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一十一章 交战(一)

第七百一十一章 交战(一)

看着三十六只火鸦虚影,竟然凝聚成一头十数丈巨大的烈焰巨鸦,带着焚尽一切的气势朝北陵塞俯冲过来,姜泽、周桐、魏腾、马延他们心惊胆颤

相隔数里都感受到那炙人的热浪,他们皆自知自身的修为,怕是在被这烈焰巨鸦吞没的瞬间,就会被焚为灰烬,当下都各自将一枚天阶防御道符捏在手里,心里想,或许四道天阶防御道符齐出,或能将这头烈焰巨鸦挡上一挡。

姜璇也将一枚紫霄神雷符捏在手里。

他们的底蕴毕竟还是不如姜赫他们,姜雨薇率众人离开万仙山北上时,也就从宗门换了十二枚天阶道符,在姜雨薇闭关之前,就给姜璇、姜泽、周桐、魏腾、马延等人各分了一枚。

谁也不知道这场战事将持续多久,手里不多的天阶道符这时候绝不敢轻用。

姜雨薇专门指派主持四柱诛魔阵的阵法师们,这时候在北陵塞的上空,再次凝聚那柄近百米巨大的黄sè巨剑,就要朝当空扑来的烈焰巨鸦斩去;而在这时,玄金傀儡先一步有所动作,他看似笨重的金铁之躯,跳出城墙之后,闪电般往前突击,身形猛然一滞,接着就像炮弹似的高高跃起,焚天战枪猛然出手,朝当头掠过的烈焰巨鸦刺去。

这一击威力极大无比,正是当初伤陈海的那惊艳一刺,当下就斩灭四五头火鸦虚影,令其他的烈焰火鸦四散开去。

沙天河那边没想到这樽玄金傀儡如此凶悍,当即就摧动三十多只烈焰火鸦将玄金傀儡团团围住,势要将玄金傀儡焚炼成一堆废铜烂铁;他却不知道炎魔诞生于岩浆焰湖之中,元神喜火而不畏火,而玄金傀儡能凝聚焚天烈焰,本身就能承受焚天烈焰的焚炼,自然不惧次一级的等凡烈焰。

看到黑瞎子御使烈焰火鸦往玄金傀儡围去,陈海这一刻甚至能感受炎魔元神所欣喜的情绪。

炎魔受陈海钳制,元神被迫寄于玄金傀儡之中,他心里的怨气一直未消,这段时间虽然对陈海言听计从,没有什么违抗,但情绪波动却是古井无波,似乎连情绪上的交流,都不愿意跟陈海交流。

不过,炎魔本性还是好战的,这一刻仿佛神魂深处沉醒的记忆苏酸过来,陈海就看到焚天战枪怒劈横扫之下,他都觉得空间在这一刻有一种被撕裂开的错觉,顿时间又有七八头烈焰火鸦被炎魔利用玄金傀儡斩灭。

看到焚天战枪挥斩的瞬时,陈海都怀疑炎魔或许就应该是玄金傀儡的精魄器灵,才能举足轻重间,就将焚天战枪如此之强的一势施展开来,其威力之强,甚至不比当初陈海左腋被刺穿的那一刺稍弱。

这时候烈焰火鸦喷射来炽热的焰流,在玄金傀儡四周形成奔腾的焰海,然而玄金傀儡却丝毫无损,根本不怕烈焰焚炼。

没想到沙天河的火鸦战车刚出马,就遇到能克制其的存在,看到玄金傀儡如此威猛,韩三元这一刻也是暗暗后悔,心想应该在计划战利品分配,坚决将这樽玄金傀儡讨要过来的。

这时候韩三元也没有闲着,须发、道袍无风自动,六柄灵剑从袍袖里鱼贯射出,但他没有去助沙天河去围攻玄金傀儡,而首尾相接,直接朝北陵塞的城墙斩来。

看到韩三元身后还有四名道丹境、三十多名明窍境好手,一起祭出灵剑、法宝,朝北陵塞强攻过来,姜泽也只能下令塞内的阵法师,令他们将四柱诛魔阵的防御灵罩撑起来,抵挡住可能是下一波最强的攻势。

法宝灵剑的来势何其之快,相隔不足十里,仅仅三五息时间,便朝城墙融为一体的防御灵罩猛斩过来。

半空中土黄sè的光罩剧烈的抖几下,最终是勉强稳住,没有破碎,但这一下也令防御光罩暗了一半。

纵使四柱诛魔阵的阵器旁有四个明窍境和二十八个辟灵境阵法师主持,但一边要不断的吸收天地灵气补充消耗,一边要凝聚巨剑、防御灵罩抵挡各种攻势,也甚是吃力、手忙脚乱。

陈海这时候也站到城墙之上,手持魔戟,朝韩三河所御、再次首尾相接朝防御灵罩斩来的冲灵剑阵斩去,他要独自一人,将北陵塞此时所面临的最强攻势接过来。

六柄冲灵宝剑瞬息间由首尾相接转为并列斩来,魔戟与整座冲阵剑阵狠狠的撞到一些,陈海闷哼一声,被那无可抵御的沛然巨力反抽了一下,魔躯往后倒飞撞到防御灵罩上,才没有摔飞出更远。

