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17 大阎王,我偶像 为用户704274的皇冠第10次加更

817 大阎王,我偶像 为用户704274的皇冠第10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算上我们龙组小分队驻扎的三个月,飞贼已经在杨家出没半年之久了,但是杨家迄今没有丢失过一件东西,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受到过伤害,所以这些飞贼究竟为了什么,一直是个未解之谜。

现在飞贼绑架了任雨晴,老夫人当然要问问他的诉求,而且言语之间也透露出,哪怕是给一座金山、银山都行!由此也能看出,老夫人对任雨晴这位儿媳十分重视,起码要比杨少宇重视多了。

但是说来也怪,这个飞贼竟然直言自己想要的东西,老夫人舍不得给‐这就让大家更奇怪了,杨家难道还有什么东西,是比一条人命更珍贵的?价值连城的古董,还是稀有罕见的玉石?

听了飞贼的话,老夫人的面sè更严肃了:“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可以尽管开口!我说过了,只要我能拿得出手,我一定给你!就是我这条老命,也没问题!”

众人均是一脸愕然,同时又对老夫人感到敬佩,都说老夫人有一颗菩萨心肠,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为了救出任雨晴,自己的命都愿意搭上!

但,飞贼又笑了起来:“老夫人,我要你的命干嘛,整个杨家上下,我头一个敬佩的就是你。将来你和杨将军百年以后,心地善良的你肯定是要上天堂的,而作恶多端的他必将堕入十八层地狱!”

老夫人摆摆手,显然不想听他再说下去:“你就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但飞贼还是摇头:“我说过了,我想要的东西,你不会舍得给我。所以,现在我只想平安离开这里,不知老夫人能否答应我这个请求?”

旁边的杨少宇一听,就焦急地喊道:“妈,不能放了他,咱们好不容易才抓到他…;…;”

话还没有说完,老夫人就狠狠瞪了他一眼,杨少宇只好蔫蔫地低下头去。老夫人这才正sè道:“放了你,当然可以。这不是什么大事,你把晴儿放下来吧!我用我的人格向你保证,一定让你平安离开这里!”

飞贼还是嘿嘿笑着摇头:“老夫人,不是我信不过你,只是怕到时候你又做不了主,你也看到你那个儿子有多凶啦!万一他冒着违抗你的命令也要抓我,我岂不是得不偿失?”

“他敢!”老夫人又狠狠瞪了杨少宇一眼,杨少宇则把头垂得更低。

老夫人对谁都是慈眉善目,唯独对这个养子时不时就出言呵斥,看来她也知道杨少宇是个什么东西。老夫人已经做过保证,但飞贼还是笑,也不说话,显然并不满意老夫人的安排。

老夫人只好叹了口气,询问飞贼打算怎样?

飞贼提出了一个要求,在杨家门口给他准备辆车,等他上车以后,就把任雨晴给放了。

众人一听,纷纷表示反对,说万一你上了车,又不肯放人怎么办?老夫人却好说话,说道:“朋友,我相信你。也请你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好说。”飞贼一口应承下来。

偌大一个杨家,准备辆车实在轻而易举,所以车子很快准备好了,就停在杨家的大门口。

飞贼挟持着任雨晴走出门去,众人也都尾随其后,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老夫人还不时安抚着任雨晴,让她不要担心,一定会没事的。本来心如死灰、面无表情的任雨晴,在听了老夫人暖心的话语以后,也忍不住流下了晶莹的泪。

其实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不是老夫人的话,任雨晴在杨家恐怕一天也呆不下去!

飞贼已经到了车门前面,钥匙就在上面,车子也发动着了,单从引擎的声音来听,就知道这是辆性能不错的车子。因为这条街上住的都是达官贵人,来来回回巡逻的卫兵也有不少,看到杨家这边出了事情以后,也纷纷围聚过来查看情况。

“朋友,车子准备好了,你一上车就能走,现在可以把人放开了吧?”人群之中,老夫人依旧面不改sè、语气沉着。到底是杨老将军的夫人,虽然因为身体不好常常昏倒,但也是见过不少大风大浪的,所以能够撑住这种场面。

“当然,当然。”

飞贼一边打开车门,一边准备把任雨晴给放了,众人也紧紧盯着他的双手,生怕他会玩什么花样。就在这时,飞贼突然抬头看了一下街面,围聚过来的卫兵已经越来越多,摇了摇头说道:“不行,如果在这放了她,我还是出不去这条街。老夫人,对不住,又得食言一次,你还是派个司机给我,把我送到安全地带以后,我会把司机和这位女士都放了的。”

