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六十九章 混战!

第八百六十九章 混战!

韩森接近聂天时,警惕的眼睛,始终放在骸骨族的帕格森身上。

骸骨族的帕格森,依然提着那柄碎骨刀。

碎骨刀为骸骨族的重器,本身对骸骨族的族人,有着超强的压制,但并不具备血肉气息。

因此,那柄碎骨刀,也不会导致帕格森承担额外的污秽能量侵蚀。

碎骨刀随手斩向聂天。

“哧啦!”

白森森的刀弧,充盈着死亡之力,似寄托着帕格森的血脉奥妙。

聂天和帕格森有过一次浅尝即止的战斗,自然明白那柄碎骨刀的可怕,被迫再次动用星烁转移开来。

帕格森也不去追击,见聂天如鬼般消失,碎骨刀又猛地指向韩森。

苍白的虹光,分为一束束,将韩森瞬间笼罩。

韩森咒骂了一声,他手中的那把扇子,并拢为矛。

密集闪电从那短矛般的扇子狂飙出来,韩森周边的狭小空间,立即充斥着惊人电流。

雷鸣声也不绝于耳。

“血脉!凋零!”

骸骨族的帕格森轻喝,无数苍白的虹光,火一般燃烧着。

韩森所在的区域,一簇簇苍白火焰,冲击着电流,一圈能量对撞的波动,马上扩散开来。

韩森脸sè一白,清晰地感知处,他的血肉之躯,正在流失着生命。

碎骨刀的一种神秘异力,渗透进来,还在敲打着他的骨头,令他全身刺痛。

他不断凝聚雷霆之力,在躯体内部和碎骨刀的异力抗衡着,依旧苦不堪言。

反观聂天,根本就放弃了和帕格森去战斗,转而找新的异族下手。

一位黑鳞族的族人,被聂天欺身而近,漆黑鳞甲的缝隙处,插在一截晶莹树枝。

“天木荆棘术!”

聂天低喝,那一截晶莹树枝,在黑鳞族族人体内,将他修习的天木重生术的攻伐要诀展开。

那位黑鳞族族人,有着六阶初阶的血脉,可在天木荆棘术的作用下,他体内浓烈的生机,都汇聚向一株布满荆棘的虚幻小树。

小树飞快生长着,锋利的枝干,穿透他的脏腑,刺断了他的筋脉。

黑鳞族族人发出痛苦的咆哮。

他体内的血脉秘术,本聚涌在心脏,可此刻连心脏都被荆棘刺穿,一时不能施展。

“生命汲取!”

聂天又悄然动用血脉天赋,那位心脏被洞穿的黑鳞族族人,体内不弱的血肉精气,被其通过那一截树枝,给牵引出来。

很快,黑鳞族族人的那颗刺透的心脏,就萎缩起来,丝丝缕缕的血肉之力,强行纳入聂天体内,被聂天体内那道青sè血气贪婪吸纳。

黑鳞族族人转瞬就死了。

聂天看都没有去看帕格森,又再找寻新的目标,伺机下手。

他很清楚,在骸骨血妖不能动用,炎龙铠会引来太多污秽能量侵蚀的情况下,他和持有碎骨刀的帕格森,还是有实力上的差距。

帕格森原来的对手,反正也不是他,他没有必要和帕格森去缠斗。

同样进入山洞的,殷娅楠三女,在他动手时,不论是不是出自本意,也加入了乱战。

因为洞穴内的异族,看到她们是人族族人时,根本不会询问她们的意见,就对她们展开了攻击。

聂天抽空瞄了一下。

殷娅楠和穆碧琼,空有冰血蟒和共生花,可都没有唤出来作战。

两女都明白,冰血蟒和共生花一旦露头,就会引发污秽能量的激烈侵蚀,反而给自己带来极大负担。

没什么必要,她们都不会贸然动用冰血蟒和共生花,而是以常规的手段,以自己的力量,和异族战斗。

不利用冰血蟒和共生花,两女战力也颇为可观,和各自的对手旗鼓相当。

谢婉婷和一名翼族的族人,也在战斗,看样子短时间不会出什么岔子。

洞穴中的战斗,本来就是异族处于优势,聂天四人进来以后,由聂天飞快地击杀塞隆等人,让异族有了不小伤亡,加上又有几位异族,要分心对付殷娅楠三女,其余人族的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

