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97 打,狠狠的打 为用户704274的皇冠第一次加更

797 打,狠狠的打 为用户704274的皇冠第一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到林玉瑶的话,躲在树后的我忍不住有点想笑,原来对梅园有兴趣的可不止我一个啊。

越是命令禁止进入的地方,越是容易引起人的好奇心,这是人的通性,说好听点叫冒险精神,说难听点就是作死。那些恐怖片里,大多都是主角一行人非要进入某个禁区,才导致了后来一连串事故和死亡的。

林玉瑶显然就是个作死的存在,没脑子到了一定程度,如果她在恐怖片里,肯定是第一个提出要去禁区冒险,最后害得所有人不得好死的家伙。好在阿古还是比较冷静的,他除了在感情上幼稚一点以外,其他方面堪称完美和睿智,他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林玉瑶的无理要求,他说:“谢管家三令五申不能进去梅园,这是杨家的禁地,也是杨家的规矩,咱们只是外人而已,还是不要犯戒了吧!”

林玉瑶却不依,撅着小嘴说道:“有什么嘛,反正三更半夜的,又没人看见咱们!阿古哥哥,你就带我进去看看嘛,我实在是太好奇梅园里面到底有什么了。”

阿古还是坚持己见,说什么也不肯进去:“瑶瑶,这可是杀头的罪过,咱们不能冒生命危险啊!”

“哪有你说得那么严重,那个谢管家是吓唬人的,怎么可能只是进进梅园,就要了咱们的命呢?阿古哥哥,难道你就不好奇里面有什么吗?或许里面藏着很多金银财宝呢,你不是想在帝城买房子,然后娶我的吗,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

阿古还是不肯,说就算里面藏着金山,不是咱们的东西,咱们也不能拿。

这林玉瑶的想象力也是真好。竟然以为梅园里面藏着金银财宝,她以为杨将军是海贼王呢,把所有的财富都放在梅园里了,等着全天下的海贼们来抢?

两人扯了好一会儿嘴皮子,阿古就是不肯犯戒,林玉瑶终于急了,说了一声:“你一点都不男人,一点都不爱我!”

说完这句话后,林玉瑶转身就跑,阿古也赶紧去追,一边追一边叫着瑶瑶、瑶瑶!

躲在树后的我摇了摇头,心想这个阿古,还真是被林玉瑶给吃得死死的啊。林玉瑶不作死也就算了。如果真的作死,非把阿古害惨不可。他们两人走了以后,我也从树后走了出来,准备回房休息去了。

然而刚一出后院的门,旁边突然闪出一人,冷声问道:“谁?!”

我抬头一看,发现竟是阿古,阿古的手已经伸向背后,随时准备拔出刀来砍我。这时我才明白,虽然林玉瑶胡搅蛮缠,但是阿古并未完全被带偏了,他早就发现后院中的树后藏着有人,所以在林玉瑶跑远以后,又回过头来查看情况。这头猛虎,只要林玉瑶不在身边,又恢复了獠牙和利爪。我要是不赶紧发声,没准就被他一刀砍下来了,我立刻说道:“队长,是我!”

阿古的刀柄已经握在手中,他定睛一看,才发现是我,惊讶地说:“李大威,怎么是你,你来这干什么?”

我苦笑着说:“我也想进梅园看看,但是站了半天没敢。”

我这话说得半真半假,我确实想进梅园不假。不过不是没敢,而是被将军夫人给撞到了。而且我说了个“也”字,意思是说你和林玉瑶的对话,我也全听到了,你可别挑我的理。

阿古不善言辞,但也不是傻子,他叹着气:“你们怎么一个个都…;…;唉,这是杨家的禁地,人家说了不要进去,咱们乖乖听话就好,干嘛一定要进去看看?”

说到这里,阿古又伸出手来拍拍我的肩膀,说道:“李大威,咱俩同龄,有些话我就不说太多了。但你比林玉瑶大着好几岁,她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事吗,如果你们真出了什么麻烦,我这个做队长的也不会高兴,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这次就算啦,我就当不知道,但是有下次的话,无论是你还是林玉瑶,我可是一定要批评的。”

我们这个龙组小分队成立以来,其实彼此间的交流很少,大家就是工作和上下级的关系,我和阿古也基本没说过什么话。但他现在说得这一番话,我确实能感受到关心和爱护。

总的来说,阿古这个队长还是做得蛮称职的,所以我也点了点头,说好。

回去的路上,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到底是同龄人,还是蛮有共同话题。阿古将我送到房间门口,又拍拍我的肩膀,说道:“李大威,咱们以后就是朋友了,你有什么事我都会帮你的,但你也别做违规的事,可别让我难做啊!”

