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81 夜明,最终之战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11枚玉佩加更

781 夜明,最终之战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11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之前在密林中的时候,我就见到过左飞这双白手套,林婉儿不知道他身份的时候,曾以为他的手套上有什么玄机,所以缠龙手才这么厉害。但据左飞自己的解释,说是双手曾经受过些伤,所以才戴了这双白手套。

也正是因为这个解释,才让林婉儿想起了一些什么东西,才大着胆子询问对方到底是谁!

由此证明,左飞的这双黑手,几乎是人尽皆知的,能够证明他的身份。果不其然,在左飞亮出这双如碳一般漆黑的双手之后,四周立刻起了一阵窃窃私语,从他们的议论声中,我才知道这双黑手的来历。

原来,左飞曾被某个可怕的毒物咬过,后来虽然经过抢救活了过来,但是却留下了后遗症,也就是这双黑手。但好处是,从此他变得百毒不侵,因为这世上没有任何毒素,比他手掌内积蓄的毒素厉害!

听着周围的议论,对毒物、毒虫颇有了解的林婉儿和万毒公子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出了一个词:“毒君!”

我不知道“毒君”是个什么玩意儿,想来和“万毒之王”一样是某种毒虫的诨号,从林婉儿和万毒公子二人震惊的目光和口吻来看,这个“毒君”显然非常厉害,绝不亚于七尾蜈蚣,能从这种级别的毒虫嘴下死里逃生,着实是件异常恐怖的事。

我问他俩怎么回事,他俩你一言我一语地告诉我说,“毒君”是一种蝎子的绰号。这种类型的蝎子极为罕见,是由普通蝎子基因突变而来,比七尾蜈蚣还要难寻,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几百万只蝎子里面才能出现一只。而且“毒君”只能人工饲养,如果生下来不能得到人类的照拂,那么不用多久就会死去,只能等待下一只基因突变的蝎子。

说到毒虫,林婉儿和万毒公子就有了共同话题,两人滔滔不绝地说着,而且话题越扯越远。还给天下的毒虫排起名来。我都听到不想听了,二人还在不停地说着,要么说他俩是天生一对?

总之,左飞的这双黑手,在华夏只此一家、再无分店,而且人人皆知,所以能够证明他的身份。

看到这双黑手,太后娘娘的目光顿时一凛:“你真的是左飞,你们回来了?”

她一边说,一边面sè紧张地看向四周,我都不知道她在干嘛,突然抽风了还是怎么?就听左飞开口说道:“你放心吧,我那几个兄弟并没有来,只有我一人来帮阎王大哥的忙了。”

这时我才明白,原来太后娘娘是在寻找左飞的另外几个兄弟,据说那五个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铁板一块、不离不弃,所以太后娘娘才会这么紧张。但在得知只有左飞一人来了以后,太后娘娘顿时松了口气,同时还有闲心和左飞扯点别的:“真没想到你们还能回来,而且还加入了龙组!你们被坑得还不够惨吗,怎么就不知道吸取教训?”

左飞的脸上依旧挂满笑容:“只要华夏还有你这种人存在,我们就必须要回来。我们效忠的不是某个政党,而是这个国家!”

左飞的声音虽轻,却掷地有声,字字都有千钧之力,回荡在青龙门的广场上空。

这一腔正气,绝非虚伪和做作可以得来,没有人会怀疑左飞的任何一个字,哪怕他就是被伤害一千遍、一万遍,只要这个国家还有太后娘娘这样的奸邪小人,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挺起自己的胸膛!

这样的心胸,这样的觉悟,岂是太后娘娘能理解的?

太后娘娘面sè一变,转而说向别的:“听说东洋的第一高手樱花神,死在了你们手上?”

左飞点点头:“是的,死在了我们手上。”

太后娘娘叹了口气:“樱花神都死在你们手上了,你们在东洋做个土皇帝多好,干嘛非要回来这里,做个名不见经传、被人呼来喝去的龙组队长?不能理解,不能理解!”

接着又眯起眼睛说道:“左飞,如果你那几个兄弟一起来了,哀家确实难逃死路。但是现在,只有你一个人来,是你对自己太有信心,还是看不起哀家的实力?据哀家所知,你在你那些兄弟里面,实力也不是最强的一个,怎么敢有胆子来的?!”

