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零六章 一声嫂子、此生无憾

第一百零六章 一声嫂子、此生无憾

  “你……你说什么?”冬天冷三人甚至都结巴了。

  “我不知道各大家族是否另有秘法,但就我本人而言是觉得存在有这种可能的。”云扬道:“你还记得你的那双头狮子嘛?怎么样,被我训练之后管用了吧?”

  “管用,简直管大用了!”冬天冷有些心虚,又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春晚风和夏冰川。

  春夏两人同时怒哼一声,随即热切的目光又看向云扬。

  “其实之前训练双头狮子的法门仍仅限于提升它的灵性,突破它的原有习性,惯性举动,实力固然有所提升,但却尚未算是涉及玄兽物种天赋位阶极限桎梏之说,突破桎梏极限的实施方式,我如今还处在摸索阶段。其实就算是成功了……也未必能够提升多少。”

  云扬深深知道,跟这帮世家子弟在一起,一时的意气相投并不是什么长久之计!

  这四个人,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心眼,但,云扬却是心里清清楚楚:但凡被四大家族派出来,而且能够自己行走江湖的,哪里有什么真的傻子?

  别看这几个家伙看起来很好骗,但若是自己真的这样以为,那恐怕自己才是最大的傻子。

  自己有用,他们要结交,那是什么手段都有;但是,自己若是没用,那么……同样也会是什么手段都有的。

  一旦到了什么利益关口,被他们出卖个彻底绝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但反过来说,只要自己能够给出相当的利益好处,将这个“老大”位置一直坐下去,甚至是将他们彻底收服,也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然而这个利益甜头,却必须是他们无法拒绝、且自身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只听到冬天冷迫不及待的问道:“到底能提升多少呢?”

  春晚风与夏冰川也是目光灼灼,连呼吸都屏住了。

  “具体多少我现在还真不敢下定论,大抵……”云扬道:“大抵也只能做到从初阶,提升到巅峰……直接越阶仍旧是不可能的!”

  “比如说,七品初阶玄兽提升到七品巅峰……”云扬点点头,沉思着。

  冬天冷兴奋的浑身发抖:“那,要是九品初阶玄兽呢?”

  云扬道:“同样的道理啊,提升到九品巅峰啊,咋了?”他抬头,有些诧异的看着冬天冷:“你不会连这点类比推论都不会推吧?”

  “他是傻逼……”春晚风激动地上下牙齿都打颤,凑上来问道:“老大,你确认你真的能将九品初阶玄兽,提升到九品巅峰?”

  云扬闻言一愣,旋即又沉吟了一下,道:“你这话问到点上了,当前确实没这么绝对的成数。不过,我现在正在想逐步完善我的研究……目前算是成功了一小半吧……”

  三人目光更亮。

  “但栽培玄兽,突破自身桎梏支线,却必须要从幼兽开始,各方面的来做出针对性的训练,才可以。”云扬郑重道:“否则,是希望不大的。”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三人同时点头如鸡啄米。

  一个个心里都已经活泛起来。

  九品初阶玄兽,与九品巅峰玄兽,到底差了多少?

  依照最保守的说法就是,一头九品巅峰玄兽可以很轻松地虐死十头九品初阶玄兽!

  而且这一仗打下来,九品巅峰玄兽自身未必会受伤,顶多只是有些疲累而已。

  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差距,天上地下、差天共地啊!

  想到当初东南西北四大家族之中,其中西门家族的崛起,就是因为当初他们的老祖宗拥有一头九品高阶玄兽,这才一步步冲出来。

  虽然西门家族的人后来一直宣扬那是九品巅峰,但……同属于八大家族的人谁不知道个中真相?

  若是自家能够一头九品巅峰玄兽……

  一时间,三个人心里都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这事儿可得赶紧让家族知道,赶紧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搞到一头九品玄兽的幼兽啊!

  “若是我有……”冬天冷最沉不住气:“一头九品初阶玄兽……老大你能不能……”一脸阿谀奉承的笑,灿烂空前。

  云扬翻了翻白眼,道:“能不能别听风就是雨,我的研究有所成就不假,但别把我当神仙行不?你当栽培玄兽很容易吗?这其中可是包括有很多条件的,包括玄晶,灵玉,天材地宝,大量投入……最主要的是,我现在还处于摸索阶段,你当高阶玄兽那么好淘换,想要就有么……不过话说回来,你若是能够将全部条件都凑齐,咱们亲兄弟明算账,谈好条件,帮你一次,倒也不是不行。”

  云扬叹口气:“大家自己兄弟,你们叫我一声老大,难道是白叫的?但有一宗须得言明,这种事情你们若是让别人知道了,我可就从此永无宁日了……”

  “绝不会让别人知道!”

