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九十七章 魔獐岭

第六百九十七章 魔獐岭

整个夏天就在忙碌中飘然而逝,当秋风吹黄第一片树叶的时候,北陵谷山庄终于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在这期间,万仙山占据地底焰湖附近的天域通道,魔族同时也有了大动作,派出大批魔兵进入血炼场。

若非万仙山抢先一步派出五千精锐道兵,在地底焰湖先站稳阵脚,说不定就抵挡不住罗刹魔的反扑了。

不过血炼场内的这场战事,已经跟陈海他们有些遥远,不怎么相关了,秋季来临之时,他们则搭乘着前往魔獐岭补给的浮空巨舟,航向命运不定的远方。

陈海看着身旁重新聚集起来的近千名弟子,看着他们的朝气蓬勃,看着他们的意志坚定,他心里清楚,这都是姜雨薇为了照顾他而做出的牺牲。

要不是他始终牵挂着魔族在天罗谷的动向,如姜赫所言,不管再怎么大的yīn谋围绕姜雨薇展开,只要是她闭关潜修,一心向道丹境突破,谁还能拿她怎么样?

魔獐岭、万罗谷!

陈海在星衡域周旋了数年,终于有了一丝能影响燕州御魔战局的机会跟能力了,虽然说他所能影响的力量,相比较万仙山这样的宗门,相比较屠戮星衡域人族无数年的魔族还很弱小。

浮空巨舟比风焰飞艇的速度快了三四倍,四五万里的长途跋涉不过用了七八天的时间就已经赶到。

陈海走下浮空巨舟之后,四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对这个万仙山北境雄关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

魔獐岭山高万仞,东西绵延四五千里,而魔獐岭以东、以西又是广袤无垠、凶名赫赫的黑石大沙漠,实使得魔獐岭成为崇国北境最重要的据点之一。

人魔两族围绕魔獐岭的争夺已经持续了好几万年,一度长期陷入魔族之手,还是十数年前姜寅率部北征,才将魔獐岭从魔族手里夺了回来,重新驻以精锐战力,往北窥视天罗谷一带,扼制住魔族往南侵袭崇国北境的步伐。

这几年,边军在魔獐岭内外修筑大量的关垒,布署大量的护山法阵,从南往北、从东到西,这些个关卡一字排开,有如星罗棋布,其中又数陈海他们现在所处的燕台关规模最大。

燕台关方圆三十里,突出在魔獐岭西麓,魔獐岭数千里防线尽皆其掌控,不单单如此,还是以燕台关为圆心疆土的政治、军事中心。

浮空巨舟降落在燕台关以东二十里的一处人工构建的巨型平台之上,出了浮空巨舟之后,一个明窍境中期修为的黑甲汉子守在平台上,这时候迎了上来说道:“可是玉皇峰弟子姜雨薇?姜将军接到赫公子的信函,特派成汤前来迎接。”

这人看上去容颜沧桑,左脸上还有一条极为恐怖的蜈蚣状疤痕,一副中年人的模样,想不到开口说话嗓音却是尖锐,让陈海不得不侧目了一下,看到喉管有一道疤痕,想必是与魔族恶战时,伤到声带了。

姜雨薇上前拱手还礼道:“还烦请成将军引路。”

那汉子也不作假,点了点头就带着姜雨薇等人向燕台关而去,一路上解释道:“近日魔族又有了动作,是以燕台关也要被迫做出相应应对,所有战车都集结到山北去了,也安排不了车驾迎接姜小姐,怠慢了。好在燕台关只是在二十里外,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

姜雨薇他们一来是为了躲避万仙山的风波,二来是要来这里历练,再说他们在魔獐岭左都护将军姜明传面前又谈不上有什么分量跟地位,哪里敢在意太多?

一路上除了些军队式样的车马,并没有看到特别多的行人,陈海还以为这燕台关只是一处军事重镇而已,当他们用了两炷香的时间,进入燕台关之后,陈海才知道自己想的大错特错了。

他们从东城门进关,由于东城门乃是燕台关的腹地,所以在二十丈高的城墙之上,并没有看到特别多的将卒守卫。进入了燕台关之后,却发现犹如集市一般,人声也骤然鼎沸了起来。

陈海这才知道,原来燕台关的护城大阵居然还能遮蔽声音向外传出,这难道是为了不被罗刹魔攻城时探查到城内调兵遣将的迹象么?

这些陈海都不得而知,他稍稍动用神识,也没有在充裕的灵气之中察觉到燕台关阵眼中枢的所在。

他哪里知道,虽然崇国无意继续往北收复故土,但对魔獐岭的经营甚是重视,更何况魔獐岭之后就是近万里一望无际的平原,没有半分的天险能守,所以收复魔獐岭之后,此地的防务乃是万仙山的重中之重,燕台关的防护大阵,是照抵抗道器轰击的标准来部署的。

若在平时,燕台关是有一个天位境真君坐镇的。

只是前段时间罗刹魔挑起争端之后,战事虽然只持续了短短两年,但是牵连甚广,战况也相当激烈残酷,坐镇燕台关的真君损耗甚大,需要回万仙山闭关巩固修为。

加上上次人魔摩擦刚刚结束,罗刹魔想要再聚集一波大的攻势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才由姜明传等道胎境人物代掌燕台关。

