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95 那门,进不得 为咚咚玖的一枚玉佩加更

795 那门,进不得 为咚咚玖的一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确定阿古为队长的时候,梁海当然是一脸吃了屎一样的难看表情,余伟文则是不动声sè地偷偷笑着,毕竟年纪最大的他,很看不惯三十多岁的梁海趾高气昂,现在出现个更为出sè的青年阿古,反而让梁海吃了瘪,当然幸灾乐祸。

林玉瑶则一脸崇拜地看着阿古,目光之中充满景仰,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年代,美女都是爱英雄的,况且两人年纪相差不大,没准还真能促成一对美好姻缘。

我和万毒公子,当然仍如世外仙人一样,对这事情不闻不问、毫不在意。

既然确定了队长是谁,梁海就是再憋屈也没办法,只能服从谢管家的安排。接着,谢管家又讲述了下请我们过来的原因,和之前万毒公子讲给我的差不多,就是近段时间以来,杨家一直不太平,总有飞贼窜进来,又窜出去,谁都抓不住他。

说是飞贼,其实也不那么准确,因为迄今为止,杨家也没丢什么东西,不知道那人到底什么目的,所以“飞贼”只是一个代号。

说到这里,谢管家还将我们带到另外一个房间,查看了下近段时间的监控录像。杨家这么重要的地方,当然处处安装着摄像头,可以看到隔三差五,就有一个黑sè的影子潜入杨家,而且基本都发生在三更半夜,这个黑sè影子的速度极快,肉眼几乎看不清楚,要不是监控记录下来,根本难以察觉。

这人当然是个高手。

即便是杨家最普通的卫兵。也是特警出身,个个素质过硬,但这些特警拿这样的高手显然没有办法。杨家当然也是有高手的,当年杨将军南征北战的时候,网罗了不少高手在自己麾下,至今仍旧养在府内,据说一共有十二个人,被称之为“杨家十二铁卫”。

这个杨家十二铁卫,确实非常厉害,小阎王之前和我说过,连他也不是对手,所以我妈才会被抓。但这十二铁卫个个金贵,不可能去干巡夜的活。所以才把我们给叫来的。

说白了,我们就是干苦力的。

“发现这人的话,你们不要和他战斗,你们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你们只要大声呼喊,并且尽量将他缠住,剩下的交给我们杨家就好。”谢管家好心好意地提醒我们。

谢管家讲清楚了以后,又带着我们走了一遍杨家,让我们熟悉一下杨家的地形。杨家一共有三间院子,最外面的一间是下人住的,面积也最大,底层的保安,司机、园丁之类的都在这里;中间的院子稍小一点,是给中层的卫兵,还有十二铁卫住的;最里面的院子面积最小,但却是杨将军和家人所住的地方,也是整个杨家最安全的所在,谢管家也住在这里。

“就是这三间院子。”

谢管家说:“白天就不用你们管了,最重要的就是晚上,麻烦各位小心照应。”

交代完这些以后,谢管家就把职责交给了阿古,如何安排我们的作息时间,全由阿古一手操办。谢管家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什么,指着第三间院子里的某道小门说道:“对了,那里是梅园,禁止任何人进入。包括你们在内,知道没有?谁要误闯梅园,杀无赦!”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谢管家的眼睛里顿时渗出杀气!

我们知道,他绝不是开玩笑的,谁敢踏入梅园一步,必将遭到杨家的杀戮。

那道小门处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看上去又低又矮,还灰土土的,不说的话都很难注意得到。像杨家这样的大家族、大门庭,似乎多多少少都有点禁地,我们几人互相对视一眼,虽然对那个所谓的梅园有点兴趣,但也没谁故意去犯杨家的忌讳,不让进就不进呗。

而我看到梅园的门,心里却是怦怦直跳,因为刚才跟着谢管家一路走来,几乎把所有房间都看过了,就是不知道我妈被关在哪里。不出意外的话,我妈或许就在梅园关着,毕竟我妈曾是杨家的弃女,肯定不愿让人知道!

我的心中既激动,又失落,激动是因为终于有了一点我妈的消息,失落则是因为梅园并不好进,那可是杨家的禁地,谁进谁死啊!

不过来日方长,只要那个飞贼还没抓住,我就可以一直呆在杨家,迟早会有机会进入梅园!