飞贼的话很有道理,更何况任雨晴还在他的手里,老夫人就是想不答应都不行。她叹了口气,开始左右查看,显然在找合适的司机人选。可想而知,谁愿意冒这种险呢,万一飞贼到时候没有放人,指不定被他挟持到哪里去了,所以一个个都低下了头,就连十二铁卫也没一个站出来的。

老夫人又是菩萨心肠,肯定不愿强求谁做这种危险的事,只好看向了杨少宇:“少宇,要不你去一趟?晴儿毕竟是你的未婚妻…;…;”

老夫人的提议合情合理,这次的事件涉及任雨晴,身为未婚夫的杨少宇不去,还有谁去?但杨少宇一听。脑袋立刻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去,我不去!妈,你可只有我这一个儿子,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谁孝敬您啊!”

听了杨少宇的话,车边的飞贼嘿嘿直乐:“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你还真是大言不惭,你把人家小阎王放到哪了?杨老将军的儿子、女儿个个都是英雄豪杰,哪有你这种熊包、软蛋?”

看来这飞贼对杨家确实挺了解的,连小阎王和我妈的事都知道。飞贼话中带刺,激得杨少宇满面涨红,眼神之中也透露出极大的不服。但也始终没有出来担任这个司机。

老夫人知道是指望不上这个养子了,摇头叹了口气,又四处查看起来,想要挑出一个合适的人选,但是四周始终没有一人愿意站出。见状,我便走了出去,说道:“老夫人,我去吧!”

听到我的发言,现场众人均是一脸愕然,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担下这事。因为按道理说,我是龙组的人。实在没有必要卷入杨家的事。就连万毒公子都低声焦急地说:“李大威,你干什么,想立功想疯啦?”

我摇摇头,说没有抓住飞贼,是咱们龙组的失职,我愿意承担这个责任!

我嘴上说得冠冕堂皇,其实心里当然有我自己的小九九,主要还是放心不下任雨晴。我也不是虚伪,只是现场的人太多,我并不想让大家看出我心里的想法,所以才会这么说的。

听到我主动请缨,老夫人也松了口气,毕竟总算有人肯去。老夫人又瞪了杨少宇一眼,意思是说他连个外人都不如,杨少宇把脸扭到一边,依然是一脸的不屑。

接着,老夫人便对我说道:“李大威,那就麻烦你跑一趟了。”

我点点头,便朝着飞贼走了过去。

在飞贼的示意下,我钻进了驾驶座里,而飞贼则押着任雨晴坐进后排。

“朋友,请你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车外。老夫人目光灼灼:“你应知道,如果你敢伤害他们两个,我们杨家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你给找出来!”

“放心吧,老夫人!”飞贼的眉目之间依然充满笑意。

在飞贼的示意下,我开始启动车子,缓缓驶离了杨家门口,沿着这条大道往前开去,距离杨家的人越来越远。

这条街上的卫兵虽多,但是没人敢拦这辆车子,毕竟车子还坐着任老将军的孙女。所以很快。我们就离开了这条号称帝城最安全的街道,驶向了更加纵横交错、路况复杂的其他大街,帝城的路虽然平时挺堵,但是现在毕竟才凌晨五点多,所以一路还是挺畅通的。

驶到其他街上以后,坐在后排的飞贼便把脸上的面罩揭了下来,直呼真是闷死人了。通过后视镜,我看到这人满脸的络腮胡子,确实有三十多了,一看就是那种大大咧咧、豪放不羁的性格。

他的手甚至没有再掐任雨晴的脖子,想必是算准了我不敢轻举妄动。我也以安全为主,没动任何心思,一直老老实实地开着车,按照后面这个大汉的吩咐,不断左拐、右拐、穿小巷、过大街。

任雨晴坐在大汉身边,也是一动不动,一副很乖的模样。

开出去一个多小时后,我便说道:“应该安全了吧,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吗?”

大汉说道:“少废话,你没看到后面有车跟着咱们?这时候放了你们,我不是就玩完了吗?”

我吃了一惊,立刻通过倒车镜往后面看。这才发现确实有几辆车子一直跟着我们。之前的我光顾着观察大汉和任雨晴了,确实没有注意到外部的情况,想来是杨家的人不放心,所以又派了车子在后面跟着,算是好心帮了倒忙。

我向大汉提议,说我如果甩开他们,你就放我们走?

