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零六章 天地山河(二)

第七百零六章 天地山河(二)

姜雨薇命令工造司的匠师、工匠放弃北面的残塞,移到断岭以南重新修筑城塞,他们起初还有些不情不愿,一个魔族堂而皇之地凝结魔丹也就罢了,居然还要倾尽所有人的力量保护,甚至不惜更改筑塞规划,这不是笑话么?

然而见姜雨薇、姜泽、姜璇等人面sè不善、杀气腾腾,这些人也只得遵从,也怕姜雨薇他们抓住把柄,拿他们开刀。

工造司的匠师、匠工,迅速协助姜雨薇他们,将四柱诛魔阵移到北面来,先将法阵最为基础、以便灵气聚集的聚灵法阵部分在陈海周围重新部署下来。

陈海此时心神通透,沉浸在姜寅的那一道天地山河剑意之中,

有四柱诛魔阵的聚灵法阵相助,他的魔躯这一刻宛如黑洞一般,将周边数十里、充盈于天地间的灵气都疯狂的搅动起来,吸入体内。

一时之间,狂风大作,乌云遮蔽大地,漫天的星光也都消失不见,众人只能依赖照明道符散发出来的光芒,将左右照亮,但他们没有能扩大神识感知的监视法阵,风狂云啸,对更外围区域的监视就变得极弱。

姜雨薇也不知道潜伏在荒原深处的嗜血魔物,会不会借机扑杀过来,只是抓紧一切时间,将四柱诛魔阵的阵器,以特定的方位,逐一稳固到地底岩层之中。

正此时,陈海心中仿佛有了什么明悟,一道玄之又玄的契机从心头乍现,将那一道青sè剑意沉入体内诸灵脉交汇而成的灵海秘宫之中,凝聚成一缕金光,旋即又形成一道直冲霄汉的金sè光柱,疯狂将吞吸而来的灵气纳入其中。

陈海都不知道他怎么就如此轻易掌握这道剑意,但既然大破灭真意雏形、八臂魔神秘相在这道剑意面前,都不堪一击,在此剑意基础之上再次结丹,自然是他最佳的选择。

“这,这未多有些夸张了吧!”

姜泽站在姜雨薇身旁,惊讶的说道。

他已经修炼到辟灵境圆满,即便开辟识海,六识感知也将提升到神识的层次,能感知道狂风之中,无尽的灵气正以陈海为核心形成湍流,疯狂涌入陈海的体内。

结丹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在道之真意的基础上,巨量的灵元固化结丹,所以理论上任何掌握道之真意、修成灵元的弟子,都能够冲击道丹。

结丹所需要的灵元体量,对明窍境弟子而言太恐怖了。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如臂指使的掌握如此磅礴的灵元,才是考校弟子修为的关键。

姜泽他们从不怀疑他们有朝一日能修成道丹,所以对结丹的种种迹象,也都早就听宗族或宗门内的长辈详细讲解过。

通常来说,明窍境弟子从外界吞吸灵气的速度跟规模,是远远不能跟道丹境、道胎境前辈相比的,平时补充灵元的消耗可以,但真要结丹,都主要依赖于灵药的辅助,再不济也要坐入灵气沉积的灵池之中结丹,像陈海直接以巨鲸吞水般的气势从四面八方吞吸灵气结丹的,即便有不弱的聚灵法阵相辅助,姜泽他是没有见过。

“姜青早初就是结丹魔将,只是通过天域通道,受空间风暴的反噬而受到重创,这两年才慢慢恢复修为而已。”姜雨薇故意风轻云淡的说道。

她知道陈海没有在万仙山结丹,就是怕引起不必要的关注,所以她也不想姜泽他们一惊一乍的。

听姜雨薇这么说,姜泽他们才心思淡定些——星衡域不比燕州,天材地宝极的灵药远非燕州能比,因此修为被废重新修炼,并非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且对于结丹魔将而言,丹碎重修,在神魂修为、真意参悟、对灵元的掌控以及此前经历过结丹的过程,再次结丹,自然要比初次结丹的新晋弟子要容易得多。

姜泽也知道陈海战力之力,此前就不在人族道丹境中后期强才之下,重新结丹是很容易,但也不至于搞出这么夸张的动静吧?

他是没有办法直接看到陈海体内的情形,要不是下巴都会被直接吓掉了。

********************

百余里之外,那疤面汉子神sè复杂地照影镜所呈现的一幕,以他的修为,所能看到的动静,要比姜泽,甚至要比姜雨薇都多得多。

丹成九品,从九丹到中上品的青蕴丹、紫丹以及金丹,所需要的灵元规模是完全不同的,如此恐怖的灵气湍动,说明这头青鳞魔在断崖前悟道结丹,所结必然是青蕴丹以上的魔丹,甚至说是紫级道丹也不无可能。

在万仙山这样的宗门,只要能修成紫丹,就能不受寿数限制,成为真传弟子,这青鳞魔在被那小丫女俘获之前,到底是什么来历?或者说是不灭邪域或玄yīn谷、轮回殿这种顶尖魔族势力的“少君”?