打定主意,我的心里稍稍安了一些。

谢管家离开以后,身为队长的阿古,又带我们回到原来的房间,一遍遍地研究之前的监控录像。阿古身为队长,确实非常尽责,他的话虽不多,但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分量很重。

很快,阿古就从录像之中得出了一些结论。

第一,虽然每次只出现一个飞贼,但肯定不止一个飞贼,他们的衣服虽然一样,但在身法、动作上略有差别,不会是同一个人。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团伙。

第二,既然不是一个人,实力当然也是不一样的,但普遍都是高手。如果按照龙组的实力划分,最低也是七星!

第三,这些人每次出现的时间不定,有时候隔一天来一次,有时候隔七八天才来一次;有时候刚过晚上十二点就来了,有时候到了凌晨四五点钟才会出现。

第四,每次出现的地点也不定,有时候在前院,有时候在中院,有时候在后院。

第五,他们像是在找什么,但杨家迄今为止没有丢失任何物品,说明他们还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说明他们还会再来!

阿古说完这五条之后,我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尤其是我和万毒公子,个个暗中心惊,阿古这家伙不仅实力出众,智商也相当地高。竟然能从一闪而过的监控录像之中分析出这么多的东西!

凭良心说,我也不是自吹自擂,阿古讲的这些东西,其实我也注意到了,让我来说,我也可以说得头头是道。但我还是略有一丝不安,想到身边有着这么一个年龄、实力、智计都和我相当的家伙存在,我总觉得这不是一件好事,本能感到了一种潜在的威胁。

听说这些人的实力不低,按照我们龙组的级别划分,最次也是七星,梁海等人都有些慌。梁海说:“如果碰到他们,可千万别交手啊。呼唤杨家的人出来就行。”

余伟文和林玉瑶也纷纷表示同意。

这本来就是谢管家的建议,所以也没什么好争辩的。

既然确定了接下来要做的事,当然要开始编队和安排时间。

阿古提议分成三队,从晚上十二点开始巡逻,每队巡逻两个小时,轮班交替,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对这一点,大家也无异议,这样就能保证休息时间了,林玉瑶立刻跳了出来,笑嘻嘻说:“阿古队长,我和你一队!”

大家都能看得出来,林玉瑶对阿古有意思了。阿古虽然长得不太好看,但却确实是个人才,而且很有男子气概,能够赢得女孩芳心,也是很正常的。

阿古的编队方案,本来就是实力搭配,一个弱的配一个强的。五星的余伟文和六星的梁海一队,负责晚上十二点到两点;五星的我和六星的万毒公子一队,负责凌晨两点到四点;四星的林玉瑶和七星的阿古一队,负责凌晨四点到六点。

所以大家都没异议,今晚就开始执行。

在抓到飞贼之前,我们就得暂居在杨家里了。

谢管家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房间,在中院,和杨家的十二铁卫、中层的卫兵住在一起,也不算是辱没我们了。【择天记吧少年王】杨家确实很大,给我们六人各安排了一个房间还绰绰有余。

因为晚上还要工作,所以阿古让我们各回房中休息。不过万毒公子并没睡意,跑到我房中来和我聊天,说得都是泡妞方面的事,他觉得我很厉害,既能搞定青龙元帅,又能搞定怀香格格,所以向我讨教经验,方便以后去泡林婉儿。

但其实我哪有什么经验,只能跟他胡扯一通,说你看林玉瑶和阿古。林玉瑶为什么看上阿古了,是因为阿古这人实力又强又聪明。女人嘛,天生崇拜强者,要想博得女人欢心,首先自己要成为强者才行。你为什么搞不定林婉儿,因为你比林婉儿弱啊,你都打不过她,她看中你啥?

万毒公子怔了一下,说道:“可你也打不过青龙元帅啊,青龙元帅看中你什么了?”

我:“你走。”

赶走万毒公子以后,我才真正躺在床上休息了下。这是我来到帝城的第二天,竟然就成功混进了杨家,算是顺风顺水。想到我妈就在这里。离我已经不算远了,我的心中总是按捺不住激动。

这一觉,一直睡到晚上。

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阿古将我们召集起来开了个会,让我们巡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提防,既然是龙组的人,就一定要拿出龙组该有的样子来。

十二点到了,梁海和余伟文最先出动,在三间院子里来来回回地巡视。别看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却需要全神贯注、集中所有的注意力,一丝一毫的异动也不能放过,其实也是非常累的。

