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零七章 丹成

第七百零七章 丹成

断岭灵脉气机震动时,普通弟子没有什么觉察,疤面汉子却误以为姜雨薇部署什么厉害的法阵等他上钩,吓得魂飞魄,毫不犹豫就往外遁逃而走,身形仿佛一道幽芒,往暗沉的荒原深处电射而去。

姜雨薇、姜泽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敢轻易追出,再说以他们的修为,除非提前布下杀局,或者有极其强大的飞行法宝,否则也没有可能追杀道胎境存在。

疤面汉十数息之间,就遁逃三十里外,这时候滞住身形悬立在空中,再断岭石崖眺望过来。

虽说断岭附近并没有进一步的异常发生,也无从判断姜明传所派的这些人,是不是暗中藏有更厉害的法阵,但此时的陈海,在疤面汉子眼中,犹如一道厚重而又锋锐的青sè巨剑一般,那股四溢的杀机,就连他也不由得为之胆寒。

那疤面汉子本就多疑,与吴煦也是相互利用,即便吴煦许下重赏,但他这些年带着手下颠沛流离,过得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在没有进一步探明形势之前,怎肯将手里的筹码都押上去?

想到这里,疤面汉子恨恨地一攥拳,就想往部属藏身地遁飞过去,却不想身下密林里几十头魔獒嗅到了他的气息,开始往他这边围逼过来。

“你们这些杂毛畜牲,倒也想来欺我?”疤面汉子担心断岭藏有道胎境强者,遁逃出来收敛住气息,气息比普通人都要微弱,仿佛一道无害的食草兽藏在这边,没想到这群魔獒竟然真以为他好欺负,要围逼过来。

疤面汉子平日里根本不会理会这些战力只相当于人族辟灵境武修的魔獒,但是今日他心烦意乱,一脚踩踏下去,一道无波的波动就朝最先扑上来的那七八只魔獒碾压过去,仿佛一座山岳镇压过来,七八只魔獒比牛马还要健壮的魔躯,在半空就闷声爆开,化为碎得不能再碎的肉糜。

疤面汉子又贴着荒草,往东遁飞十数里,这时候潜伏在一座矮山之中的瘦脸武将迎过来,问道:“大当家,这伙兔崽子的实力如何?”

他离得远,只看到疤脸汉子刚出手就突然撤了回来,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回去再说。”疤脸汉子说道。

“我们就这么回去,吴煦老儿那里怎么交待?”瘦脸武将问道。

“吴煦自己都没有办法要这伙兔崽子的性命,才要假我等之手,难道他多等几天就不耐烦了?”疤面汉子冷哼一声说道,便带着瘦脸武将往手下藏身处遁飞过去,暗感要将北陵寨拔除掉,还是要等三天主力马队赶来汇合才行。

***************

疤面汉一击就走,仿佛一阵急雨,来则匆匆,去则无息,甚至让人都觉察不出其来意。

说是试探这边的实力,但就刚刚一下,他们这边连玄金傀儡都没有来及上场,疤面汉就已经遁走了。

天下哪里有如此敷衍了事的试探?

饶是如此,姜雨薇他们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下令弟子继续备战,维持着战车上防御法阵的运转,防备不知何时就会突如其来的袭杀。

毕竟隔着两个大境界,容不得他们小窥任何道胎的存在。

姜雨薇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带着姜璇抱剑坐在断岭之巅,将神识散发出去,警惕什么踏入三十里之内的任何活物。

天蒙蒙亮时,就见在陈海闭关的四周,突然从地底爆出一圈土黄sè的光晕,姜雨薇、姜璇都吓了一跳,接着就听见工造司所派的阵法师欣喜的大叫起来:“大阵已成。”

姜雨薇也是欣喜,飞遁到半空中,御使灵剑往土黄sè的光墙斩去,却见她能断崖裂石的一斩之下,那道土黄sè的光墙纹丝不动,暗中果然不愧是护山大阵。

防御法阵,通常以中枢主阵器确定品阶层次,通常说来,中枢主阵器为地阶法宝,此防御法阵就是地阶防御法阵,只是不同的地阶防御法阵之间,威能则是天差地别。

比如说姜雨薇此次北上,拿功绩从宗门换取的那辆雁羽战车,本身就是一件地阶防御法宝,炼入地阶阵法禁制,遇敌时能释放出密如雁羽的灵盾,将己方战阵屏障起来。

刚才疤脸汉子出手袭杀陈海,便是这辆雁羽战车撑住第一击。

不过,雁羽战车炼入地阶阵法禁制,算是地阶防御法宝,但就防御范围及强度,与四柱诛魔阵相比,就差太远了。

四柱诛魔阵,四大中枢主阵器就是四件地阶上品防御法宝,二十八件附属阵器则都是二十八件玄阶上品防御法宝,一旦部署下去,需要由四名明窍境玄修、二十八名辟灵境玄修主持,才能将大阵的威力及微妙变化尽数发挥出来。