说到最后一句,太后娘娘的眼中精光暴射,手中的龙头拐杖也猛地撞击地面,发出“砰”的一声重响,登时碎石飞溅。

显然,太后娘娘畏惧的是那五人,而不是其中一人。按照太后娘娘自己的话说,如果是那五人一起出手,她势必不是对手,但是其中一人,她就完全不放在眼里了。

听了这样的话后,左飞倒是微微笑了起来:“太后娘娘,你对我们几人还蛮了解。没错,我确实不是我们几个人里最厉害的,不过,现在我也不是一个人啊,我身边不是还有阎王大哥吗?”

听了左飞的话后,太后娘娘登时哈哈大笑起来:“左飞,你也太天真了,你真以为你们两人联手,就能对付得了哀家?”

左飞的语气始终不卑不亢:“不试试,怎么知道?”

小阎王也跟着说道:“死老太婆,你还是少废话两句,拳头底下见真章吧!”

说完这句话后,小阎王和左飞二人就像约好似的,如同两道突然而起的龙卷风,一左一右地冲向了太后娘娘!从两人的身法、姿势、角度、方向等等来看,显然已经商量好了作战策略,行动才会如此默契和从容。

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两人便奔到了太后娘娘的身前,一个挥出呼呼作响的铁链,一个划出威力惊人的利爪。这铁链和利爪,还都是黑sè的,乍看上去像是勾魂的两个野鬼,我觉得小阎王和左飞也能搞个组合,就叫黑风双煞。

一个小阎王已经足够恐怖,再加上一个完全不遑多让的左飞,更是威力惊人,几乎可使天地变sè。

只是,太后娘娘也不是吃素的。按照小阎王的说法,她可是能够跻身天下十大高手的人物。太后娘娘同样挥舞起了自己的龙头拐杖,金sè的光芒顿时在黑sè的铁链和黑sè的双掌之间闪动,速度快到我们旁边的人根本要看不清了,只能听到“铛铛铛”的重击之声不断响起。

无论小阎王的勾魂链,还是太后娘娘的龙头拐杖,都是威力极强的重型武器,一铁链把人砸穿,或是一龙头把人捅穿,都是轻而易举的事。然而,在这两种重型武器之间。左飞的缠龙手竟然毫不逊sè,时不时还迸发出金戈交击之声,好像他那一对手掌不是肉做成的,而是钢铁所铸,看得四周众人叹为观止、连连称赞,直言不愧是七八年前就红遍大江南北的人物,果然很有两下子啊!

林婉儿再次骄傲不已:“看到了吧,这就是我师父左少帅,我的理想就是把缠龙手练成他那样子…;…;啊,真的是太帅了,我的少女心要爆炸了,真想嫁给我师父啊!”

旁边的万毒公子说道:“嫁给师父就别指望了,我闻到他身上有好几样不同种类的脂粉气,他的老婆至少有六七个。婉儿姐姐,你还是委屈一点,嫁给我吧。”

林婉儿说:“老婆多,那更好,我也能做其中一个。”

万毒公子咂咂嘴巴:“这就别想了吧,你比他大好几岁呢,我估计师父不喜欢姐弟恋…;…;”

“要你管!”

林婉儿狠狠一脚踩在万毒公子脚上:“姐弟恋怎么了,青龙比王巍大十几岁,两人还搞‘姨甥恋’呢。有人说什么吗?!”

两人斗嘴,竟让我也不幸躺枪,真是让人无语。不过说到青龙元帅,我也忍不住抬头朝着台上的那两个女人看去,怀香格格仍旧躺在青龙元帅怀里,青龙元帅则紧紧地抱着她,就好像即便是太后娘娘已经复活,也担心怀香格格受到伤害一样。

两个女人和周遭的众人一样,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中的战斗,左飞和小阎王联手战太后娘娘,这是千年一遇的超级强者之战。也决定着今天谁才是最终的胜利者,当然牵动着现场每一个人的心灵!

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看得眼睛一眨不眨,但是说来也怪,就像心意相通似的,在我看向台上的时候,怀香格格竟也鬼使神差地朝我看了过来。

而怀香格格的目光一变,青龙元帅立刻感应到了,立刻顺着怀香格格的目光,同样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被这两个女人同时直视,我的心中顿时微微一颤,有些疼痛,亦有些痛苦。整个夜明之中,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们俩了,可是事情闹到这步,我都不知究竟怎么收场。

如果左飞和小阎王真的联手把太后娘娘杀了,那么我和怀香格格之间就再无和解的可能性了,从此之后她只会视我为仇人,而不是恋人。说真的,这天杀的太后娘娘,还不如不复活,真的病死该有多好!

我的脑中一团混乱,虽然很担心我和怀香格格之间的关系。但我在大是大非上面还是分得清的,我知道太后娘娘是必须要死的,这样的人活在世上,对整个华夏来说都是极大的隐患。

至于其他儿女情长、鸡毛蒜皮的问题,只能暂时抛之脑后!