两个小时过后,换我和万毒公子上场,我俩同样在三间院子里转悠,从前院到中院再到后院。杨家的复杂地形,我们渐渐也能掌握,晚上虽然也有巡视的卫兵,但主要还是依靠我们。

杨家很大,也很漂亮,像个花园似的,万毒公子一边走一边感慨,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有这么好的房子。又说:“当然,有钱也不可能,除非家里有做大官的,我可没有个杨将军这样的爷爷。”

我心里想,这房子倒是我亲姥爷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我一点家的感觉也感受不到,还不如龙组二队的那个破院子带给我的温暖多。

两个小时以后,阿古和林玉瑶接了我们的班。

能和阿古在一起巡逻,林玉瑶显得特别高兴,笑得都合不拢嘴。不过阿古始终冷若冰山,连话都很少和林玉瑶说几句。

这一夜,平安无事。

查看监控,也没有任何的异动,说明我们的巡视还是有效果的。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谁也不知道那些飞贼什么时候会再出现,所以大家仍旧不能掉以轻心。

因为一整个晚上下来,大家实际的工作时间只有两个小时。所以白天其实也不需要休息太久。阿古直接就不休息,一大早就在院中练刀,秋天的早晨充满凉意,但阿古完全不在乎似的,仍旧把上衣脱了个精光,露出一身古铜sè的肌肉,呼呼喝喝地练着刀,不一会儿就练得浑身是汗。

不光是阿古练刀,中院作为十二铁卫和中层卫兵居住的地方,他们也都有早晨起来练功的习惯,所以挺大的院子里面,布满呼呼喝喝的声音。他们知道阿古是龙组的人,龙组这个组织虽然神秘,但那是对普通人来说的,对于杨将军府上的人来说,根本就不把龙组当一回事。

所以也没人围观阿古,只是有时候会小声议论,不知道阿古的刀为何锈迹斑斑,难道龙组这么穷的,连柄好刀也配不起?

等到阿古练完了一趟刀,林玉瑶早就准备好了纸巾,上去给阿古擦汗。阿古似乎没怎么接触过女人,身子哆嗦了一下,便从林玉瑶手上抢下纸巾,说不用了,我自己来!

林玉瑶便咯咯地笑,说阿古队长,你还不好意思呀?我一个十八岁的姑娘都不在乎!

阿古的脸羞得像番茄酱一样红。

看到阿古这么勤奋,我也不好意思闲着,前几个月净在省城、罗城喝酒了,功夫一点长进都没有,说起来也是惭愧。杨家不好对付,尤其十二铁卫更是难缠,要想救出我妈,势必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所以我也要努力地提升自己。

因为这是杨家,我担心杨家的人认出打神棍,所以我另外找了一根钢管,开始呼呼喝喝地练。

练累了,就找个背静的地方练龙脉图,杨家树多、水多,空气质量非常优秀,对我修炼龙脉图也很有帮助。万毒公子、余伟文、梁海他们也会练功,这是我们龙组中人的习惯,说什么也不能把吃饭的本事丢下,不过万毒公子肯定不会当众露出毒虫,主要是怕吓着大家。

不过我们无论是谁,也没有阿古练得勤奋。

这家伙,真的是能从早练到晚,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外,一柄锈迹斑斑的长刀几乎都不离手,一直到晚上才会短暂的休息一下,毕竟夜里还有巡查工作要做,简直像个铁人一样。

不过从他这些行为也能看出,他不是练暗劲的,和小阎王一样是专注于外功的。

练外功的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就是不断淬炼自己的肌肉和力量,这就需要坚韧的耐力和恒心了。对阿古,我确实是佩服的,但也小心提防着他,他让我感觉到了可怕。

几天下来,杨家仍旧一点异动都没有,那帮时不时就会出现在杨家的飞贼突然消失了,一点影子都没留下。

我猜,他们大概也知道龙组进驻杨家了,并担任了巡查之职,所以才会有所忌惮吧。

但阿古并未对此有所松懈,仍旧按照严格的三班制度巡查,是几点就是几点,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梁海那段时间跟杨家的几个卫兵混熟了,经常和他们在一起喝酒、赌钱,导致有次上岗的时候迟到了五分钟,被阿古好一顿骂!

