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零五章 老大的挑拨

第一百零五章 老大的挑拨

  “老大!”冬天冷一跃而起:“他们三个人在骂你!这三个人全都不是什么好人,当人一面,背后一面……老大你和他们交往可要当心,千万小心别被这几个卑鄙小人骗了,他们……”

  “冬天冷!你混蛋……老大老大……嘿嘿,我刚才可不是说你……我是春晚风,老大你认识我不?不认识没关系,我们过了今天就认识了,以后你就是我一辈子的老大了……”

  春晚风一脸阿谀,哈巴狗一般凑上去,马屁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老大!我的亲老大啊……”夏冰川一脸激动,居然不知道怎么从眼中揉出来了泪水,激动的要哭的样子:“我可找到你了……从今天开始,我夏冰川鞍前马后,万死不辞!”

  “老大老大……”秋云山腿还在瘸着,一拐一拐的冲上来:“老大啊……我终于见到你了,呜呜老大,可怜我为了见到老大,腿都差点被打断,到现在还没好……从此以后,老大你让我往东,我就绝不往西!你让我打狗,我就绝不骂鸡!”

  三个人一起冲上去,这种场景是很震撼的。

  起码云扬感觉自己有被震撼到!

  这咋回事儿?

  什么情形?

  刚才分明听见这几个人在说,那天跟冬天冷在一起的那人怎么怎么滴……

  怎么眨眼间就画风突变了呢?

  只是云扬跟着就被另一件事吸引了心神。

  “你就是秋云山?”云扬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秋云山,目光不善。

  若不是因为这小子惹起来的事儿,自己现在能这么被动?

  “我就是秋云山啊……”秋云山很是有些莫名其妙,老大为啥看起来不怎么欢迎我的样子:“老大啊,你以后可以叫我小秋秋,小山山……都行啊……你这口气让我害怕……”

  “我才刚刚被打过啊……”秋云山撸起裤腿装可怜,伸手指着:“老大您看,腿还肿着……”

  “活该!”

  云扬哼了一声:“谁让你不长眼睛,这才是第一次……若是你今天晚上再说一句要纳云醉月为妾试试?”

  秋云山一声哀嚎:“老大我不敢了啊……要说这是全都要怪那米掌柜,不关我的事啊!”

  “怎么就不关你的事,要不是你笨,能有这些凌乱么!”云扬已经顺势坐了下来:“人家挖个坑你就往里跳,这也幸亏是你叔叔,要不然,你秋云山这次就死定了!”

  秋云山刹那间面目狰狞:“不错,这事儿,我叔叔也跟我说了……他么的!这姓米的欺我太甚!这事绝对不算完!”

  “所以说……”云扬眼见挑拨得已经差不多了,索性再加上最后一把火:“别说我配不配当你老大,这个暂且不论。不过,我也不愿意有你这么一个差点被人玩死的小弟。”

  云扬笑笑:“说不定什么时候,可就能被你连累呢,这样的小弟还是没有的好……”

  云扬的目光,斜斜的扫过冬天冷。

  冬天冷顿时义愤填膺:“不错,你说说你惹出来的破事儿,被人利用了先不说,居然还连带着被人把我们三个也被牵扯进去,被抓进去刑部大牢过夜,端的无妄之灾……若不是有你这出,兄弟们能这么拼命?我们已经被你连累的够呛了,你就别害老大了……”

  春晚风和夏冰川别的本事不行,但说到落井下石的本事,却绝对是超一流的,纷纷插话。

  “这话说的是,我从来没听冬天冷说过这么有道理的话。”

  “就是就是,老秋啊,真的,你这段时间简直就像个丧门星一样……”

  “瞧你害得月姐!”

  “瞧你害得我们!”

  “瞧你害得我脸上都长了麻子……”

  “说不定我们前段时间输给冬天冷,就是因为受了他的牵连,之前我们啥时候输过……”

  说到这句话,突然间三个人一起停止。春晚风,夏冰川同时咂咂嘴:“这他么的……还真他么的有道理啊……”

  秋云山闻言登时悲催之极,大怒道:“你们且等着瞧,我要是不……不……不能在三个月之内,将那家伙整治得驴唇不对马嘴……”

  冬天冷轻飘飘的说道:“哟,自限三个月时限么,好短暂哪,转眼就过啊!好吧,我也发个誓,我要是不在三千年之内天下无敌,我就去死,红口白牙,指天立誓!”

  “哈哈哈……”夏冰川与春晚风凑趣的哈哈大笑。

  “我要是在三千年之内不死,我就上吊!”

  “我要是在三万年之内不能骑着太阳撒尿一次,我就横刀自尽!哈哈哈……”

  秋云山一时间浑身都在哆嗦,气的脸都青了:“你们等着看!三天!就这三天之内,我要是不让这混蛋给我付出代价,我就不姓秋!”

