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八十九章 杀魔(二)

第六百八十九章 杀魔(二)

乍见失踪三年的黑颅魔骤然出现,犀魔戎沙虽然震惊、疑窦乍生,却怎么都不可能想到此时的黑颅魔,仅仅是陈海的一具分身?

要知道,分割元神修炼分身,即便是天位境存在都未必有十足把握的事情。

乍见黑颅魔,犀魔戎沙只是万分惊疑,一直到黑颅魔反手将手中战矛像黑sè闪电一般刺出,犀魔戎沙才知道黑颅魔失踪三年之久,这次突然回来竟然是刺杀他来的。

念随心动,犀魔戎沙几乎在眨眼间,就在黑颅魔战矛刺过来的胸前凝聚一面玄冰盾,然而犀魔戎沙反应还略迟了一瞬,玄冰盾才凝聚雏形,只听得一声冰裂脆响,战矛已经从犀魔戎沙的胸口狠狠的刺了进去。

血光迸现,犀魔戎沙惊天的咆哮起来:“黑颅,为何杀我,难道你也被蝼蚁般的人族控制住神魂了吗?”挥动手里的骨杖,在眼前凝聚一道焰刃,就朝黑颅魔突劈过去,将黑颅魔逼得弃矛而走。

看到这一幕,陈海才稍稍松下一口气,没想到黑颅魔这招暗棋,真能造成犀魔的重创。

陈海与姜泽他们汇合,感知到黑颅魔分身的藏身之处,这一路上他都暗中遥控黑颅魔潜行尾随,跟着他们潜入地底洞窟,以备不时之需。

地底之中,被陈海他们杀得人仰马翻,魔兵魔将混乱一团,黑颅魔突然出现,那些魔将都以为强援回来了,当前的情势也没有时间去细问黑颅魔失踪近三年的遭遇,便匆匆带着黑颅魔从上层洞穴绕行,赶到焰湖上方来增援。

谁能想到黑颅魔突然杀出,一矛刺穿魔帅戎沙的胸口。

突然而来的惊变让所有人与魔都呆住了,战场之上仿佛突然静了一下,紧接着又响起了连天的喊杀声。

那犀魔戎沙虽然被黑颅魔偷袭、一矛刺中胸膛,但是他的修为毕竟比黑颅魔高上他太多,这点伤虽然不轻,但还不至于令他致命。错过了最初的慌乱之后,犀魔两只血红sè的魔瞳骤然泛起一阵火光,张口一喷,瞬息之间,又是一团烈焰向黑颅魔扑面而去。

黑颅魔知道厉害,又一手重重地前推一下,就舍了战矛躲开烈焰的烧灼。

此时他冲势已尽,落在魔兵之中,挥起鳞臂,将身周的魔兵扫到一片,伸出巨爪,隔空摄夺一柄战矛握在手中。

只是那长矛乃是普通魔兵所用,无论质地还是重量,都不堪重用,与一头魔将硬扛一击,矛杆就毫无意外的被震断。

犀魔戎沙的状况牵动了所有魔将的心弦,除了两个逼着陈海的魔将之外,其余人尽皆扑了过去,想着先将这头叛魔先解释掉。

陈海压力轻了之后,破月戟被他抡的犹如一弯新月,当时就将一头三四丈高的巨熊魔斩成两截。

陈海一击得手,丝毫不做停顿,瞬时又斩出十数道戟芒,相隔数丈,就杀得猿魔那坚逾金铁的魔躯之上,留下来一道道丑陋而狰狞的裂痕。

这时候陈海还不忘抄起一只约丈长的精钢巨锤,向黑颅魔掷了过去。黑颅魔分身与青鳞魔分身,此时处于一个极为微妙的状态。

要是陈立在夺下黑颅魔的身舍之后修炼成肉身傀儡,陈立还是必需分出神识,去控制黑颅魔傀儡,才有可能牵制住更多的魔兵魔将,但眼下陈立直觉黑颅骨魔分身与青鳞魔互为一体两面,两者之间似乎存在玄之又玄的联系,根本就无法额外分神控制,黑颅魔分身就能将战斗潜力更好的激发起来。

