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一十五章 黄雀在后

第七百一十五章 黄雀在后

三日前,一场大雪不期而至之后,北国就被蒙上一层厚厚的白纱。

这里人迹罕至,那些皮糙肉厚的嗜血魔物也抵抗不了严寒,自去寻觅山洞躲避严寒,放眼望去,雾凇倒挂,在初生的朝阳下闪着各sè光芒,犹如人间仙境一般。

“喀嚓”、“喀嚓”,一阵丛乱的脚步声传来,在树丛晃动之中,枝头的雪纷纷落下,不多时,凛冽而清新的空气中就被腥风所铺满,陈海与赤源高大魔躯从密林里走出来。

陈海对左右地形不甚熟悉,问赤敛翼飞下来的翼魔赤军:“赤军,你可曾发现黑风寇的临时巢穴,距离这里有多远?”

被拒北陵塞外,吴平率部没有返回燕台关,而是缀着黑风寇马匪的踪迹往东追去,陈海便让姜泽等人小心守住北陵塞,他匿踪藏形,先赶去与潜伏在北陵塞北面三百里外山谷里的与赤源、翼魔赤军他们汇合。

吴平所部两千精骑,自吴平以下,道丹境、明窍境武将近三十人,可以说是一支整体修为都要比北陵塞守军强得多的精锐战力,他们所掌握的灵剑灵甲、道符灵丹甚至跨下的战骑,都要比北陵塞守军手里掌握的资源强得多,但也没有实力在荒原里与拥有两位道胎境强者的这路马贼抗衡。

陈海早就怀疑鬼面剑尊韩三元及黑风寇沙天河对北陵塞的情况这么熟悉,是吴煦暗中与马贼勾结,想要置他们于死地,看到吴平他们的异动之后,他与赤源、翼魔赤军汇合后,也是摸着马贼东逃的蛛丝马迹追了上来。

吴平乃道丹境巅峰修为,韩三元、沙天河更是道胎境,陈海与赤源率数百精锐魔兵根本不敢逼得太近,而是远远吊在四五百里之外,甚至还要不断更变路线,伪装成过路的魔群。

而魔獐岭以北的荒原此时是嗜血魔物的天下,天空也有不少魔鹫、翼魔出没,看到一头四爪翼魔飞过,或许会担心有魔兵出没,但谁能想象它会是陈海派出去的眼线?

翼魔赤军朝东南方一指道:“往南五百里,在一座山的背面,有一座十余里深的野桃林,深处有不少帐蓬、屋舍,还修建了寨墙,或许是马贼临时落脚的地方。”

韩三元、沙天河修为皆不弱,陈海让翼魔赤军小心避开他们,故而翼魔赤军所侦察来的情报,也不可能十分的准确,但只要有蛛丝马迹,他就带着赤源、翼魔赤军以及数百精锐魔兵继续追下去。

差不多往前行两个时辰,陈海忽然间感知前方天地元气传来剧烈的波动,似乎就是翼魔赤军所发现的野桃林方向,这一刻暴发剧烈的战斗。

鬼面剑尊与黑风寇闹内哄了?

陈海原本不以为吴平所率两千精骑能有什么作为,不可能对鬼面剑尊或黑风寇下手,但他带着赤源、翼魔赤军他们潜伏到近处,发现他想错了。

就是吴平所率的两千精骑,对野桃林深处的黑风寨发动猛攻,黑风寇绝大部分的马贼,都被切割包围,唯有状若疯虎的沙天河乘御火鸦战车从野桃林突围出来,但也被吴平与四位脸蒙黑布的剑修联手追了上来。

沙天河此时浑身上下鲜血淋漓,身上的灵甲也被斩得破烂不堪,若非那火鸦战车妙用无穷,不仅可以摧动真元自行凝聚烈焰火鸦攻敌,还可以凝聚出烈焰护盾挡住众人的攻伐。

要不是如此,看沙天河如此惨状,恐怕是早就命丧当场了。

沙天河这时抓了一把回灵丹丢入口中,喘息了一阵,只是回灵丹所能回复的灵元法力,对沙天河来说太少,烈焰护盾在吴平及四位蒙面剑修的联手攻击下,岌岌可危;而身后野桃林深处每传来的一声惨叫,都令他的心抽痛不止,他知道自己好容易攒下来的人马啊,这一刻正在极速的瓦解,转变成吴平邀功请赏的战绩。

正在沙天河苦苦思索解脱之道的时候,其中一位蒙面剑修扬声说话了:“黑瞎子,你何苦如此,只要你将这火鸦战车交出来,吴将军定会放你一条生路。”

