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六百三十三章 絮絮叨叨

第六百三十三章 絮絮叨叨

“休息一下。”

说话的是万神畏,他浑身是血迹,最触目惊心的伤口是他的左臂。自肘关节以下,全都消失不见,森白的断骨刺穿模糊的血肉,露出一截,看上去异常可怖。

他神情淡然,目光坚毅,好像受伤的不是自己。

那是和佘妤硬拼一记,留下的伤口。也正是这记两败俱伤的硬拼,惊走了佘妤,让他们获得喘息之机。

主帅钢铁般的意志,感染着士兵们,尽管大家身心俱疲,但是没有人露出绝望之sè。他们纷纷跌坐在地,几位还有余力的将领,一声不吭地走到外围警戒。

不过万神畏很清楚,佘妤的逃离是暂时的,很快她就卷土重来。神血的恢复能力极为惊人,自己给佘妤带来的伤势,只需要一两天,她就会痊愈。

她一定会再次猎杀。

这么多天来,她用同样的方式猎杀他们,给神畏裁决带来巨大的损伤。

神畏裁决的将领们被召集起来。

万神畏没有废话,开门见山道:“现在来安排一下接下来的行动。休息完之后,裁决和神畏分开,你们立即撤离。”

西门裁决尖叫:“我不同意!”

万神畏反问:“你不想给裁决留下一点种子吗?”

西门裁决哑然,这是她封印禁锢叶白衣时对万神畏说过的话。她的目光环顾部下,神sè惨然。

裁决如今只剩下一百多人,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带伤。从裁决创立至今,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巨大的伤亡,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今天这样直接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

她心中酸楚,倔强道:“我留下。”

万神畏摇头:“你实力受损,留下来也没用。”

如果在平时,光是这句话,她就会和万神畏打起来。但是此时听到这句话,她心中只觉得绝望和悲伤。她扭过脸,看到昏迷中的叶白衣。

叶白衣好似沉睡之中,非常安静,如果不是偶尔睫毛会颤动,天神心的跳动隐隐约约,会令人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死去。

劫持敌军统帅,多么辉煌的不世之功!

如今叶白衣却成为他们的催命符。天神心的强大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第一次遇到昏迷都无法杀死的人。如今已经确定,佘妤总是有办法能够锁定他们的位置,大家猜测和天神心有关。

如果他们想逃脱佘妤的猎杀,把叶白衣扔掉是唯一的办法。可是如此一来,所有的牺牲,都变得毫无意义。

佘妤的强大,给神畏裁决带来的不仅仅是震撼,还有恐惧。

身为神畏部部首,万神畏的实力已经站在元修的顶点,比他更强大的元修,只有岱纲和乐不冷。即使如此,他也不是佘妤的对手。

杀不死的叶白衣,横空出世的佘妤。

天神心、神血,它们所蕴含的力量,颠覆了万神畏他们的认知。

倘若说,血灾的爆发,血修的崛起,让元修们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力量。而如今他们却恐惧地发现,血修似乎开始走在元修的前面,血修的力量体系似乎比元修更加优秀。

这才真正令人绝望。

血修的高手不断涌现,而元修的高手却日益凋零,此消彼长,随着时间的拉长,双方的差距越来越大。

万神畏就仿佛站立于江中孤岛之上,看大江滔滔而下,浩瀚无边,看江水漫漫上涨,淹没脚面,环顾四周,无处可逃,无处可躲。

有的时候,个人的力量真是渺小有若微尘啊。

万神畏心中轻叹,思绪拉回来:“眼下只怕无法摆脱佘妤。当今之计,唯有断腕求生。除裁决部,神畏也走,两部分开,朝两个方向。我带着叶白衣,朝翡翠森方向逃。佘妤绝不想叶白衣落入岱纲之手,一定无暇追击你们。”

“大人,让属下来!”

“大人岂可轻易涉险?”

“是啊大人,神畏岂可没有大人?属下愿意诱敌!”

神畏将士激动无比,纷纷主动请缨。

万神畏扬起只剩下一只的手臂,大家的声音降下去。

等大家安静下来,他笑了笑:“你们跑不过佘妤,我也不一定能跑过,不过应该能勉强跟上她。跑不远,佘妤就有时间回头猎杀其他人。”

众人哑然,他们知道大人说的没错。

“可是……”

“没什么可是。”万神畏摇头:“这是命令。”

众人沉默下来。

万神畏的目光扫过众人,脸上笑容逐渐消失,神情变得严肃,目光坦然:“我这一去,九死一生。战死沙场是我辈宿命,挺好。死了一了百了,活着的人更痛苦。所以,是我对不住大家了。”

他忽然起身,向所有人认真行一礼。

将士们呼啦全都站起来,手足无措。

“大人!大人!”