说完这句话后,阿古便继续巡逻去了,我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还是忍不住有点想笑,这家伙有点太耿直啦!

阿古和梁海可不一样,梁海那家伙自恃六星实力,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从来不和我们这些五星、四星的打交道,阿古是七星实力,却从来没有看不起别人的意思。

因为知道我妈暂时没事,有将军夫人暗中偷偷照料,我的心里也松了一大块,这一觉睡得还算比较踏实。但这并不代表我就不救我妈了,毕竟将军夫人自己也说了,如果不是她的话,我妈不知道能被折磨成什么样子。

这一夜,照旧平安无事,没有飞贼的出现。

第二天清晨,我又到院子里去练功,我这还不算勤奋的,阿古比我起得可早多了。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练完了一趟刀,整个上半身都汗津津的,不过这次没有林玉瑶给他擦汗,林玉瑶根本就不在他的身边。

两人显然还在生气。

因为昨天晚上的聊天,我俩的关系近了一些。就像阿古自己说的,我们算是朋友了。所以我就调侃他,说你女朋友呢,不陪你练功啦?

阿古和林玉瑶正在谈恋爱的事,我们几个早就知道,所以也没什么可避讳的。阿古苦笑着说:“嗯,还在生我的气,女孩子真难哄啊,我一点经验都不没有,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嘿嘿地笑,说这我可帮不了你,我也没有什么经验。

我的本意是说,我自己在感情上还一团乱麻。实在给不了别人什么建议,但阿古看看我的脸,认真说道:“嗯,我相信你没有经验!”

我:“…;…;”

我突然不想和他做朋友了,有时候太耿直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玩笑归玩笑,该练功还是练功。站在阿古身边,我也耍了一套棍法热身,因为身边并没有其他人,所以我练得还是打神棍法。阿古看得连连叫好,夸我的棍法实在出众,还忍不住和我切磋了下,但他知道我是五星的实力,所以下手的时候极有分寸。生怕会伤到我;我也领了他的人情,没有过多的展现自己,就是和他切磋着玩。

我俩一边打还一边聊天,阿古说我们都来一个星期了,那些飞贼却是一点影子都没,问我有没有什么看法。

我说他们之前在杨家来去自如,说明对杨家还是挺了解的,不会不知道杨家请了咱们过来,所以暂时收敛了些,还在观察咱们。但,只要他们的东西还没找到,他们一定还会再来,只要咱们耐心等着,迟早会抓到他们。

阿古说:“有道理。”

我又说:“必要的时候,咱们可以假装松懈,让他们以为有机可趁,这样就能引他们上套了。”

阿古嘿嘿地笑起来:“这个法子不错,不过风险也大,容易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是看情况再定吧。”

其实我有不少法子引那些飞贼现身,但我并不想那么早就抓到他们,我还想在杨家多呆一阵子。【择天记吧少年王】我和阿古越聊越投机,还真有点成为朋友的意思,后来院中练功的人渐渐多了以后,我俩才分开来各练各的。

梁海也出来练功,但他基本不搭理我们。喜欢和杨家的人厮混在一起。梁海和卫兵们关系处得不错,经常在一起喝酒赌钱,还常常指点他们功夫,有点想要留在杨家的意思;梁海还试图接近过十二铁卫,但他级别不够,十二铁卫根本不搭理他,碰了一鼻子灰,十分尴尬。

余伟文则与世无争,让干什么就干什么,除了工作以外,其他时间无所事事。这种人说好听叫懂规矩,说不好听叫混摊子,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无功无过、顺其自然。

万毒公子嘛,还是老样子,看着整天吊儿郎当,其实非常勤奋地练功,没事就找个背静处操练自己的毒虫。他的毒虫是南方的,现在来到北方,努力让它们变得适应。

林玉瑶,这姑娘长得好看,但也确实是作,自从和阿古生了气后,好几天都不搭理阿古。

阿古这人哪里都好,就是在感情上太没经验,本来对他热情似火的林玉瑶突然变得冷冰冰了,反而让他慌了手脚,好话说了一箩筐,又是送花又是送饭的,就差给林玉瑶跪下了,都不能让林玉瑶回心转意,搞得他都有点失魂落魄了,整天唉声叹气、愁眉苦脸。

不过阿古有个好处,就是不论平时咋样,工作上可没掉过链子,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重新斗志昂扬、精神奕奕了。

