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一十二章 交战(二)

第七百一十二章 交战(二)

重膛弩箭阵所形成的巨大轰鸣声虽然不能及远,早就消散在狂风之中,但是韩三元等人的出手以及火鸦战车等法器、法阵发动,搅动天地元气,巨大的波动早已经往外扩散开去。

魔獐岭以北新建的十数座军塞都部署有传讯及监视法阵,组成对魔獐岭以北、天罗谷一带的广袤荒原的监视网,通过对天地元气的波动监控,甚至能将北陵塞遇袭的画面粗略的还原出来,直接在同一时间就传到魔獐岭三大主塞之一的燕台关。

边塞遇袭乃是头等大事,燕台关值守溯光照影大阵的武官,确认北陵塞遇袭之后,丝毫不敢大意,直接派人去找长史吴煦,禀报北陵塞遇袭之事。

吴煦在静室里潜修,没有急着让人去惊动姜明传,而是带着几名扈卫赶到溯光照影大阵所在的监敌台。

由于魔獐岭以北的哨塞建设原谈不上密集,而这么远的距离,溯光照影大阵目前也只能通过天地元气的波动,大体还原北陵塞遇袭的战事规模跟粗陋画面,所以也看不出是魔兵偷袭北陵塞,还是马贼滋扰。

吴煦看着溯光圆幕上所呈现出来的模糊画面,不满的说道:“我当是什么大事,还以为是魔族大举入侵呢。这点小动静,你们自己处理就好了,还需要特意来惊动我?”

掌管溯光照影阵的武将,很清楚最近没有什么大规模的魔兵从天罗谷北面南犯,而即便从模糊的画面以及其他迹象,他更判断很可能是流窜荒原的精锐马贼对北陵塞下手,见吴煦一脸浑不在意的样子,犹豫着要不要再派人去通禀镇守将军姜明传。

吴煦见那人的样子,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露了一丝精芒,不悦的说道:“你要是担心什么,那就派人去请镇守将军过来,一切都由镇守将军处置便是。”

“发生什么事情?”这时候姜明传不请自到。

虽然他的修为神识也只能感知到三百里外的气息,但北陵塞那边这么大的动静,他不可能一点都无感觉,从潜修中受到惊动,特意派到监敌台看北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想到吴煦已经在这里了。

“北陵塞可能遇到敌袭了,”吴煦不动声sè的说道,“现在也搞不清楚是小股精魔兵试探性袭骚,还是过路的马贼趁北陵塞防务空虚,想劫一把财货——我打算派吴平统率两千精骑,趁夜赶往北陵塞增援,正要派人去跟镇守将军您请示呢。”

吴煦将话说得滴水不漏,姜明传眯眼看向溯光圆镜所呈现出来的模糊画面,也不清楚是小股精锐魔兵突袭还是马贼过境。

当然,燕台关是编有一艘浮空战船,能装载万余精锐,只需要一个时辰就能赶到北陵塞增援,但要是此时进攻北陵塞的小股精锐魔兵仅仅是魔族派出来的诱饵,在北陵塞以北的荒原深处还有更强大的精锐魔兵埋伏着,他们此时仓促派出浮空战船,就有可能落魔族的陷阱之中。

这事实上也是吴煦等人前段时间反对深入荒原这么远的距离单独修筑一座哨塞的主要原因,一旦遇袭,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

姜明传看吴煦的神sè,大概正等着他下令派浮空战船增援就直接出声反对,微微沉吟道:“着吴平率两千精骑增援也好,但你要让吴平知道,要是他敢怯敌避免,五个时辰内都赶不到北陵塞,小心我拿军法治他!”姜明传此时心里想着姜雨薇要是连小股精锐魔兵的突袭或过路马贼的扰袭都撑不住五个时辰,也不值得他押上太多的筹码,却没有想到此时强攻北陵塞的两路马贼,是吴煦胆大妄为所勾结,就是要至姜雨薇他们以死地,同时令他往北扩张的计划胎死腹中。

姜明传、吴煦同时签署军令,在燕台关军中担任云骑尉的吴平领过军令,也没有丝毫的耽搁,点齐两千黑蛟精骑,顶风冒雪向北陵塞飞奔而去。

***************

重膛弩初次在燕台关下展露出自己狰狞的獠牙,将这些整日里刀头舔血的马贼都给震住了。

就连韩三元和沙天河二人,动作都是一滞,没想到北陵塞的实力比他们所预料的要强一截,五十具战弩竟然能形成如此密集的箭雨,威力都不成顶级的天阶道符之下了。

要知道四柱诛魔阵也能形成密集的纵横剑气,差不多每间隔二十息能形成三千道金锋剑气,或形成一百道庚金剑气,是抵挡强敌密集进攻的强力手段,但刚才这五十具战弩所形成的攻击强度,差不多是四柱诛魔阵剑气攻击的四倍还多。

韩三元这一刻也是有些傻眼,他们组织这一波攻势,两千马贼侧前方的防护,是照四柱诛魔阵剑气攻击强度上限的两倍进行部署的,没想到在措手不及之间,就被重弩膛的箭阵直接打穿。

若是之前没有强攻,韩三元他们自然可以抽身而走,再做图谋,可是两三百具尸体支离破碎地横尸在北陵塞下,还有四辆好不容易攒下来的战车被彻底摧毁,此时若是退去,那真是连内裤都亏掉了。

韩三元转身看了沙天河一眼,两人道胎境修为,打家劫舍的事情不知道干了多少回了,看得出北陵塞所备的这批战弩是极其厉害,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对付的手段,当下就将退后修整的马,分成三队,分散开从三面朝北陵塞掩袭而去。

