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83 匆匆一别,往事如烟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佩第12次加更

783 匆匆一别,往事如烟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佩第12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地上的两个娘们,指的当然是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

小阎王肯放过她们,我想不只是因为我的缘故,还因为怀香格格初登大位,还没来得及作什么恶,所以没有必要一起受死。而青龙元帅则有孕在身,稍微有点良心的人,都不会置一个孕妇于死地的。

其他人,则一律杀无赦!

冰冷和无情的命令从小阎王的口中发出,这个近乎于残忍、残暴的决断,却在我们这边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几千个人迅速沸腾起来,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朝着跪在高台下的那一群人冲了上去。

高台下面,仅剩的上百夜明中人,顿时就慌了神,哭爹喊娘的声音此起彼伏,有哀求对方放过自己的,也有瘫软在地完全丧失了行为能力的。他们跪了大半个钟头,就是希望小阎王能高抬贵手,放过他们一条性命,结果小阎王还是这么无情,这人才是世界上最大的恶魔啊!

这一群人,真的如同待宰的羔羊,剑西来死了,太后娘娘也死了,他们没有了依靠,也失去了反抗的心。我们这边的人只要一冲上去,就能轻轻松松地灭掉他们,但也就在这喊杀声四起的时刻,小阎王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现场十分嘈乱,人群正在激愤,只有几个人注意到了小阎王拿出手机接听电话,其中也包括我。

虽然小阎王下令不要伤害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但我也怕有人无意中会伤到她们,所以摊开双臂挡着她们。同时看向我的舅舅。就在这时,小阎王拿出了手机,先看了一下上面的名字,脸上露出些许疑惑,接着又接起电话,也不知里面说了什么,小阎王的面sè竟然充满震惊。

但是很快,小阎王的面sè又恢复如常。

小阎王默默地放下手机,抬头看向正冲往高台的人群,眼神之中显得有些忧虑和犹豫,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没有说。站在一边。始终不发一言的左飞注意到了,左飞只是来帮忙的,本来不打算搀和后面的事,但是看此情况,立刻高呼起来:“住手,大家住手!”

今天的围剿夜明之战,左飞虽然不是主角,但他毕竟身为龙组三队的队长,还是小阎王的好朋友,说话当然是很有分量的。他一喊停,众人纷纷停下脚步,冲在最前面的一个人,手里的钢刀甚至都砍出去了,也强行收了回来,回头疑惑地看向左飞,不知这位龙组三队队长为何喊停。

夜明的一群人同样懵了,他们本来都做好了受死的准备,对方的主将之一突然喊了停手,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只见左飞走到小阎王的身前,问道:“阎王大哥,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阎王皱着眉头,有些忧心忡忡地说:“赵组长刚才打来电话,让我立刻撤兵。说是上面的命令!”

赵组长?立刻撤兵?上面的命令?

这几个关键词迅速进入众人的耳朵里,没人知道“赵组长”是谁,但从小阎王的语气来看,应该是他的上级无疑了。在这种歼灭夜明的关键时刻,上级突然打来电话让他撤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撤兵的话,岂不是功亏一篑,几年的努力都要付诸于流水了啊!

现场的几千个人,个个哑口无言、面面相觑。

但这件事,对夜明那边的人来说却是一件大好的消息,这说明他们终于可以捡回一条命了,于是他们的人群之中反而沸腾起来,个个的脸上充满喜sè和激动;他们的一只脚本来都踏到棺材里了,突然又有了生的希望,像是一下从地狱到了天堂,甚至有人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一定是咱们夜明背后的那位大人物起了作用!”

“是太后娘娘,太后娘娘之前既然活着,没可能不通风报信,是太后娘娘救了咱们啊!”

“怪不得太后娘娘刚才说夜明不会覆灭,原来她老人家早有准备!”

“小阎王啊小阎王,饶你精似鬼,也得喝我们太后娘娘的洗脚水!我们夜明可是有大人物罩着的,区区龙组也想剿灭我们夜明,简直痴人说梦、异想天开!哈哈哈哈哈…;…;”

这帮家伙,刚才还要死要活的,面对我们这边的数千铁蹄,几乎吓得魂不附体、哭天喊地,结果现在一看形势发生逆转,一个个又把尾巴翘上了天,就是一群记吃不记打的玩意儿。

不过他们猜得确实没错,太后娘娘之前既然死而复生,这位活了九十多岁的老妖怪,就算对自己的实力极有信心,也不会不给自己留条后路,提前通风报信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个电话才及时打到了小阎王的手机上。

面对夜明众人的张狂跋扈,我们这边的人当然气愤不已,纷纷谩骂起了对方。对方那一百来人,竟也完全不惧,和我们的人对骂起来,甚至还挑衅着我们这边的人。

“你们有能耐倒是再上来啊!”

