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01 不知廉耻的女人

801 不知廉耻的女人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其实杨少宇的实力挺不错,那天晚上能在酒醉的状态下,就把拥有“四星实力”的林玉瑶完全制服。所以在我看来,如果按照龙组的级别划分,这家伙少说也有六星的实力。

按理来说,他不该这么轻松就被阿古一拳轰中,但可能是猝不及防,也可能是完全没想到阿古会突然打他。阿古这一拳轰的实实在在,正中杨少宇的面门,并且是“砰砰砰”地连轰,“哎呦哎呦”的惨叫声不断从杨少宇的口中传出,没几下就被打飞出去。

就这还不算完,阿古还要再冲上去,抬腿就踢杨少宇的肚子,仿佛要把阿古当场踢死似的。

好在关键时刻,我和万毒公子冲了出去。

在我的印象里,阿古一直是冷静的、理智的,虽然偶尔在感情上有点幼稚,但也从来没有影响过正常的生活。但是这次,他确实有点疯了,这件事做得太冲动了,也完全没有考虑后果。

杨少宇,他根本得罪不起!

分分钟,就会有无数卫兵,还有十二铁卫冲出,当场将他剁成肉泥都有可能!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我觉得林玉瑶根本不值得他这么做。在这之前,我对林玉瑶没有大的成见,觉得这个姑娘除了偶尔作点也没什么,但凡年轻点的姑娘都有这个毛病,小作怡情、大作伤身嘛,偶尔作作还能促进感情发展;但今天的事发生以后,我发现林玉瑶的问题不仅于此,她的问题有点大了,人品、道德都有点败坏。

——不是说她攀高枝、傍豪门就有问题,谁都希望找个优秀的对象,这没问题。杨少宇长得帅,又会哄女孩子开心,林玉瑶会动心也正常。可她和阿古还是恋爱关系啊,好歹等分了手再找杨少宇行不行?

这不就是劈腿吗,这不就是给阿古戴绿帽子吗!

这样人品败坏的女人,根本没有资格让阿古为之冲动!

如果杨少宇是强迫林玉瑶的,就像那天晚上一样采取了卑劣的手段,我们就是豁出这条命去也要帮阿古讨回公道。但林玉瑶是自愿的啊,她是心甘情愿和杨少宇在一起的啊,为了这么一个淫贱可耻的女人,去和整个杨家做对,实在不值。

我和万毒公子冲上去,一人架着阿古的一条胳膊,用力将他给拖开了,阿古还在拼命挣扎,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怒吼,响彻整个杨家的庭院。

“我杀了你,我杀了你!”阿古不断地咆哮着,像是发了狂的野兽。

听到动静的林玉瑶也冲了出来,但她第一时间扑到杨少宇的身前,用自己的胳膊挡住杨少宇,冲着阿古怒吼:“你干什么,你怎么跟个疯狗一样?你凭什么打他,你要打就打我好了!”

听了林玉瑶的话,阿古更崩溃了,他哪里能想到,这个每天跟自己如胶似漆的女人,有一天会护在别的男人身前,还将自己称之为疯狗!

阿古更疯狂了,咆哮着要把杨少宇给打死,我和万毒公子几乎要拦不住他,他就像头彻底发疯的兽,爆发出的力量也很惊人,我俩只能将他用尽全力压在地上,死死按着他的四肢。

与此同时,四周也呼啦啦地响起许多脚步声,杨家的卫兵都赶来了,惊讶地询问怎么回事。

当他们看清现场的情景,尤其是趴在地上满脸是血的杨少宇后,便已明白了一切。他们同样出离的愤怒了,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第二次,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再这样下去的话,杨家的尊严往哪里放!

一群人怒火中烧地朝我们冲了过来,大有要把我们撕成八块的意思。

“住手,住手!”

就在这时,杨少宇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四周的卫兵立刻站住了脚步,转头一起看他。阿古也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杨少宇,不知道他要干点什么。杨少宇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血,接着把林玉瑶拉到自己身后,冲着阿古说道:“阿古队长,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打我,但我料想是因为林姑娘吧,你是不是也喜欢她?那天晚上,我是有点冲动,做出了伤害林姑娘的事情,但是今天晚上,是你太冲动了!阿古队长,如果你也喜欢林姑娘,那就把选择的权力交到她的手上,咱们两个正大光明地展开竞争吧!动用暴力手段,不是君子所为,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杨少宇这番话说得正义凛然、慷慨激昂,仿佛他是什么正人君子,阿古反倒成了心胸狭隘的小人。说完这番话后,杨少宇又回过头去,冲着林玉瑶说了一句:“林姑娘,今晚和你在一起很开心,很抱歉最后却有这样的一个结果!你好好休息,忘掉这些不愉快的事情,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吃饭!”