黑颅魔头也不低,和陈海心灵相通,也不回头,伸手接住巨锤,就和七八头魔将战在一起。

陈海再次提升脚下的态度,将风雷幻踪步的心法摧动到极致,脚下生出隐隐雷光,竟然拉出道道残影,向委顿在一旁的犀魔斩杀过去。

那犀魔此时正在全力压制自己的伤势,无暇顾忌战场,见陈海合身扑之,都来不及呼救。

犀魔此时也只好咬牙,凝聚出道道寒冰刺向陈海,削弱陈海的攻势,同时神念电转,磅礴的真元出体凝聚一面寒冰护盾,将自己护在当中。

那寒冰护盾不过五六寸厚,但是陈海的破月戟斩在其上,就觉得双臂震得发麻。

冰屑横飞之中,陈海却只见到那寒冰护盾只是被展开了一半的缺口。他刚想乘胜追击,却不料在犀魔的真元鼓动之下,那一点缺口也迅速恢复如初。

却不说陈海心中所想如何,焰湖岛之上的态势同时也紧牵着姜赫等人的心弦。在绝望之中,忽然杀出了一头黑颅魔将犀魔重创,对于他们而言无异于绝处逢生。

不过看到陈海和黑颅魔马上又要被十余头魔将形成合围之势,姜雨薇当机立断,把将前阵玄金傀儡派出,以便以最快的速度扫清石境上的障碍,扫清他们踏足焰湖岛的可能。

那玄金傀儡根本不惧怕普通刀枪,普通的魔兵甚至都不能在它身上留下划痕。

在它的大力践踏之下,所过之处,就是一条血肉之路。

不过由于玄金傀儡的离去,姜赫等人阵中突然出现了很大的空缺,被汹涌的魔兵所乘,很快就有十几个血练弟子惨叫着被碎成肉泥。

姜赫此时都知道陈海那边才是这一役胜利的关键,只是咬着牙和桓温等人顶上去,堵住了缺口。

陈海在数息之间又斩除了十余击,但是只要不能将那寒冰护盾瞬间破开,只是呼吸之间,寒冰护盾就恢复如初。

陈海此时手臂震得发麻,看到左右五头魔将围杀过来,横起长戟便朝犀魔重重拍去。

寒冰护盾虽然能保住犀魔不受伤害,但是在陈海的怪力之下,犀魔也是被硬生生推出数丈远,往地宫缺口处坠去。

犀魔没有落地就意识到不对,但陈海这半空挥戟斩杀下来,重重戟芒就像是一座山碾压过来,犀魔退无可退,只能跌入地宫之中。

陈海也是挟带风雷之势,随后就从缺口杀入地宫之中。

看到魔帅戎沙掉入在焰湖岛地宫里,一众魔将皆是悚然大惊。

一头猿魔面目扭曲着,将手中的战矛硬生生刺入了黑颅魔左肩之上。黑颅魔被这阻了一下,灵动的身形顿时迟滞了起来,其他的魔将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在黑颅魔试图挣脱的一瞬间了,同时有六七道长矛,狠狠刺入他的魔躯。

一道虚影,从黑颅魔眉心祖窍疾速飞出,似紫电灵光般往地宫入口投去。

人形元神!

有魔将看到虚影的真面目,当时就吓了一大跳,没想到消失三年的黑颅魔,魔身竟然被人族玄修的元神所控制住了。

有魔将想要阻拦,但那紫电灵光般的元神比黑颅魔都要灵巧数分,自然不会被他们触碰到。

此时玄金傀儡也终于赶到了缺口之处,借助着玄金傀儡的视野,姜雨薇和陈海心灵相通,就用自己庞大的身躯牢牢将缺口堵住。

黑颅魔眼见就不行了,陈海自然将分身元神收回到青鳞魔分身的识海之中,这时候化成一团人形,委顿在其中。

虽然说这道元神有些受伤,但是陈海现在根本就不依赖术法,就将元神在眉心祖窍之中温养着,笑着指向犀魔道:“现如今只剩下你我二人了,我看你还如何能逃!”

在焰湖岛上的时候,陈海在和犀魔对战的同时,无时无刻地不要提防其他魔将的围攻,是以连一整套的怒潮十二斩都不能施展。

此时只剩下他和犀魔,还是一个重伤未愈的犀魔,那战场的主动就会彻底地握在他手中了。

那犀魔此时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些灵压对于魔胎级的他虽然算不得什么,但是在这个环境之中,他在掌握了大破灭真意的陈海面前,根本就没有丝毫胜算。

他筹谋了近百年,无数次想过踏入大魔塔之中的场景,却偏偏没有想到是以这种方式进来的。此时他暗自悔恨,若非因为被那黑颅魔偷袭了一下,想要将其碎尸万段,让属下的魔将都过来保护住自己,怎么能落到这个下场。

透过暗红sè的天幕,他能察觉到外面已经被玄金傀儡已经用自己巨大的身躯,牢牢护住了入口,一时半会儿之间,怕是得不到什么支援了。

饶他平素智计百出,也想不出什么脱身之策,只得对陈海喊道:“我不知你为何执着叛出我族,但是我乃是不灭邪域的长老,若是你能归顺于我,不但往事都既往不咎,我还许你不灭邪域真传弟子之位……”

此时外面战况正炽,每一息都可能有人族弟子倒下,陈海哪里会跟他在这里废?没等犀魔把话说完,就一顿长戟,向犀魔冲了过去。

犀魔见此事已经无法善了,只能强撑着精神,召出道道寒冰烈焰向陈海扑击而去。只是他现在周身灵脉还没有恢复,仿佛漏风的风箱,根本使不出什么大威能的术法。所以陈海丝毫不在意这些,大破灭真意、风雷真意、和怒潮真意连番催动,一下、两下、三下……

随着一阵寒煞四溢,坚固的寒冰护盾终于抵不住陈海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击,碎成道道冰屑。

“祭慰这些年来,被魔族yīn谋害死的血练弟子之灵!”陈海心中默念了一句,一戟向犀魔脖颈处而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八十九章 杀魔(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