  云扬赶紧打圆场:“大家嘻嘻哈哈的开个玩笑,这么认真做什么……来来来,喝酒喝酒。”

  眼见老大出面打圆场,众人齐齐喜笑颜开,开始不断敬酒,云扬酒到杯干,刹那间就是称兄道弟的亲热起来;就只有秋云山仍旧青着脸,下不来台。

  被挤兑的实在太狠了。

  纵使偶尔勉强笑笑和云扬喝一杯酒,转过头旋即便又开始生闷气。

  良久……

  酒酣耳热之际……

  “啪!”

  秋云山猛地将杯子扔在地上,顿时粉碎,红着眼睛说道:“敢设计我!我非杀了那个混蛋不可!”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却是令众人尽皆吓了一跳。

  然后众人眼看着秋云山猛地站起身,怒火万丈的冲了出去。

  云扬皱皱眉,给冬天冷使个眼sè:“还不赶紧去劝劝他。”

  冬天冷心不甘情不愿地追了出去。

  众人亦随之停住不喝,却听冬天冷在外面劝说的声音遥遥传来:“我说你这人,怎地这么没劲呢!大家都在喝酒,正高兴的当口,你这是干啥?被人设计了很生气吗?你又不是被人设计了一次两次了,做人要习惯……瞧你这一脸倒霉,说不定这一去又被那姓米的设计了……”

  云扬瞠目结舌,道:“这叫劝说吗?”

  春晚风与夏冰川却是齐齐捧着肚子狂笑起来,一副果然如我所料,丝毫也不出意外的款。

  果然,冬天冷挺胸走进来,很无奈的说道:“老大啊,我刚才苦口婆心的一番劝解,字字珠玑啊,推心置腹,可是他不听,我是真没辙了……”

  苦口婆心,推心置腹……他么你还真会用成语!

  云扬一脑门子黑线,提醒道:“可千万别让他闹出大事,现在天唐城可不太平,各国军方势力将临,正是风起云涌,岂同平日可比……万一秋云山在这里要是出点啥事,你们可知道后果。我倒没啥事,但你们三个却是脱不了干系的,知道吧?凡事谨慎为上。”

  冬天冷三人感激涕零道:“老大的提点兄弟们记住了。放心,秋云山就是个狗毛脾气,过一阵子自己就下去了,出不了大事……”

  “等再跟他照面的时候可别刺激他了。”云扬淳淳叮嘱:“大家论交一场,凡事适可而止,我发现你们几个嘴巴都够毒的……”

  三人乐不可支大笑:“那是老大你没看到秋云山的真实嘴脸,这事儿要是发生在我们身上,这王八蛋嘴巴更毒也有!我们是因为今天老大在这里,已经给他留了极大的面子……”

  “对头对头,要是我们真个动作,今天能挤兑的他上吊去!”

  云醉月坐在一边,看着云扬轻描淡写之间就将这件事情挑了起来,又云淡风轻地将他自己摘了出去,从头到尾风轻云淡,丝毫没有半点痕迹可寻。

  不由得心中也是佩服之极。

  这位小兄弟的手段,真可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对方煽动秋云山来闹事,这边他就煽动秋云山再怼回去。

  手段同样干净。

  而且不管面对什么人,他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位置摆正,应该说什么,什么口气,什么态度……更是拿捏得一丝不差。

  “人才啊!”云醉月心中暗想。

  这绝对是一个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环境里,都能够迅速站稳脚跟并且搅乱风云或者掌控风云的超卓人物!

  九尊手下,竟然有这等翻江倒海的人物?

  若是有,火为什么从来没有跟我说过?

  “嗯,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研究一件事情。”云扬道。

  “什么事情?”冬天冷三人同时问道。

  冬天冷固然早就对云扬死心塌地;而那春晚风和夏冰川却是在这次接触之后,感觉云扬这人,真的很不错,值得相交的主。

  坦诚,热情,好交朋友,豪爽,义气,而且能够为人着想,风度无懈可击,气质也是优雅中更显雍容,还有一两分自己这些富家公子最喜欢的痞气……嗯,这是一个和自己人怎么闹都行,但,对待外人毫不讲理的人——和我一样!

  所以这两大纨绔几乎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从有所求到有些真心的想要交朋友的阶段。

  这是一个极重大的心路历程转变。

  “这个事情就是……”云扬道:“玄兽,有没有可能在天定的基础上,或者说……固有桎梏之下再打破一层……达到更高的……阶位的说法!”

  云扬这一句话来得突兀至极,然而三大纨绔闻言之下,却是同时睁大了眼睛!

  这一刻,六颗眼珠子几乎同时射出眼框,掉了出来。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五章 老大的挑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