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九十二章 杀父之仇

第六百九十二章 杀父之仇

此时正值夏初,夕阳的余晖还带着不少的灸热,但是北陵谷山庄内山石掩映,泉水叮咚,有清风从中穿过,十分的惬意。

看着姜诏、宁升荣等人离去时的狼狈模样,姜璇等人心中的怒意稍解,众人在庭院之中闲叙了一阵,陈海看到姜璇等人神sè极为萎靡,知道他们在血练场中挣扎了这么长的时间,早已经困顿不堪,就让众人都先散去各自静修,有什么事情等姜雨薇从余苍真君那里赶回来再说。

看姜璇他们离去,陈海则直接穿回过廊,赶往之前姜父平时炼制丹药的西跨院,去看看龙鼎是否仍然存在。

赶到丹房之后,看到那气息晦涩的龙鼎蒙着不少灰尘,毫无显眼的立在丹房之中,陈海微微吁了口气。

姜父虽然极力掩饰姜家姐妹的根骨变化,但难免会有蛛丝马迹落入有心人的贼眼,也幸亏姜父之前的李代桃僵之策发挥了作用,真正至关重要的龙鼎并没有被人发现异常。

当然了,也幸亏当初姜泽在他的建议下成立了北陵谷山庄,姜父将龙鼎转移到山庄来,要不然龙鼎连同姜父留在泉台谷宅子里的东西被人一并抄去,陈海捶胸顿足都来不及了。

陈海拿鳞爪贴着龙鼎,用整个心神去试图感悟龙鼎的奥秘,然而半个时辰之后,一无所获,要不是陈海在地球就见过龙鼎的真实,眼前仿佛就是一樽一无是处、仅仅是看上去有些年头的低级铜质药鼎而已。

陈海心想他还是修为太低了,不可能在这时候就勘破堪称神器的龙鼎秘密。

现在想太多都是无益,陈海撇下龙鼎,回到自己的静室之中,准备修复自己的元神。

一路走来,陈海看到北陵谷山庄内部处处破败,唯有他的房间之中还算整洁如故,看来是留守弟子日日收拾不辍,心中多少有了一些暖意。

陈海将随手将破月戟和骨杖仍在一旁的兵器架上,盘膝坐下,运起九元归神真解,很快就陷入物我两忘的境地。

在磅礴灵元的滋润下,委顿在眉心祖窍中的元神慢慢丰盈了起来。

当然,陈海还可以将散于百骸脏腑的三魂六魄以及修悟到第二重境界的怒潮真意、大破灭真意融入元神之中,去冲击金丹,但这需要长时间的潜心苦修。

在陈海强悍的元神之前,被封印住的炎魔首领元神残魂,在识海之中这一刻更是没有动静。

不过要想炼化炎魔元神非一朝一夕之功,而陈海此时也无意炼化其他生灵的元神,用这种暴力却后患无穷的手段增强自己,但炎魔元神最终能派上什么用场,陈海还不知道,暂时也只能先封印在识海里,留待以后再说。

精气完足的陈海一探手,从犀魔手上夺来的黑骨魔杖应声而来,陈海将神识沉浸在骨杖之中,只见那里面阵法禁制繁复异常,隐约还是能看出分三个层次。

看来那犀魔果然不亏是魔胎级强者,在一穷二白的血炼场当中,竟然百年之间就炼制出了一件不凡的地阶法宝。

姜雨薇领悟的乃是春水真意,和这骨杖属性相合,陈海想着这骨杖留给姜雨薇慢慢炼制,战力肯定会有进一步的提升。

对于修士而言,踏入辟灵境之后,寻常的休息已经变成可有可无,更多的还是习惯使然。

陈海将自身状态恢复好之后,就推门而出,想去前院参悟玄金傀儡的奥秘,他也不清楚玄金傀儡能在他们手里再留上几天。

刚走没几步,就见远远的一道虹光划破夜空而来,陈海极目望去,见是姜雨薇往山庄御剑飞来。

不多时,姜雨薇收了灵剑,落在陈海身前。

陈海见她一脸平静中有着掩盖不住的倦sè,问道:“怎么,事情不是很顺利?”

姜雨薇俏脸扯动了一下,说道:“我们赶到余苍真君处之后,他已经将那枚天劫丹交于吴明宇三人了。余苍真君虽然已经踏足天位,成为新一代的真君,但是比起诸阀来说,毕竟没有太深的根底,这时候也无意直接去追究吴明宇、宁戚和熊成元的责任,姜赫、桓温师兄气不过,只能先回去宗阀老祖出来主持公道……”

姜雨薇又是一声长叹,万种情绪纠结。

陈海看着姜雨薇失落的样子,心想到宗阀本质就是如此,哪里是一两个人能轻易改观的。

不过,陈海虽然没有跟余苍真君见过面,但从他当初抛出天劫丹,引诱宗阀子弟进入血炼场探秘,就知道他的算计及城府极不简单,这次轻易就将天劫丹交给吴明宇、宁戚他们,想必也是要继续坐观几大宗阀内斗。