梁海气到不行,但是因为实力不如人家,只能忍气吞声。

另一方面,阿古和林玉瑶的感情飞速发展,两人几乎变得形影不离、如胶似漆。阿古白天练功的时候,林玉瑶就在旁边帮他擦汗、递水,两人时不时还互相切磋几下,拥有七星实力的阿古,也没少指点林玉瑶;到了晚上就更不用说,两人本来就是一个编队的,几乎要把工作搞成约会了。

不过能够看得出来,阿古这人虽然实力很强,脑子也很好使,但在感情的事上没有什么经验,自始至终都是林玉瑶处在主动位置,林玉瑶说干什么就干什么。

别看林玉瑶的年纪不大,在感情上似乎是老手了,随便动动手指就能把阿古迷得神魂颠倒‐这倒也没有什么奇怪,林玉瑶长得这么好看。不知有多少男人追求过她,有些经验实在是太正常了。

有一次我和万毒公子交完班后,又去上了个厕所,出来的时候正好撞见巡查的阿古和林玉瑶。林玉瑶的鞋带开了,稍稍嘟了那么一下嘴,阿古便立刻低下头去,蹲在地上帮林玉瑶系起了鞋带。

‐咱们有一说一,男生帮女朋友系鞋带其实没什么的,这也是宠爱的表现之一,只要两边你情我愿,其实也扯不到什么“男人的尊严”上去。但我看到阿古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想到头一天见到他时的冷若冰山和杀气腾腾,还是忍不住有些唏嘘和感慨。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这对阿古来说是好是坏。

当然,这也和我无关,我连我妈都没救出来,哪有时间去管别人搞对象的事?

至于我这几天都干了什么,当然是无时不刻都想接近梅园。白天肯定是不可能的,必须得是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每到凌晨两点和四点,我和万毒公子一起巡查的时候,我俩中间会分开一段,他往前院的方向走,我往后院的方向走。

后院是杨将军和他家人住的地方,所谓家人,其实也只有杨将军的夫人而已。也就是我的亲姥姥。毕竟,杨将军的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已经全都逐出家门,哪里还有其他人呢?

我的那位亲姥姥,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天呆在她自己的小房间里吃斋念佛,很少有人能见到她。据说,是因为杨将军长年征战沙场,手上沾染了太多的鲜血和罪恶,他的夫人才想用这样的法子来抵消业障。

我来杨家好几天了,也只见过杨将军的夫人一次而已。当时是个早晨,将军夫人在几人的陪同下出来走动,一直走到中院,正在练功的众人纷纷放下手里的刀枪棍棒,齐声呼叫:“夫人!”

我也回过头去看她。

那位老人,确实长得慈眉善目,脸上永远挂着微笑,待人也很温和有礼。满头白发的她站在阳光底下,看着像个降世临凡的菩萨。她笑着说:“不用管我,你们该练还练,我就喜欢听你们这些充满精气神儿的声音。”

老人的声音很好听,也很温暖,便让大家放下了戒心,继续呼呼喝喝地练了起来。

我知道她是我的亲姥姥,虽然我一次都没见过她,但还是对她产生了一点奇异的感觉。她高高在上,而我混在人群之中,像是一只卑微的蝼蚁。我一边随意挥舞着自己手里的钢管,一边偷偷看她。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目光很快就和她撞上了,这位将军夫人竟然朝我看了过来。

到底是做贼心虚,我立刻低下了头,随便挥舞着自己手里的钢管。不用多久,我就听见脚步声响起,猛一抬头,就看到将军夫人已经走到我的身前,我的这位亲姥姥,笑容可掬地说:“小伙子,看你面生,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还不等我说话,旁边的下人立刻替我回答:“夫人,这是龙组的,来帮咱们杨家查那个飞贼。”

将军夫人“哦”了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又说:“小伙子,我刚才看你耍的棍法不错,是在哪里学的?”

听到这话,我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因为我突然想起,虽然我把打神棍换成了普通的钢管,可是平常用这条钢管的时候,仍旧练得是打神棍法,难道这位老人看出什么来了,所以才来问我?

我的脑子嗡嗡直响,后背也浸满了冷汗,正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旁边正好有个下人过来,说是斋饭已经准备好了,请夫人回去吃。老人这才回过头去,领着一帮下人走了,我才算是逃过一劫…;…;

回想那天的事,我仍心有余悸,也不知道我的那位姥姥,只是随口一问,还是真的看出什么来了。在这之后,我都不太敢接近后院,生怕再撞上那位老人,只有三更半夜的时候,才敢悄悄接近,研究一下梅园的门。

这天晚上也是一样,我又来到梅园的门前。这扇门,我已经看过好多次了,上面虽然有一把大铁锁,但却拦不住我,我轻轻咬了咬牙,从袖中摸出一截钢丝,悄悄伸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从身后传来:“小伙子。那扇门可不能进啊!”

看网友对 795 那门,进不得 为咚咚玖的一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