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七十一章 一殿、一宗、一教、一阁

第八百七十一章 一殿、一宗、一教、一阁

皇津南道出聂天来历,其余人看待聂天的目光,已然不同。

碎星古殿的威名,响彻诸天万域,乃是巨无霸般的超然大宗,每一位碎星古殿的弟子,都有着令人羡慕的身份地位。

可皇津南本人,明明看出聂天的来历,却没有一点惊奇。

“你既然来自碎星古殿,又窃取异族血脉,为成功的混血者,按道理应当万域闻名,可我……似乎没有见过你,也没有听过你的名字。”皇津南有些不解,“聂天这个名字,我今天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聂天和殷娅楠等人的对话,他早就听到了,知道了名号。

“神子,即便他来自碎星古殿,也比不上你。”韩森冷哼道。

“神子?”谢婉婷一惊。

“皇津南出自五行宗,乃金宗一系的神子。”韩森淡然道。

“五行宗!”

谢婉婷、殷娅楠和穆碧琼三女,神sè一震,看向皇津南的目光,也瞬间变了,又惊又敬。

聂天倒是有些困惑,“五行宗也很有名吗?”

皇津南表情古怪,“你不知道人族一殿,一宗,一教,一阁?”

“呃……”聂天一脸尴尬。

水月宗的谢婉婷,深吸一口气,向聂天解释,“一殿,一宗,一教,一阁,乃人族至强的四大炼气士宗门。一殿,值得就是碎星古殿,一宗,指的是五行宗,一教,代表着虚灵教,一阁,则是通天阁。”

“碎星古殿、五行宗、虚灵教、通天阁,就是人族最强大最古老的四个炼气士宗门。”

“四大宗门,皆有神域强者坐镇,也是人族敢于和巨灵族和众多异族叫板的真正底气!”

殷娅楠和穆碧琼,听闻皇津南居然是五行宗,金宗一系的神子,都变得有些沉默。

这时,她们似乎才明白,皇津南为何如此强悍,能够得到山洞内所有人族炼气士的信赖。

“碎星古殿、五行宗、虚灵教、通天阁!”聂天低喝。

直到这时候,他才明白人族最强悍的四大宗门。

“五行宗由五个派系组成,每一个派系,都有神域强者。”韩森低声说,“五个派系,都有一位神子或神女,被视为一个派系未来的希望。皇兄,便是金之派系,指定的神子。”

穆碧琼也向聂天解释,“五行宗的神子,和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身份地位大抵上相当。”

“你既然来自碎星古殿,居然没有听过我,也没有听过五行宗……”皇津南以看怪物般的目光,瞧着聂天:“我很好奇你的经历。”

“我在一个偏隅的域界,经历了天门考验,才得到碎星古殿的传承。”聂天解释。

“经过了天门考验!”皇津南一惊,“你可是得到了三枚碎星印记?”

聂天点头。

韩森,还有皇津南身旁那些人族炼气士,听他这么一说,纷纷炸开锅。

“星辰之子!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啊!”

“通过天门考验者,不论在何处成功,只要得到三枚碎星印记,都是星辰之子!”

“这家伙,不仅是碎星古殿的门人,还是星辰之子!”

“原来是在别处,由天门内,获取了碎星古殿的传承!看他这样子,应该还未通过星路的考验,真正踏入碎星古殿啊!”

“肯定是这样啊,如果沿着碎星古殿遗留的星路,回归碎星古殿,早就该万域闻名了。”

“我们没有听过他,自然是因为,他目前还没有返回碎星古殿。”

“……”

一群人,议论纷纷,一惊一乍的,都牢牢盯着聂天,像是在看一件稀缺之物。

谢婉婷骇然失sè。

她和聂天这么久,都不清楚聂天的真实身份,只当聂天和殷娅楠、穆碧琼一样,都是垣天星域的炼气士。

一听说聂天来自碎星古殿,还是星辰之子,她都有点后怕。

“还好,还好当时刘飞华那笨蛋,没有铸成大错,将聂天得罪死。不然……”谢婉婷内心苦笑,暗暗庆幸。

“原来如此。”皇津南也明白过来,“第七位星辰之子,难怪……”

身为五行宗的一位神子,皇津南通过宗门隐秘的途径,似乎也隐隐听说,碎星古殿又多出了一名星辰之子。

但通过天门试炼,获取传承,成为星辰之子者,都要历经一番考验,沿着碎星古殿遗留的星路,回归宗门。

因为聂天没有归来,所以他的名号,他的来历,他的一切,都没有被碎星古殿公布。

可在碎星古殿内部,聂天这个人,其实已经存在,不是秘密。

韩森那些人,由于宗门不够强大,还不太清楚。

皇津南却知道,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的确已经产生了。

“原来,你就是碎星古殿,第七位秘而不宣的星辰之子。”皇津南颇为感慨,“你这家伙也够厉害的,目前还只是凡境修为,没有回归碎星古殿,居然能摸到碎灭战场来。而且,看你的状态,还有着诸多神妙……”

知道聂天为星辰之子,皇津南明显又热情不少。

在场的众多人族,只有他和聂天两人,出自最古老强悍的四大宗门,聂天既然是星辰之子,和他在五行宗的地位,就是持平的。

——即使聂天目前还稍稍弱他一个境界。

“你如果有什么疑惑,可以随时询问我,但不是现在。”皇津南笑了笑,指向头顶那绿sè光膜,道:“我们目前还是想一想,该通过什么手段,将那一层擎天巨灵残留气血凝结的光膜撕裂,收取那些浆果吧。”

聂天点头。

一说起要收取浆果,众人又都颓丧起来,唉声叹息。

他们在异族没有赶来前,都尝试过,无一例外,全失败了。

皇津南提出,要大家想办法收取浆果后,那些人都沉默下来。

“皇兄,你都不能收取那些浆果?”聂天好奇道。

“聂天,你不太清楚情况。”皇津南低叹一声,向他解释:“那层绿sè光膜形成的气血之力,和那些浆果是存在联系的。我试着冲破那绿sè光膜时,看到有两个浆果消失了,这意味着光膜能从浆果内提取力量防御。”

“我或许能撕裂那光膜,可担心的是,到时所有浆果都没了。”

“在我的判断,只有精通草木之力,气息和光膜符合者,才能在不损耗浆果的情况下,将光膜洞开。”

“我来试试吧。”穆碧琼自告奋勇。

“哦,你的确可以试试。”皇津南点头,“你体内的那一株共生花,也是世间一种极为特殊的妖花,或许你能成功。”

“你,你怎么知道?”穆碧琼愕然。

“那一株黑sè妖花根茎,从你掌心冒出的霎那,我就猜出来了。”皇津南笑了笑。

“你当时面对那三个强大异族,居然还能抽空,看到我的战斗?”穆碧琼一惊,“共生花这种妖花,你也有见识?”

皇津南笑而不语。

穆碧琼不再追问,她两手掌心,一条黑sè的,一条鲜艳欲滴的,两个妖花的根茎,同时飞出,向那绿sè光膜冲去。

“蓬蓬!”

妖花根茎和绿sè光膜接触的霎那,华光突显,浩荡神威,瞬间灌泄向穆碧琼。

穆碧琼闷哼一声,嘴角和鼻孔都流出鲜血,妖花根茎顿时重返她体内。

……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七十一章 一殿、一宗、一教、一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