率先落地,接着那个妇人也从棺材里面跳了出来,稳当当地落在台上。那个妇人长得实在不高,再加上因为她的年纪很大,脊背也弯了不少,几乎和她的龙头拐杖平行。

可是她的眼睛,却透露出极其凌厉的杀气,仿佛两道电芒从中射出,以至于让人不敢直视。

没人知道这个妇人是谁,每一个人都看傻了眼。

这个妇人站稳脚跟,双目如电的眼睛先在下方的广场扫了一圈,接着又收回到了台上,落在了身边的剑西来身上。

这一瞬间,剑西来就好像触电似的,就好像现在才反应过来,“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哆哆嗦嗦地叫道:“太…;…;太后娘娘!”

太后娘娘!

这个手持龙头拐杖、老态龙钟的妇人,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太后娘娘!

这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在过去的很多年里,龙组七队的每一位成员,都想知道这位神秘的太后娘娘到底长得什么模样。我的舅舅小阎王,距离太后娘娘最近的一次,也只是蒙着眼睛听了听她的声音,就包括我,“屠魔任务”失败以后,被剑西来带着登上某一条船,也是蒙了眼睛,听了听她的声音而已。

现在,这位神秘的太后娘娘,终于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可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不是已经装在棺材里面好几天了吗‐棺材可是钉死了的,连空气都没有啊!

她是装死,还是死而复生?

不管怎样,这位本来已经仙逝的太后娘娘,确实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就连不可一世的剑西来都慌张地跪了下去。聚集在台下的夜明众人,见过太后娘娘真容的,也就仅仅几位尚书而已,他们同样面sè巨震,纷纷跪了下去,齐呼:“太后娘娘!”

仅剩的一百多残兵败将,这才知道原来这位就是他们每天挂在嘴边祈祷她寿与天齐的太后娘娘,于是也跟着纷纷跪了下去,同样高呼太后娘娘。

一百多人的声音,愣是堪比山呼海啸,直窜云霄!

而台上的太后娘娘,面对众人的跪拜和呼喊,却是一言不发,一双如电一般的眼睛,始终直勾勾地盯着剑西来。

剑西来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哆哆嗦嗦地说:“太后娘娘,小阎王杀进来了,我带兄弟们奋力反抗,可是仍旧不是他的对手。可是现在好了,您老人家醒过来了,一定是老天爷听到了我的祈祷,咱们夜明又有救了!在您老人家的领导下,我们一定能把小阎王和他的人斩杀殆尽…;…;”

剑西来的话还没有说完,空中突然闪过一道金光,太后娘娘手中的龙头拐杖。已然刺入了剑西来的心脏之中。

硕大的金sè龙头,穿透了剑西来的脊背,龙嘴之中慢慢滴出鲜血。

剑西来竟然还没有死,他的脸上满是惊愕和不可思议,但他知道太后娘娘为什么会杀自己,所以又慢慢地、慢慢地低下了头…;…;

看网友对 777 太后娘娘,复活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9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