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兵甲

第六百九十六章 兵甲

震火堂执事文不从走了之后,姜赫、桓温和陈海说话更没有顾忌了起来。

陈海开玩笑说道:“你们上次取了玄金傀儡之后,就再无音讯,我还以为姜寅老祖要吞没我们的东西呢?”

姜赫白了陈海一眼说:“你就这点出息?姜寅老祖若真是看上了玄金傀儡,定然会有更好的东西补偿给你们。再说了,玄金傀儡若真能为姜寅老祖所用的话,那是我们的福分,看你那不情不愿的样子!”

陈海哈哈大笑。

这几日他推演玄金傀儡体内的机关勾连及符阵禁制,愈发觉得那玄金傀儡的神妙,他此时想着要炎魔元神,作为主精魄控御玄金傀儡,不知道是否能发挥更强的威能。

当然,陈海此前在焰湖地宫里时间太短,仅仅将玄金傀儡内部的天机符阵禁制拓印下很少的一部分,一旦玄金傀儡被姜寅收入囊中,他将错失深入研究天机符阵禁制及上古机关术的一次良机。

姜赫却不理解陈海的真正得失心态,献宝似的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件火红sè的半身战甲,战甲刚刚展示出来,就见四周隐隐有烈焰火簇闪动的虚影。

陈海双眼一接触到那战甲之后,就暗感此甲不凡。

姜赫看了陈海的样子,洋洋得意地说道:“此甲我可是好生费了一番心思,也幸亏我之前存了一块取自栖霞山矿脉深处的玄阳铁精,请我家中一位道胎级前辈亲自出手锻造炼制——不单单如此,我还从宗门换了两枚火髓珠炼入其中,作为阵法禁制的中枢,一旦战甲受到大力的劈斩,就会自生感应……”

姜赫一弹指,一道劲风向那铠甲上而去,在那道劲风将要触碰到盔甲上时,那盔甲仿佛有了感应一般,“嘭”地一声轻响,弹出了一小簇烈焰。

这一团暴起的火焰,不仅热风灼面,还将姜赫指风中的劲力抵消了五六成。

“我这一弹指应当相当于一记庚金剑芒了,也就是说只要是你真元够用的话,道丹以下的攻击可以抵消五成,但是道丹以上的就只能降低三成了。当然,如果只是这样,这也不过只是一件普通的地阶战甲而已,更重要的一个功勇,还需要姜兄你亲自来试验了……”

陈海不明所以,听从姜赫的吩咐,随手抄起破月戟向那盔甲上斩过去。

他即便随手一斩,力道也远远不是姜赫所能比拟的,所以纵使这魔甲能抵消掉一部分伤害,还是被陈海斩除了一个寸许长的豁口。

姜雨薇哎呦一声,笑道:“姜赫师兄,你这就有些过分了,送姜青一副战甲,转头将让他自己斩破,你不是存心耍弄他吗?待会儿他要是一时闹将起来,我可束缚他不住。”

姜赫哈哈笑道,连道不会。

果然,没等一盏茶品完,那盔甲就开始有了变化,只见那缺口处的金属开始自行蠕动、虬结,又过了几十息,就几乎恢复了原样,姜雨薇惊讶道:“这盔甲之中难道还炼有紫髓金?”

桓温也吸了口冷气道:“紫髓金都可以用在绝品天器上了,你居然在一个地阶战甲之上用这么多,真不知道你们家是怎么同意的?”

姜赫看到姜雨薇和桓温的吃惊的目光,得意地抖着肩膀道:“姜青魔兄乃是猛将一员,每次都冲锋在前,战甲损耗极大,遇到一些恶战、苦战,恐怕一战下来战甲就损坏掉,只能凭借着肉体硬上。这紫髓金一旦被阵法稳固之后,能吸收天地元气,重新凝成本来模样,虽然稀少,但毕竟只是锻造绝品天器所用……魔兄他们这次前往魔獐岭,雨薇自然是不能耽误了修行,那有了战事还是需要魔兄带着人冲锋在前,所以我就求家中宗老,动用了一些,他日在战场之上要是能让魔兄少受些伤创,也算是我尽了几分心意。”

陈海听姜赫说的真切,心中也是激荡起一团热流。

毕竟在外人眼中,他不过是姜雨薇眼前的一头役魔家将而已,就算是为桓温、姜赫他们做了一些事情,按说这功劳也只能归到姜雨薇身上,但是他们却偏偏为自己想得这么周到,足见盛情。

桓温这时候从储物戒中掏出一柄黑黝黝的战戟,递给陈海:“姜兄你看这战戟,可还满意?”

那战戟丈五长,周身镂刻着繁杂的纹路,除了寒气逼人之外,上面一种邪煞之气扑面而来。

看到这战戟之后,姜雨薇并不觉得什么,姜赫却突然为之sè变,惊声叫道:“这乃是魔族之物!”

桓温笑了笑说:“对,正是魔族之物。这乃是我家祖上在御魔战场上缴获的一位魔侯的兵刃,只是这战戟太过笨重,家中也没有人使用,蒙尘日久,今日正好拿来与魔兄,还望魔兄不要嫌弃。”

陈海没想到姜赫、桓温二人如此尽心为他准备兵甲,心里也着实感动;有了这两样兵甲在手,他在战场之上,战力可以说能提高五六成不止。

看到陈海欣喜的样子,姜赫和桓温也都相视而笑。

虽然宗门将主要功劳算在他们及宁戚、熊归成、吴明宇等人的头上,很快就会有大量的奖赏下来,但他们手里清楚,若是没有陈海在血练场中奋死拼杀,又传授他们武道绝学,引领他们在地底与魔族周旋,不要说修为精进了,他们想活着回来都没有可能,应该早已经成为魔物的口腹之物,哪里还有今日冲击道丹的机会?

