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一十三章 交战(三)

第七百一十三章 交战(三)

虽说北陵塞内,有上千精锐将卒,有五十具重膛弩犀利无比,然而一旦失去四柱诛魔阵的庇护,半数以上将卒都仅有通玄境修为,是抵挡不住那些道丹境、明窍境精英马贼御器远程斩杀的。

陈海这时个也只能将重膛弩集结起来,防备黑风寇沙天河再摧动烈焰火鸦逼近防护灵罩再来一来狠的,他与玄金傀儡站在防护灵罩的边缘,承受更强的攻势。

姜泽、周桐他们看到身穿红袍法衣的沙天河站在火鸦战车之上,再次看到一只只火鸦虚影凝聚出来,继而燃烧起熊熊烈焰,仿佛一只只烈焰火鸦往这边集群飞来,他们的心脏也提到嗓子眼,不知道重膛弩能不能封锁住这些烈焰火鸦的进逼。

不过他们也注意到这些烈焰火鸦要比前次更弱一些,看来火鸦战车再强大也不是没有限制,众弟子眼睛又透漏出几分希望的神sè。

也好在北陵塞够小,最初建造时没有贪大,寨城内只有一百丈纵深,不仅五十具重膛弩能将烈焰火鸦进攻的方向都封锁住,他们还能抽出一部分人手去协助阵法师,疯狂运转四柱诛魔阵,确保防御灵罩能承受更大强度的冲击。

沙天河摧动烈焰火鸦几次想要逼近防御灵罩,即便烈焰火鸦进退速度极快,快如闪电,但重膛弩射出的玄阳重锋箭雨、箭阵是范围覆盖,根本不给烈焰火鸦逼近下来的机会,反而致使烈焰火鸦一只只被射灭。

到最后沙天河有摧动的烈焰火鸦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弱,最终难以对防御灵罩再产生任何威胁。

韩三元看到此景,飞身遁回,满面怒容地质问沙天河:“沙当家,为何收手不攻?你难道没有看到他们就快要撑不住了吗?”

沙天河此时精神念力消耗有些过度,神sè萎靡地摊手说道:“烈焰火鸦是凝聚火煞罡元而成,但是烈焰火鸦被斩灭一次,所对应的火鸦精魄就要被削弱一分。现在我已经凝聚一两百头烈焰火鸦被斩灭,战车之内的火鸦精魄已经衰弱到无法再凝聚烈焰火鸦杀敌了……”

韩三元神念往火鸦战车扫去,确认沙天河所言非虚,只得邀沙天河直接出手,与他联手进攻北陵塞。

这时候沙天河已经萌生去意。

他没有想到守军意志如此坚定,没想到守军的战械如此之强,目前他们损失已经算是不少,但真要将北陵塞强攻下来,或许不是不能,但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所得却又有限,到底值不值得?

陈海与玄金傀儡紧贴着防御灵罩的边缘,所发挥的战力也强悍得令沙天河难以想象,韩天河联手三名道丹境剑修,缠斗了半天,愣是没能将陈海、玄金傀儡重创,更不要说歼灭、斩杀了。

而且这玄金傀儡在炼制的时候,一定加入了不少紫髓金在其中,因为玄金傀儡最初被韩三元斩除了道道裂痕,现在已经消失不见,金铁之躯的表面又恢复如新了。

陈海的战术更为灵活,韩三元等马贼首领势和力沉的重击差不多都由玄金傀儡接下,他则仗着跟庞然魔躯不匹配的风雷幻踪步,以玄金傀儡及防御灵罩为依托,以更快的速度、更刁钻的角度,卸掉一部分强攻,令马贼无法集中起来进攻防御灵罩,进攻他们身后的守兵弟子。

夜空之中,在漫天光华的映衬下,大团大团的雪花仍自飘飞着,只是落到距离北陵塞数千丈高处,就被天地元气湍乱所带来的风暴卷走。

韩三元和沙天河的手下马贼,不时有人在玄金傀儡、陈海以及重膛弩的多重袭扰之下,倒在血泊中,但不多时就被大雪埋得没了踪迹。

中间韩三元将所有马贼收回来,重整阵形再次组织新的攻势,但是火鸦战车这时候不能发挥作用,实际失去最主要的助力。

他们也是刚开始没有考虑到玄金傀儡不畏烈焰火焚的特殊属性,最初让玄金傀儡一下子斩杀掉太多的烈焰火鸦,令火鸦战车的威力刚开始就被削弱了两三成;要不然沙天河一开始就直接摧动烈焰火鸦坍塌成焰珠暴击防御灵罩,他们这时候差不多都已经将四柱诛魔阵摧毁掉了。