“大人,您……”

这群铁打的汉子们脸涨得通红,说着说着声音哽咽起来,说不下去,眼眶红了。年纪小的战士捂着嘴巴不想让自己哭出声,泪水却不受控制夺眶而出。

万神畏笑了笑,旋即神情认真:“现在来说说后面的安排,你们的任务比我艰巨。”

山谷很安静,只有万神畏的声音。

大人的声音很平静沉着,没有激励人心的慷慨铿锵,和平常一样。就像平日里安排战士们的今天修炼内容,安排接下来的巡视,安排最近一周的任务。

“我的任务是带着叶白衣去岱纲。能不能送到岱纲手上,我没把握。能送到最好,叶白衣落到岱纲手上,比送回神之血划算。不管怎么说,岱纲是元修。对待元修,还是要比神之血好得多。如果送不到,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这些人,能做到问心无愧就好。”

“宋烟,以后神畏就交给你了。”

“现在来看,我们的战斗方式,修炼方式有很多地方要改进。我们必须进步,必须改良,无论哪个方面。神之血的进步很大,不光是他们的战部,还有高手方面。佘妤一个人就把我们打得像丧家之犬,叶白衣的天神心,我们连杀都杀不死。他要醒过来,我们谁是对手?只有挨宰的份。神之血的进步实在太快了,我们必须要跟上,要不然连最后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大人从容沉着的语气还是往常那般熟悉,陌生的是拉家常一样的叨叨絮絮。

平时大人说话从不啰嗦,简短有力,命令、命令、还是命令。

大人一定有很多话想说吧,大人一定是想把心里所有的话都说完吧,大人是不是放心不下……

战死沙场自己一点都不害怕啊,可是为什么泪水流下来?

年轻的士兵抹去眼泪,烟熏火燎的脸庞倔强坚毅,他要把大人说的每个字都牢牢记在心里。

万神畏停顿片刻,才沉吟道:“不管是神畏还是裁决,不要就这么湮灭,也不要散了,你们要团结,要活下来,要继续战斗。何去何从,我也不知道。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内斗。谁和血修战斗,我们就和他并肩作战。”

他想了一下,像是自言自语:“叶夫人的大师之光,也不知道成功了没?虽然叶夫人的很多观点很多手段我不赞同,但我还是希望大师之光能够成功。元修再没有新的战斗方式,我们必败无疑。再不然,就是艾辉了。松间派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那个塔炮就很厉害。艾辉师雪漫这些人,抗击血修方面比叶夫人更坚决。”

万神畏忽然一笑,笑容自嘲苦涩:“说了这么多,感觉都是废话啊。”

宋烟眼眶通红,咬牙道:“大人所言,属下一定会牢记在心!”

万神畏转脸对西门裁决道:“西门,你性烈如火,嫉恶如仇,只怕难容于叶夫人,你还是去松间派吧。”

西门裁决心中悲伤,但是脸上不露分毫,冷哼一声:“你先想想怎么从那妖女手上活下来吧!死在一个血修后辈手上,简直丢我们中央三部的人!”

万神畏熟知西门裁决的性格,也不生气。

他哈哈一笑,长身而起。

走到叶白衣身前,手中的大剑插在腰间,仅剩的右手一把拎起昏迷的叶白衣,背后的云翼忽倏张开。

宛如地狱中恶龙张开双翼。

只是那黑sè宽大的云翼残缺不齐,伤痕累累。腰间的大剑布满裂纹,剑刃处处豁口。断臂血肉未愈,白骨森森,血沾衣襟。

万神畏身形笔直,挺立如枪,不见半点佝偻萎靡。沧桑的脸庞满是风霜烟尘,此刻却显豪迈昂扬。

呼哧,呼哧,云翼缓缓扇动,搅动气流。

万神畏笔直的身形纹丝不动。

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他要把他们牢记在心。胸中仿佛有万千热流激荡,他大声道:“与诸君并肩同行数十载,何其幸运,此生铭记!流年已过,你我不负寒暑,不负子民,不负神畏!若有来生,与诸君再并肩!杀他个痛快!”

有人泣不成声,有人悲声高呼,有人嘶吼咆哮,有人怒吼神畏。

万神畏哈哈洒然一笑,拎着叶白衣腾空而起。

“走了。”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三章 絮絮叨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