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急雨(十九)

第一百四十九章 急雨(十九)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王仲通虽然性子浪荡疏懒,见事也不甚快,王仁恭对这个儿子也觉得不甚成器,将来难接自己大任。

但是毕竟是世家子弟,又受江左之风影响,风仪从来都是甚佳。

三十许的人修饰得当,衣衫精洁,配饰名贵,举止修容有度。和关陇军功世家那些武勇强悍的子弟相比,在长安洛阳欢场,王仲通还更受欢迎一些。王仲通也以自己风仪之佳而自豪,等闲从不失态。

但是现在,王仲通脸都涨红了,颈项上青筋跳出,重重一击几案,案上笔墨纸砚全都跳了起来,一封才写了一半的书信,洒得全是墨迹,顿时就毁了。

王仁恭本来半闭着眼睛等儿子转述云中所来文禀的内容。心里面揣摩着无非就是催善阳转运度冬粮秣。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自家儿子的冲冲大怒!

王仁恭仍然半闭着眼睛,只是重重哼了一声:“有什么大事,这般失态?三十多的人了,还这般不稳重!”

王仲通粗重喘息一声,疾步走到榻前,将文禀朝王仁恭面前一递:“阿爹,你自己看看就是!”

王仁恭冷冷扫了自家儿子一眼,坐起身来,结果文禀,在手中略微一抖,展开阅读。

这文禀是府贴格式,正是地方军府对郡守府的标准公文格式。

“恒安府帖建武校尉鹰击郎将刘武周敬禀郡守王公事:马邑府将张万岁勾连突厥执必部,本府选兵而击,擒执必部阿贤设执必落落并张万岁。非敢自专,请郡守选将与本府共送二人至晋阳留守唐国公处。限十日至,府马郡马准用通行。”

文禀内的文字也更是冷静无比,无一字多余,也无一字动意气。只是简单的告诉王仁恭,你的大将张万岁和执必落落勾结,都被我抓住了。我信不过你,准备将这两人押送到唐国公李渊那里,分个是非曲直,看你王仁恭勾结突厥人的事情,有没有人管!

唐国公留守晋阳,有管着马邑雁门两郡御边事的名分权限。这个把柄送上去,就给了唐国公对王仁恭动手的名分大义,刘武周再配合夹攻一下,说不得王仁恭就得交代在马邑郡!

正在王仁恭处心积虑要对付唐国公,最好能够取而代之的时候,刘武周突然做出这么一副卖身投靠唐国公的模样。难怪王仲通勃然大怒,王仁恭自己,看到这封文禀,都想立刻发兵,剿平了云中城!

张万岁实在太过无用,那执必部好大威势,怎么阿贤设执必落落也落到刘武周手里了?真是一群没用的蛮胡!

王仁恭脸sèyīn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胡须都在颤抖,似乎下一刻就要长身而起,擂鼓聚兵,以马邑府全部力量,北向而进,将云中城彻底沦入血火当中!

王仲通已经绷紧身体,只等父亲下令,自己就出而召集善阳的大将谋臣,立刻出兵。而这支大军统帅自然是父亲,他毫无疑问就是副手,当亲手策马,踏足云中城头!

如此乱世,世家公子如王仲通也知道必须要有武力傍身,才能保住家族,甚而更进一步。自己要顺利接过父亲的基业,也需要武功上的成就!

马邑有万余精锐,恒安府不足四千兵力,还缺粮少饷,一旦动手,还怕打不赢么?刘武周不过是粗鄙村夫出身,哪里比得上王家家学渊源,根深蒂固,文武兼资?

王仁恭在这一刻,也捏紧了拳头,就想大声喊出来。召集万军,踏平云中!

可现在就是最好的动手之机么?

刘武周和李渊之间,还隔着自己。李渊想直接援助刘武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应该只是讹诈,想从自己手里敲诈到更多东西。

现在绝不是自己先动手的好时机,北地自己,刘武周,还有李渊,是三方僵持。自己和刘武周谁先动手,李渊随时可以卷入,联合另一方吞并战败一方。换言之就是自己和刘武周谁先动手谁吃亏!

而李渊也不敢轻易动手,主动启衅的话,万一给牵制在马邑,他还要不要西进长安?而现在将李渊多拖在河东一刻就好上一刻。鱼俱罗在整军经武,洛阳方面也在跃跃欲试,都想对付这个可以争天下的大敌。

现在无论如何,不能打这仗。再大的屈辱也要忍下来!

刘武周想要什么,给他就是。总有一天,让他连命一起吐出来!

王仁恭剧烈颤抖的身形,终于安静了下来。甚或眼睛又半合上了,挥手让王仲通退开些。

“刘鹰击还是这般不知道上下体统,这事情当是郡府就能料理。遣使去和刘鹰击说,张万岁擅自行事,任鹰击处置便是。执必落落大酋也,最好能交到郡府这里,郡府来帮他担着突厥人的压力。至于鹰击大功,但有所请,郡府无所不从。不管是要粮秣,还是要军资,要器械,只要鹰击开口!都是马邑中人,别闹出笑话给河东看,唐国公那里,巴不得我们马邑中人自相残杀,这又何必?”

王仲通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追问一句:“阿爹?”

王仁恭怒道:“就这般行事!顺便催促运粮车队,加快起行!迟一日送到云中,押运之人,谁也别想保住脑袋!”

王仲通还想进言,王仁恭陡然提声:“还不快去!”

王仲通无可奈何,狠狠一拂袖,转身而去。出门之际,脚步重重踏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发泄胸中无尽怨气。

王仁恭躺在榻上,袖中双手,紧紧握着拳头。

今日屈辱,异日必然要十倍回报!那擒了张万岁的人是谁?那个叫徐乐的,石朝志怎么还没把他全家老小的脑袋带回来?

刘武周,你也有这么一日!

大雨中的善阳城,突然一个消息就传遍了全城。

刘武周公然行文羞辱郡守王仁恭。但一向暴躁刚愎的王仁恭居然就忍了下来,还催促继续给云中城转运粮秣,说什么也不愿意和刘武周翻脸动手。

有心之人,无不哗然。更有明智之士看得出来,王仁恭这是拼尽全力,要将唐国公李渊拖死在河东之地!

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 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九章 急雨(十九)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