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逐北(八)

第一百五十九章 逐北(八)

王仁恭入掌马邑郡,以亲信族人分掌军权,压制原来马邑郡土著军将。这所有一切,马邑鹰扬府也就是默默承受而已。

这一切本来就是这个世道的规矩。高门大族出身,天生就该在上位,不管怎生无能,只会养尊处优,都自然有位置等着他。而寒门甚或贫贱出身,不管再怎么流血搏命,再怎么勤勤恳恳,也难以升上高位,最多以浊吏或底层军将终其一生。

开皇、大业两代天子在位,对寒门和贫贱之家出身中人,还开了一条升迁之途。只要你比世家子付出十倍以上的努力,再有绝好的机缘运气。开皇和大业两代天子识中,还可能跻身高位,如韩擒虎,如来护儿皆是如此。

但在大业天子南走之后,天下又迅即回到了原来的模样。又变成世家大族逐鹿分肥的战场,大家也就认了。

过去四百年,不都是这个样子么?

王翻以太守远支族人身份,无一日作战经验,无过人武艺胆sè,掌俱是老卒的一营马邑越骑。无一人提出反对意见,营中军将士卒俱都接受而已。

王翻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上官,平日里关心士卒,也不骄奢跋扈。这些大家都看在眼里。

但是对为一军之将而言,最要紧的不是这个为人如何。最要紧的只有一条——能不能带着麾下弟兄打仗!会不会带着麾下弟兄打仗!

战阵之地,积尸之所。只有会打仗能打仗的上官,才能让弟兄们多活下来一些,夺取更多的胜利和功勋赏赐。

平日里为人再好,又有屁用!

烟尘之后,涌出来的骑士队形严整而密集,马槊长矛如林,闪动着寒光。在百余步之外人正保持着便步前进的速度,进入五十步范围内,就要转为袭步,然后就是一次迅猛的冲击。

这样密集的墙式骑军阵列,马邑鹰扬府的老卒从来未曾见过。一眼望去,只是下意识的觉得心里发寒。

不管阵列如何古怪,但凡是敢列阵向着对方冲击过来,并且能保持节奏,维持阵型完整,从来都是强手!

但马邑鹰扬府的这些老卒,并不畏惧和这样的敌人打上一场。先用两翼撒出去的骑军散兵以弓矢骚扰,中央骑军大队以松散阵列迎上去厮杀便是。到底是密集队形强还是松散队形强,打过了才知分晓。都是刀头舔血的汉子,有什么好怕的?

而且最要紧的是,这些马邑鹰扬府老卒已经看明白了,从烟尘中冲出的对手,不过数十骑而已!

放在往常,营将一声号令,大家自然就迎上去了。

但是现在营将都入娘的掉头就跑了,大家还拼个什么劲儿?刘鹰击麾下,和自家一样,都是马邑本乡本土人,难道为王家人拼个你死我活么?

一名队正高声大呼:“走!这罪责怪不到咱们头上!”

一声呼喊,人人应和。

“要砍头先砍王翻的!咱们走哇!”

“选锋营都败了,咱们也不能力敌,也败了哇!”

还有人对着对面高喊:“都是马邑乡亲,咱们先走。弟兄们认准一点,不是马邑口音的狠打就是了,咱们乡亲还有见面的时候!”

呼喊声中,不管是道路中间的大队骑军,还是在两翼丘陵上哨探的游骑,全都调转马头,哗啦啦的撒腿就跑。马上将旗帜兵刃丢了一路,有的人还将甲胄也扔了下来,就为跑得快些。

烟尘更烈的卷动起来,一营全是打老了仗的马邑鹰扬老卒,就这样崩溃逃窜,更无一人回头!

但就是这样逃窜之际,马邑鹰扬府的这些老卒还是按照各自队火,分毫不乱。兵找得着将,将关顾得到兵,建制完整的就这样逃命而去!

徐乐马槊前指,正准备冲撞过去狠狠厮杀一场。看到这般景象,饶是以徐乐向来万军之中犹能保持的镇定冷静,也忍不住愕然。勒马收槊,推开面甲,呆呆的看着眼前景象。

后面三十骑也收住脚步,才准备提速的战马不满的嘶鸣着,骚动成一团。所有人都如徐乐一般,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徐乐狠狠抹了一把脸。

在打选锋营的时候,徐乐就已经敏锐的发现王仁恭麾下军马凝聚力和战斗力都不够,所以才毅然挥师前进,准备趁着对方还处在行军当中,再摧垮几支零散军马,给王仁恭更大的震动。

自己的感觉的确是正确的,可错误的是,自己没想到,王仁恭的上万大军,上下离心竟然是如此的厉害,外强中干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韩约将盾牌放回背上,望向徐乐,微微摇头。

马邑鹰扬府也是马邑劲旅之一,向来恒安鹰扬府顶在前面,马邑鹰扬府在后为援应。抵挡住草原各族无穷无尽的骚扰南犯,保一郡之平安。

乡间轻侠少年,最终梦想都是入两鹰扬府,马上博取功名,最后为一队正。郡府拨公田几百亩足以赡养老小,平时射猎,战时披甲。若天子有召,则环甲束兵为天子鹰犬,讨伐四方不臣。

王仁恭入主马邑两年,怎么就将马邑鹰扬府糟蹋成这般模样?

对面近两百骑大呼小叫的奔溃向善阳而去,丢下一地的零碎。

徐乐看看对面卷动的烟尘,又看看韩约,也摇摇头。回首看着自己麾下弟兄,大声下令:“既然如此,我们继续再向前,看看到底能给王仁恭带来多大的震动!”

如此情形,再不深入,就没必要为一军之将了。徐乐心中,也知道见好就收。但是直觉告诉自己,现在还远远没有到收的时候!

就让王仁恭好好震骇一下也罢!

若是自己有一旅之众………………

徐乐胸中不可遏制的冒出这个想法,但旋即又笑笑忘掉。没发生的事情就不必去想。

而自己就只有三十骑庄客又怎样了?同样会让王仁恭知道,自己绝不会惧他这个世家子,他要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对了,已经不是庄客了。而是我徐乐亲自率领的玄甲骑!

马槊前指,徐乐清朗的呼声响起。

“玄甲骑,向前!”

应和声如雷响动:“诺!”

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 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九章 逐北(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