“你们老大都接到上面的命令了,不赶紧夹着尾巴滚蛋还等什么?”

“现在知道我们夜明的背景有多硬了吧,我们夜明不是你们龙组能够得罪起的!”

“公主殿下,你快回来,和我们站在一起!”

这个时候,他们想起怀香格格来了,因为他们记得太后娘娘临终前说过的话,太后娘娘死了以后,那位隐藏在夜明背后的大人物,从此就只认怀香格格一个人了。

只要怀香格格还在,他们就能高枕无忧!

只是怀香格格并未理会他们,仍旧趴在太后娘娘的尸体上面,默默地哭泣着。

听着对面种种的狂妄之语,我们这边的人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去将他们大卸八块,可又碍于现状不能轻举妄动,气得牙龈都快咬出血来,只能着急地看着小阎王。

小阎王也是怒火中烧,内心里充满了憋屈,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他辛苦了无数个日日夜夜,从罗城到省城再到凤城,所付出的心血和辛劳只有他自己知道,甚至还搭上了不知多少个兄弟的命!

还有我,小阎王的亲外甥,为了帮他击垮夜明,不惜以身犯险、亲入虎狼之地,多少次徘徊在生死的边缘,多少次死里逃生,才换来今天的结果!

如今胜利在即,却因为一个电话,就要全部化为梦幻泡影。这让他怎么能够甘心,怎么能够服气!

对面的一声声挑衅,我们的一声声叹气,刺激着他的心脏、搅动着他的怒火。这位铁骨铮铮的汉子,几乎咬碎了钢牙,他突然高高举起勾魂链,大声喊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个电话,我就当作没有接到,大家继续上啊,将他们一律斩杀!出了什么事情,由我一人承担!”

轰!

小阎王的这一番话。犹如核弹爆炸一般,响彻在整个青龙门的广场上空。高台下面的一群人都吓懵了,谁都没有想到小阎王身为国家的公务人员,竟敢公然违抗上级的命令,在上级已经明确要求他撤兵的情况下,竟然还要固执地斩杀他们!

这简直是疯了啊!

他不是国家的人吗,他不是忠于国家的吗,怎么连上面的命令都不听了啊!

刚才还觉得捡回条命、得瑟不已的夜明众人,现在全傻了眼,黑暗再次笼罩在了他们头顶,犹如一下从生的天堂摔到死的地狱,哀嚎之声再次从他们内部爆发出来。

而我们这边的人,则个个扬眉吐气、趾高气昂,内心中的憋屈顿时一扫而空,兴奋的喊杀声再次此起彼伏,人们纷纷挥起手里的屠刀和武器,准备将夜明的人斩杀殆尽,不留一个活口!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左飞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等一等,大家等一等!”

左飞的声音显得有点忧虑,又有点焦急,这位自从现身就始终面sè温和,似乎永远都不会有情绪起伏的三队队长。现在终于有了一丁点的变化。

平心而论,他的名气虽大、实力也强,在众人心中也是响当当的角sè,但现场的几千个人都是小阎王的部下,完全没有必要听从这位左少帅的命令。不过,大家还是给予了他一定的尊重,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这就是他的江湖地位!

喊停众人以后,左飞立刻拉住了小阎王的胳膊,在他耳边窃窃私语起来。

左飞的声音很小,四周众人都听不到,但我是懂唇语的。所以能看明白。

左飞正在劝小阎王不要冲动,说是身为国家的公务人员,不听上级命令是大忌讳,将来会被人拿这事来做文章。左飞当然是好意,作为和国家打过很多次交道的他,算是很明白这其中的道道和危险了;但小阎王还是显得有些固执,说是不怕那些,反正问心无愧,不论将来遭遇什么,都阻挡不了他今日铲除夜明。

左飞沉默一番,又在小阎王的耳边说了句话。

我看得清清楚楚,这句话是:你急什么,太后娘娘已经死了,夜明也已经元气大伤,以后是怀香格格当家,还怕夜明折腾出什么浪吗?再说,夜明背后的那位大人物才更重要,这个让你撤兵的电话一打过来,他的身份也算是暴露了,接下来把重点放在他的身上,不是更好?

就是这一句话,改变了小阎王的想法。

最初,也就是几年之前,小阎王接到上级的命令时。主要的任务就是两个:第一,铲除夜明;第二,揪出夜明背后的人。

无论怎么看,第二个任务都比第一个任务重要多了,太后娘娘所领导的夜明之所以如此张狂,就是因为那位大人物在背后撑腰,如果不把这个人揪出来的话,就是铲除十个夜明也无济于事啊!