莫说两件地器珍品,他们要是能拿到天器战兵,赠给陈海又能如何?

这件事情了了,姜赫犹忍不住正sè劝说姜雨薇道:“虽说吴明宇与你有仇,虽说吴明宇有望修成道丹,成为真传,但我和桓温这一两年内,也能搏一搏道丹,到时候应能保你安然无恙,你何不留下来静心修行?”

“托庇于两位师兄,是确实不虞吴明宇能上门滋生是非,但终究压抑我本心,还不如暂时离开宗门,到魔獐岭一样修行,”姜雨薇坚定不移的说道,“再说我修为终究比两位师兄还要差些火候,需要历练三五年才更有把握冲击道丹。”

“既然你主意已定,我们也就不再相劝,只是你要记住一点,修行才是最终安身立命的根本,所以到了魔獐岭之后,还是一定要尽早突破道丹,诸多事我已经相求三叔那边多加照应……”姜赫说道。

“接下来我和姜赫也都要闭关了,总不能让吴明宇他们抢了先手。所以你们出发的时候,我们就不再相送,珍重!”桓温说道。

姜雨薇感受到姜赫、桓温二人的爱护之心,重重地点了点头,将二人送出门外,目送二人御剑远远离开。

宗门很快就将这一次血炼场一行的功绩发放下来。

姜雨薇、桓温、姜赫三人,不仅揭穿魔族在地底焰湖的秘密,还率诸弟子果断杀回地底,击毙魔头,记为首功,三人每人奖赏三十万功绩点,吴明宗、宁戚、熊成元三人传讯有功,各奖赏十五万功绩点。

这一次的奖赏,差不多创造内门弟子的立功奖赏记录。

除了姜雨薇等主要人物外,姜璇、姜泽、周桐、魏腾、马腾等人,作为外门弟子,也获得数百到数千不等的功绩点。

姜雨薇以往她在宗门修行,再怎么节省,每年只能留存一二百点的宗门功绩,没想到这次能发了这么一大笔横财。

不过,北陵谷山庄此时聚集以东都姜氏为核心的上千弟子、扈从,这次都要编入魔獐岭军中历炼,这么多人添置兵甲、道符、丹药,还要换取一些日后能修炼到真诀玄法,再加一辆炼有地阶法阵、八辆炼有玄阶法阵的战车,三十万功绩点,也是倾刻间消耗一尽。

北陵谷山庄就陷入了一段短暂的忙碌期,毕竟他们这一次去魔獐岭,不知道几年才能重回万仙山,一应事物总是要好好准备一番,而陈海则陪同姜雨薇往泉台谷震火堂而去。

到了震火堂之后,经人通报,文执事很快迎了过来,将二人引到一件雅室,他亲自斟好灵茶之后,笑着对姜雨薇说:“怎么,姜仙子可曾考虑妥当?”

姜雨薇看了看陈海,回头道:“雨薇抖胆问一句,那重膛弩不过是低级弟子操持之物,怎么能入了雷震师兄的法眼?”

文不从料到姜雨薇有此一问,抿了口茶水说:“重膛弩是低级弟子操持,但也恰是如此,家主才极为看重。此前与魔族爆发的战事规模虽然不算大,边军将卒也都有玄兵战甲、机关战械,不过北陵谷山庄弟子所持重膛弩也是有不俗的表现。家主当时就在军中,见识过多具重膛弩狙击魔物的情形,断定重膛弩倘若能大量制造,密集使用,一定会有令人想象不到的威力……”

“姜仙子你也知道,我家主乃是寒门弟子出身,而无论什么战事,冲锋最前的也都是寒门弟子出身的将卒,家主是以就想着从姜仙子手中将设计图买来,震火堂能大规模制造装备,或能减少寒门将卒的伤亡。”

陈海听文不从这么说,他心中长叹一声。

无论是当初在燕州的赵如晦、谢觉源,还是来星衡域之后见到的余苍、雷震,他们都出自寒门,一心想要为寒门弟子做些什么,但是最终面对着如同山岳的宗阀,最终只能望之兴叹,只是造三五百具重膛弩容易,但要真正发挥重膛弩的威力,需要巨量的重锋箭供应。

陈海不动声sè地朝姜雨薇点点头,姜雨薇心领神会,照着之前商议好的口径说道:“制造重膛弩的天机残卷,也是山庄弟子意外所得,雷震真人有需,我们自然不敢弊帚自珍——文执事也知道我们此番将去魔獐岭军中历炼,需要制造一批重膛弩以备不时之需,我们只是希望震火堂能照秘弩图录,优先帮我们打造四十具重膛弩,”姜雨薇将重膛弩的制造图录取出来,递给文不从,说道,“所需金铁,我过后便让人给文执事送来。”

震火堂当前是泉台谷排名前十的兵甲铺,拥有上百位成名的炼器匠师,加上雷霆在宗门内的影响,造四十具重膛弩可能只需要十天半个月,而北陵谷山庄自制则少说需要一年多的时间。

文不从接过图录扫了一眼,哈哈笑道:“这些金铁在震火堂皆是等闲之物,不需要姜仙子额外准备,四十具重膛弩,便算是震火堂换取这份图录的价码。”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九十六章 兵甲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