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零四章 北陵塞

第七百零四章 北陵塞

“弟子无能,北上斥候敌情,却不意暴露行踪,先是让魔兵围追而逃,接着又征战不利,竟令魔首北逃,请都护将军责罚!”

陈海守在大帐外等候,听得见姜雨薇刚应召走进大帐就主动向姜明传请罪。

姜明传今天的心情却显然很好,没有因为让一头假丹境的魔将带着六七百魔兵逃走,就有丝毫的不满,笑盈盈的说道:“典牧司这些浑蛋家伙,我传令给你们备齐战马,他们竟然拿劣马糊弄你们,以致这次让魔首逃走,罪不在你们。”

典牧司受长史吴煦掌管,姜雨薇率部北进斥侯敌情,从典牧司只获得三百匹劣骑,姜明传早就知道了,他当然不可能为姜雨薇这些低级弟子,去找吴煦当面对质,但他没有想到姜雨薇率领不到两百低级弟子,竟然真能将数千魔兵引入他们的埋伏圈里。

这时候,姜明传倒是要旧事重提,挤兑一下坐在一旁的吴煦。

当然了,他话意之中,也只是将矛头指向典牧司的官吏,不过明眼人还是能听得出姜明传对吴煦的不满,心里皆想吴煦将其子之死,算到姜雨薇这些小辈身上,也确实有些不地道了。

吴煦心情也是郁闷,他能反驳什么?

说姜雨薇他们都能御风飞行,关键之时应该放弃劣马,御风飞行突进到魔阵深处去围杀魔将?

虽说云湖真君离开时,严令他们不得轻举妄动,姜明传是不能调遣大军再突进到天罗谷一线,以免引起魔族强烈的反应,但不意味着魔兵杀到魔獐岭一线来,他们不能打一个漂亮的包围反击战。

他们此次虽然没有斩杀多么厉害的魔将,但歼灭六千多魔兵(含俘获),绝大多数都是武卒级的精锐,没有什么杂魔充数,在边境息兵之时,也算是相当显眼的战功了。

卫戍边境的御魔将领,大多数还是喜欢有机会诛杀魔兵魔将的,毕竟除了帝都的俸禄实在低得可怜,唯有战功才能从帝都及宗门获得大量的奖赏。

这时候谁能带领他们诛杀魔兵、收获战功,谁的声望就高,这倒是令姜明传进一步坐稳他左都护镇守将军的位置。

接下来,姜明传也没有跟吴煦纠缠下去,与诸将商议委任姜雨薇在云中塞北面再重新修筑一座哨塞,以监视魔兵的动向。

虽然仅仅是哨塞,规模不会太大,但能独自统领兵将,好歹也算一方“主将”。不过云中塞已经位于魔獐岭以北近一千里,新建的哨塞还要从云中塞再往北,无论是暴发大规模的战事,还是小股魔兵来袭,都将首当其冲,这个“主将”可以说是火炭上炙烤的山竽。

因此也没有谁会去争这个“主将”之位,甚至可以说,要不是谁犯了大错,都不会被派出担任这个“主将”。

此时姜明传利用姜雨薇年轻冒进、想多立战功的心思,让姜雨薇带着人去冒这个险,加上姜雨薇理所当然属于姜明传这一系的人马,大家自然都不会反对什么。

商议过新筑哨塞之事,姜明传、吴煦等人就率兵马羁押俘魔返回燕台关大营了;至于姜雨薇所说的天罗谷内部的情形,姜明传还需要上报到统领崇国整个西北边境防务的西柱国将军府,才知道要怎么处置。

陈海、姜雨薇他们暂时驻扎在云中塞,等后续姜明传从工造司调派人手过来,再一起北上择址筑造新塞。

姜泽、周桐、魏腾、马延等人,对新的任命是相当不满的。

他们也不傻,心里清楚姜明传实际还是在利用他们冒险,去捞他的战功。

他们又不清楚魔将赤源、翼魔赤军实际上已受陈海的控制,即便赤源、翼魔赤军回去后必然会受到责罚,不可能再有统兵的机会,但只要有赤源、翼魔赤军在,陈海就能准确掌握天罗谷内魔兵的聚集动向。

因此在姜泽、周桐他们看来,此次北上筑塞,是极其凶险的一桩任务。

北上斥侯敌情,遭遇大股魔兵,打不过他们还能南逃,现在到云中塞北面筑塞防守,就无法随意进退了,而一旦爆发大规模战事,又或者不灭邪域有哪位魔君、少君吃饱了撑着,要对人族防线发动小规模的袭击,他们必将首当其冲,谁也不清楚轮戍期内,他们要死伤多少人。

要不是利用他们,要不是根本就不管低级弟子的死活,哪里会将嫡系子弟安排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去的?