阿古和林玉瑶还是一个编队,不过林玉瑶不和阿古一起巡视。阿古往东她就往西,阿古去前院她就去后院,弄得阿古也没办法。感觉两人现在完全调了下个,以前是林玉瑶主动接近、追求阿古,现在成了阿古在林玉瑶的面前低三下四,感情的事就是这样,谁也说不清楚,谁也没权指手画脚。

所以就算我是阿古的朋友,也没法去说什么,只劝过他几次,说这种事情强求不来,还是顺其自然吧,你冷她几天。说不定她就回来找你了;不过阿古并做不到,还是整天低三下四地哄着林玉瑶。

至于我,还是借工作之余,有事没事就往后院去靠,看看有没有机会进入梅园,去见我妈一面。但我工作的时间,正好是将军夫人进梅园偷偷探望女儿的时间,十回就有八回能撞上她,搞得我是一点辙都没有,不过这样也有一个好处,就是让我可以知道我妈是安全的。

杨将军则不常在家里,反正自从我们这支龙组队伍进驻杨家以后,一次也没见过这位在军中叱咤风云的大将。

一转眼,我们在杨家已经呆了一个多月,始终没有见过那些飞贼的影子。好在杨家也做好了长期作战的打算,否则也不会给我们开得是月薪,所以也并没有给过我们压力,只要杨家内外能够平平安安,何乐而不为呢。

天气越来越冷,马上就要入冬,北方要冷起来可真是冷,万毒公子身上的毒虫都死掉了一批,还有一批进入了冬眠状态,只剩下一小部分还活跃的;如果这时候碰上个高手,万毒公子都没法施展自己的全部实力,以至于他在私下都给我抱怨,说北方对虫子也太不善意了,就连蟑螂都个子那么小,简直就不能呆。

万毒公子这话没有夸张,我在南方见过蟑螂,不光个大、油光,还特么会飞,跟直升机似的,飞起来嗡嗡响,贼鸡儿恐怖。

这天夜里,我和万毒公子巡视完后,便交班给了阿古和林玉瑶。

两人到现在也没和好,林玉瑶往前院走,阿古到后院去视察。

也就是在今晚,出了事情。

我刚回到房间,正准备躺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断断续续的尖叫,尖叫声中充满惊慌和恐惧,响彻整个杨家的院子。

是林玉瑶!

我立刻奔出房门,“飕”的一声窜了出去!

我出来的刹那,万毒公子也奔了出来,他也一样听到了叫声。我们两个一起朝着尖叫声的方向奔去,只见一道黑影从我们的身边闪过,以更快的速度往前跑了出去。

是阿古,还没走到后院的阿古,突然听到林玉瑶的叫声,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速度快到像是一支离铉的箭。

我和万毒公子也紧跟着阿古,匆匆忙忙地朝着前院的方向奔去。

奔到前院,就看到林玉瑶已经被扑倒在地,有个黑影正趴在她的身上又亲又啃,还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欲行不轨之事,一大块一大块裸露的肌肤呈现在我们面前。

“哈哈,美人、美人,杨家什么时候有你这样的美人啦,快来让我亲亲…;…;”一个充满醉态的声音从那黑影身上不断传来。

林玉瑶在龙组中是四星的实力,在这个黑影面前竟然毫无抵抗之力,只能不断发出恐惧的惨叫声。我们也是吃了一惊,如果这人是飞贼的话,那他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些!

阿古第一个冲了上去,他甚至都来不及解下身上的刀,直接狠狠一脚踢向那人的脑袋。“砰”的一声,那人便被踢得倒飞出去四五米远,然而这人的实力也确实可以,竟然猛地一跃而起,再次朝着阿古冲了上来,凌厉地像是一只猎豹。

“他妈的,谁,连我也敢打?!”这人发出愤怒的咆哮。

阿古将这人踢飞以后,便赶紧伸手去扶林玉瑶,显然已经来不及再去应战。好在我和万毒公子很快冲了上去,一个摸出钢管,一个摸出玉笛,“咣咣咣”地揍起了这人,这人的实力虽然还行,但也抵挡不住我和万毒公子的联手攻击,更何况他还浑身的酒气,站都有点站不稳,没几下就被我俩给揍趴在地上了。

身后的阿古,也终于把林玉瑶搀了起来,还把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了。阿古问林玉瑶怎么回事,林玉瑶被吓得不轻,哆哆嗦嗦地说:“这…;…;这人非礼我!我刚来到前院,就被他给扑倒了!”

林玉瑶平时虽然挺作,喜欢仗着自己美女的身份吆五喝六。但她毕竟是我们龙组的人,现在她受到了凌辱,我和万毒公子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更加狠狠地揍起他来。

这时候,我们已经知道这人肯定不是飞贼了,飞贼肯定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但他做出这种淫贱之事,也该遭到这种报应,所以我们还是狠狠地揍他。

这人躺在地上,捂着脑袋嗷嗷惨叫,一边叫还一边大喊:“你们他妈的是谁,为什么敢打我,连我都不认识吗,我是杨家的少爷…;…;哎呦,哎呦!”

