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一十四章 军令不授

第七百一十四章 军令不授

天sè虽然有些yīn沉,但是下了一整夜的大雪依然没有减小的迹象,在大雪映衬下,天光并没有想象般昏暗。

北陵塞的弟子此时正在姜泽的指派下,忍着悲痛的心情为死去的同袍收敛骸骨,一些人则从库房中拉出青条巨石,准备修缮一场夜袭之中被损坏的城墙。

一切都是那么的有条不紊,没有任何人去理会军塞那急驰接近的马蹄声。

吴平骑在一头高逾两丈、全身披挂灵甲的妖虎之上,看着处处残破的北陵塞城墙以及城墙下被大雪覆盖住的马贼尸体,心中也是一阵翻腾,心想那韩三元已经是道胎境后期的修为,手下一个个龙精虎猛,然而加上黑风寇沙天河的火鸦战车,居然都没有攻下北陵塞,反倒丢盔弃甲的逃走了?

要知道,这北陵塞可是连一个正而八经的道丹境强者都没有。

心思转了几转,吴平立在城门前扬声喊道:“我乃燕台头长史座前督军吴平,承镇守将军、长史军令,率两千精骑驰援北陵塞,你们速速打开城门,让我们进城。”

喊了几声,城里没有丝毫的回应,仿佛他的声音都被防御灵罩屏蔽在军塞之外。

吴平心中怒火中烧,正待发作之时,姜泽才探出头,平淡的说道:“劳烦吴督军不畏风雪、千里驰援。强袭北陵塞的马匪刚刚往东纵逃,还请吴督军即刻率部追剿残匪,为我北陵塞死去的将卒、弟子报仇雪恨……”

吴平对北陵谷山庄那几个核心人物都了熟于心,自然认得姜泽,知道他是东都姜氏这一代的核心弟子,又是北陵谷山庄在姜雨薇之下最有话语权的人。

不过,尽管如此,姜泽在吴平眼里也只是一个刚刚辟灵境圆满的低级弟子而已,还未曾有内门弟子的身份,他堂堂云骑尉、长史府督军,竟然让一个低级弟子堵在北陵塞,叫他颜面何存?

“我部下两千人星夜驰援,早已经人困马乏,你速速打开城门,让我等进北陵塞休整——追不追残寇,轮得到你说话?”吴平怒斥道。

姜泽淡然说道:“北陵塞就百丈方圆之地,兵舍营房仅容千人兵马进驻。吴督军连人带马,北陵塞可是装不下。吴督军要是有事商议,倒是可以自己进来。”

若说之前吴平对北陵塞弟子起杀心,还是出自吴煦的安排,这会儿却叫姜泽气得一佛升天、二佛灭世,胸中杀机更为凛冽,恨不能将姜泽的头颅直接就拧下来。

吴平身后的将校,更是气得哇哇直叫,恨不得直接将发动冲锋,将这小小的北陵塞给拿下来。

只是见姜泽态度坚决,吴平也是没有办法,让手下营尉带着兵马,退出十里之外择地扎营,他准备带着十数嫡系扈从进北陵塞找姜雨薇议事。

一个身穿道袍的长髯老者劝道:“吴将军要小心,这些雌黄小儿胆大妄为,将军就带这点人马进军塞,他们要是有什么异心,要是难办啊?”

吴平从口中挤出一丝冷笑,说道:“无妨,你难道怕这些狂妄之徒真敢对我动手不成?”

这时候防护灵罩才打开一个缺口,让吴平带着十数嫡系扈卫驰入塞中。

“北陵塞守将姜雨薇何在,让她出来见我!”吴平看着忙碌的北陵塞内,丝毫不客气地直接点名要见姜雨薇。

姜泽站在吴平身前,说道“姜师姐正闭关潜修、冲击道丹,北陵塞诸多事务皆交给姜泽处置——吴督军有什么吩咐,尽管跟姜泽说就是了。”

吴平知道姜雨薇正全力向真传弟子迈进,但没想到韩三元联合黑风寇沙天河强攻北陵塞,姜雨薇竟然都能心无旁鹜的闭关潜修,对北陵塞的防御实力信心很强啊。

吴平心里惊诧归惊诧,眼瞳盯着姜泽,嘿嘿冷笑道:“姜雨薇虽然是玉皇峰内门弟子,但是她现在既然来到了魔獐岭,那就是燕台关的属将。北陵塞在生死存亡之际,她作为主将不仅畏敌怯战,躲起来不敢直面杀敌,本督军驰援之际,还避而不出,难道你们不知道柱国将军府有十七禁率五十四斩不成?”

