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零九章 敌袭

第七百零九章 敌袭

茫茫荒原深处,嗜血魔物出没,本应该人畜皆无,却有一支千余骑规模的悍卒簇拥十数辆精铜战车,在荒原深处匆忙的赶路。

现下正是滴水成冰的隆冬腊月,但看那一头头妖瞳透漏嗜杀凶焰的战兽都有精疲力竭之态,可见这些人已经在这魔物纵横的荒原深处,连续不停的赶了好些天的路了。

这支悍卒的首领,是一位红袍法修,脸黑如碳、面目狰狞,一只眼窝深陷,眼珠子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挖走,另一只眼瞳却透露出噬人的精芒。

照理来说,道胎境强者断臂都能续长,不应留下这样的残疾,但这红袍法修却将他的一只瞎眼当成他的标识,在魔獐岭左右纵横上百年,黑瞎子之号早就深入人心了,与疤脸客鬼面剑尊韩三元皆是这片荒原深处,有名的悍匪。

黑瞎子坐在一头两丈高的黑狡兽背上,对身旁御剑而行的黑甲剑修问道:“王真人,你家韩大当家,距离这里还有多远?”

那声音嘶哑无比,犹如铁器摩擦一般,普通人听了怕是要头晕脑胀了。

那黑甲剑修在疾行之中弹指打出一道光团,那光团在空中浮现一阵转瞬间就向东北方投了过去,瞬息之间就消失不见,他缓了口气恭敬地侧着身子应道:“沙老大,不远了!”

黑瞎子沙天河嘿声笑道:“你们这韩大当家也忒小心了,万仙山是兵强势大,但万仙山内门弟子多如过江之鲫,就算有几件宗族所赐的神兵利器,就让你家韩老大吓破胆了?要我看,王真人你索性跟我干得了,我黑瞎子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早就了解清楚,跟着我干,决不会三个月都揭不了锅。”

黑甲剑修只是笑了笑,连道不敢,却不接茬。

三个时辰之后,沙天河带着所部黑风寇千余精锐,与鬼面剑尊韩三元汇合。

韩三元早早地就带着人站在一处断崖前相迎,看到黑瞎子沙天河将他那辆火鸦战车带着,这才深深的舒了口气。

火鸦战车是黑瞎子沙天河早年从上古残墟里发掘出来的上古遗宝,也是黑瞎子这些年纵横荒沙最大的凭仗,战车炼有上古阵法禁制,内部形成七十二道锁魄灵窍,可以炼制七十二道火鸦精魄,御敌时,七十二道火鸦精魄,在战车之上能凝聚七十二头烈焰火鸦,可以说是韩三元所见最厉害的天阶战车了。

韩三元虽说对自己手下兵马的战力是十的分自信,但也需要借助黑瞎子沙天河的火鸦战车,才能真正在燕台关援兵赶来之前,以最轻的伤亡,将北陵谷一举攻陷。

“沙老大,别来无恙!”韩三元拱手道。

“韩老大,有好处送给我,我自然是无恙得很啊!”沙老大迎了上去,一张黑炭脸笑的更是狰狞……

*********************

虽然姜雨薇是北陵塞的主将,但是有姜泽、姜璇和周桐以及东都姜氏派给她调用的四名明窍境家将,一应庶务就都轮不到她来操心。更何况,无论是筑城守寨,还是与强敌周旋,即便是星衡域,能比陈海更强的怕是屈指可数了。

一俟北陵塞走上正轨,陈海就主张姜雨薇立即闭关冲击道丹,不要再为外面的这些繁琐事务繁心。

姜雨薇此时已经知道那疤面汉子的来历,也知道鬼面剑尊韩三元铁血无情、嗜杀成性,他手下实力有多强,但她此时却对陈海有着更强烈的信心——万仙山控制着十数万里的疆域,每年以那么残酷跟严柯的标准,招蓦成千上千的外门弟子,然而从外门到内门再到真传,一级级的残酷淘汰,即便是如此,万仙山一百年都未必能出一名金丹弟子。

眼前陈海就修成金丹了,姜雨薇还有什么不能放心的?

疤面汉鬼面剑尊韩三元是道胎境巅峰修为不假,但历年以来,玉皇峰唯有首席、次席真传,才有机会修成金丹,在姜雨薇的眼里,一名金丹弟子,份量绝对要比道胎境散修重得多。

也许是陈海无所不能的形象太深入姜雨薇的内心了,她甚至都忘玉皇峰的首席、次席真传,在他们还是道丹境时,宗门以及各自的宗阀不知道就倾注了多少资源在他们身上。

他们还是道丹境时,护身法宝就是少说得是天阶中品起步,甚至还不乏上品、绝品,而随身携带的天阶道符多得跟厕纸一般,自然不将道胎境散修放在眼底,陈海此时又哪里有资格跟万仙山的真传弟子比身家、底蕴?