疤脸汉子正迟疑间,一个尖嘴猴腮的武将从他身后走上前来,尖锐着嗓子道:“大当家,动手吧。据吴老儿派来的人说,那魔物没有恢复明窍境修为,就能力克道丹,看它结丹搞出的这么大动静,一旦让它丹成,怕是就更不好对付了。”

疤面汉子此时已经有了退意,毕竟他花费了近百年的时间,才攒出了这么大的家业,要啃下眼前的这块硬骨头,不知道要伤亡多少。

更何况他手下的主力马队,距离这里还有三天行程,身后潜伏在岩洞里的三四百人,只有两名道丹、九名明窍,即便那青鳞魔结丹时不能心生旁骛,他们要对付拥有两座地阶防御法阵的千余精锐,也没有那么容易啃下来。

从吴煦给的情报里,能够看出那樽玄金傀儡,即便是他亲自出手,都未必能在短时间内解释,而姜雨薇作为东都姜氏的天之骄女,才二十岁刚出头,就已经修炼到明窍境后期,冲击道丹、成为万仙山真传弟子也是即日可待的事情,绝对当成普通的明窍境玄修衡量。

更主要的,是姜雨薇率两百精锐弟子,引诱数千魔兵落入姜明传所设的埋伏圈里,就说明不能将断岭之下的那千余人马,当作没有经历血战的稚儿去看待。

这一战要怎么打?

疤脸汉子绝不会为吴煦虚无缥缈的承诺,就将自己的身家押上去,但眼下又是难得的出手机会,委实叫他进退两难,或许他亲自先上前试探一下为好?

疤面汉以为已经狠狠高估陈海,要是他能直接看到陈海体内的情形,知道断岭之下的青鳞魔这一刻竟然正尝试凝结金丹,那他要么直接绕开,要么倾尽全力而上,屠灭姜雨薇他们,而不是如此轻率先上前试探了。

*********************

陈海闭起双目,心神完全沉浸到青sè剑意所化的金sè光柱之中,此时已经物我两忘,只是贪婪地将吞吸灵气,经十二灵脉纳入灵海秘宫、纳入金sè光柱之中。

有了两次修成道丹的经验,这一次他理应是更加得心应手。

然而陈海这一次要成就金丹,结丹的要求比以往结紫丹少说高出一倍,而他之前修结紫丹,还有炼除干净的血丹相助……

虽然源源不断的灵气被吞吸过来,但还是跟不上凝聚道丹的消耗。

或许这一次结丹的时机还不够成熟?

北陵寨之下曾有一条不弱的灵脉经过,能将无处不在的天地元气转变成玄修能直接吞吸炼化真元、灵元的灵气,但可惜在此前的大战中随着山岳崩断而被摧毁了,此地的灵气还是不够充裕。

陈海收回心神,正要中断这一次的结丹尝试,这时就见姜雨薇忽然皱起眉头,向南方张望而去;她身侧姜震派来的一个明窍境家将也骇然惊起,颤声说:“有道胎高手!”

他们这一千余人通玄境占了一半还多,明窍境只有六位,还有一位陈海正在冲击道丹,趁夜突袭而来的道胎高手对于此时的他们来讲,可以说犹如梦魇一般的存在。

紧接着一个惨绿sè的巨大手掌从远方瞬间而至,那手掌足足有七八丈巨大,乃是天地元气直接凝聚而成,直接朝正在冲击道丹的陈海用力抓去。

姜雨薇面容沉静,不用她下令,那辆炼有地阶防御法阵的战车骤然亮起光华,撑开一道巨大的黄sè光盾,堪堪将那魔爪抵住。

陈海这一刻神识大涨,正要起身出手,但下一刻就发现身影鬼魅的强敌虽然拥有道胎境的强悍修为,却只是一人突袭过来,他心里一怔,难道此人是趁他结丹,过来试探这边的防御实力的?

陈海知道就算此时他出手,也没有办法将道胎境强者留下来,反倒有可能将此人惊走,但此人想要单枪匹马攻破姜雨薇他们的防御体系,也是痴心妄想。

他便耐着性子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心神还完全沉浸在结丹过程之中,等着有机会再出手给此人致命一击。

当然,陈海他知道出手从储物戒中取出战戟,就会惊此人,唯一的偷袭机会,就是以青sè剑意凝聚一道剑气,在时机合适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斩过去。

他此时也没有闲着,在不断吞吸四周灵气的同时,心神还是收敛回灵海秘宫之中,观想那道浩然恢宏的剑意,也许是这种若即若离的心态,更令他“看清楚”剑意的本相,隐约有重重关山川河的无尽流影在剑意之中流淌。

陈海明白过来是什么让他如此轻易就掌握这道剑意了。

是他对天地山河的挚爱,是他对山川地形、对兵法战阵的研究早就深入骨髓!

他这些年为御魔之事奔波,对天地山河的挚爱早就深入他的骨髓之中,已然成为他神魂最深处的执念,而他治兵修习兵法战阵,对山河地形的研究,要远比普通的将帅都更为透彻。

他实际就早掌握了天地山河剑意的精髓,只是缺少眼前这么一个触发的契机而已。

这一刻,剑意所化的青sè巨剑,瞬时瓦解为无尽苍茫青郁之气,在他的灵海秘宫之内弥漫;而随着陈海心念转动,无尽苍茫青郁之气又凝聚成青sè巨剑。

天地山河剑意的第二重境界!

这一刻,断岭之下断裂的灵脉,受天地山河剑意的气机牵引,竟然隐隐震动起来……

普通弟子根本察觉不到这样的动静,但是刚才将防御光盾捏碎的疤面汉子能觉察到地底气机的变化,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误以为姜雨薇他们实际在此地部署了更厉害的防御法阵等他上钩,吓得抽身而退,身形快如闪电,但他同时也看到比之前倍加疯狂的灵气,正往陈海的体内涌去。

看网友对 第七百零六章 天地山河(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