聂天仔细去看,注意到邪冥族的弗罗斯特,和妖魔族的古塔斯两位大将,其实在合力对付一个人。

那个人,也是之前讲话,要韩森帮助他一同对付帕格森的家伙。

那人身穿一件金光熠熠的衣衫,像是黄金铸造的神人,手中提着的一杆长枪,也是金光夺目。

此人体型雄伟,比其他人高出一截,弗罗斯特以残魂聚涌的骷髅头,围着他的头顶飞舞。

一圈圈金光,如佛陀的光环,牢牢护着他,令他灵魂识海的真魂,稳如泰山。

骷髅头对灵魂的吸扯力,对他似乎没有什么效果,他手中金sè长枪每一次舞动,便有无数金sè神光挥洒出来,令骷髅头都不敢放肆。

妖魔族的古塔斯,以一柄魔刀和他对战,并没有讨到什么便宜。

聂天深知弗罗斯特和古塔斯,都是族内的天才,两人合力,都没有能够迅速解决掉那人,足见他的可怕。

聂天看向他的时候,他居然还能分心,冲着聂天咧嘴一笑,以穿金裂石般的洪亮声音说道:“我叫皇津南,我们合力斩杀这些异族以后,上面那些能增加寿龄的浆果,你们都有份。”

讲话间,他手中那杆金sè长枪,带出一条条金sè溪河。

金sè溪河内,似闪烁着无数金sè符文,凌厉之极的气息,从一枚枚金sè符文撕裂而出。

古塔斯的那柄魔刀,传来妖魔的咆哮,魔刀上隐隐有妖魔先辈的恐怖魔影滋生。

一只只狰狞魔影,离开魔刀,撕咬向皇津南时,被众多金sè符文拦截下来,有神圣的气息,从他体内滋生出来。

“玄境后期,手持重宝,这家伙比以前所遇的宗门弟子,强了不止一筹。就连那莫青雷,在没有丢失雷王印的全盛阶段,应该都远远不是此人对手。”聂天暗暗惊奇。

“你不用对付骸骨族的那位,你可以尽情发挥你的优势,去击杀弱一点的异族。”皇津南扬声说道。

聂天露齿一笑,心生好感,说道:“我再帮你分担一点压力。”

“呼!”

冥魂珠从聂天储物戒呼啸出来,顿时就漂浮到皇津南的头顶,和弗罗斯特御动的骷髅头几乎靠拢着。

弗罗斯特以异族语言叫骂。

他那汇聚着残魂的骷髅头,空洞的瞳孔内,有一缕缕残魂,竟然被冥魂珠给抽离,反而逸入了冥魂珠。

皇津南眼睛一亮,分明察觉到,冥魂珠飞来后,那骷髅头再也不能压制他的真魂。

绚烂的金sè神辉,从他穿着的那件衣衫中释放出来,他能动用的力量,赋予长枪的种种灵诀,忽然变得长途无阻。

一枚枚溪河内的金sè符文,似突然被他赋予了魂念,蜕变为金sè神文般。

神明的吟唱,从众多金sè符文内响起,和他交战的妖魔族的古塔斯,听着从金sè神文传来的吟唱声,灵魂似在颤栗着。

那柄不断有妖魔虚影飞出的魔刀,在凄厉啼鸣着,似感受到威胁。

古塔斯骇然,被迫从皇津南那边撤离,喝道:“帕格森!我们交换对手!”

骸骨族的帕格森,提着碎骨刀,化为一道苍白光芒,瞬间就到了皇津南面前。

“你的碎骨刀是骸骨族的重器,我这杆枪,同样不弱。”皇津南夷然不惧,“含有死亡之力的碎骨刀,闻名久矣,今日正好一试锋芒!”

他手中的金sè长枪,猛然一抖,七条新的金sè溪河,沉落着更多的金sè神文,霍然显现。

金sè溪河突然交汇,无数金sè符文也急剧靠拢,竟变幻为一只眼睛。

那是一只金sè的巨眼。

令人不敢直视的金sè神辉,从那只眼睛内绽放出来,聂天看了一下,眼睛都刺痛的流出泪水。

仿佛,从那只金sè眼睛内释放的神辉,如金sè的针,已刺入眼瞳。

金sè眼瞳,似乎为那杆枪的器魂,以皇津南的灵力和魂力寄托,催生变化而出。

金sè眼睛死死瞪着帕格森。

帕格森晶莹如玉的骸骨不破身,在那金sè眼瞳的注视下,竟然有了道道裂纹!

“厉害!”聂天一震。

……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六十九章 混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