这样的防御法阵虽然也是地阶,却不知道要比雁羽战车强出多少倍,因为星衡域通常将四柱诛魔阵这样的法阵,称之为护山大阵。

此时四柱诛魔阵已经布下,即便疤脸汉率精锐及装备精良程度犹在他们之上的上千兵马来攻,也不要想一时半会能将四柱诛魔阵攻破,而时间继续拖延下,燕台关的援兵就会赶来增援。

接下来,工匠则是要在四柱诛魔阵形成的防御光墙上修筑石墙,到时候法阵与石墙浑成一体,遇敌袭时防御力则能进一步提高,也将令敌军看不透北陵塞中的虚实。

姜雨薇猜测昨夜的异动,或许能让燕台关派人过来询问情况,普通弟子看不出陈海的虚实,但倘若燕台关派出道丹境使者,怕是会将更多的秘密看透,姜雨薇便让人在陈海闭关处搭建茅舍,将陈海整具魔躯都藏在茅舍之中,只是风卷残云,灵气还是以恐怖的速度往陈海体内涌去。

而这一刻姜雨薇也察觉到地底的异状。

所谓的异状,也就是说陈海一双粗壮的鳞足踩踏在石地,地底有两股灵气仿佛海眼灵泉一般通过他的足底涌入他的体内。

断岭地底的灵脉不是已经断裂了吧,怎么还能有如此磅礴的灵气滋生?

姜雨薇难以相信所发生眼前的一切,到第三天黄昏时,突然间就风停云住。

陪同姜雨薇在断岭山顶守了三天的周桐、姜璇他们看到这一幕,都颇有些意外:“这就结束了,姜青到底是没有重修成魔丹?”

以他们听来的经验,这么快就风停云住,多半是冲击道丹失败,又或者是随随便便修成入不了核心弟子法眼的杂丹——再说成丹应有异相,临时搭建的茅草屋里,忽然间就彻底的风停云住,怎么看都不像结丹成功的样子。

姜雨薇也有些意外,她听陈海说过他时碎丹重修,要相对简单得多,但也没有想过三天就结束了——姜雨薇她心里想着,自己要能在三年内冲击道丹成功,就谢天谢地了。

“你们在这里守着,我过去看一看。”姜雨薇说道,便往茅舍飞去,推门进去,就见陈海正睁开魔瞳,张开口将一团金sè的丹云徐徐吞入腹中。

金sè丹云!

姜雨薇都难以想象眼前的一切,陈海所结竟然是万仙山都百年难出其一的九品金丹!

陈海现在结丹极有经验,为防止行藏暴露,他在结丹功成的一瞬就直接退出入寂,将结丹所引发的丹云异相,直接吞吸入腹中,不使散溢到茅草房外面去,让所有人都看到。

陈海感知到是姜雨微一人推门进来,也没有掩饰什么,待将金彤丹云完全吞入腹中,跟姜雨薇传音说道:“我已经修成金丹,接下来会在这断岭山腹之中开辟一座石室修炼化形诀——修炼化形诀,不需要一气功成,所以接下来北陵塞由我来替你盯着,你需安心以最快的速度冲击道丹,到时候返回万仙山,你我才有立足的资本。”

“前辈怎么不找姜寅老祖说明这一切?”姜雨薇不解的问道。

“找姜寅老祖说明这一切,又有何益,姜寅老祖不一样被迫从天罗谷撤兵,”陈海说道,“另外,燕州与崇国实有极深的渊源跟牵涉,如非必要,我的身份绝不能轻易暴露出去,待我修成化形诀,自然就有人族身份去应对种种纷争,也不差多等三五年了。”

听陈海的意思,只需要三五年就能修成化形诀,化变人身,暗感难以思议,但想到陈海都修成金丹了,三五年后化变人形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陈海接着又问及断岭附近的情形,姜雨薇说道:“那疤脸汉人称鬼面剑尊韩三元,早初是坠星海的一名散修,不知道在坠星海得罪了什么强豪,逃到崇国当成悍匪来。早初天罗谷、魔獐岭都被魔族占领,韩三元就带着人马在魔獐岭以南烧杀屠掠,而在姜寅老祖收复魔獐岭之后,魔獐岭以南的广袤地域,归入西柱国将军府的辖域,韩三元就带着人马逃到魔獐岭以北来。那天,他突袭我们,估计也是一时兴起,现在我们已经将四柱诛魔阵布下,他应该更不敢过来挑衅了。”

“他那日袭我们,并非一时兴起,只不过在他真正出手试探我们之前,被我搞出来的动静突然吓走了而已。”陈海自然清楚韩三元因为什么遁走,而既然他们刚到断岭立足,都没有过夜呢,韩三元就出手试探,想必就是针对他们而来,那韩三元就不可能随意撤走,再不出现!

看网友对 第七百零七章 丹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