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一十章 火鸦战车

第七百一十章 火鸦战车

夜幕漆黑,韩三元等人在密林里勉强能用法宝遮蔽住两千多人的气息,但是离了密林之后,即便乌去笼罩,没有什么亮地,两千人马像乌滚滚的长龙踏着雪地前行,怎么可能还没有一点声息传出?

北陵塞墙上守值的将卒,这时候发现马贼的存在,刺耳的鸣金声划破夜空,整个北陵塞瞬间活了过来,被铎铎的脚步声和穿戴铠甲的铿锵声充满。

上千名北陵塞守军,大多数都是经历过血战,即便是年轻的弟子也都在血炼场里经历一番洗炼。

在城墙示警声发出之后,就迅速跃然而起,穿戴好盔甲,抓起放在兵器架上的长矛、战戟向城头飞奔而去。

在他们分赴自己位置的同时,姜泽、周桐登上墙头,大体判断敌袭的规模,就将数枚传警道符祭出,仿佛巨大的礼花弹窜入千米高空,“砰炸”裂开来,骤然绽放的数束强光,不仅能让南面云中塞看到这边遇到敌袭,也在这一瞬时,将方方圆数十里的荒原照得雪亮,犹如白昼一般,也将二十里外排兵布阵的两千精悍马贼,也照得一清二楚。

姜泽、周桐、魏腾、马延等人,看到这种情形,禁不住心里一沉。

这些马贼跨下骑兽,比北陵塞的那些青狡马都要强悍,还有相当部分的战骑都披挂暗镫镫的马甲,簇拥着十数辆狰狞巨大的战车,可见绝非是普通的马贼,来者不善啊。

姜璇要出塞,进入聚灵宝穴之中给她姐姐姜雨薇传讯,陈立伸手按了按她的肩头。

聚灵宝穴的入口,就在北陵塞的北侧,与北面的塞墙相距不到一百米,敌军没有办法渗透进去;而且聚灵宝穴在地底三四百丈深处,岩层坚厚,又用法阵屏蔽起来,只要不是天位境强者相斗,又或动用道阶法宝,虽然震动传到地底,但还能勉强不干扰到姜雨薇的潜修。

陈海要姜泽、姜璇、周桐跟着他应付这次敌袭便可,不需要惊动姜雨薇,打断她的修行。

眼见着行迹已经败落,韩三元、沙天河等人丝毫没有慌忙,此时他们已经欺近北陵塞十五里的范围了,只要再往前四五里,火鸦战车就能发挥出自己的威力。

他们事先得到过消息,北陵塞除了陈海和那头玄金傀儡之外,再没有什么高端战力,而就算陈海跟那樽玄金傀儡的战力再强悍,又是他们两位道胎境存在的敌手?

在他们风雪满弓刀的向前疾行之时,远处的北陵塞一亮,道道黄芒聚集了起来,形成一团巨大的光幕将之护在当中。

姜泽站在陈海身旁,不无紧张地下着命令,下一刻那光幕亮的吓人,向顶端凝聚而去,十几息的时间,就凝聚成一柄百米长、十数米粗细的黄sè巨剑,带着煌煌然的气势向韩三元等人斩去。

四柱诛魔阵攻防一体,眼下敌人还在远处,总是要趁他们阵脚未稳之际先给他们一些厉害尝尝。

更何况姜泽看的清楚,那十几辆战车颇为强悍,要是能出其不意将这些战车毁掉,这一战他们防守起来就轻松了。

韩三元和沙天河眼见着那黄sè巨剑越来越近,带着沛然莫御的气息,冷哼一声。心念电转,就见沙天河身后那柄丈余长的红sè巨刃便往半空飞斩过去;韩三元就在半空凝聚一只惨绿sè的巨爪,朝黄sè巨剑抓去。

韩三元乃道胎境后期,沙天河踏入道胎境也有百年,即便四柱诛魔阵一击之下,有堪比道胎巅峰的强悍战力,他们二人联手总还是能抵挡住的。

在黄sè巨剑将要斩及战车,风势将摧折草木之际,韩三元凝聚的修罗爪就已经后发先至,与黄sè巨剑狠狠的撞在一起。

虽说将黄sè巨剑震退些许,但在那卷动起来、能将两三人合抱巨树都能吹倒的狂风中,韩三元所凝聚的修罗爪则分崩离析了,不能再凝聚成形。

韩三元只觉得胸口一窒,暗感哪怕是最简陋的护山阵法,还真不是一个人好应付的。

此时沙天河脸上的戏谑神情尽去,祭御红sè巨刃,犹如车轮一般向黄sè巨剑飞斩而去。

若是四柱诛魔阵就在近前,他们二人也难对付,黄sè巨剑乃是灵气朔形所成,离四柱诛魔阵的本阵远了,威力难免就削弱许多,在被沙天河所御巨刃的连番斩击之下,这时候韩三元再凝聚修罗巨爪抓来,很快就支离破碎,化成紊乱的天地元气散开。