他能铸造一个夜明,当然就能铸造夜唐、夜宋、夜元、夜清,甚至夜民国!

根源在这个大人物,而不是已经元气大伤的夜明啊!

所以夜明可以暂时放下,将目标放在这个人的身上。而且留着夜明,还能不断掌握到这人和夜明私通的证据,到时候就能名正言顺地将这个国贼给拉于马下了!

左飞的年纪虽然不大,但在国家的事上,显然是个老江湖了,似乎以前没少和这种大人物交锋过。

左飞成功地说服了小阎王,小阎王经过深思熟虑以后,认可了左飞的建议。确实,夜明的势力虽然还在,但是短期之内已经威胁不到国家,与之相比的话,还是夜明背后的那个人物更加重要。

想清楚了这一点后,小阎王便抬起头来,朗声说道:“全体听令,都撤回来!”

众人不知道刚才还豪情万丈的小阎王,怎么突然又改了主意,但也没人胆敢不听他话,只好垂头丧气地退了回来。

聚于高台下的那一帮人,再次捡回条命,从地狱中解脱出来。

这么三番两次,他们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再也没有人敢挑衅小阎王了,他们知道小阎王是个恶魔,随时都有可能再杀他们。他们一个个坐在地上,面sè惨白、双腿发抖,一个敢得瑟的都没有了。

等到人群重新聚在小阎王的身后,小阎王的眼睛突然看向了我。

“王巍,你回来吧。”

我看了一眼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她们两人仍旧跪在太后娘娘的身前,我轻轻叹了口气,回到了我舅舅身边。

“怀香格格。”小阎王突然开口,眼睛也盯着她,显然有话要说。

怀香格格慢慢站起身来,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阎王,其中仍旧饱含着几乎入骨的恨意。

但这一切,小阎王并不在乎。

“我接到了命令,必须撤兵。”小阎王缓缓开口说道:“但这并不代表你们夜明从此就平安无事了。我在这里,仅代表我个人,警告你这个夜明的新任首领,以后做事最好老实一点,不要再打什么鬼主意了,否则我们龙组七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小阎王很清楚,太后娘娘在临终之前,曾经嘱咐怀香格格继续夜明的事业,所以才会有此警告。

但,面对小阎王的警告,怀香格格竟然没有一点畏惧。她的脸上虽然有着未干的泪痕,似乎还未从悲伤之中走出,但在面对小阎王的时候,反而显得无比冷酷,淡淡地说:“是吗,你还是先看看自己这个龙组队长的职位能不能保住,再来说我们夜明的事吧!”

经过之前的一系列事,怀香格格也逐渐适应了自己的身份,也知道夜明背后的人物来头很大,大到龙组都得听其命令,所以才会如此底气十足,反过来威胁小阎王,说他的七队队长干不长了。

小阎王冷哼一声:“那咱们就走着瞧吧!”

说完这句话后,小阎王又转头看向了我。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准备率众离开这了,看我还有什么事做。毕竟他也知道,整个夜明之中,我最放不下的就是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了。

怀香格格不必说了,夜明遭此大难、经此大劫,不说我是罪魁祸首,但也和我有着很大的关系。身为夜明新任首领的她,恨我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对我还有依恋,所以我就不指望什么了。

至于青龙元帅,我是希望带她走的,毕竟她肚里还怀着我的孩子,还有三四个月就要降生了。虽然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做一个父亲,但是该负的责任我也不会逃避,所以我希望青龙元帅随我离开,我会为她们母子妥善安排。

我看向了青龙元帅。

但她的表情冷漠,始终站在怀香格格身后,一点要跟我走的意思都没有。

我想起了她曾经说过的话,她说这孩子和我没有关系,让我不用操半点的心。

我轻轻叹了口气,知道她是绝对不会和我走的,何必又多嘴一问?