但不管怎么说,姜明传的军令已下,就不是他们这些低级弟子能更改的;好在姜明传率部返回燕台关时,直接拔给他们二十头赤狻兽、两百头青狡马以及兵甲若干,也算是不菲的奖赏了。

这一切,却倒是在陈海的意料之中。

姜明传左都护镇守将军的临时任命,也只有几年,他要想坐稳位子获得长期的任命,或者在军中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就需要抓紧时间建立战功。

然而云湖真君临去时有严令禁止他们轻举妄动,有吴煦等将的牵制,姜明传也没有办法擅自独行,就只能继续寄托在姜雨薇这些低级弟子身上,能继续带给他一些惊喜了。

因此五天之后,工造司协助筑塞的人手,就让姜明传派到云中塞来听从姜雨薇的调遣;以及北陵山庄留在燕台关的七八百名低级弟子、扈从,也一并迁到云中塞来。

这五天时间,陈海则独自潜入云中塞北部的荒原深处,寻找合适的筑塞地址,最终选定南距云中塞一千里开外、距离天罗谷不到两千里的一座断岭作为北陵塞的选址。

一下子就从云中塞往北偏离上千里修筑北陵寨,绝对不是什么好的选择,而且那座断岭的灵脉也在此前大战中被震断。

虽说魔獐岭往北,天地灵气依旧充沛,但高级法阵还是需要部署在灵脉之中,才能更充分的发挥威能。

好在初期姜明传也不可能从燕台关调拔多么厉害的高级防护法阵给他们,这点倒可以忽略不计。

而陈海最看重那里的,不是那里有一座残寨废址可以利用,减少哨塞的修筑工作量,更主要的还是那里留有一座魔族开采玄阳铁矿的矿洞遗址。

虽然矿洞在此前的大战中被震塌了,看上去之前魔族开采玄阳铁的规模也不大,但山庄弟子真要想将重膛弩的威力发挥出来,必须要得到充足的玄阳铁料去铸造玄阳重锋箭以供消耗。

而拥有一座玄阳铁矿,他们才有能力尝试着去铸造更多的天机战械,要不然陈海让姜雨薇此行带那么多的低级弟子北上干什么?

北陵塞的筑塞选址上报给姜明传,姜明传很快就给出回应,姜明传不仅没有反对他们如此冒进的筑塞选址,甚至还调拔了一座四柱诛魔阵过来,给他们加强防御。诛魔阵是军中最为常见的攻防兼备的制式防御法阵,分四柱、十六柱、六十四柱三个层次。

燕台关依靠魔獐岭西麓主灵脉所部署的就是六十四柱诛魔大阵,大阵启动,即便是魔君级的魔族强者率精锐魔兵攻来,再弱的守军也能依靠诛魔大阵抵挡住三五天等候大军来援。

四柱诛魔阵虽然比燕台关的护山大阵差了整整两个层次,但也必须是重要的关卡、哨塞才有部署,姜明传能调拔一座四柱诛魔阵给他们,也是指望他们能为他再立战功。

准备妥协之后,陈海、姜雨薇就率领千余兵马以及工造司调拔过来两百工匠,从云中塞出发北上,三天赶到新塞的选址。

一马平川的荒原深处,断岭高约百丈,东西延长三四里,但看四周皆是残崖断垒、碎石如海,可见这座断岭早初的规模绝不止这么一点。

断岭是在之前的人魔大战中,坍塌崩断成今天这般模样的,陈海他们甚至还能从崖山上看到剑气削斩的痕迹。

陈海虽然没有亲历当初的战事,但看一道道剑气竟然能够斩入岩层百余丈深,可以想象当时的大战是何等的凶烈,也可以想象天位境强者是何等的强悍。

以他此时的实力,哪怕是天位初境的强者,随手一道剑气便能将他斩成两截。

断岭的北麓,在乱石堆里有一座残寨,矿洞的遗址也在残寨的后面,但石岭岩层断裂,变得极不稳定,已经不是清理落石就能重新开采矿石的。

好在山岭崩断,有相当多的玄阳铁矿石暴露出来,姜雨薇他们只需要拾捡这些散落在外的矿石冶炼,就足够前期的消耗了。

条件虽然艰苦,但姜泽、姜璇他们也都不是最初受宗族保护,没有经受什么风浪的公子、小姐了,很快就将四柱诛魔阵部署在残寨之中,千余人马在残寨外围安扎下临时的营地,以便工造司的工匠能以最快的时间,将残寨稍稍恢复些模样,他们能驻扎进去。

**********************

与此同时,在百里余外的荒原深处,十数身穿黑sè罩袍的骑客勒骑停在灌木丛里,正借着一面散发出青幽毫光的古铜镜,将北陵谷山庄弟子在断岭附近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一名脸带黑sè面具的剑修,踩踏在一柄火红sè的灵剑之上,将一只储物袋扔给一名疤脸骑客,说道:“韩大当家,想必你们也不希望看到军中势力延伸到天罗谷南侧,将你们东西往来的通道给堵死吧。这是我家主人给韩大当家的定金,你们要是能让这些弟子曝尸荒野,还将有两倍于此的奖赏给你们。”

疤脸骑客打开储物袋看了看里面的东西,颇为满意,又好奇的问剑修:“以你家主人的实力,搞定这些人跟碾死几只蝼蚁没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要将好处让我们?”

“哼?”脸带面具的剑修冷哼一声,说道,“要是我家主人行事处处方便,哪里会你们在这里纵横驰聘的机会?”

剑修仅有道丹修为,疤脸骑客单手就能将他打得满地找牙,但想着还是要靠他传递消息,此时也只能忍住他的无礼,挥了挥手,带着十数部属,去跟后方的大部队汇合去。

就算吴煦不派人找过来,就凭这群小羊羔竟然携带一座四柱诛魔阵深入荒原,也值得他们出手了。

看网友对 第七百零四章 北陵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