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零五章 天地山河

第七百零五章 天地山河

夜幕渐渐笼罩大地,一轮孤月悬于天上,洒下清辉似水。

陈海站在断岭之巅,眺望四周野草疯长的荒原。

一群三十多头规模的魔獒,这一刻正潜伏在三十里余的密林里,虽然林深草密、狂风呼啸,但这些魔獒散发出贪婪而腥臭的强烈气息,仿佛黑夜深处的莹火,陈海想不发现它们的存在都难。

当然,陈立站在山巅月下,他闭上眼睛,甚至能清楚的感知到那头高逾两丈、魔躯比赤狻骑还要巨大的魔獒首领,一双血红sè的魔瞳,正通过参天巨树的林隙盯着他看。

魔獒这种魔物,有裂狮吞豹之能,却要比想象来得狡猾而凶残,这时候它们知道啃不下北陵塞千余精锐,便耐着性子潜伏在树林深处,等更多的嗜血魔物聚集起来,它们再扑杀出来分一杯羹。

虽然陈海有不下十种办法能将这群魔獒解决掉,但天罗谷附近的荒原,嗜血魔物十数万计,往后也将越聚越多,他们还是要赶紧将北陵塞修建起来,才有可能在天罗谷南侧稍稍站稳阵脚,让姜雨薇心无旁鹜的冲击道丹。

此刻,姜泽、周桐各一队人马,在残寨两侧结阵,防备魔物有可能突然从荒原深处扑杀过来;而在残寨的遗址上,工造司的两百多工匠,与北陵谷山庄的五六百名弟子、扈从一起正抓紧时间,将残寨内的残砖断石清理出来,天亮之前,应该就能将营帐布设在残塞之内了。

燕台关工造司虽然也归吴煦统管,但北陵塞一日不造成,工造司调派过来的三百多匠师、工匠,一日不能返回燕台关,所以说他们哪怕是为自己的小命着想,这时候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待姜雨薇、陈海他们也甚是客气。

陈海刚才还听他们说姜寅两年前斩杀不灭邪域第九魔君,就在这断岭附近。

入夜后,陈海没有留在残寨附近,而是带着玄金傀儡,登上断岭,想要从残留下来的痕迹里,去感受姜寅当初在此诛魔一战情形,他看断岭一侧的百丈石壁光滑似镜,可不就是被姜寅一道剑气干净利落斩成这样的吗?

再看石崖下还有一道裂缝,深入地底,可见姜寅当初那一剑,将整座断岭劈开后,余势还深入地下岩层百余丈。

陈海跃下断岭,站在石崖前抬头仰望,便觉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凛冽气息扑面而来,竟然令陈海有一种神魂受切割的错觉。

陈海心里暗感这种感觉好奇怪,闭上眼睛,那种难以言喻的凛冽气息,在他的识海之中倏然间化作一道青sè剑气,或者说是一柄百丈长的青sè巨剑轰然斩来。

剑意!

陈海没有想到大战之时,姜寅一剑斩开断岭,那一剑所蕴含的剑意竟然被断岭的天地之势锁住两年都没有消散掉!

断岭平淡无奇,不是奇形圣地,更没有天然能锁住剑意、真意的秘势,那就只能说明姜寅那一剑所蕴含的剑意太强大了,强到说明姜寅的修为已经突破天位第三境,成为天位中三境的圣君级存在。

陈海心神震惊之余,却也没有畏惧,他紫身元神在识海之中倏然现形,大破灭真意在左手凝聚成一把黑sè魔戟,便朝斩来的青sè剑气架去。

陈海心想大破灭真意绝对能排入上三品,以真意对剑意,总不可能毫无抵挡之力;何况大战已经过去两年,所留下来的剑意受天地法则的侵蚀,也远不可能像当初那么强烈。

然而陈海想错了,黑sè魔戟与青sè巨剑相击之时,大破灭真意所化的黑sè魔戟似分崩离析,他的紫身元神都险险被青sè巨剑一劈为二。

虽说这种单纯的剑意,不可能直接斩灭陈海的紫身元神,但受这一剑,陈海的神魂受创也是不轻。

陈海当然可以岔开心神,不去感受这凌厉无比的剑意,但陈海心里也不服输,看到剑意在识海之上再次化形,这一次他的紫身元神摇身一变,变成八臂魔神之相,陡然间拔高数倍。

魔神八臂,双臂持大破灭真意所化的黑sè魔戟,一臂托金sè雷篆之印,一臂托青sè风篆之印,一臂托一团焚天烈焰,一臂握拳,拳锋间鼓荡着雷鸣似的怒潮澎湃之声,一臂五爪虚抓,指爪间黑煞涌动——

魔戟、雷印、风印、焚天焰、雷音拳影、截天魔煞,一起朝青sè巨剑攻去。

只是这一切,在那青sè巨剑面前都如螳臂挡车,纷纷化为流光碎影,消失在神魂深处,但陈海不甘心,他不甘心自己都敌不过天位境真君两年前所留的一道剑意。

要是如此,他这些年所做的挣扎,在天位境真君这种层次的存在眼里,不就真变成蝼蚁一般可笑吗?

