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八十三章 步步艰辛

第八百八十三章 步步艰辛

聂天瞬间踏入广场。

“嗷嗷嗷!”

凶魂的咆哮声,如天崩地裂,震的人耳膜都要撕裂开来。

强悍如皇津南,在广场内,被众多凶魂的咆哮声冲击,面容都略显扭曲。

那朵金sè莲华,犹如冠冕,静静悬浮在他头顶。

金sè莲华绽放出灿灿金sè宝光,宝光垂落,珠帘一般,将其笼罩在内,帮助他抵御凶魂的凄厉嘶啸。

游荡在广场内的一只只尸鬼,张牙舞爪地,一只接着一只,扑杀而来。

皇津南手中那杆金sè长枪,宛如蜕变为一条黄金铸造的游龙,随着他心神的变动,将那些扑来的尸鬼,冲击成一截截碎尸断骨。

聂天一进来,就毫不犹豫将冥魂珠召唤出来。

青蒙蒙的冥魂珠,内部残魂蠕动着,以邪冥族九阶大君魂魄炼化而出的器魂,分明激动不已。

冥魂珠释放出来的青sè微光,对所有魂体都具备克制力,较为弱小的凶魂,一看到蒙蒙青光洒落,便本能地躲避。

然而,还是有一些凶魂,面对着冥魂珠,竟依然不惧。

其中有几只凶魂,从模样和体态来看,赫然便是邪冥族族人死亡后,魂魄所化。

那些凶魂对冥魂珠的抵抗力最为强大。

就是那几只凶魂,硬是穿透冥魂珠释放出来的青耀光芒,忽临近聂天。

嗜杀、暴虐、怨恨、恐惧,种种凶魂临死前滋生的邪恶念头,如山如海般狂涌而来。

一幕幕虚幻的画面,突在聂天的脑海内交替浮现,那些画面,都是凶魂死亡之前,所经历的场景,似将聂天带入一个个死前的境地,让其平静无波的内心,陡然掀起巨浪,一腔负面的杀欲,止不住从心头攀升而出。

聂天的眼瞳,点点闪烁的星光,忽地消失。

取而代之的,乃是一抹猩红如血的sè泽。

“轰!”

生命血脉的强化天赋,不受控制地施展出来,聂天肌肉虬结,鳞甲丛生。

眸中如涂抹了一层血sè的他,发出怒啸,连眼前凶魂的来袭都似乎忽略,竟朝着皇津南杀去。

“聂天!”

皇津南失声惊叫,头顶的那朵金sè莲华,一枚枚金sè符文,蝴蝶般飞了出来。

金sè符文密密麻麻,皆含有金之力量的真谛,冲击而来的尸鬼,被那些金sè符文一碰,尸鬼就像是落地的瓷器,碎裂开来。

被凶魂的怨念影响的聂天,快要到达皇津南身前时,忽听到低微的魂音。

魂音,从那一枚跟随他的冥魂珠内传来。

汇聚向聂天的怨念,在魂音响亮时,如被狂风吹散的乌云,一下子就消失了。

聂天瞬间恢复清明。

而这时,几只邪冥族族人残魂变幻而出的凶魂,竟已经不知不觉间,逸入其灵魂识海。

凶魂在其灵魂识海内,似要捕捉他的真魂,将其真魂撕咬干净。

“星链!”

聂天吓出一身冷汗,九颗星魂绚烂夺目,一条条星魂之力垂落下来,糅合他的魂念,形成诸多星辰光链。

星链飞逝向几只凶魂,净化邪魂的神圣浩淼的星力,以阵法的形态催发而出。

“噗噗噗!”

一只只凶魂,在他的灵魂识海内,没有逗留几秒,便在星链之下,烟消云散。

聂天再次冷静下来,并急忙和冥魂珠内的器魂沟通。

简单交流后,他才知道因冥魂珠来自邪冥族,所以有一些邪冥族残魂衍变的凶魂,能经得住冥魂珠的魂力禁锢。

“呼呼呼!”