紊乱的天地元气带起了阵阵狂风搅动地面上的积雪,形成一团数里方圆的雪暴,将他们的身形都遮蔽住了。

姜泽眼见第一击没有奏效,恨恨地一锤掌心。

刚才四柱诛魔阵那一击,已经将其积蓄的天地灵气消耗了五分之一,即便有东都姜氏所派的四名明窍境好手率领诸多弟子主持,顶多也只能将两名道胎境强者牵制住,那就不能对北陵塞抵御其他马贼的进攻,提供多少帮助了。

而这两千多马贼里,除了两名道胎境强者外,还有好几名道丹境的存在,明窍境好手的数量也要远远多过他们这边,这一仗没那么好打啊。

这时陈海神念微微一动,却是赤源、赤军看到这边的动静,带着千余魔兵往这边移动了。陈海皱了皱眉,命令赤源、翼魔赤军先按兵不动,等候命令。

这边战事一起,不管燕台关会不会及时派出援兵——一旦强袭过来的敌兵太强,燕台关往往会放弃外围的哨塞,而不会冒险增援——但必然会随时关注着这里的动向,若是给姜明传、吴煦察觉到北陵塞守军与魔族有默契配合的迹象,反倒会出大问题。

从发现敌踪到现在,时间也不过过去了二三十息,北陵塞到目前还没有遭受到实质性的攻击。一众弟子牢牢占据着各自的岗位,攥紧手中的兵刃,盯着前方那大团的雪暴,时刻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血战。

陈海的一双血sè魔瞳还是盯着那十几辆从大雪里缓缓驶出的战车。

这些战车察看透漏出来的气息,绝大多数都炼有玄阶或地阶下品的阵法禁制,应该是这些马贼多年积累起来的家当,却也不足为惧,毕竟防御法阵与护山法阵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即便十数辆战车,也不可能将五十具重弹弩所形成的重锋箭风暴完全挡住。

陈海更在意的是居中那辆看上去有些残缺、四壁刻有巨大火鸦浮雕像、被红袍法修踏在脚下的精铜古战车。

“黑风寇的火鸦战车!”陈海这段时候已经将魔獐岭附近惯常出没的十数路马贼底细都打探清楚了,没想到鬼面剑尊上次被吓退之后,竟然联手黑风寇再来强攻北陵塞。

黑风寇首黑瞎子沙天河,频用火鸦战车屠掠地方,火鸦战车的赫赫威名,也早就传遍魔獐岭——火鸦战车是相当不弱的一件古宝,云湖真君镇守魔獐岭时,也想着将火鸦战车夺为己有,只是那时沙天河率领黑风寇远避魔獐岭,在其他地方活动,云湖真君即便有想法,也拿沙天河无可奈何。

没想到云湖真君刚离开魔獐岭,沙天河就带着火鸦战车、率领黑风寇,又跑到魔獐岭来耀武扬威了。

这一刻,陈海能感觉到天地间有无尽的火煞罡元往那火鸦战车内汇聚而去,一团团仿佛火鸦似的烈焰虚影,在战车的四周若隐若现的浮现出来……

大雪还在从天而落的大雪,在接近火鸦战车千丈方圆,就立刻融化、蒸发,从北陵塞看过去,马贼的前阵宛如身处在氤氲的雾气之中。

姜泽他们这一刻极紧张的盯着火鸦战车,陈海心里却是一笑。

要是这火鸦战车真的能如上古时一般,统统都用魔丹、魔胎级的火鸦元神练就精魄,那就算是天位境真君都要落荒而逃,眼下嘛,他与玄金傀儡联手,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虽说传说火鸦战车最多能同时御控七十二只烈焰火鸦杀敌,但战车四周的烈焰火鸦虚影增加到三十六只时,就不再增加,看得出那红袍法修虽然也快踏入道胎境中期了,但也最多只能分出三十六道神识出来。

即便是如此,韩三元在一旁看了也是暗地里羡慕不已。

看似这些火鸦,主要也是喷火进攻强敌,但与普通火系术法有着天壤之别的地方在于,火鸦能不断的汇聚天地间的火煞罡元喷射烈焰,还能进退自如、快疾如电,差不多相当是同时祭御四十余玄阶火系法宝进攻强敌。

而且这些火鸦皆无实体,只要火鸦战车不受攻击、破坏,只要火鸦战车秘窍之中所炼入的火鸦精魄不被摧毁,火鸦即便被斩灭,随时能不断的凝聚出来,威力实在非凡。

这也是韩三元修为比沙天河高出两个小境界,也敌不过沙天河的关键。

很快四十只烈焰火鸦虚影飞离战车,汇聚到数百丈的高空,燃烧起熊熊烈焰,组成一头体形三四十米的巨大火鸦,带着焚尽一切的气势向北陵塞俯冲而来……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章 火鸦战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