我默默地低下了头。

小阎王明白了我的意思,轻轻说道:“那就走吧。”

小阎王转过身去。身后的众人自动分开,让他先到队伍的前面去。包括左飞在内,一帮骨干人员跟随着小阎王,默默地往前走去。我又最后看了一眼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确定她们没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便也跟着小阎王的脚步,慢慢往前走去。

我一边走,一边抬头看着四周,虽然我和夜明一直势不两立,但我毕竟在这呆了一年多的时间,说是没有一点感情也是假的。在这里,我认识了青龙元帅和万毒公子,还有林婉儿,有着许许多多的回忆,有好的也有坏的,有悲伤的也有甜蜜的,如今一切都要化为泡影、随风而去了。

但是这段记忆,将会永远留在我的脑海之中。

青龙门的广场之中,还残留着不少尸体,有我们的人,也有夜明的人。更不必说,另外三门之中是个什么样的状况了。

收殓尸体的事,自然有人去做,大家训练有素。不需我去费心。

这是一场极其惨烈的大战,我们虽然获得了最终胜利,但也付出了不少兄弟的生命,所以大家没有一个能够笑得出来,众人全都默不作声地往外走去。

刚走出去几十步去,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王巍!”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心中顿时惊了一下,竟然是怀香格格在叫我。我以为她没话要和我说,没想到最终叫住我的却是她。

我停住脚步,回过头去,顿时吃了一惊。

因为怀香格格已经走到高台之上,坐在了那个夸张的“龙椅”上面,只有青龙元帅还站在她的身后,看上去是那么的孤独,却又高高在上,像是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君王。

夜明之中那些仅剩的一百多人,则跪在了高台四周,将怀香格格衬托的更加神秘、遥远。

直到此时,我才真正的意识到,怀香格格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怀香格格,而是称霸整个南方的夜明之主了。

众人也都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怀香格格,看看她要说点什么。

怀香格格坐在龙椅之上,距离我特别遥远,远到几乎看不清她的脸,但她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了过来:“我还是那一句话,如果你和你舅舅愿意加入夜明,我可以封他做个北王!而你…;…;你明白的!”

听到怀香格格的话,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这种时候,怀香格格还说这样的话,显然有点挑衅的意味,意思是说夜明的事业,她还会继续做下去的。

夜明的大门,也永远对我和我舅舅敞开。

还有一层意思,怀香格格没有当众说出,但是我的心里明白。怀香格格第一次向我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是在山壁顶上的那个小房间里,她说我舅舅可以来做北王,而我则可以带着我的女人们也一起过来,她愿意做我众多女人中的一个。

夜明,甚至都可以交给我掌管!

这对已经身为夜明之主的怀香格格来说,真的已经是非常诚挚的邀请和莫大的牺牲了。我能感受到她的真诚和对我的依恋,但别人是感受不到的,尤其是小阎王,直接将其视为挑衅,严重的挑衅!

“北王?真他妈有意思…;…;”

小阎王冷哼一声,再次转身离去。

而我则远远地看了怀香格格一眼,没有任何回话,跟着我舅舅匆匆离开。

我们的大部队,是从兵部的正门离开的。

出去以后,在小阎王的吩咐下,大家又分成了不少队伍,各自离去、出山。至于后事怎么处理,大家怎么回到北方,这些之前就有规划,现在也不用再赘述了。

铲除夜明的任务是龙组七队来做的,龙组三队的队长左飞只是来帮忙的,也确实帮到了大忙。没有左飞的话,小阎王一人很难斗得过太后娘娘。不过二人的关系很好,感谢的话也不必再说,匆匆告别之后,便各自离去。

万毒公子和林婉儿,当然是跟着左飞走了。

大家现在都是龙组的人,以后肯定还会再见面的,所以现在也没什么伤春悲秋。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左飞在临走之前,还特意跟我说了句话,他说他很喜欢我,让我有机会到帝城去,介绍朋友给我认识。

左飞说的朋友,可能就是猴子、黄杰等人,他的那帮子兄弟吧。这些名震整个华夏的人物。有谁不想一睹真容?说句实话,确实有点受宠若惊,不过想到人家待谁都是这样友好,也就没有往深处去想,觉得人家不过是客套一下而已,我也没有必要真把自己当个人物。

龙王、流星、赵铁手、李爱国、北方十三狼等人,各自率了队伍离开,我和我舅舅也领着一帮人深入大山,准备返回凤城。路上,我当然少不了要和我舅舅谈一番心。

我知道他接下来要对付夜明背后的那个大人物了,但那个大人物连龙组都指挥得动,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有多厉害,所以我很担心我舅舅的安危。但小阎王告诉我说,接下来的事让他去做就好,我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

我本来想跟他说,和他一起对付那个人,但是想到那个人权势滔天,我一个小小的龙组队员也实在帮不上什么忙,只好暂时答应下来。

这几年来,我确实累了太久,是该好好歇一歇了,这些纷纷扰扰的杂事,暂且抛到一边去吧。

那个时候的我完全没有想到,老天是不会让我休息的,因为不用多久,我就被卷进了一桩更大、更危险的事件之中…;…;

而我,也真的到了帝城!

看网友对 783 匆匆一别,往事如烟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佩第12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