“韩三元,你以为蒙住脸、以为不用你的冲灵剑阵,不使出修罗魔爪,我就认不出你来吗?你化成灰,我都认得你!吴平,你吴氏与马贼勾结,买通马贼助你吴氏去灭北陵塞的将卒,你麾下两千将卒今日都耳闻目睹,难道你就不怕走漏风声,回去之后就不得好死吗?”沙天河心分两用,同时摧动火鸦战车与红sè巨刃御敌外,还不忘骂骂咧咧,将韩三元与吴煦、吴平勾结的丑事都抖落出来。

吴平与蒙面剑修却是无动于衷,不断摧动灵剑、法宝,加强对沙天河的攻势,令他没有突围逃走的可能。

陈海早就知道吴煦、吴平都是心狠手辣的主,但听着沙天河破口大骂,将这一切yīn谋真正揭穿,他还是极为震惊。

他当然认得出那四名蒙面剑修,是韩三元与他麾下三名道丹境强者,听得出沙天河也应该是对韩三元没有太多的提防,他经营数年的落脚点才如此轻易的、毫无防备的被吴平出手偷袭。

要不然沙天河在野桃林深处也部署防御法阵,虽然不如四柱诛魔阵那么强悍,也绝非吴平两千精锐就能毫无代价攻破的。

陈海绝不愿看到吴平、韩三元得逞,将沙天河杀了,让火鸦战车落入吴平或韩三元的手里,也不管他身后数百魔兵实际上也根本就没有与吴平两千精锐一战的实力。

不过,魔兵死就死了,陈海又没有什么可惜的,就直接让赤源率领数百魔兵,声势浩然的往野桃林方向进击。

虽然相距近百里,吴平、韩三元等人皆震惊的往这边眺望过来。

事实上吴平、韩三元早就觉察到这路魔兵的存在,毕竟数百魔兵散出来的魔煞气息,差不多在三百里外就已经引起韩三元的警觉,但他以为仅仅是过路的小股魔群,实力也谈不上多强,以为会避开他们而走,没想到这会儿这群魔兵竟然拉起速度,往他们这边进击过来。

而且这时候陈海、赤源都不再收敛气息,甚至故意的将气息提升到极致,这令吴平、韩三元更是惊疑,担心这路魔兵之中,还有魔侯级的存在,那就有些麻烦了。

沙天河此时也察觉到了,面目可怖地狰狞大笑道:“天道好轮回,天道好轮回啊!现在你我两败俱伤,正好让魔族趁虚而入……”他笑得声嘶力竭,一口气没有接续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在他弯腰用手试图止住咳嗽的时候,谁也没有发现,他不着痕迹地又将一枚猩红sè、仿佛鲜血凝聚的灵丹递到口中。

若是韩三元发现了,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先将他斩杀掉才放心。

然而可惜的是,韩三元心神被干扰,并没有发现沙天河这个举动。

沙天河将血sè灵丹吞下之后,数息后便有一股强横之极的气息瞬间在体内运转开来,他脸上挂上一丝残忍的笑意,因为刚才他服下的是血胎丹。

血胎丹是用邪法炼制的秘丹,吞服炼化,一个时辰之内,只要肉体能承受得多,服用之人立时拥有道胎境巅峰的战力——虽然事后的反噬极其恐怖,但此时却是沙天河逃命的最后根本。

韩三元意识到不对劲时,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见沙天河嘿嘿冷笑,仿佛那瞎了的眼都舒展开来,怒吼一声:“给老子爆!”法随声出,只见屏障火鸦战车、抵御攻势的熊熊烈焰猛然坍塌收缩成三十六枚焰珠,便朝韩三元等人疾射过来。

说实话,韩三元、吴平一直都在防备沙天河带这么一手,但没想到最后还是让沙天河用出来了,即便有心理防备,也是吓得心惊肉跳,就见韩三元凝聚修罗巨爪抓向焰珠的同时,他本人则直接沉入地底,想要借松软的土层,去化解焰珠暴炎的冲击。

吴平与另三名蒙面剑修,也是各自将六到八枚最强的防御道符同时祭出,以抵挡能将护山大阵一举撕开的焰珠暴炎冲击。

沙天河引爆焰珠,冲击波就像凌厉的天地之刃,将方圆千丈内的树木一起冲断,沙天河也顾不得去看韩三元他们会受多重的伤势,而是摧动火鸦战车,直接往陈海那边冲过去。

沙天河也是打定主意,这火鸦战车宁可让魔族得去,也绝不让吴平、韩三元得手;再者他此时也唯有希望吴平、韩三元能忌惮魔族的存在,他才能抓到最后逃脱生天的机会。。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五章 黄雀在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