“我们击退敌军,请问吴督军,这畏敌怯战之罪,要从何说起?”姜泽针锋相对的质问道。

“你速去传姜雨薇出来见我。”吴平杀气腾腾的盯住姜泽,蛮横的说道。

左右扈卫也将法宝灵剑取在手里,似乎姜泽再敢推辞,吴平随时就会下令将他斩杀当场。

吴平也是肆无忌惮的往左右看去,在场的所有人,虽然亲近于姜雨薇,但他们都还是万仙山的弟子,还是燕台关镇守将军府的将卒,吴平还不怕他敢谋逆造反。

“我家主人眼下正在闭关潜修,而她闭关期间,明令姜泽代掌军务,就是天塌下来,还请吴督军先跟姜泽商议——吴督军若是不信,姜泽你将我家主人的手令拿给吴督军,”陈海这时候庞然魔躯像铁塔般堵住吴平与姜泽之间,血红sè魔瞳盯住吴平,说道,“对了,吴督军你率军来援,可带来姜将军的手令,怎么不让我们查验一下,就在这里胡乱嚷嚷,难道不知道军中禁止喧哗吗?还有你们这些人渣、龟儿子,拿出兵刃法宝,难不成想动手不成?”

吴平乃道丹境巅峰修为,又在军中身居高位,也不怪姜泽的气势会被他压住,但说到扯皮的功夫,陈海可不会畏惧吴平半分。

看陈海透漏出来的滔滔魔煞气息,吴平也是暗暗心惊,工造司的人马回燕台关都说姜雨薇身边的那头役魔修成魔丹,他也不以为意,他跨下这头妖虎也是刚刚修成妖丹,只是没有想到这头青鳞魔站在眼前,竟然令他都觉得神魂有受压抑之感。

吴平强按捺住心里的怒气,令左右也将灵剑法宝都收起来。

要是他能干脆利落将姜泽等人控制住,他是不会介意出手的,反正扣姜泽一个“狂妄”、“怠慢”的罪名,然而接管北陵塞的防务,相信姜明传也没有办法说他的不是,但要是没能打得斗,还被哄出北陵塞,他难道能率两千精骑灭了北陵塞?

姜泽这时候又从陈海后面走上前,脸上带着抱歉的笑容道:“吴督军,姜师姐这家将一向骄横,只听从姜师姐一人的命令——姜师姐严令我等不得惊扰她潜修,我倒不是不会去请姜师姐出来跟吴督军见面,只是我也打不过姜师姐的家将啊……”

将陈海与姜泽一唱一和,将事情推了干净利落,就是不让他干扰姜雨薇的潜修,吴平也是没辙,毕竟姜明传的手令也只是让他驰援北陵塞,与北陵塞守军配合击退来范之敌,并没有授他节制北陵塞防务的权柄,因此他也没有办法将军令搬出来压姜泽一头。

吴平想了想,抿了抿嘴唇道:“北陵塞乃是燕台关战后第一次将哨卡延伸到两千里外,分外重要。待来年春至,燕台关还将以北陵塞为依托,向周边蔓延,所以北陵塞由不得有什么闪失。那黑风寇虽然离去,但是马贼报复心甚重,此时不斩草除根,日后必然还会往北陵塞袭来。既然马贼丢灰弃甲而逃,正是我等掩杀上去,将之一举剿灭的良机——姜雨薇既然令你主持北陵塞军务,那你现在速速点齐人马,随我出塞追杀逃匪。”

姜泽心里冷冷一笑,他们能守住北陵塞更多还是依赖于四柱诛魔阵,论精锐程度,还是要吴平所率的两千精骑差得太多,他真要点齐兵马随吴平去追击马匪,生死就完全置在吴平的摆弄之中了。

姜泽只是推说他们守北陵塞为第一要条,除非镇守将军府明确下令,要不然他们绝对不会轻易离开北陵塞,致使北陵塞防务空虚的。

大军不得进塞,吴平既见不到姜雨薇,姜泽在陈海在身后撑腰,又油盐不进,没有办法,他只能带着扈从先退出北陵塞,与本部兵马汇合。

陈海和姜泽等人站在城头,看着黑sè长龙缓缓消失在雪地之中,都嘿然冷笑。

离北陵塞三十里之后,见吴平下令诸部兵马东行,他身旁的长髯道人疑惑的皱眉问道:“督军,我们难道现在不回燕台关么?”

吴平冷着脸传音道:“无功而返,如何能行?我看这一次韩三元和沙天河折损不少人手,沙天河的那辆火鸦战车,连云湖真君都垂涎许久了,沙天河拿了这火鸦战车在手里也已经有数十年,该换换主人了……”

“督军是说我们与韩三元联手,灭了黑风寇?”长髯道人又惊又喜,此等秘事自然是通过神念沟通为好。

“总不可能什么都不干,空手而还吧?”吴平冷笑道。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四章 军令不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