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章 北进

第七百章 北进

虽然天气已经入秋,但是正午的日头还是有些炽热,燕台关西门那厚重的城门轧轧地升了起来,一队两百余的骑士簇拥着五辆战车从中策马而出,缓缓向西行去,正是陈海等人。

出城之后,陈海转头向后望去,只见那十丈高、刻画着繁杂符篆道痕的城门很快就重重落了下来。

一旁的姜泽愤愤地拿起长鞭,抽了一下胯下的战马道:“我等离开燕台关庇护,深入魔域为明传老祖办事,老祖就给我们这些个东西?”

陈海左右看去,见周桐等人也都是一脸愤愤然的样子,长叹一声,也无话可说。他早就知道姜明传称不上对燕台关有什么掌控,也知道吴煦不会放过他们,动些小手脚也是不出乎他的意料。

姜雨薇他们早就有了部署,就等着姜明传令过来到城西典牧司领出足额的战骑出城侦察敌情。

他们拿着姜明传的军令赶到典牧司,典牧司明面上也没有为难他们,只是说几番征战,军中战骑缺失太多,一时还没有补充过来,只能拿一些辎重营驼运货物的马匹给他们充当脚力。

星衡域和燕州物种大抵相同,但是由于充裕的灵气和广袤的疆域在,同样品种的战骑灵兽,都要比燕州高上一个档次。

陈海他们也没有奢望赤狻兽这一级数的制式战骑,但是燕台关二十万驻军,要是说连三百匹青狡马都抽不出来,谁能相信?

但吴煦就是这么无耻,安排典牧司拔出三百匹驼马给他们,他们又能如何?

这些驼马看似速度与青狡骑不相上下,但体内没有妖兽的血脉,又没有经过训练,一旦在战场上看狰狞冲杀的魔兵,早就吓得肢蹄发软,哪里有什么战马可言。而训练有素的青狡马,披挂马铠,与骑术精良的武卒人马合一,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凭借着高速拉起来的强大冲势,就能将普通的魔兵践踏得人仰马翻,之间的差距,实难用言喻说明。

不仅在燕州,在星衡域,重甲骑也是极为重要、极受宗阀、宗门重视、重点建设的兵种。

陈海他们昨天讨论了一晚上,都骑兵战阵的部署,而眼下他们只得到三百匹驼马,那两百人就只能当马步兵使用。

所谓的马步兵,就是乘马行军、下马结阵作战的兵种,跟重甲骑显然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兵种,之前讨论的战术安排,这时候就必然做相应的调整。

姜雨薇率部出城诱魔,本就是风险极大的举措,没想到还没有出城,就受这样的打击,也难怪姜泽他们牵骚满腹、士气低落了。

姜雨薇进入宗门,这些年参与种种历炼,虽然也没有少出生入死过,但是毕竟不曾领过军、打过仗,看到眼前的势态,也多少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陈海则是一脸凝重的眺望北方,眼下的这点小困难,完全不能对他造成任何的干扰。

就在十年前,包括魔獐岭在内,天罗谷以南万余里都在魔族的控制之下,大量的魔物在此滋生繁衍,人族根本就不能踏足其地半寸,之后姜寅携崇国北境边军精锐之师,收复魔獐岭、天罗谷等人,也将万余里方圆内的魔物屠戮一净。

之后姜寅被勒令退兵,放弃天罗谷,撤到魔獐岭一带构筑防线,虽然魔族此时还没有恢复它们在天罗谷附近的据点,但已经有大量的魔物往南涌来,重新聚集到天罗谷附近游荡、掠食。

星衡北域荒原,魔煞滋生,滋生各种各样、海量的嗜血魔物,斩之不尽,唯有滋生灵慧、能够修炼的魔物,才能称之为罗刹魔族,是北域天然的统领者。

罗刹魔族被姜寅率部杀得伤筋动骨,近年又折损魔君级的强者,不敢轻易妄动,但大量低等嗜血魔物,却没有什么灵慧,哪里有食物就往哪里涌去,魔獐岭的驻军需要借助魔獐岭的山势以及左右的绝域大漠,将这些嗜血魔都挡住,人族才能将魔獐岭以南的大片平原利用起来滋息繁衍。

不过,虽然又有大量的嗜血魔物往天罗谷聚集,但魔獐岭以北暂时还看不到多少魔物,陈海他们出城后一路北行,倒也没有什么波折,即便有小股的魔物也不敢冲上来找他们的麻烦。

陈海他们此行,除了诱敌,更重要的还是要探查天罗谷内的动静。

通往血云荒域的磁光之河(空间裂缝),就位于深如万丈的天罗谷深处,照道理来说,这处空间裂缝会慢慢变大,最终会使得天罗谷与血云荒域、与燕州彻底连接起来。

这个过程虽然要持续上千年,但只要有足够强大的天地大阵,不是不能提前建立稳定的天域通道。

虽说陈海在离开血云荒地里,往生骨塔应该受到不少破坏,但血云荒域内的魔族,已经组成魔国,组织能力极强。这几年过去,也不知道往生骨塔有没有修复,或者说有没有建造得更强,陈海需要亲眼过去看一眼,才能够放心。

