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零八章 聚灵宝穴

第七百零八章 聚灵宝穴

北陵塞西南三百里处,在一处十余丈高的矮丘之上,韩三元正自闭目凝坐着,呼吸吞吐之间,身周的天地灵气向体内涌去,气势犹如长鲸吞水一般。

矮丘之下,有数十顶七八丈方圆的帐篷错落在林中,千余人马穿着各样各式的战甲法袍在其中或坐或卧,看着都有不弱的修为,除了一部分被胁裹的人外,更多的人都是满脸的凶横;说实话,要不是作奸犯科,被宗门或宗阀追杀,以他们的修为何苦沦落到当马贼的地步?

他们驱使奴兵捕捉来体肥肢壮的魔物,架到篝火上,油脂一团团的滴落下来,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和噼啪的声响。

除此之外,矮丘之下再无声响。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那尖嘴猴腮的武修从帐篷中掀帘而出,一个起落飞到了韩三元的身前。

韩三元睁开双眼,瞳孔之中有一团绿光乍现,缓声道:“何事?”

那武修不掩欣喜地道:“那魔物收功了。这才三天的时间就已经收功,想来这魔物还是积累不够,没能修成魔丹。”

照影镜虽说能照见三四百里内的情形,但是陈海闭关处为茅屋所笼罩着,又刻意掩饰住凝结金丹的异象,那武修通过照影镜,只看到陈海三天后就收功了,并不知道陈海已经结成金丹。

而以常理度之,越是越高级的道丹,越难凝结,往往需要无数的尝试,才抓住那玄之又玄的结丹时机;即便有绝品灵丹辅助,三天结丹,也是只能凝结不入流的杂sè丹。

在瘦脸武修看来,那头青鳞魔也就是一个雷声大、雨点小的货sè。

韩三元接过照影镜仔细看去,隐约看到陈海已然收功,正与姜雨薇在说些什么。

他此时距离北陵塞已在四百里之外,以他的修为也根本不能细察陈海散发出来的气息,更何况陈海还有意收敛着气息,他仅仅依靠照影镜的投影做判断,并不能知道陈海现如今的具体状况。

可是三天前他在试探北陵寨的时候,那青鳞魔搞出来的动静,确实又不小,即便结丹艰难,也不应该三天就放弃了啊,韩三元皱着眉头,总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大对劲。

那瘦脸武修却按捺不住的劝道:“大当家的,此魔冲击道丹失败,必定会有一段衰弱的时间,而此时北陵塞只是刚有轮廓,三当家又带着兄弟们赶过来了,正是我等一击而下的好机会啊。”

韩三元站起身来,左右踱了两步,摇了摇头说:“那四柱诛魔阵已经成功布下,北陵塞可以说已经相当于完工了三分之二,至于寨墙能否建成,并不十分重要。三日前我才刚刚出手试探过对方,现在他们正是戒心重重的时候,贸然强攻,怕是伤亡会更加巨大。”

瘦脸武修问道:“那这块肥肉,我们就不吃了?”

韩三元说道:“我让老二去联系黑风寇了,他们手里有火鸦战车,最利攻城拔寨,等黑风寇过来跟我们联手,再攻北陵塞不迟……”

“黑瞎子可是个心黑手辣的主,要价怕是不低吧?”瘦脸武修颇为惋惜的说道,都不知道要出多少筹码,才能说动黑风寇跟他们联手。

“他们要什么都可以给,我们只要那座四柱诛魔阵便成,”韩三元说道,“明月岛被坠星海的龙妖攻破,死伤惨重,虽说许如松是死是活没有消息传出来,但想必绝不好受,我们该回坠星海,找一处地方落脚,不需要兄弟们再跟着我到底流窜了……”

瘦脸武修想想也是,他们要是回坠星海能找到一处地方落脚,总要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流窜好得多,但追杀他们百年的明月岛势力既然蓑落、许如松被龙妖杀死,坠星海附近的散修宗派势力也是多如牛毛,他们想要占据一处灵脉扎根,也非易事。

一座护山法阵,实是不可或缺之物,与其拿这些年的积蓄去黑市购买,还真不如真接下手抢。

**************

且不提韩三元这里在谋算着什么,陈海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要帮助姜雨薇修成道丹。只有她有了真传弟子的身份,在万仙山才真正有了一些话语权,到时候就能做更多的事情。

姜雨薇当然知道陈海的打算,但她心里又是十分疑惑,万仙山有百余真传弟子,地位虽然与外门长老相若,但她毕竟没有什么根基,身边只有一群修为低微、没有什么资源的寒庶子弟,又能为御魔大局做多少事情?

想姜寅老祖还不是一样束手无策?