林玉瑶听话地点了点头:“好,我等你。”

杨少宇便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背影十分地坚决、潇洒,和狼狈的阿古形成鲜明对比。

这一回合,阿古完败。

杨少宇的宣战,以及林玉瑶的配合,似乎又刺激到了阿古,阿古再次疯狂地大叫起来,四肢也不断地扭动着,想要冲上去和杨少宇决一死战。万毒公子终于忍受不住,轻轻吹了一声口哨,一只蝎子从他袖口爬出,一直爬到阿古的脖子上,尾巴狠狠蜇了下去。

这是一只拥有“麻醉”功能的蝎子,以前在夜明我就见识过了。

这蝎子一蜇,阿古立刻脑袋一歪,沉沉睡了过去。

因为现场很黑,没人知道怎么回事,以为阿古是被气昏过去。杨家的人当然不关心他,纷纷散了。林玉瑶竟然也不关心他,转身就往自己屋子里走,我有点忍不住了,冲着她说:“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林玉瑶没有理我,直接“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和她的宝石项链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现场的人渐渐走空,只留下我和万毒公子,以及沉沉睡着的阿古了。至于梁海和余伟文,当然从头到尾都没出现。

万毒公子盘腿坐在地上,叹着气说:“看来谈恋爱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我得重新思考下我和林婉儿的关系了……我真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又去找其他的女人,伤了林婉儿的心!”

我:“……”

我和万毒公子把阿古送回了房,这一觉都他睡到天亮的了,当天晚上当然是我俩替他巡夜。

从凌晨两点一直忙活到早晨六点,确实怪累,所以一到时间,我和万毒公子就回去睡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之中,就听到有人在外面小声说话,是阿古的声音,他用哀求的语气说着:“瑶瑶,你起来吃饭吧,我给你把饭打回来了。”

以前的每天早上,都是阿古把饭给林玉瑶打回来,林玉瑶也吃得蛮开心的;但是今天早上,无论阿古怎么哀求,林玉瑶就是不理,一点动静也没,连门都不给开。

阿古求了足足有十多分钟,林玉瑶就是铁石心肠,一点反应都没。躺在床上的我,也忍不住长吁短叹。就在这时,又有脚步声传来,接着又响起敲门声和叫声:“林姑娘,起床了吗,我们去吃饭吧。”

声音温柔、语气温和,正是杨少宇。

听到杨少宇的声音,我生怕阿古又和他打起来,所以“刺溜”一声爬了起来,冲出门去。

隔壁房的门口,果然站着阿古和杨少宇。阿古一脸憔悴,似乎都没洗簌,蓬头垢面的,一双眼睛也黯淡无光,整个人像是老了十岁,手里还拎着一个铝制的饭盒;而杨少宇虽然鼻青脸肿,但却意气风发,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只手插在裤袋,整个人看着神采奕奕。

两人站在一起,真是天差地别。

在我出来的同时,隔壁的房门也“吱呀”一声开了,林玉瑶走了出来。她已经梳洗完毕,还穿了一身时尚的衣服,脖颈上依旧戴着那条宝石项链,整个人看上去光彩照人。

“瑶瑶,你出来啦,你饿了吧,这是我给你带的早饭……”阿古举起饭盒,递给林玉瑶。

林玉瑶却看都没看,和杨少宇一起转身走了。

阿古呆站在原地,举着饭盒的手也僵在半空,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许久都没有动弹一下。

说句实话,这事和我实在没有什么关系,可我看着阿古实在心疼。

我走过去,轻轻拍着阿古的肩膀,说没关系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天涯何处无芳草?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用这两句老掉牙的词汇了,但阿古摇着头,失魂落魄地说:“不、不,瑶瑶只是一时被迷惑了,她爱的是我,她说过她会一辈子爱我,她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看着阿古近乎于走火入魔的模样,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长叹口气。

从这天起,林玉瑶便不再搭理阿古,而是和杨少宇出双入对,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两人至少腻在一起十六七个小时。早饭、午饭、晚饭全在一起吃,还经常到外面去玩;林玉瑶的穿着打扮也越来越时尚,名牌包包、手表、衣服、首饰,应有尽有,晚上回来的时候,也十有八九是醉醺醺的。