不过冲灵剑阵的这次攻势还是被陈海所化解,韩三元也是闷哼一声,只觉得神魂一阵动荡,只能先将剑阵收回来,等着下一次蓄势再攻。

韩三元这时候他才确认,原来这头青鳞魔已经修成魔丹了。

三天就修成魔丹,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杂sè丹,眼前这头青鳞魔的修行天赋,真强到爆天的地步了吗?

差不多与此同时,姜泽、周椆、姜璇他们也纷纷将法宝、灵剑御出防御灵罩之外,他们的修为,是要比马贼里的道丹、明窍境差一大截,但他们就守住城墙,以近击远,也是能勉强助陈海一臂之力,也给主持四柱诛魔阵的阵法师们以喘息的时机。

要不然四柱诛魔阵再强,也绝对撑不住几十秒的时间。

韩三元与沙天河也意识到,他们守在十数里之外祭御法宝去强攻北陵塞,在距离上吃亏太大,没有办法撕开北陵塞的防止,当下一边祭御法宝、灵剑往北陵塞密集攻去,令守军腾不出手来调整部署,一边又集结全部的两千兵马,往北陵塞快速推进。

韩三元、沙天河对北陵塞的实力还是有些敬畏的,在两千兵马往北陵塞逼进时,他们将为数不多的其他战车都安排在侧前翼,预防可能存在的迎头打击。

陈海假借天机残卷传授给众人的重膛弩炼制之法,是经过进一步改良的,加上玄阳铁,要比燕州的淬金铁各方面性格更能,也就使得重膛弩的射程提高到三千步,也就是六里。

姜泽这一刻也是将心脏提到嗓子眼,眼睛专注的盯着马贼浑然无知的踏入玄阳重锋箭的覆盖圈内。

韩三元不是没有注意到北陵塞在主城门的两侧,各有不少守军持有巨弩,但在韩三元的印象里,弓弩的射速缓慢,而且两侧持弩的守军修为都很低微,韩天元觉得安排在侧前方的十数辆战车,应该将这些凡夫所用的弓弩尽数封住。

五十架重膛弩齐声轰鸣,是陈海听入耳最动听的神乐,这种仿佛金属风暴般的异动,不知道多少回在他梦里呈现。

韩三元都直觉这一刻时空仿佛停滞,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夜空。

当初陈海在燕州应对蛮族之时,两百头黄金巨象在十余乘重膛弩的轰击之下,也没有撑过两千步的距离,寻常的地阶防御道符也都不堪一击,更何况现在是五十具加强版的重膛弩同时轰鸣。

尽管抵挡在两千贼兵前方的诸多战车里有三辆还是地阶防御性的战车,但是也只是多持续个七八息的时间,诸多灵盾就被打爆掉,

韩三元在这一刻感觉到时间过得缓慢无比,他甚至能看清楚呼啸的金属洪流是如何穿过自己下属的躯体,爆出一团团艳丽的血花。

吴煦是提醒过他们,这帮兔孙子手里有不弱的神兵战械,韩三元初时也没有放在心里,没想到这一刻,四柱诛魔阵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伤亡,玄金傀儡也只是遏制了火鸦战车的攻势,他从来都没有重视过的东西,让他尝到了血的代价。

只要有活人站在射程范围之内重膛弩的咆哮就不会停止,等韩三元、沙天河七手八脚带着部属拉开跟北陵塞的距离,五十具重膛弩已经倾泻了两万五千枚玄阳重锋箭。

就图一时之爽,玄阳重锋箭的储备就消耗了一半还多,姜泽他们想想也是心痛,不过看见北陵塞城前,韩三元他们推上来的十余乘战车已经彻底损毁了四乘,地上还横七竖八地躺着二三百具残破不堪的敌军尸体,姜泽他们还是颇有自得。

这群马贼整日里都是在刀头舔血,但不意味着他们不怕死,也幸亏这些马贼劫掠地方,战斗经验无比丰富,在玄阳重锋箭轰然覆盖过来之时,相当一部分人就及时躲开重膛弩的覆盖,或者以最快的时间找到足够坚厚的碍障物躲避箭雨,是以重膛弩并没有真能杀死多少精英马贼……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一章 交战(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