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逐北(五)

第一百五十六章 逐北(五)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徐乐猛然勒住缰绳,吞龙高高人立而起,长声嘶鸣,前蹄乱蹬,似乎这场奔跑厮杀,远远不够让其尽性。

后面六十骑也纷纷勒住缰绳,队形已经略微有些散乱,每个人脸上都是兴奋神sè,有人重重喘息,却还在左顾右盼,看有没有可以厮杀的对象。

驰道之上,二三十具落马尸身到处散布,尽是选锋营骑士。空鞍坐骑到处奔窜,或者就守着主人尸身哀哀嘶鸣。

剩下选锋营骑士,或者沿着驰道头也不回的逃向善阳,或者已经逃上了两旁丘陵当中,已经散乱得再也无法收拾。

谁也没有想到,向来夸称精锐第一的马邑越骑选锋营,最后表现竟然是如此不堪!

不少人望着徐乐挺拔的身影,满脸俱是兴奋神sè。

如果说此前追随徐乐,徐家闾庄客是为了感念恩德,也不得不抱团挣扎求生。而神武侠少还有本地鹰扬兵是无可奈何。但是现下,大家却觉得追随徐乐,说不定会带给大家一条飞黄腾达之途!

乱世已至,强悍武力就是保证!

大群民夫欢呼着策马而来,到处去捕获空鞍马匹,还有人去扒落马选锋营骑士的衣甲兵刃。驰道上一片沸腾景象。

陈凤坡带头向着徐乐而来,这个时候不向徐乐恭喜大胜,还等到什么时候?

正好徐乐扭头望来,经历一场厮杀之后的徐乐,似乎是活动开了,眼神亮得出奇,与陈凤坡目光一对,让陈凤坡只觉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平日之中,徐乐看起来温润如玉,风仪绝佳。但是一旦临阵,这杀气简直掩盖不住。

如此人物,天生就为战阵所生。将来一路成长下去,还不知道要给这天下带来多大变数!

不等陈凤坡开口,徐乐已经大声招呼:“仲铁臂何在?”

骑军队列当中,仲铁臂立即越众而出,大声应诺:“仲某在,乐郎君有何吩咐?”

仲铁臂弓马娴熟,加入了这次冲阵当中。他们这些神武侠少,被夹在队列当中,跟着轰隆隆的冲撞了一遭。不管战前是多么忐忑紧张,但就这样酣畅淋漓的击垮了马邑越骑选锋营。

经历这一场厮杀,仲铁臂等神武侠少,离死心塌地为徐乐效力也差不了多少。

这声应诺,仲铁臂都声音发颤,激动得犹自在微微颤抖,恨不得再跟着徐乐厮杀一场,不管对着的什么样的敌人!

徐乐马槊一指仲铁臂和陈凤坡两人:“带一半人马回转神武,看看能带走多少东西,还有什么人愿意和我们一起离开,做好准备,随时上路!”

仲铁臂讶然反问:“乐郎君,我们打赢了啊!”

徐乐一笑:“王仁恭可是有万余人马,就算都是草包,也得撑死我们。就这么定了!”

陈凤坡却是松了一口大气,徐乐果然还是头脑清醒,试了试对方分量,还打痛了对手,看来是为自家赢得撤离时间,经过当道这么一败,王仁恭其余人马跟进,必然会小心翼翼,这个时候大家早就向北走远了,说不得还能多带些东西离开神武!

兴奋之下的陈凤坡大声应诺,但又疑惑的反问一句:“还有一半人马呢?去向何方?”

徐乐哈哈一笑,调转马头,长槊一扬:“还有一半人马,随我再向前看看去,这样的对手,不乘胜追击一下,岂不是亏得慌?”

一众儿郎轰然大笑,韩约在徐乐身边,随手点了三名出自徐家闾中,暂时为十夫长的兄弟,带领各自部下,就三十骑越众而出,沿着道路,直向善阳方向深入而去!

驰道之上,仲铁臂和陈凤坡两人,看着徐乐挺拔如剑的背影去远。两人对望一眼,仲铁臂摇摇头:“陈大,咱们似是跟了个了不得的人物啊…………”

陈凤坡也摇摇头:“都在一条船上了,还说这些做甚?只等和刘鹰击会合,再将家眷安置好,我这颗心才算能放下来,且走一步看一步罢。现下先尊奉号令,回转神武!”

~~~~~~~~~~~~~~~~~~~~~~~~~~~~~~~~~~~~~~~~~~~~~~~~~~~~~~~~~~~~~~~~~~~~~

一队骑士,正穿行驰道之上。

这队骑士,约有一营规模,一二百骑的样子。

看旗号服sè,仍然是马邑越骑所部。

前面选锋营探路,后面马邑越骑大队接应,将对手哨探一直压回到神武城下。以便于接应大军陆续赶来,这是再正统不过的行军方法。

王仁恭这反击神武的命令下得仓促,大队步军调动起来费时,自然就是以麾下机动性最高的马邑越骑率先用上。

这一营马邑越骑将领,也是王仁恭家将出身,叫做王翻,和石朝志还颇有交情。

石朝志一营,骨干都是王仁恭家兵家将,其余是招募四方强悍纠合而成。不管战力还是忠心,都是最受王仁恭信任的营头之一。

但王翻这一营,老底子却是马邑鹰扬府中本地老卒,这些人久在边地,人熟地熟,历年突厥入侵,还活到现在,都是菁华。是真正不弱于恒安甲骑多少的精锐。

而刘武周太得马邑人心,这些马邑本地老卒,哪怕选入了马邑越骑当中,王仁恭对他们仍有一番警惕之心。使用上也颇为慎重,王翻更是他的王姓族人之一,虽然出身远支,但这个时代,只要是族人,就是最值得信任的对象。

这一队行进起来,比之顶在前面有偌大名头的马邑越骑选锋营,却像模像样了许多。

这些马邑老卒,自发的将队伍散开,两边丘陵都有小队骑士控制。而行进大队队形也拉得比较疏散,便于保持发扬骑兵的机动性。

行进在途中,也没有半点散漫模样,而是在随时戒备,一旦有什么变故,马上就可以反应!

这一切都不需要王翻号令,营中队正火长甚而骨干老卒,自己就分派布置了。

这般省心,却让王翻颇为郁闷。王仁恭给他的号令就是切实掌握住这个营头,骨干最好全部换做自家人,在这营中做到令行禁止。

可这帮边地汉子,表面对你恭敬,但全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哪里瞧得上自家这个养尊处优的王氏族人出身?

此次行军,一切都是他们自行其是的安排。纵然是让自己省心了,可总心里不是滋味。想发作吧,不知道从何发作起,想认了吧,又怕将来对王仁恭没法交代。

思来想去,最后只能叹口气。

这马邑郡边地,不知道还要在这里耽搁多久。就算回返洛阳长安当一个看门小吏,都比在这马邑当郡县之长要来得快活。

这大隋怎么就乱了起来,这安稳日子,难道真是让各位贵人过得生厌?

正在满怀心思之中,就听见两边丘陵上响起尖利的呼哨之声。

王翻抬头,就看见两边丘陵上的本营哨探,摘下背后认旗拼命挥舞起来。

前路有警,要打仗了!

在这一瞬间,王翻顿时脸sè苍白!

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 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六章 逐北(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