看到群盗重整阵形,分三个方向攻来,姜泽这边也调整防御部署,将五十具手持重膛弩一分为三、进行戒备。

这两路马贼,辟灵境精锐悍匪比例极高,他们一旦分散攻来,特别他们手里大多有远程进攻的灵剑、法宝,也持有大量的防御道符,五十具重膛弩又无法对宽及数里的进攻面形成密集的箭雨覆盖,威力就迅速被压制下来。

这主要也是北陵塞内的兵力有限,要不知道陈海、姜泽可以分派兵力去堵住两翼,而将重膛弩集中到一路,给袭敌重创。

这时候沙天河与韩三元也互相交换对手,由韩三元摧动冲灵剑阵,专往玄金傀儡纠缠过来。

陈海虽然不能打破玄金傀儡的防御,但不意味着韩三元的冲灵剑阵就不行。韩三元此时逼近三千步以内,六柄灵剑在他的祭御下,更多的灵活凌厉,快若闪电,剑影幢幢仿佛狂风暴雨般朝玄金傀儡攻去。

炎魔毕竟才道丹境中期,元神居中,驱动玄金傀儡的速度还是要差韩三元一线,数息之间,就被韩三元的冲灵剑阵在金铁之躯斩出数道裂缝;而这时候沙天河站在火鸦战车之上,再度凝聚三十六只烈焰火鸦往北陵塞强攻过来。

三十六只烈焰火鸦聚散如风,极难对付,为防止守塞弟子大量伤亡,阵法师只能撑开防御灵罩,将整座北陵塞都包裹起来。

看到三十六只烈焰火鸦比刚才稍稍黯淡出一些,陈海也知道黑风寇的火鸦战车并非全无限制,一旦被斩灭一两次,火鸦精魄应该会被消耗掉一分;而一旦被消耗到一定程度,应该在重新祭炼补充消耗前,就没有办法再用了。

由于北陵塞没有其他道丹境强者坐镇,以四大明窍境为首的阵法阵,汇聚天地灵气的速度有限,陈海、姜泽都知道要尽可能避免灵罩直接受到冲击,也尽可能组织弟子御使法宝、灵剑或者道符,冲那一只只似烈焰焚空的火鸦攻去。

而在此时就见那一只只烈焰火鸦,熊熊燃烧的烈焰猛然从外往坍塌、收缩,眨眼间就形成一枚枚拇指大小的透明焰珠,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绕过诸弟子拦截的法宝、灵剑,直接往灵罩疾射过来。

陈海与姜泽他们反应也是极快,瞬时间祭出十数张防御道符,但三十六枚焰珠一起爆开,十数张防御道符根本不抵用,防御灵罩顿时被撕成粉碎,城墙也被炸塌一大截,四五十名将卒都没能挣扎一下,就被炸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陈海远看身穿红sè法袍的沙天河,面如黑碳的脸sè有些浮白,心知刚才一击对他来说消耗不少,但他没有想到刚才这一击威力还是绝强。

陈海扭头看身后,三十二名阵法师都受大阵反噬冲得东倒西歪,个个嘴角溢血,想必都受了少轻的伤势,这时候正极力坐起来,重新将念识心神沉入大阵的阵法禁制之中,以最快速度将防御灵罩恢复起来。

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城墙之上又有四五十人被马匪里那些明窍境、道丹境强者拿灵剑、法宝斩杀。

姜璇这时候也顾不上太多,举手就要将手里唯一的那枚紫霄神雷符掷出。

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虽说不错,但想凭借一枚紫霄神雷符就重创沙天河,还是有些太想当然了,陈海朝姜璇摆摆手,让她暂时不要用这枚天阶道符,但他也不知道绝不能再让沙天河发动刚才那样的强袭了。

四柱诛魔阵是他们此时最大的凭仗,一旦阵法师集中受反噬重创,不能再主持大阵;而没有灵罩的保护,重膛弩以及诸多辟灵境、通玄境弟子都要暴露出来,根本就没有能力抵挡对方那么多道丹、明窍境强者的御器攻杀。

“天机神弩重点防备火鸦阵!”陈海朝姜泽大喝道,他这时候也顾不上其他,直接接手战事的指挥权,让姜泽他们听从他的调令。

沙天河远在三四千步之外,陈海没有能力阻止沙天河再次凝聚烈焰火鸦攻来,这时候只能将重弹弩集中起来,重点防范烈焰火鸦有再次逼迫防御灵罩的可能。

好在北陵谷只有一百丈纵横,五十具重膛弩还是能够保证不让烈焰火鸦有逼近的可能,陈立这时候则手持魔戟,跃出寨墙,与玄金傀儡汇合到一起,斩出重重戟影,先联手将韩三元的冲灵剑阵逼退。

塞中的阵法师不用陈立招呼,也知道陈立的意思,这时候将防御灵罩往外再撑大数丈,恰好让陈立与玄金傀儡站在防御灵罩的边缘,一旦强敌攻势太强,他们就能退回到防御灵罩内暂避;要是马匪稀稀落落攻来,他们则杀出防御灵罩御敌,以这种战术将战事拖延下去,拖延到援兵赶到……

要是阵法师对四柱诛魔阵的控御更精准、更精微,甚至可以直接操控大阵的防御灵罩影随陈海、玄金傀儡进退,相当于是给陈海及玄金傀儡身上加一道无坚能摧的灵罩。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二章 交战(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