倘若她知道陈海当年在燕州,仅仅辟灵境、明窍境的低微修为,就能一步步推动燕州的形势往他预想的方向走,就知道有些时候,谋算及寒庶子弟所凝聚起来的能力是不容小窥的。

姜雨薇眼下已经明窍巅峰,被困地宫三年,在春水真意的基础之上,又参悟到燎原真意,陈海又指导她参悟水火相济的调和跟平衡,即便最终没有获得那枚天劫丹,此时也已经具备了冲击中上品道丹的基础。

不过眼前摆在她面前还有一大障碍,那就是捉襟见肘的丹药。

姜雨薇不是陈海,能在荒原之中,不借丹药就直接冲击道丹。

当然,龙鼎现在在陈海手中,他是可以借助龙鼎为姜雨薇开练几炉丹药的,但是由于为了北陵塞能像钉子一样牢牢扎在这魔獐岭之外,他们北上之前,就将绝大多数的宗门功绩都换成了战车、甲具,药材和灵草的准备,就有些捉襟见肘,不足以炼制能够辅助道丹修炼的高级灵丹。

想到这里,姜雨薇也是愁肠郁结。

不过对于此,陈海心中早就有了打算。

他成就道丹之事,就发觉千丈之下的灵脉并未完全被摧毁,要不然他也无法借灵脉之力,一举修成道丹。

灵脉说实则实、说虚则虚。

说虚,就是将挖地万丈,都不可能发现有所谓的灵脉存在;说实,灵脉之地灵气滋生汇聚,远胜于他处。

说到底,灵脉只是一种特殊的、能将诸性凶烈的天地元气山河调和转换为冲和灵气的地形结构而已,因为断岭附近的地形结构在此前的大战被破坏得太厉害,不能再凝聚灵气,所以才说是灵脉断绝。

只是,断岭这种特殊的地形结构并没有被完全摧毁,而在陈海参悟天地山河剑意、冲击道丹之时,无意间将自身的气机融入这残缺的天地之势中,将残缺的那一小部分补全,灵脉顿成,甚至在那时,陈海就是灵脉的一部分。

也是在这个基础之上,陈海才能在三天内就成全金丹的。

天地山河剑意的根本神通,说到底还是对天地之势的掌握。

“天地之势,说到底也是天地大阵,我此时已经知道此地的地形结构缺陷在那里,破坏并不严重,有玄金傀儡相助,补全这小小的结构缺陷不难,”陈海说道,“到时候我们只需要在天地之势的阵眼上,布下一座聚灵法阵,你进去闭关潜修,不会比万仙山的灵天洞府稍弱。”

“……”听陈海这么说,姜雨薇也甚为欣喜,毕竟冲击道丹非同小可,能多上一分把握都是好的。

接下来数日,姜雨薇带着姜泽、周桐他们防卫左右;工造司工匠与北陵谷山庄的低级弟子八九百人,一起动手修筑北陵塞,而陈海则带着玄金傀儡从断岭崩裂来的岩缝,钻入地底深处。

当然,也不是崩裂的岩缝能一直不间断的往地底延伸,陈海他们挑选捷径,遇到岩层阻拦,便开山破石,开挖出能让他通过的洞口即可。

他现在已经修成金丹,手中的魔戟更是之前魔侯级强者的战兵,寻常山石在魔戟挥舞之下,犹如豆腐一般被切割开来。

只是这柄魔戟早前颇有凶名,现在沦为了挖掘的工具,那樽魔侯若是在天有灵,不知道会不会被气的活过来。

半个月后的日中时分,当最后一块数万斤重的巨型条石,在四柱诛魔阵所凝聚的巨手抓握下,稳稳的落到塞城上固定下来之后,整个北陵塞的主体建筑就算全部完工了。

姜雨薇站在城墙之上。

虽说一百丈方圆的北陵塞内还是空荡荡一片,仅有一些简陋的木棚、茅舍充当营房,七八尺厚、十二三米高的寨墙还需要进一步的加固,但此时总算是有了模样。

连续十余日的劳作,工造司的匠人跟北陵谷山庄的低级弟子,也早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此时见到大功告成,一个个忍不住欢声庆贺起来。

工造司的匠师、工匠知道这里并非什么良善之地,看到军塞大体建成,就不再耽搁,直接跟姜雨薇提出告辞,集结返回燕台关去。

在最后一个工匠踏出北陵塞的同时,陈海与玄金傀儡身在地底三百丈深处的一处天然形成的岩洞里,玄金傀儡正喷射焚天烈焰,将一处断裂的石梁一点点熔炼成岩浆,再在重新冷却凝固后形成完成的石梁。

这座石梁仿佛这片区域的天地之桥,一旦断裂补全完整,洞穴四壁就有丝丝缕缕的灵气凝聚出来。

那灵气初时微弱,很快就浓郁了起来,又过了几十息,氤氲的灵气很快就弥漫在空间狭小的岩洞之中。

根本就不需要额外部署聚灵法阵,只需要将进入的洞口封闭起来,这数十丈见方的地底岩洞,就是一座天然的聚灵宝穴。

看网友对 第七百零八章 聚灵宝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