左飞、小阎王和太后娘娘之间的战斗仍在继续着,就像我之前说的,这种超级强者之间的战斗可遇而不可求,所以众人的目光始终聚焦在他们三个人的身上,就算没有亲自上阵,日后也足够吹嘘好一阵了!

只是,这种超级强者之间的战斗太过激烈、迅猛。速度快到常人几乎很难用肉眼看清,所以大多数人也只是看个热闹而已。即便是我这种实力,也只能勉强看懂一些,知道左飞和小阎王的配合十分默契,左飞主要“纠缠”太后娘娘的龙头拐杖,而小阎王则用勾魂链见缝插针地攻击太后娘娘,两人联手起来的效果,显然已经大于二了。

之前信誓旦旦声称即便两人联手也不是自己对手的太后娘娘,额头上逐渐渗出一些密集的汗,显然之前低估了他们的实力。不过即便如此,太后娘娘也只是略感吃力而已,并没有一丝落于下风的迹象,始终和二人战得不相上下。

无论左飞还是小阎王,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人物,他们的实力已经超乎普通人的想像。在有些人的眼里,他们已经算是天下无敌、罕逢敌手了,但这世上偏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位夜明的大头头太后娘娘,确实是一位恐怖到了极点的人物!

左飞的缠龙手不断抓、取、勾、探,试图把太后娘娘的龙头拐杖给夺下来,而小阎王的勾魂链“呼呼作响”地缠绕在太后娘娘四周,双方打得那叫一个如火如荼、风起云涌,短时间内似乎很难分出高下,众人都屏着呼吸、瞪着眼睛,生怕错过一丁点的精彩镜头。

就在双方斗得难解难分的时候,一双缠龙手始终在太后娘娘上半身转悠的左飞,突然不走寻常路般,狠狠朝着太后娘娘的腰眼抓去。这一下,确实出其不意,左飞成功地在太后娘娘腰上狠狠抓了一道口子,缠龙手的锋利程度甚至不下于利刃,暗红的鲜血顿时顺着寿衣的衣襟弥漫出来;但这偷袭成功所付出的代价是,一直被缠龙手纠缠着的龙头拐杖,终于得到解脱,狠狠一龙头撞在小阎王的胸口,小阎王顿时闷哼一声,身子朝后飞出,又一口鲜血喷洒出来。

“阎王大哥!”左飞叫了一声。

“没事!”小阎王的身体确实硬朗,再一次翻身而起,挥舞着勾魂链冲了上来。

但也就在这时,刚刚被左飞在腰间抓过一道的太后娘娘,爆发出一声惨烈的惊叫,就好像突然被踩了尾巴的猫,就连脸sè都迅速地惨白下去。

成功了!

作为比较了解太后娘娘的林婉儿,之前就告诉过左飞一个有关太后娘娘的弱点,太后娘娘的腰上有十几年都未曾好转的旧伤,每到yīn天下雨都会痛得死去活来,如果能够利用这个旧伤,就可至太后娘娘于死地。

左飞把这个秘密同样告诉了小阎王,于是二人制定出这样的作战策略,一开始佯装不知太后娘娘的这个弱点,尽量把攻击范围放在她的上半身,等到她卸下心防的时候,再出其不意地攻击她腰上的旧伤,来达到削弱她体力的目的!

太后娘娘腰上的这道旧伤,不知道是何人所为、何时所为,不过确实厉害,这都多少年过去,仍是太后娘娘的梦魇,每到yīn天下雨对她来说都是煎熬和折磨,甚至今天成为她身死的关键!

旧伤复发,太后娘娘的惨叫声连绵不断,一声高过一声,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也变得极端痛苦,就好像被洒了盐的吸血虫,整个人似乎都开始萎缩。

太后娘娘又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接着整个人又像暴走一样,疯狂地冲向了左飞和小阎王,手中一支金灿灿的龙头拐杖,更是漫天飞舞、横冲直撞,像是要把整个天地都要搅烂!

“是谁,是谁告诉你们的!”

太后娘娘彻底地疯狂了、癫狂了,她的双目通红,像是燃烧着怒火,浑身上下更是散发着恐怖的戾气,惊得现场众人都忍不住连连后退。生怕她会伤到自己!