一直走到夕阳西斜,差不多离开燕台关往北走了七八百里,陈海远远地看到一座山岭之上,有一处不大堡垒式的建筑在青山之中掩映着,远远看去,有不少将卒守峙其中。

姜雨薇说道:“那里应该就是云中塞了,今天晚上我们就去那里落脚吧。”

虽然崇国边军将防御的重心放在魔獐岭,但也陆续在魔獐岭以北,建有不少哨寨,以监视魔族的动静;最北面的哨塞,北距天罗谷甚至都不到一千里。

虽然通过监视法阵,北面的哨寨能将天罗谷周边的一草一木都盯住,但是天罗谷纵横两三千里,天罗谷内魔雾毒瘴滋生,又有不少分支裂缝往北延伸,所以天罗谷内的动静,还需要不时派人进去,才能搞清楚。

众人虽然最少都是辟灵境的修为,对物质需求算不得高,餐风露宿更是常有之事,但他们这点人马,在四周皆有嗜血魔物的荒原里宿营,对精神实是一种消耗跟煎熬,要是能进入防御严密的哨寨休整,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姜雨薇招呼了一声,姜泽等人这才yīn郁稍解,快马加鞭,终于赶在繁星初上的时候赶到了云中塞前。

在姜雨薇与云中塞守将沟通之时,陈海观察云中塞城脚布满大量的裂痕,狰狞而丑陋,从城墙脚两三丈往上,就光洁如新了。

看得出,崇国北境所主要面临的魔族势力不灭邪域,前两年所发动攻势绝对不弱,都差不多将整座云中塞都摧毁了,云中塞应当不灭邪域退兵之后,这两年在残城基础上重新建造的。

陈海正思忖着,那云中塞的防御法阵这时候倏然打开一角,沉重的铸铁城门也缓缓升起来,就见一名近一丈高的巨汉,骑着一头赤狻兽站在城门下,笑容满面地邀姜雨薇、陈海等人快快进去。

此人是云中塞的守将,互相通报过姓名,陈海才知道此人姓马名裕,原先也是万仙山的外门弟子,十年修行过后,便到军中任职,十数年积功担任营尉,拥有明窍境中期修为,率领三百精锐将卒守在这里。

很显然马裕也是寒庶出身的弟子,不然也不会领这样的苦差事。

他们孤悬在魔獐岭之外,除了每月一次的正常补给外,平时都看不到什么人,此时验明姜雨薇他们的身份,招待起来自然热情。

众人安顿着将马匹安置在军塞的第一层,留下来人照看,其他人都在马裕的引领下,向往上层将卒居住的军营走去。

见陈海也要跟着上去,马裕浓眉微微一蹙。

照理来说役魔地位极低,平时也只能跟灵兽牲口呆在一起,姜雨薇看马裕的反应,便连忙解释道:“姜青乃是姜寅老祖所赐给我的家将,雨薇平素也不敢怠慢的!”

姜寅乃是万仙山的太上长老,传言修为更是掌教真之上,在崇国也是最顶尖的存在,和这汉子一比,无异于神仙般的人物。

马裕听姜雨薇说眼前这头青鳞魔竟然是姜寅老祖所赐,连忙说道:“多有得罪!”

众人在第二层坐定之后,马裕着人去准备饭食,在等待的过程中,就将此处的情况跟姜雨薇等人闲叙了一下。

云中塞位于魔獐岭以北九百里,辖精锐将卒三百,负责监视魔獐岭外围魔族的情况。

这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明窍初期的副尉作为他的副手,其余普通兵卒,大都是辟灵境、通玄境的修为,一旦北面有什么风吹草动,守军就会通过传讯法阵,通知燕台关做准备。

“早初姜寅老祖统驭边兵,魔獐岭的哨塞曾经延伸到天罗谷附近,只是罗刹魔这两年的又疯狂反扑,北面的哨塞都没能幸存。就连云中塞,也是半年前才重新建造。你们此去是侦查敌情,在往北则要更小心一些。不灭邪域虽然最近没有什么异动,但天罗谷附近除了又有大量的嗜血魔物聚集,这两年又有不少的马贼流寇从南面逃了过来,作恶多端。这些流寇最是可恶,在南面掳掠屠戮,被边军清剿后生存不下去了,就逃到魔獐岭以北,他们不仅会袭击我们的哨塞,甚至还会暗中与罗刹魔勾结,加上他们实力不弱,狡猾奸险又到处流窜作案,难以剿除干净,实在让人头痛……”

陈海他们之前,只能大体了解到天罗谷附近一些情形,唯有跟马裕这样的人见上面,才知道天罗谷附近的情势又复杂起来了。

第二日一早,休整过一夜的陈海他们,辞行离开云中塞继续北进。

虽然没有遭遇到马贼流寇,但荒原上游荡的魔物渐渐多了起来,陈海他们也被迫放弃速度,又不断的变换行军路线,避免会被大群的魔物盯上。

这么一来,陈海他们一路走走停停,十日之后才抵达万罗谷的南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七百章 北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