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逐北(六)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逐北(六)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背旗翻动,这一营马邑越骑立即自发动作起来。

两边丘陵上的哨探骑士翻身下马,准备居高临下以步射牵制对手靠拢,甚而还有人遥遥发出一箭,飞出数十步插入官道之中以为标的。到时候发箭就可以以此为距离判断。

而道路当中的马邑越骑,顿时由行军的纵队变为横队,疏散拉开了阵型,准备接战。

虽然还是传统的疏散骑军阵列,但这反应,这素养,也只有打老了仗的精锐老卒,才能做到!

马邑鹰扬府作为边地鹰扬府之一,虽有大业天子征高丽抽调,有王仁恭接掌之后的提拔亲信,招募异族以搅乱,但仍然还有些老底子存在!

这些老卒,根本没有等王翻的号令,短短时间就做好了战斗准备,这时才有火长队正望向王翻,只等他决断是接战还是暂退。

可王翻坐在马背上,和身边十几名亲信一起,根本没有动作,一个个脸sè发白目瞪口呆,哪里还发得出什么号令?

王翻不过三十岁的年纪,是太原王家远房族亲,因为血统实在太远,就算在主支那里拼命钻营,也就混了个家将的位置,贴身护卫王仁恭。

素来所为,也就是为王仁恭牵马坠镫。服侍得异常恭谨体贴,也没怎么仗着王氏族人身份在家将圈子当中飞扬跋扈,反而到处与人为善,口碑甚好。平日无事,也的确习练了一点武艺。

累积了历练来服侍王仁恭的苦劳,加上好人缘好口碑,在王仁恭入主马邑郡之后,就将他放出身边,领一营马邑越骑,指望王翻能将这一营马邑越骑老卒彻底掌握在手中。

王翻在营中,也向来宽厚待人,先人后己,也不克扣兵饷,更不作威作福。

但是王翻就是不会带兵打仗!

边地为军,能带兵,能厮杀是毫无疑问第一位的,没了这个,你其他做得再好,也是白费,这些老卒如何能够服你?

神武突然陷落,显然是天崩地裂的大消息。虽然王仁恭一直在针对刘武周,但是马邑郡上下,都知道恒安兵之精。马邑鹰扬府一半兵力,都堵在云中盆地出口,就是生怕哪天刘武周真的破釜沉舟,和王仁恭大干一场。

突然之间,却传来了神武陷落的消息,而北面堵住云中盆地出口的重兵还没有消息传来,虽然王仁恭以铁血手段立即出动善阳大军反攻神武,但马邑鹰扬府上下岂能不人心惶惶。

莫不是云中盆地出口那支兵马已然被刘武周打得全军覆没,然后被刘武周袭取了神武,恒安精锐,已经顶到了善阳门口,这下马邑郡局势危矣!

当得知自家这一营要跟在选锋营之后而进,几乎也可以算是全军先锋之后,王翻就已经是做了一夜噩梦,行军在途,更是疑神疑鬼,满脑子转动的都是看见刘武周大军之后自家该如何是好。

怕什么偏来什么,现在道中就突然传来警讯!虽然麾下老卒立即摆出了迎战姿态,还等着自家下号令。可王翻自家知道自家事,现在两条腿都抖了起来,哪里还能做出任何决断?

在这一瞬间,王翻真的想掉头便走,但王仁恭的积威好歹还维持住他最后一丝理智。颤抖着声音开口,就是两个字而已:“接……接战!”

火长队正仍然看着王翻。

接战,如何接战?列什么样阵势?是以箭阵拒止,还是干脆就迎上去骑军对博?更或者让开道路上两边丘陵,下马步射牵制?

入娘的就光秃秃这两个字,叫人怎生是好?

几名火长队正已经在不住摇头,对着身边亲信低声交代:“这王家子是靠不住了,到时候自家弟兄保命就是…………入娘的这王太守也是宿将,怎么就将马邑鹰扬府糟蹋成这般样子!”

马邑鹰扬府败坏如此,原因很简单,大业天子南去,名位天下的此鹿正肥,有心之人,如何能不垂涎欲滴?王仁恭竭尽马邑一郡资财,飞速将马邑鹰扬府扩充至万余人,如何能不出问题?

而王仁恭又是世家中人,一切要紧位置,当然紧着有出身的世家子,或者自己心腹部署,排斥马邑郡中本地宿将锐卒,这样马邑鹰扬府战斗力岂能不败坏下去?

正在人心一团纷乱之际,前面哨探之人已经飞也似的策马奔了回来,远远就放声大喊:“是选锋营败兵!”

选锋营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败下来了?

王翻先是松了一口气,接着又是脸sè煞白,选锋营都这样不堪一击,敌人乘胜而来,自家又该当如何是好?

烟尘飞舞之间,就见前路果然是三三两两的败兵退了回来,正是选锋营中人。

这些往常在善阳趾高气昂,炫耀武艺,斗殴生事,被王仁恭招揽而来的号称四方豪杰之人,现下一个个狼狈不堪,身上零碎都丢了个干净。

看到这般景象,这一营中马邑老卒都觉得心下分外痛快。

选锋选锋,自然要干远出硬探的活计,大军统帅,是绝对无法掌握的。若用本地人为选锋,王仁恭担心他们反倒和刘武周暗通款曲。所以从雁门,从河东,从流散征高丽溃军,从异族当中招募壮士为选锋,厚饷以待,用以为全军耳目。

这些号称四方豪杰之辈,往日压在马邑老卒头上,自诩为王太守嫡系心腹。现下却败得如此不堪,这个时候,不少马邑老卒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给打败他们的刘武周所部叫个好!

那个拿下神武,叫做乐郎君的刘鹰击麾下大将,果然是咱们马邑英杰,这下算是给大家伙儿出了一口恶气!

营将王翻,却没有半点欣喜之情。飞速传令,让亲卫将败兵引来。

看到王翻旗号,这些败兵如看到主心骨一般,垂头丧气的弛来,连马也不敢下,就在马背上对王翻行礼。

王翻也顾不上计较礼节问题了,急急询问:“敌人军势如何?”

几名败兵对望一眼,终有一人开口:“恒安府精锐尽出!恒安甲骑也来了!怕不有上千人,咱们力战而败,正想传信后方跟进诸军!”

又一人比手画脚的补充:“打不过,真的打不过,除非大军齐集,拉开阵势!军情要紧,咱们还得传信回去,将军,咱们就此别过!”

正在王翻还要拉着他们追问几句的时候,前面突然又认旗飞舞。这个时候不用细细解读旗号了,就见道路那头,烟尘卷动,还能听见蹄声如雷,正有骑军,向着此间疾驰而来!

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 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逐北(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