在他和皇津南之后,殷娅楠等人,也脱离星舟,飞了进来。

陪同皇津南踏入血葬山脉的,各大星域天骄,同样踏入其中。

他们立即和尸鬼、凶魂展开厮杀争斗。

这些人的踏入,使得凶魂和尸鬼,都分出了大部分,令皇津南的压力小了不少。

聂天也注意到,很多凶魂因惧怕着冥魂珠,都舍弃了他,选择向新来者下手。

“聂天!你我一道,你来帮我抵挡凶魂,我扫清尸鬼,我们尽快赶往那古老祭台!”皇津南主动发出邀请。

他也看出来了,因凶魂的数量太多,聂天的那一枚冥魂珠,不能帮所有人抵御凶魂。

而且还有凶魂,连那枚冥魂珠都压制不了。

唯有他和聂天一道儿,才能沾冥魂珠的光,少面对一些凶魂的威胁。

石人族那古老祭台处,漂浮出来的五件地蕴级灵材,必须尽快收取,众人也必须尽快撤离。

不然,等石人族的族人,从碎灭战场深处赶来,他们怕是非但拿不到那些灵材,还要埋尸于此,兴许在千百年后,残魂也会成为一只凶魂,尸体,要么被啃噬,要么,也成为众多尸鬼之一。

“好!”

聂天轻轻点头,短途星烁催动,忽然就接近了皇津南。

他一过来,聚涌在皇津南的一只只凶魂,马上退散了绝大部分。

退避的凶魂,都是在冥魂珠的光芒之下,本能恐惧的。

还留在皇津南旁边的,只有五只凶魂,那五只凶魂无一例外,都是由邪冥族的残魂变幻而出。

除了那五只凶魂,数十个尸鬼,还在前仆后继地,想要接近他,以利爪牙齿,在他身上留下一点点痕迹来。

皇津南依然乘坐着他那辆金sè辇车,金sè辇车悬浮于空,可行进却异常缓慢。

这是因为,在金sè辇车的前方,有众多尸鬼飞向天空,阻扰着辇车的前行。

而聂天的星舟,因之前殷娅楠三女乘坐着,所以他没有带入广场。

这时,他要冲向外面,将星舟弄进来,已经不太现实。

因为他并不知道,能束缚着尸鬼无法离去的广场,会不会对他们,也有同样的隔绝作用。

“咻!”

他身如星芒,飞落在那辆金sè辇车。

他和皇津南并肩站在辇车上。

“我就是在等你。”

皇津南咧嘴灿烂一笑,一团金光,从其掌心凝结,被他按向辇车的前端。

辇车前端,一束束夺目的金光,闪耀而出,猛然轰炸向前。

堵在辇车前方天空的一只只尸鬼,被金光轰击到,尸身被洞穿,纷纷坠落。

辇车再次飞驰。

皇津南头顶金sè莲华,手持那杆金sè长枪,在冥魂珠过来以后,因一只只凶魂的锐减,他去势如虹,几乎瞬间便抵达那座古老祭台。

“蓬!”

金sè辇车,似撞击到看不见的结界,居然被硬生生拦截下来。

无数金sè火苗,从辇车上溅射开来,皇津南脸sè微变,“有结界环绕着这座祭台,那五件地蕴级的灵材,之所以挣脱不出,因为就是因为结界的存在!”

“虹金晶炮!”

一架金sè晶体铸造的奇特古炮,从辇车底下突了出来,辇车底下铺展着的一块块金sè灵石,仿佛忽然燃烧开来。

大量的金sè灵力,疯狂灌注向那金sè的古炮。

一团金sè火焰,从那古炮的炮口暴烈而出,狠狠射向环绕在祭台周边的无形结界。

“嘭嘭嘭!”

金sè火焰爆炸,一层层无形的结界,火光熠熠,如稍稍显形。

可那团金sè火焰,依旧未能穿透结界,未能渗透到祭台内部。

更多的尸鬼,从四面八方凄厉怪啸着飞来,皇津南不得不分心,以那杆金sè长枪,去斩杀尸鬼。

而聂天,通过和器魂的交流,也牢牢守住星魂,以免再次被凶魂影响。

几只邪冥族族人的残魂,蜕变出来的凶魂,追逐着金sè辇车,也飞逝过来。

聂天眼瞳星光再现,一条条星链,糅合着魂力和星魂精华,虚空生电般缔结而出,不等那几只凶魂靠近,星链率先飞出。

“咦!”

星链刚刚形成,就像是被风吹的灯火,忽地熄灭。

他突然想起,先前凝结天眼,天眼也迅速消失的场景。

他暗骂一声,立即明白魂力一旦脱离血肉,就会因此地的异常,而挥发散灭。

几只凶魂,无视冥魂珠的青耀光芒,已落入金sè辇车。

凶魂的种种邪念和魂力,密密麻麻地覆盖下来,缠绕向聂天和皇津南。

也在这时,广场之外,被皇津南叫做韩森的,那个修炼雷电之力的少年,一脸冷漠地浮现出来。

韩森盯着广场,还有和凶魂、尸鬼厮杀的聂天等人,眼中充满了幸灾乐祸。

……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八十三章 步步艰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