有杨少宇撑腰,林玉瑶也不用工作,每天就是约会、吃饭和睡觉。

杨家的人见了林玉瑶,都会戏称她少夫人,语气中虽然有点调侃的味道,但林玉瑶也非常受用,每当有人这么叫她的时候,她的脸上都会笑开了花,以为自己真的嫁入杨家,成为杨家的少夫人了。

阿古求过、哭过、挽留过,但是完全无济于事,这过程实在有点心酸,我一个大老爷们看了都觉得难过,所以也不想再赘述了。林玉瑶就算偶尔晚上出来工作一次,也完全不会搭理阿古,两人一个往南一个往北,一个往东一个往西,像是两条平行线似的,再也不会相交。

现在的林玉瑶,真的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了,她一心一意地爱着杨少宇,希望有天能够真的嫁入杨家。

照这样看来,林玉瑶是怎么都不可能回到阿古的身边了。

我以为时间会抹平阿古的伤痛,但是又一个月过去了,阿古仍旧心心念念、失魂落魄,希望林玉瑶有天能够回心转意。看来这一次恋爱,给阿古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至于我,肯定没法搀和阿古的事,更何况我还有自己的事。我仍旧想找机会接近梅园,只是每次都不能成功,除去老夫人恰好和我撞点以外,还因为我发现梅园之中是有人看守的,就算我撬开门溜进去了,也还是不能接近我妈。

真是愁人!

这天晚上,我和万毒公子巡夜完毕以后,便把阿古叫起来了。

已经完全入冬,天气越来越冷,万毒公子咒骂着这北方的鬼天气,尽量把脑袋往领子里缩,时不时还跺跺双脚。我教了万毒公子一个方法,就是把双手交叉着拢进袖子里面,这是我们北方人人都会的过冬技能。

万毒公子照做以后,骂了句真他妈土,然后便乐此不彼的爱上了,只要一出门就把双手交叉拢在袖子里面。

过了一会儿,裹着军大衣的阿古出来了,问过我们情况以后,便去敲林玉瑶的门。

虽说有杨少宇的照顾,林玉瑶可以常常不用工作,但如果杨少宇没有发话,身为队长的阿古还是要叫林玉瑶起床的。这一次,阿古敲了好几声,里面都没什么反应。

“瑶瑶、瑶瑶?”阿古又叫了两声。

直到这时,里面才传来一个懒洋洋的男人声音:“阿古队长,林姑娘今晚告假。”

是杨少宇的声音。

杨少宇在林玉瑶的房里过夜!

其实稍微有点生活经验的,早就猜出杨少宇和林玉瑶的关系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杨少宇就算是第一次在林玉瑶的房中过夜,但两人也必然早就有过亲密关系。

所以我和万毒公子虽然有点惊讶,但也没有过多觉得奇怪,因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阿古却有点受不住了。

在阿古的心目中,林玉瑶的形象是冰清玉洁、纯洁无瑕的,两人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也最多是拉拉小手而已。所以阿古一直认为,就算林玉瑶和杨少宇在一起了,也不会有太过分的行为,他相信林玉瑶还是一如既往的纯洁、高贵,他也一直在等着林玉瑶能够回来。

其实这样的事,对稍微上了年纪、有点生活阅历的男人来说也不叫事了,“处女情结”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但对几乎没怎么和女人接触过,第一次恋爱就是和林玉瑶,将林玉瑶视为生命女神的阿古来说,真的就如天塌地陷了一般。

凌晨四点,从林玉瑶房中传出的杨少宇的声音,成为了压垮阿古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摧毁了阿古一直以来所抱有的最后一丝希望。

阿古,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或许刀劈不垮他,拳打不伤他,但杨少宇的这一句话,真如杀人不见血般,彻底击垮了阿古。

阿古心中的那一根弦,绷断了。

硬汉阿古,从不向任何人低头的阿古,身子摇摇晃晃,双腿颤颤巍巍,眼前一黑、朝后跌倒。

那时的我和万毒公子,都没想到杨少宇的一句话能让阿古的反应这么大,所以都没料到他会突然摔倒。直到“砰”的一声闷响传来,我和万毒公子回头一看,才发现阿古已经栽倒在地。

“阿古!”