不过,陈海也就需要姜雨薇毫无保留的信任他,她才能心无旁骛的进入聚灵宝穴闭关潜修。

转眼间,他们已经来到了魔獐岭两月有余,北地天寒,此时虽然没有下雪,但是早已经是枯木处处,遍地冰棱。

陈海站在北陵塞顶端,一边默运化形诀,缓缓改善自身的体质,一边潜伏在荒原深处的翼魔赤军联络。

他们甫一赶到北陵塞,就遇到韩三元的侵袭,陈海根本不可能认为这种事情是偶然发生的。

毕竟马贼就算是再怎么嚣张,要没有足够的好处,堂而皇之地袭击边军驻塞干什么?

是觉得边军对他们的清剿还不够给力?

不过,韩三元最初时一击不中、抽身就走,陈海并不认为这是他胆怯的表现,相反,这么一个冷静而狡猾的对手,实际上要令陈海更加的头痛跟警惕。

真要是一个鲁莽的对手,他完全可以将上千马寇都吸引到北陵塞城之前,然后用重膛弩密集扫射,哪怕他们的玄阳重锋箭储备只能支撑三十秒,但三十秒的覆盖扫射,也能将韩三元杀成光杆司令了。

而现在他则要考虑更深层一些。

姜泽、周桐他们修为还是太弱,即便分散出去搜索鬼面剑尊韩三元的人马,一旦有所发现,只会招来杀身之祸,同时也能让鬼面剑尊韩三元倍加警觉,但鬼面剑尊韩三元或许不会想到,会有一头四爪翼魔代替北陵塞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无论如何,陈海暂时是没有办法在人魔两族的缓冲区,建造大规模的矿场及冶炼场,短时间内也没有办法清理矿洞,但在此前的大战中,有大量的玄阳铁矿石散落在外。

陈海过去一个月内,安排百余人手,每天捡拾这些矿石,用从万仙山带出来的一座小型炼炉,又有炎魔御火相助,每天也能冶炼两千斤的玄阳铁料,能铸制一千支玄阳重锋箭,此时已经累计新铸制三万余支玄阳重锋箭,使得五十具重膛弩,每一具重膛弩都勉强凑足一千支玄阳重锋箭的基数。

翼魔赤军带着两股马贼在三百里外一座密林汇合的信息,翼魔赤军也带着赤源的建议,是不是赤源那边率一部精锐魔兵假装意外,先偷袭合股后的马贼,以减轻北陵塞的压力。

陈海谢绝掉赤源的好意。

赤源要将手下所剩不多的千余魔兵都损失掉了,对般度等魔头将更没有办法交待,不利他们长远的计划,更何况陈海这时候也想看看北陵塞初建的防御体系,能不能抵挡住合股后两千精锐马贼的强袭!

陈海睁开眼睛,听呼啸的风声,这时候天上yīn云密布,眼见着就是一场大雪要飘然而下。

除了姜泽、周桐等辟灵境乃至修炼到辟灵境圆满,正冲击明窍境的人外,北陵塞还有六七百的通玄境弟子、扈从,他们虽然较之普通人要强上不少,但还远远达不到寒暑不侵的境地。

陈立放眼望去,看到城墙上的哨兵,一个个穿的臃肿不堪,手持着战矛矗立在寒风之中。

很快呼啸的北风,在夜幕彻底笼罩之前渐渐收了,随之而来的是大团大团的雪花飘然而下,北陵塞的城头早已经燃起了松脂火把,在大雪之中飘摇不止。

雪夜之中的北陵塞是静谧的,只有数十个哨兵守在四角塔楼之中,小心翼翼地监视着北陵塞周围的一举一动。

除了陈海神识始终锁住西北面的动静外,北陵塞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两千精锐马贼正用法阵屏蔽声响异动,借着夜sè的掩护,正一步步往北陵塞逼近。

位于玄金傀儡祖窍之中的炎魔元神,这时候也感知到两千马贼潜行到距离北陵塞不到三十里的密林,正做进攻前的最后准备,他很疑惑的看向陈海,不知道陈海为什么不提醒姜泽、周桐他们早做防备——炎魔却不知道,陈海实是要姜泽、周桐通过此战,切身体会北陵塞防御体系还存在的缺陷,因为现在并不是他们所遇到的最严重危机。

三十里外的密林深处,那沙老大盯着夜幕下的北陵塞,狰狞的一笑,朝韩三元传念说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韩大当家,我们说好的条件,你可不要忘了……”

韩三元皱了皱眉,不耐烦地道:“我韩三元就算是被明月岛追杀了那么多年,又何曾说话不算话过?只要黑瞎子你领着人打头阵,除了之前给的筹码外,北陵塞中,我只取那座四柱诛魔阵。”

沙老大桀桀怪笑一声,不知道鬼面剑尊面对这一小撮兔崽子怎么就这般胆小了,但他浑不在意,手往身后一挥,率领部众簇拥着以火鸦战车为主的十数辆战车,竟然压住声音的往前潜行,他要让这些初出牛犊的兔崽子们尝尝他的战车阵术!

看网友对 第七百零九章 敌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