毕竟天劫丹数百年难得一遇,可以说是踏足天阶的保障,姜氏和桓氏就算再怎么大度,也不可能坐视吴氏、宁氏、熊氏贪下此功。

场面冷上了一阵子,姜雨薇突然开口,意兴阑珊地说:“为了这枚天劫丹,姜璇在万仙山受尽欺凌,家父也蹊跷身亡,看来之前还是我想得太简单了。接下来无论姜赫、恒温师兄他们如何交涉,一旦尘埃落定,我都要闭关潜修。否则一日不踏入真传弟子的门墙,一日都无法改变受人欺压的局面。”

陈海一听皱了皱眉。

姜雨薇才刚刚踏入明窍境后期,修炼已经可以说是神速,但闭关冲击道丹日久天长,说不定一晃几年就过去了。

而天罗谷那边的局势,说要恶化也就是在朝夕之间的事情,陈海未必就有时间坐等姜雨薇闭关修成道丹、成为真传。

想到这里,陈海冲着姜雨薇说道:“你且随我来!”

姜雨薇有些不明所以,跟着陈海往西跨院丹房走去。

二人站定之后,陈海又挥手施了一个隔音阵法,这才指着龙鼎对姜雨薇道:“你可知道这是何物?”

姜雨薇见陈海郑重其事的样子,有些摸门不着,拿气息往看着平常之极的龙鼎上扫去,半天都没有发现任何异状,皱着眉头道:“这不就是爹爹常用的药鼎吗,难道前辈觉得这药鼎有什么古怪之处?”

陈海说道:“你仔细想想,你和姜璇乃嫡亲姐妹,为何你于修行一途惊才绝艳,而姜璇早初修行又是那样的艰难?你再想想,姜璇之前十数年修行,成就都是平平,为何却在你决定让姜璇参与血练之后,短短两三年修为又突飞猛进?”

姜雨薇迟疑的问陈海道:“这不是你传授她风雷幻踪步等武道绝学的功劳吗?难道……”

姜雨薇话刚出口就知道自己问得有多愚蠢了。

风雷幻踪步固然有洗经伐脉的效果,但是姜泽、周桐等人也都修习了陈海所传的风雷幻踪步等武道绝学,固然修为精进也堪称神速,但怎么都没有姜璇那般的进步卓然?

难道姜泽、周桐他们的资质就比姜璇差了?

陈海见姜雨薇掩口惊呼,知道她意识到了什么问题。

“我所传授的武道绝学,能有多大的作用,我心里最为清楚,所以说姜璇这两年的根骨改变之大,我也相当惊讶,之后你父亲在泉台谷开设药铺炼制低级灵丹出售,我才算搞清楚是怎么回事,”陈海从怀里取出一枚姜父当初亲自炼制的灵元丹递给姜雨薇,说道,“这枚灵元丹就是你父亲所炼制,看上去药力也就比寻常灵元丹高出两三成而已,但这灵元丹所用的药材极为普通,照道理来说,绝不可能有药力上的大幅提升——我也暗中问过你父亲,你父亲说是他早年意外得到一道极品仙丹,将药材与这枚仙丹混炼,炼制出来的灵丹融有这枚仙丹的仙灵之气,才会有如此的奇效,但你父亲却不知道,我与这龙耳古鼎极有渊源——我原本想这次出血炼场,就找你父亲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没想到出来就已物是人非。”

“……”姜雨薇微张开嘴,没想到平时看上去老实巴结的父亲身上,竟然藏有天大的秘密,要不是陈海这三年来跟她一起被困,她都怀疑父亲的死,陈海也脱不开关系。

姜雨薇现在觉得好像深陷在一场巨大的yīn谋之中,直觉得身边的所有人都不可靠了。

陈海看一向有条理的姜雨薇面sèyīn晴不定,知道应该是把她吓住了,无奈地摇了摇头,但是同时他也对姜雨薇的反应非常理解。

毕竟姜雨薇的修为再如何惊才绝艳,但所涉及的世间险恶毕竟有限,贸然牵涉到这种事情之中,知道她父亲的死绝不简单,又如何能够平静以对?

“那前辈与这古鼎,到底有何渊源?”姜雨薇咬牙问道。

“有些事说来太过玄奥,现在说来无异,倘若有一天,你妹妹能踏入天位境,一切你便就明晓了,”陈海说道,“你此时只需要知道用这古鼎炼制丹药,能释出真龙涎息融入灵丹之中,能改变人之根骨的,便是这真龙涎息,倘若不想别人发现这古鼎的秘密,古鼎还是需要封存起来,绝不能轻用!”

姜璇修成天位境,觉醒前世记忆,机会极为渺茫,但姜璇不觉醒前世记忆,陈海将一切跟姜雨薇说出,也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凭添姜雨薇的苦恼、影响她日后的修行而已。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还请前辈教我。”姜雨薇咬牙说道。

“你父亲为掩饰龙鼎的存在,也费了一番心思,想必谋害你父亲的人,也只发现那枚用于李代桃僵的仙丹,并没有察觉到这古鼎的存在——想要找到加害你父亲的凶手,线索也就落在那枚遗落的‘仙丹’之上,”陈海说道,“不过,加害你父亲的凶手,为防止yīn谋败露,后续对你姐妹或许还有动作,你们也要小心应对……”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九十二章 杀父之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