陈海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渺小,他要的是天地大仁,要的是强者不足畏,要的是即便天位境真君、圣君乃至天君强者都不能忽视他的存在,他疯狂的凝聚魔戟、雷印、风印、焚天焰、雷音拳影、截天指煞,然而这一切,在那青sè巨剑面前,都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八臂罗刹魔神之相,在经历青sè巨剑无数次斩击之后,也开始分崩离析。

由于陈海并没有真正参悟到罗刹魔意,八臂罗刹魔神秘相只是左耳直接灌入他识海之中的,一旦被青sè剑意斩杀得分崩离析,便就再没有办法具相。

这一刻,陈海才在凛冽凌厉之后,感受到这青sè剑意是那样的沛然莫御,是那么浩大恢弘,八臂魔神之相分崩离析后,紫身元神恢复真形,但已是孱弱不堪。

陈海心里忍不住好笑,没想到自己竟然为了跟姜寅留下来的一道剑意斗气,害得自己神魂重创,还害得那么强悍的八臂罗刹魔神秘相分崩离析,千古以来大概也没有几个二货像他这么愚蠢了吧?

他这时心念转动下,紫身元神盘膝而坐,睁开灵目,淡然看着那青sè巨剑继续化形斩来,悠然间一阵明悟,伸手朝青sè巨剑抓住,竟然直接就将青sè巨剑抓在手里。

陈海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直觉四周的灵气转动起来,随着他对那道剑意的掌握,疯狂的涌入他的体内。

陈海虽然都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这一刻不冲击道丹,更待何时?

这一刻的动静自然是惊动山北的姜雨薇、姜璇、姜泽、周桐他们,他们御剑飞过断岭,没想到陈海竟然直接就在断岭南侧的断崖下冲击道丹。

姜雨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看四周灵气疯狂往陈海体内聚集的样子,知道陈海极有可能一次就结成道丹,当即下令放弃在断岭北面筑城,将所有的人马、战车、战械、法阵都调到断岭南面来重新部署,确保陈海冲击道丹不受四周潜伏的嗜血魔物干扰。

百余里外,疤脸骑士正通过手里的照影镜,清晰无误的看着断崖前的一幕,他甚至比姜雨薇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正因为如此,他心里更是惊讶:一头魔物,竟然在姜寅一剑斩断的石崖前悟道冲击道丹境!

有比这更可笑的笑话?

嗜杀成性的嗜血魔物,神魂受人族玄修役使的嗜血魔物,竟然能参悟姜寅的天地山河剑!

说出去,是不是要往天下所有的玄修都笑掉大牙!

他这一刻禁不住犹豫起来,接受吴煦的请托,去袭击北陵塞,还是不是一个好主意——除了这头令人看不透的青鳞魔,那樽玄金傀儡也不是好对付啊,更何况这千余人马,还拥有两座地阶防御法阵,其中一座地阶防御法阵还炼入进退自如的战车之中,实力绝对普通的哨塞将卒能及啊!

而远在数万里之外的万仙山深处,得幸在姜寅跟前伺奉的姜赫,这一刻看到闭目养神良久的姜寅老祖蓦然间睁开眼瞳,两道金sè精芒射入茫茫云海之中,仿佛一瞬间就将天地搜寻了一遍。

“发生什么事情了?”姜赫小心翼翼的问道。

以姜赫的修为,原本在修成道丹前,都没有资格在姜寅跟前伺奉的,但是姜寅前段时间突然让族中挑选十名潜质最强、但还没有达到真传弟子标准的子弟,送到他跟前来修行、伺奉,接受他的指点,算是享受准真传弟子的待遇。

“没什么。”姜寅淡然说道,他没想到这一刻竟然有人参悟到他留在断岭的天地山河剑意,他强忍住去查明此人身份的冲动,心想此人的身份真要被帝都那些人知道,说不定又要被闲置起来了。

看网友对 第七百零五章 天地山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