  三人一起赌咒发誓,一个个心花怒放。

  老大说的是“你们叫我一声老大难道是白叫的?”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这也就是说,咱们都有份。

  哇哈哈哈,这太好了……

  这种事,谁会那么傻出去宣扬?自己闷声发大财,不是挺好么。

  “我说,你们一个个以后也团结一些……”云扬顺势就端起了老大的架子,教训道:“四大家族,同气连枝……秋云山被人设计,你们却在一边幸灾乐祸,这不对啊,若是如此,是否将来我被人设计了,你们也……嗯?”

  “老大我们错了,这事确实是我们办的不地道了,绝对没有下回了!”冬天冷春晚风夏冰川同时诚恳检讨:“我们一定团结友爱!老大这边若是有事,我们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打住!全都少给我套近乎!”云扬翻个白眼,挥挥手:“知道你们心里急,赶紧去给家族传讯去吧,搞完了再回来喝酒,别说我这个当老大的不近人情。”

  “多谢老大!哈哈哈……”三人一跃而起。

  刷的一声就跑没了影子。

  云扬转过头,看着云醉月。

  云醉月心中一跳:难道……

  “小弟,你…这是…有话要跟我说嘛?”云醉月有些忐忑的问道。

  “嗯,也没什么事,嫂子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云扬轻松的笑了笑。

  云醉月如被雷击!

  嫂子!

  云扬之前一直不肯叫自己嫂子,现在却怎地这般自然地叫出了口。

  为什么?

  云醉月眼中泛起泪光,有些不敢相信的惊喜颤抖:“小弟,你……你叫我……什么?”

  “嫂子。”云扬清晰地叫一遍,一字字道:“五哥说……不管他是生是死,你,都是他老婆!”

  云醉月急促的呼吸两口气,一张如玉的脸庞突然间变成了一片通红,眼泪唰的一声,就成串的掉了下来。

  她捂住嘴,另一只手拼命的抹眼泪,却怎么也抹不干净。

  “这个没良心的……”云醉月声音呜咽:“总算是开窍了……”

  她流着泪却又噗嗤一笑,道:“哼,我还没嫁给他呢,凭地自作多情哼……”

  云扬微笑:“不过人前我还是只能叫你月姐,望嫂子海涵。”

  云醉月容光焕发起来,道:“这是应该的,嗯,再说你在人前叫我嫂子可是给我惹麻烦,呵呵……”

  这明显是在开解云扬了。

  云醉月恨不得此刻让天下人都知道,她是嫂子了!

  我云醉月,也是有丈夫的人了!

  “他现在在哪里?”云醉月又哭又笑,抹着眼泪幽幽问道。

  “他,暂时回不来。”云扬小心翼翼的说道:“或许要……很久…很久…”

  “多久,我都等!”云醉月抬手,止住了云扬不让他说下去,认真道:“只要有他这一句话,就足够!我云醉月哪怕等一辈子,等到成为一抔黄土……也等!”

  云扬怔怔的看了她一眼,心底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云醉月很快就收拾心情,将眼泪抹的干干净净,居然端起一大杯酒:“兄弟,来,咱们喝一杯!庆祝一下,那没良心的家伙,哼,今天终于像个男人了!”

  云扬苦笑不得。

  向来性如烈火的五哥火尊,若是真的听到这句评价,不知道会是何种反应?

  云醉月已经一饮而尽,眼波流转,尽显万般风情,道:“小弟,你知道么?今天是我这么多年以来,喝的最痛快,也是最舒心,更是最满足最欢喜的一杯酒!”

  “从此,此身有托!”

  “从此,此情有寄!”

  “从此,此心有属!”

  云醉月娇笑一声,两眼迷离,道:“从此,此生无憾!”

  云扬只觉得胸中一股压抑之气冲上来,几乎要将喉咙堵住,咳嗽一声,道:“我也……很……高兴。”

  举杯一饮而尽,却只觉得这杯酒竟是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

  冬天冷三人很快回来,高兴万状地推杯论盏,非要喝一个一醉方休,云醉月推脱不能熬夜,回去休息。

  走出去的脚步,却是轻快至极。甚至,有一种少女的活泼。

  云扬甚至听到,在刚刚走出房门的时候,云醉月居然忍不住的发出那种轻松的笑声。

  但这轻松的笑声,却如同一根尖锐的针,刺入了云扬心口。

  将来怎么办?

  云扬现在心中一片茫然。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徒劳的缝补匠,一张完全漏了底的网,自己却拼命的在上端缝补。

  就像是一个,经不起任何推敲的谎言……

  ……

  云扬四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除了云扬暗地里心事重重,表面上似乎没什么事之外,其他三个人的神情都有些紧张,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终于……

  砰地一声。

  一个人冲了进来。

  “公子,不好了。”进来的正是冬天冷的侍卫,也是六重山高手之列,此刻却是满脸惶急:“秋公子那边,出大事了!”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六章 一声嫂子、此生无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