姜泽、周桐、魏腾、马延他们韧性也是十足,当初他们被困北陵谷那么多天,死了那么多人,也都没有放弃过,马贼虽然势强,但还不足以令他心惊胆寒。

反复进攻了四五次,两部兵马伤亡累积超过六百人,韩三元牙齿几乎咬碎,一张疤面上的寒意比这隆冬更要冷上几分。但他也知道这仗没有办法打下去了。

燕台关的援军即将赶来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他手下兵马一旦损失太惨重,他将失去纵横荒原的根本,即便获得四柱诛魔原,也不能在坠星海立足了。

最终韩三元长叹一声,与沙天河对望一眼,最终不得不承认眼前的残酷事实,带着众寇徐徐往后退去。

看着诸寇的身影缓缓消失在晨霭之中,姜泽等人才终于松了口气,此战若非有四柱诛魔阵和玄金傀儡以及陈海的存在,怕是他们这一千名弟子再难见到明日朝阳了。

然而在他们还没有将这口气咽到腹中之时,忽然一道凌厉剑气破开晨霭,往北陵塞的城墙斩来。

虽然北陵塞的城墙刻有道篆加固,但这时候四柱诛魔阵收了起来,直接被这道凌厉无比的剑气直接斩裂,甚至还数名弟子避之不及,被剑气斩为两半。

阵法师这时候又将心脏提起来,摧动大阵,将北陵塞紧密护起来。

陈海心里暗恨,没想到这鬼面剑尊都决定撤退了,竟然又突然杀回来,斩出一剑多杀数名守军泄愤。

如此凶残嗜杀的角sè,还真是难缠,陈海当即传念要潜伏在远处观望这边战事的翼魔赤军小心翼翼缀住这两路马贼的动向,随时向他汇合。韩三元先是出手试探,发现事态不对之后,马上开始联络黑风寇强攻北陵塞,而且从他们一举一动可以看出,他们对北陵塞的兵力部署、法阵及哨塞结构都相当的熟悉,可见韩三元事前就从燕台关获得他们这边相当准确的消息。

至于谁泄漏消息给这些马贼,是谁想利用这些马贼铲除北陵塞,陈立也不难猜测。

虽然吴煦等人的仇视,如蛆噬骨,难以拔除,但吴煦等人暂时还没有办法公然对北陵塞下手,但要是韩三元往后动不动就跑来刺杀、袭扰,实是北陵塞后续发展的大障碍,这时候也要让翼魔赤军将韩三元这两路马贼盯住,寻找彻底拔除的机会。

姜泽让将伤亡的弟子收拾好,这时候数骑由远及近驰来,在十数里外就传声疾呼:“北陵塞遇敌袭,燕台关云骑尉吴平率兵来援,守将何人,速速出塞迎接。”

这时候都天光大亮,马匪撤走都快两个时辰,燕台头的援兵才赶过来,赶过来就如此耀武扬威,姜泽、周桐、魏腾、马延等人没有一个人愿意出塞搭理这些龟孙子。

****************

从天罗谷再往北近万里,是山高万仞、绵延数万里的天呈山。

传说天呈山是太古时期,太古魔神的魔躯所化,魔神的神魂碎片、血肉在山岭间轮回着,滋生出绵绵不尽的嗜血魔物,又充满毒瘴魔煞,亿万魔物一群群游荡在其中,偶尔两个群落相聚,就是一场血腥而惨烈的厮杀。

在厮杀和互相吞噬之中,渐渐就有魔物觉醒了修行的智慧,不灭邪域的魔帅、魔将、魔师们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巡视一周,用秘法将这些能够修行的魔物挑选出来,吸收往自己的阵营之中,这也就是魔族补充核心战力最为主要的来源。

在天呈山的北麓,一座座高耸、粗犷无比的魔殿,耸立在群山之间,那些是魔君的住所

其中一座魔殿,里面隐约传来阵阵争吵之声,那争吵之声越来越大,渐渐又有摔砸物件的声音,最后“砰”的一声,就见一位身穿白袍的邪气少年踢开大门,昂然而出。

只是他走得急了,撞在一头恰好路过年幼魅魔身上,那年幼魅魔吓得花容失sè,慌忙跪下连声哀求道:“奴婢眼瞎,少君饶命!”

那邪气少年刚刚受挫,正自怒火中烧之际,又被这年幼魅魔撞了个正着,心火更加旺盛。只听他喉头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嘶吼,几息的时间,就变成了一个身高五丈的黑颅魔。

他两个手指重重拈起身形娇小性感的年幼魅魔,不顾她声声悲鸣求饶,将之扔到口中,鲜血顺着嘴角淋漓而下。

或许是鲜血滋润了喉咙,他心情好了一些,回头冲着魔殿喝道:“我父君为了不灭邪域,让姜寅一剑斩灭神魂,你们忍得,难道也要我忍得不报此仇?”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三章 交战(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