听到“杨家少爷”这几个字,万毒公子顿时有点发懵,手里的玉笛也停下来了。但我知道这人根本不是什么杨家的少爷,杨家的少爷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舅舅小阎王!

这人是什么狗东西,也敢冒充小阎王?

“他是个鸡毛的杨家少爷,给我狠狠揍他!”我冲万毒公子大吼。

万毒公子一听,喊了一声好嘞,又继续抄起玉笛,“咣咣咣”揍起这家伙来。我也同样手下不留余地,拿着钢管往他头上、身上狠揍。这顿胖揍,不光是为林玉瑶出气。还因为他竟敢冒充小阎王,实在该打。

就在我们暴揍他的时候,同样在院中巡逻的卫兵也呼啦啦地围了上来,大声问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万毒公子大叫:“我们抓着一个采花大盗,大家快来一起揍他!”

众人都围上来,看清楚地上的人是谁以后,顿时大惊失sè,有几个人惊慌地喊道:“住手,住手,这是我们杨家的少爷!”

还真是杨家的少爷?

我和万毒公子顿时吃了一惊,纷纷停下了手,站在我们身后的阿古和林玉瑶也傻住了。

一群卫兵七手八脚地把那人给搀扶起来,只见那人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满脸血呼啦擦,都看不清长得什么模样了。

“杨少爷,你没事吧?”

“杨少爷,你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更多的人听到动静奔了出来,甚至还惊动了十二铁卫。十二铁卫中的老大,一个面目红通通,人称“铁老大”的汉子,奔到那人身前,看清挨揍那人的长相以后,顿时回头冲着我们怒火中烧地说:“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连杨少爷也敢打,活腻歪了吧?!”

众人也都回过头来,纷纷冲着我们怒目而视,一股凛冽的杀气瞬间在这前院之中弥漫开来!

我们几人都是面面相觑,本来是我们占理的事,不知怎么发展成了现在这种情况。遭受了凌辱的林玉瑶,虽然披着阿古的衣服,但还是难以完全遮挡身上破烂的地方,仍旧裸露着不少的肌肤。

林玉瑶吓坏了,身子都哆嗦不已,抓着阿古的胳膊不敢说话。

我的心中却是疑窦丛生,杨将军只有一女一子,分别是我妈和小阎王,怎么又蹦出来个杨少爷,这人到底是谁?我朝那人看了过去,虽然他脸上血呼啦擦地看不清长相,但能看出这人大概有三十来岁,难不成杨将军和夫人后来又生了一个儿子?

不可能啊,杨将军和夫人都多大年纪了…;…;

但在事情没弄清之前,我也不好当众质疑什么,更何况大家都认定他是杨少爷!

一片寂静之中,阿古的面sè凝重,冲着铁老大拱了拱手,说道:“铁老大,我们是听到林玉瑶的叫声才奔过来的,确实看到这人正在欲行不轨之事,所以下了狠手,实在不知这位就是杨家的少爷。但,就算他是杨家的少爷,也是他不对在先,我们自认没有做错的地方!”

阿古这一番话说得正义凛然、铿锵有力,本来就是我们占理,所以不管这人的身份是什么,我们也没什么好怕的,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说得就是这个道理。

虽然现场大部分人都没看到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林玉瑶现在的状态来看,也不难揣测事实真相是怎样的。如果这位“杨少爷”真的非礼了林玉瑶,那就谁也给他洗白不了,再是高门大户,也得讲道理吧?

所以,现场众人也是一片沉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说话,最后一起看向了那位杨少爷。

杨少爷被我们揍得不轻,勉勉强强站着,还需人的搀扶。

杨少爷说:“铁老大,这帮人到底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们?”

铁老大说:“杨少爷,你常年在外参军,好久才回来一次,不认识他们也是正常的。”

接着。铁老大又走到他的身前,在他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杨少爷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龙组的啊…;…;”

随即,杨少爷的面sè一变,双目之中射出yīn冷的杀气,恶狠狠道:“我刚回来,这娘们就过来勾引我,在我面前搔首弄姿的。我又喝了酒,一时没按捺住,上了这娘们的当,现在才知道他们是串通好的!什么狗屁龙组,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贼寇,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进来杨家!打,给我狠狠的打,直到他们招供为止!”

看网友对 797 打,狠狠的打 为用户704274的皇冠第一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