我和万毒公子吃惊地伸手去搀扶他。

“没事,我没事……”

阿古在我和万毒公子的帮助下,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他的脸颊抖动,嘴唇发颤,面sè一片惨白,眼神也略显呆滞:“没事,我没事,你俩休息去吧,我去巡夜……”

阿古转过身去,摇摇晃晃地往前院走去,但是没走两步,又一头栽倒在地。

我和万毒公子再次扑了上去。

“没事,我没事,地上滑而已……”

阿古摆着手,不让我俩过来,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继续往前走了,身影很快消失。

但是我俩那里放心得下,悄悄跟上去看了一下,只见阿古的身子虽然一直发颤,但是终究没有再倒下了。他工作起来,仍和往常一样认真,甚至比以前还要认真,杨家的每一个角落都不会放过。

阿古只要还能工作,应该就没什么大事,于是我和万毒公子便回去了。

这种事情,我就是再心疼阿古,也是一点辙都没有,只能翻身躺到床上睡觉。阿古也真是倒霉,人生中第一次恋爱,就遇上了林玉瑶这种女人,恐怕要成为他一辈子的yīn影了吧。

想一想我,运气还是比较好的,遇见过的每一个女人都没像林玉瑶这样不知廉耻。

迷迷糊糊正要入睡,我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有个人匆匆忙忙走了进来。我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立刻翻身而起,却发现是万毒公子走了进来。

“你干嘛?”我莫名其妙。

万毒公子却二话不说,脱鞋就往我床上踩。

“卧槽,你干嘛?!”我吃了一惊,万毒公子虽然长得有点女相,但没听说过他有这方面的癖好啊?!

我用棉被裹紧身体,惊恐万分地盯着万毒公子,生怕自己失身。万毒公子却白了我一眼,直接越过我的身体,把耳朵贴到了墙根,听了起来。

“你到底想要干嘛?!”万毒公子的行为实在诡异,让我丈二摸不着头脑。

万毒公子嘿嘿一笑:“杨少宇刚才被叫醒啦,我估摸着他肯定不能这么快就又睡,没准还要和林玉瑶再做点什么,所以我过来听听看。”

原来是这么回事!

林玉瑶就住在我的隔壁,如果杨少宇要干点什么,贴着墙确实可以听到。但万毒公子这行为也太下作了,阿古还难过得不行,他还干这种事,到底要不要脸啊!

这和吃人血馒头有啥区别?

我骂了万毒公子两句,但是万毒公子的脸皮厚,根本不在意我说什么,仍旧津津有味地听着。我也无奈了,知道管不住他,那就由着他吧,爱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要是说得多了,没准他又把七尾蜈蚣亮出来吓唬我,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索性就不管了,我翻了个身,给万毒公子腾出位置,便打算继续睡了。

但哪里睡得着,万毒公子这家伙一边听,还一边发出淫贱的笑,时不时还吞下口水,听得我心里直发毛,问他是不是有病?

万毒公子嘿嘿笑着说道:“真好听啊,没想到林玉瑶小小年纪,竟然这么豪放,还管杨少宇叫爸爸,这玩得也太嗨了,以前真是低估她了……这可是活生生的,比片子里的真实多了,李大威,你不过来听听?不听后悔一辈子啊!”

别说,杨少宇三十多岁,林玉瑶才十八岁,还真能叫他一声爸爸。

但我骂了万毒公子一句,说你听就听,别老发出笑声行吗,恶心不恶心啊你?

我倒不是装什么正人君子,真是觉得林玉瑶恶心,她就是叫得再好听,我也没有一点兴趣;要是换个女人,没准我还听听,她就算了。

但万毒公子却不听我劝,当作了耳旁风,仍旧一边偷听,一边嘿嘿嘿地笑,我是一点辙都没有。不过也就一会儿,万毒公子就说:“哎,这就完啦?我去,这还不到三分钟呢,这杨少宇到底行不行啊,不行的话就换我上!”

我伸腿踢了他一脚,说你别瞎说了,听完了就赶紧走吧!

“别着急,没准还有第二轮呢,我再等等。”万毒公子仍旧不走,还是把耳朵贴在墙上,等待着杨少宇的下一轮。

又过了一会儿,万毒公子的神sè突然兴奋起来:“卧槽,卧槽……”

“你又发什么神经?”

万毒公子猛地回头冲我说道:“你猜怎么着,林玉瑶想让杨少宇带她到梅园看看!”

什么,梅园?!

听到这两个字的我,就像浑身触电一样,猛地翻身一跃而起,同样把耳朵贴到了墙上!

看网友对 801 不知廉耻的女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