或许是因为东城地处腹地,有一半都镶嵌在深山峡谷之中,较为安全,所以东城区特别热闹。又走了一会儿,过了一处瓮城之后,嘈杂之声才渐渐隐去,一路之上,见到的大都是一脸铁血气息的悍卒。

除此之外,陈海还能注意到,高耸的城墙之上不时会出现部分残缺,有些缺口处有人正在上面修补,但是还有些在那里放置着,想来仍然在等待着。

陈海将神识放开,算了算距离西城墙有五六里的距离,这里的城墙都伤痕累累,可见罗刹魔国这一两年对魔獐岭的进攻,并没有放松多少。

那汉子将陈海等人引入了一处闲置的兵营,躬身道:“姜都护这些日子军务繁忙,眼下还没有抽出时间,特命我先收拾出一处地方,供你们歇脚。他腾出时间之后,就会派人来请姜小姐过去相叙,还请稍安勿躁。我就在这里与你们同住,有什么需要,只需要吩咐一声就是。”

得了姜雨薇的首肯,那汉子转身向外走去。

姜泽他们早已经经历过军旅生活,不用人吩咐,就在兵营自行开始安顿下来。

姜雨薇因为身份问题,她和姜璇二人独居一处偏院之中,那偏院虽然也还是军营做派,但是要精致一些,其中还又一处尺许宽的灵泉,散发出充裕的灵气,差不多能将整座兵营笼罩住,而依托着潺潺的灵泉,院子里还形成一座十数米方圆的小池塘,只是池塘中没有什么花鸟虫鱼,旁边种了些枝节横生、散发着异样香味的灵草,谈不上半点美感。

姜雨薇在院子里左转右转,姜璇却活泼性子,耐不住陪她和陈海在那里闷着,和姜雨薇说了一声,就自去和姜泽等人收拾院子了。

姜雨薇呼吸了一口灵气道:“还是这里好一点,在万仙山每天不但功课赶的紧,还要时刻小心着周围的事情,实在让人苦闷。”

陈海看着她释然的样子,笑了笑说:“也不知道姜明传会给我们安排个什么事情来做,总不可能闲养着我们上千人的吃喝。”

姜雨薇顺手摘下一根长且宽的叶子,童心大起地一弹指,将那上面因灵气氤氲而凝聚的水珠冻成冰粒,然后笑着说:“明传老祖自有分寸的,只是魔族之前才退回去都没有一年,现在又蠢蠢欲动起来,难道姜寅老祖给他们的教训还不够深刻?”

对于星衡域的状况,陈海虽然大体有了了解,但是牵涉到这些具体的东西,还是两眼一抹黑。

他耸了耸肩膀,表示无从判断。

姜雨薇当年随姜寅真君兵出天罗谷,虽然从魔獐岭通过过,但是也只限于惊鸿一瞥,虽然来之前恶补了一下魔獐岭的知识,知道魔獐岭周边区域乱民、逐民、魔人部落甚多,但是其他的东西就无从谈起了。

陈海现在一心想要将玄金傀儡补充完毕,其他的暂时还不想去关心,等着姜明传的安排就是,他和姜雨薇聊了几句,就找了一座静室,将封印在眉心祖窍中的炎魔元神放了出来。

然而他刚刚解除炎魔元神的神魂封印,就感觉一股想要焚天灭地的灸热迅速膨胀开来,陈海知道这炎魔首领性子暴躁,却没想到暴躁成这个样子。

陈海双手掐诀,数十细小的雷柱迅速形成一座尺许方圆的雷狱牢笼将炎魔元神镇压住。

昏暗的暗室之中,一团烈焰般的虚影在陈海面前悬浮着,在雷狱牢笼里极力挣扎着,很快凝聚出一团团可怖的面孔,以古怪的音节冲着陈海大声嘶吼,恨不能再冲入陈海的体内,将陈海的元神撕成粉碎。

陈海却是不理会,待其挣扎将近半个时辰,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才不耐烦的在手指间凝聚一道细微却精纯的紫电雷光,向那炎魔元神劈去。

雷霆者,天地之威,随着几十道小雷霆过后,那炎魔暴躁的元神才渐渐安静了下来,陈海炯炯眼瞳盯着炎魔元神说道:“上苍有好生之德,再者也念你修行不易,我才不忍灭你的本源灵识,但希望你能好自为之,不要逼我将你彻底炼灭……”

“你这贼子,污我神塔、夺我神兵,竟然妄想我听你役使,门都没有。”炎魔元神这时候终于说起人话来。

听炎魔元神这么话,陈海心神一动,心想莫名焰湖地宫跟这炎魔真有什么牵涉不成,但他还是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这小火魔,说起来我与你也算同病相怜,但此时万仙山已派数万精锐弟子占领焰湖神塔,再想万仙山真君级数的强悍存在十数以计,你想再多又有什么用?你元神虚弱成这样,就算我放你出去,也经不住外面的风吹日晒,又凭什么去夺回焰湖神塔?我也没有什么废话跟你好啰嗦的,摆在你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你甘心受我役使、控制,我保留你的本源灵识,让你进入玄金傀儡充当中枢主精魄,要么我就直接将你的本源灵识炼灭掉,同样将你炼入玄金傀儡充当中枢主精魄……”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九十七章 魔獐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