大汉来了兴致,说好啊!

“系好安全带。”

得到大汉的同意以后,我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便猛地加足油门,同时狂打方向盘。车子如同一具狂猛的怪兽,发出尖锐的咆哮向前冲出。这辆看似一般般的福特蒙迪欧,在我的操控之下发挥出了很不一般的威力。

也得亏现在还是清晨,路上的车子不是很多也不算很少,我拿出自己所有的看家本领,如同一条灵活的蛇,在道路中央窜来窜去,借助四周的车和复杂路况,很快就将那些跟踪我们的车甩得无影无踪了。

坐在后排的大汉激动得连连鼓掌、喝彩,说李大威,你可太牛逼了!平时看你在杨家平平无奇,没想到不光功夫不错,还有这种本事!

这些飞贼,对我们龙组的几人应该摸得很透,知道我是五星实力,结果之前和我交手,却打了个不相上下,让他大感意外;现在又给他秀了一把超强的车技,更是让他狂呼过瘾。

不过,大汉虽然觉得很爽,任雨晴却有点接受不了,一张脸吓得无比苍白,但难能可贵的是,她一声也没有吭。

半个多小时后,“唰”的一声,我把车子停在了某条小巷的路口。

“好了,人都甩掉了,而且我一路过来,也尽量避开了摄像头,现在没人知道这辆车去了哪里,你可以很安全也很顺利地离开这了。”我一边说,一边解下安全带,准备和任雨晴下车了。

“不不不,你还不能走,我发现我喜欢上你这个司机了,你得把我送到我家里去。”大汉一手按住了我的肩膀。

一听这话,我就恼火起来:“你怎么这样,说话不算数呢?”

“你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余地。”

大汉yīn沉沉地说着,接着我便感到一个又冰冷又坚硬的东西,对准了我的后脑勺。

通过后视镜,我能看到那是支枪。

旁边的任雨晴,脸sè更加苍白。

我无奈地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任雨晴是杨少宇的未婚妻,还是任老将军的孙女,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收获了。为了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必须要将她带回家去,好好考虑一下如何利用她;至于你嘛,我也另有用处,所以你别再废话,按我的命令走吧。”

听完大汉的话,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之前还觉得这人是条汉子,没想到这么出尔反尔、言而无信!

我还想再说什么,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杨家的人想问问我脱险没。

“嘿嘿,倒是忘了这事,你们龙组的手机还有定位功能呢…;…;”大汉又顺着我的口袋,将我的手机拿了出来,打开车窗抛了出去。

“走吧。”大汉用枪点了一下我的后脑勺。

我万般无奈,只好再次启动车子,按着大汉指挥的路线往前开去。

就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任雨晴突然开口说道:“让你逞能,现在满意了吧?”

我本来就心烦意乱,她还冷不丁来这么一句,我做这些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她吗?我恼火地说:“用你管吗?我自己乐意!”

“你敢说你不后悔吗?!”任雨晴怒气冲冲地说:“你后悔来当这个司机了吧?”

“没有!”

我也同样咬牙切齿:“这有什么好后悔的,只要你能平安无事,这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的。

听过我的话后,任雨晴再次沉默下去,一句话也不再说了。

大汉看看我,又看看任雨晴,嬉笑着说:“哇,看来你俩之间还真有一段故事,没想到堂堂的杨家少爷杨少宇,竟然让一个龙组的戴了绿帽子,实在太有趣啦!喂。说下你俩的故事啊,反正旅途寂寞,让我开心一下。”

面对大汉的风凉话,我和任雨晴谁都没有作声,始终沉默不语。

大汉却不罢休,又用手枪点点我的脑袋:“快说,快说!”

我恼火地说:“有什么好说的,我和她身份差那么大,能有什么故事?无非是我喜欢她,她又不喜欢我罢了!”

大汉哈哈大笑:“李大威,看你也是个英雄,干嘛说这么丧气的话?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只要两情相悦,这些都是狗屁!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大阎王和杨家大小姐的故事?我觉得吧,他俩就是你们的榜样!”

大汉突然提到我爸我妈,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闷闷地说:“没听说过!”

大汉一脸惊讶:“不会吧,大阎王那么知名的人物,虽然已经二十多年不见踪影,可他的名字依旧流传在帝城的地下世界,尤其是他和杨家大小姐的爱情故事,更是人人皆知、口口相传。你会没听说过?”