太后娘娘知道左飞刚才那一抓绝不是无意,而是早有预谋,也就是说,有人把自己旧伤的秘密泄露出去了,这让她变得无比疯狂、愤怒。

而明眼人却看得出来,太后娘娘虽然发狂了,但也只是行为神态上的狂,本身的实力并没多大提高,反而还有减弱不少的征兆,除了大吼大叫乱打乱跳以外,并没看出其他方面的威慑,显然撕裂她的旧伤以后,给她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左飞和小阎王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二人立刻各自施展本身绝技,缠龙手和勾魂链一起挥舞起来,疯狂地攻向太后娘娘!

这一次,显然要容易许多,饱受旧伤和病痛困扰的太后娘娘,终于不是左飞和小阎王的对手了,也就短短的几十招之间,左飞的缠龙手和小阎王的勾魂链,都在太后娘娘身上造成了不少的伤势。横七竖八地叠着不少抓伤、钝伤,也就太后娘娘,搁到一般人的身上,早不知死掉几百次了!

终于,太后娘娘扛不住了,在小阎王又一次恐怖的铁链击打过后,太后娘娘的胸口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先是“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老血,接着整个人也往后倒飞出去,“轰”的一声重重落在地上,虽然挣扎了几下,但最终还是无力地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太后娘娘败了,这次是真的败了。

四周一片鸦雀无声,没有人欢呼,也没有人鼓掌,因为大家都看傻了眼,谁也没有想到恐怖到了极点的太后娘娘,国家都为之头痛不已,视之为心腹大患的夜明首领,竟然这么容易就惨败了。

平心而论,如果是左飞和小阎王联手,就这样依照常规的打下去,或许最终能够战胜太后娘娘,但也绝对不会这么轻松;也就是说,林婉儿提供的情报立了大功,才让二人算是比较轻松地战胜了这位大魔头。

‐立了大功的,竟是夜明的刑部尚书,这在一开始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太后娘娘还没有死,她趴在地上颤颤巍巍地想要爬起,但是奈何身上的伤势太重,已经完全站不起来。现在,随便一个寻常的武夫,都能轻轻松松地要了她命。

左飞往后退了一步,将杀死太后娘娘的机会让给了小阎王。

左飞本就是来帮忙的,剿灭夜明的任务是龙组七队的事,现在忙帮完了,他便退避三舍,绝不多争一分功劳。

我隐隐能够知道,为什么他的人缘会那么好,为什么我舅舅会那么喜欢他了。

从他身上,我确实能够学到很多东西。

小阎王朝着太后娘娘走了过去。

这位掌控大部南方势力,还打算侵略北方、杀光异族,建立一个只有汉人存在的大明王朝,并且真的付诸于行动了的疯老太婆,是必须要死掉的,这是上面的严令。

小阎王握紧了勾魂链,朝着太后娘娘一步步走过去,他只要走到太后娘娘身前,然后把勾魂链击下去,就能要了太后娘娘的命,这次的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了。

至于夜明其他的人,则实在是太好对付了。

但,就在小阎王往前走的时候,高台之上突然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喊叫。

“太后娘娘!”

是怀香格格,她挣扎着站了起来,快速朝着台阶下面奔来,但是因为她的身体十分虚弱,刚往下跨了一个台阶,脚下便失去了平衡,骨碌碌地滚了下去。

“公主殿下!”

青龙元帅也喊叫着,匆匆忙忙地追了过来,但是挺着大肚子的她实在很不方便,步履蹒跚、行动艰难,只能大叫着说:“快接住她!”

高台之下,聚集着的一帮夜明众人。依旧跪在地上,头也没有抬过,像是完全没有听到青龙元帅的话。他们不是不知道太后娘娘已经败了,正是因为知道,才会继续跪着,希望能够捡一条命。

七八秒过后,怀香格格滚落到了台下,没人对她伸出援手。她甚至都来不及站起,便哭喊着爬向太后娘娘,最终扑在太后娘娘的身上,不停大喊大叫、泪流满面。

青龙元帅也奔了上来,和怀香格格一起扑在太后娘娘身上。

太后娘娘已经必死无疑,整个青龙门广场之中,已经没人阻挡龙组的铁蹄。这种局势之下,小阎王也不想过分动粗,只是回头看向了我,我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让我管好我的女人。

我只能硬着头皮上去,准备把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拉开,因为她们这么做一点意义都没有,根本没有谁能阻挡得了小阎王啊。但,我的手刚触碰到怀香格格的肩膀,怀香格格便猛地回过头来,她的一张脸变得无比狰狞,眼神之中也充斥着可怕的杀气,她咬牙切齿地对我说道:“王巍,如果你要杀了太后娘娘,就先杀了我吧!”

看网友对 781 夜明,最终之战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11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