听大汉这语气,对我爸倒是挺推崇的,对我爸和我妈的故事也挺向往。但我也不可能傻不愣登地就说我就是大阎王和杨家大小姐的儿子,人家也不可能会相信啊,只能继续梗着脖子说道:“我是罗城来的,调到帝城还没几个月,真没听说过什么大阎王和杨家大小姐。”

大汉“哦”了一声,说怪不得呢,你乡下来的,肯定不知道这事…;…;我跟你说,直到现在,帝城的地下世界仍旧传颂着他们的故事,尤其是曾经叱咤风云的大阎王,几乎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精神图腾,你要想在帝城长久的呆下去,就必须对他们有所了解才行。

原来这大汉是地下圈子里的‐这好像是句废话,如果他是官面的人,怎么可能三番五次夜闯杨家?我心里想,大阎王是我爸,杨家大小姐是我妈,我还用得着对他们有所了解?

我连我爸睡觉是怎么打呼噜的都知道!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只好沉默下去。

“哎,我和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大汉又用手枪点着我的脑袋。

被人用枪指着脑袋的感觉真是糟透了,帝城的治安这么严格,竟然还有人敢动枪,看来这人是个亡命之徒。

我无奈地说:“我听着呢,你说吧。”

大汉便喜滋滋地给我讲起了大阎王和杨家大小姐的故事,然而这些故事我已经听我舅舅都讲过了,大汉讲得也没什么新意,翻来覆去还是那点老掉牙的事情。

不过,大汉的讲述方法和我舅舅有所不同,我舅舅是尽量客观、中立地描述整件事情,并没有刻意渲染我爸和我妈的爱情故事有多伟大,甚至还把他们说得无比凄惨‐狼狈地逃出帝城,还被追杀了大半个华夏,最后才落户到了某个小镇子上,能不惨吗?

但是这个大汉描述起来,却是威风、浪漫多了。在他的故事里面,我爸成了一个无所不能、威风凛凛的大英雄,而我妈则是勇于突破世俗枷锁的伟大女人,一个出身高贵的豪门大小姐,毅然决然地和一个江湖大枭走到一起,甚至不惜背叛整个家族,简直堪称巾帼英雄的典范。

至于后来充满痛苦和杀戮的逃亡,在大汉口中也成了不愿和杨老将军发生冲突才忍辱负重、远走他乡。

“你想想吧,大阎王那么大的本事,收拾个杨老将军还是问题?帝城可到处都是他的好朋友!他为什么没那么做,还不是为了顾全大局,才携美人斩断红尘、隐姓埋名,从此留下一段佳话!”

大汉口沫横飞地说着,而且是越说越激动,每说一次“大阎王”的名字,眼睛里都要放出灿烂的光。

以他的年纪,我爸活跃的时候,他肯定也不大,这些故事,估计也是他听来的。看来,又是一个被“传说”毒害的人,我当然不否认我爸确实曾经有过辉煌,但也没他说得那么悬乎,实际上我爸离开帝城的时候,非常的落魄、狼狈和凄惨,被杨老将军逼得简直要活不下去。

所以他口中的大阎王,只是他想像中的大阎王,是活在传说中的大阎王。而不是真实的大阎王。

在这点上,我还是比较理智的,所以并没有跟着激动,自始至终都比较平静。大汉非常不满我的态度,晃着我的肩膀说道:“哎,你听了大阎王的故事怎么不激动啊?我们帝城的人,个个都把大阎王当偶像的,就是龙组里的老人,提到他都会竖大拇指,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我无奈地说:“这都多少年前的故事了,现在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

大汉更加不满:“多少年前怎么了?有些人,就该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这话说的,就好像我爸已经死了似的,所以我就更不搭茬了。

我虽没什么反应,旁边的任雨晴倒是听得津津有味,最后怯生生说:“我,我听过大阎王的故事…;…;”

大汉激动地回过头去,说是吧,你也听过大阎王的故事吧?

任雨晴点头:“嗯,我对大阎王太熟了,杨家的大小姐,本来和我爸有婚约的,但她后来跟着大阎王走了,气得我们一家直到现在也没原谅她。还有我小姑姑,本来是小阎王的未婚妻,但是因为小阎王也跟着走了,至今也一点踪迹都没,导致我小姑姑现在也没嫁人呢…;…;”

看网友对 817 大阎王,我偶像 为用户704274的皇冠第10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