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21 刘鑫,亦敌亦友 为45000金钻加更

821 刘鑫,亦敌亦友 为450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没错,攻击着我的人群之中,让我觉得特别眼熟的那位,赫然正是几年前和我在省城共同修炼龙脉图,风雨同舟过一段日子,后来又被龙王逼到跑路的那个刘鑫!

还记得那个时候,我们两个刚刚干掉野狐,崛起还没多久,就被龙王逼到呆不下去,只能商量好了分别跑路,能不能再见就看将来的缘分。记得那是一个雨夜,我们依依不舍地和对方在街头分别,泪水同时浸湿了我们两人的眼眶。

当然,我骗了他,我并没离开省城,因为我还要对付李皇帝,所以又留了下来,从此和他再没见过。

其实这些年来,我也时不时地想起刘鑫,除了我们共同的经历以外,还因为他也在修炼着龙脉图;虽然都是修炼暗劲,但我俩的练功方法完全和别人不一样,以前还能一起揣摩、一起进步,自从分开以后。连个参照的对象都没有了,只能摸着石头过河,都不知道自己练得对不对,纯粹就是瞎练,也算瞎猫碰着死耗子,竟然还练出一点名堂来了。

有时候我也会想,刘鑫到哪里去了,他现在过得怎么样,龙脉图又修炼到什么地步了?

我幻想过很多次我们两个重逢的场景,但华夏毕竟是太大了,要找一个完全失去联系的人谈何容易!所以我是怎么都没想到,我们两个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所以看到刘鑫的一瞬间,当时算是又惊又喜,惊得是竟然能见到他,喜得是知道自己有救了。

刘鑫既然是对方的人,当然能够保住我的性命。

于是我立刻大声喊出了他的名字!

刘鑫没有什么变化,看上去还是那么的瘦,也还戴着他那副小眼镜。其实干我们这一行的,戴眼镜的人非常稀少,除非就是文职,师爷、军师之类的角sè,否则一定会被人看不起的;但是我想,没人敢看不起刘鑫。因为这家伙的实力很强!

在我大声喊出“刘鑫”这两个字的同时,刘鑫最先停下了手,一脸诧异地看着我;四周攻击着我的那些人,也纷纷停下了手。

“老七,你们认识?”

“老七,这是你熟人啊?”

“七哥,怎么回事?”

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众人都在询问刘鑫,也怕杀错了人。原来老七就是刘鑫,看来刘鑫混得还不错,起码也是个头领了,说话肯定很有分量。看来我有救了,我喜滋滋地看着他,等着他过来和我相认,想必他也会很开心的。

但让我意外的是,刘鑫竟然一脸迷茫:“我,我不认识他啊…;…;”

我去?!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刘鑫,心想你不是吧,咱俩好歹耍过一段时间,也曾数次同生共死,就算不承认我这个兄弟,也不至于说不认识我吧。难道因为我是龙组的人,他连认都不敢认我了?

四周的人都纷纷不信,说不可能吧。你要是不认识他,他怎么知道你的名字?

“我不知道啊…;…;”

刘鑫仍旧一脸迷茫,又看向我:“李大威,你怎么认识我的?”

看他这个模样,我真是怒从心头起,恨不得将他臭骂一顿,可是看他一脸茫然的样子,好像真的不认识我。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跑了个路,还失忆了?

就在这时,我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立刻变了个声音:“刘鑫,是我啊!”

这句话一出口,本来一脸茫然的刘鑫,脸sè突然变得无比震惊:“王,王峰?!”

我嘿嘿一笑:“没错,就是我!”

我和刘鑫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为了逃避李皇帝的耳目,是戴着人皮面具,并化名为“王峰”的,甚至还变了声音;直到刘鑫离开省城,也没见过我的真面目,难怪他没认出现在的我来。

刘鑫更加吃惊,三两步奔到我的面前,上下看了看我,吃惊地说:“王峰,真的是你?你…;…;你整容了,还整得这么难看?!”

我:“…;…;”

我无奈地说:“整毛的容,这就是我本来的面目!”

刘鑫仍旧一脸吃惊,不可思议中带着点茫然,显然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周围的人又问刘鑫怎么回事,刘鑫便对他们说道:“我不是和你们说过吗,以前我在省城的时候曾经有个叫王峰的兄弟,就是他!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的长相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刘鑫显然是和他们说过我的,这么一讲,众人纷纷恍然大悟,说些“原来他就是王峰”之类的话。接着刘鑫又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几年不见连样子都改变了。

因为四周人多,我也不知道能不能信得过,所以便简单讲了一下,说我那时候要对付李皇帝,而李皇帝又认识我,所以才戴了人皮面具掩人耳目。

虽然说得简单,但刘鑫听明白了,毕竟我那时候就跟他透露过我要对付李皇帝的事情。

刘鑫这才喜滋滋地握住了我的手,说王峰,原来真的是你!

直到这时,才有了点老友相见的气氛,我们两人那时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确实把彼此都当作了过命的兄弟,所以再次见面表现十分激动。这时,又有一个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接着有人问道:“怎么回事?”

这人的声音也响,像是打雷一样震耳,我对这个声音也挺熟悉,知道这就是他们的老大。我回过头去,就见一条威风凛凛的大汉正从门中走出。身高足足有一米九,站在那里像一座塔,众人果然纷纷叫着:“大哥!”

之前就是他要求杀掉我和任雨晴的,虽然我和刘鑫相认了,但也不知能否逃过一劫,这个大汉看上去很冷酷的样子,没准还会照杀不误,所以我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刘鑫也回过头去,喜滋滋地拉着我的手说:“大哥,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个王峰!”

“哦?”

大汉皱起眉头,快步朝我走了过来,说这不是李大威么。怎么又成王峰了?

看来刘鑫以前没少提起过我,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的名字。刘鑫说道:“我也是刚认出他,还没具体问他怎么回事。”

大汉挑了挑眉,说道:“那你最好问个清楚,我们和龙组可不能有半点瓜葛。”

“知道、知道。”

刘鑫说完,便拉着我的手,让我到他房里去聊,其他人则都在院中等着。

到了刘鑫的房间,我便小心翼翼地把任雨晴放到床上,她仍睡得香甜,不到第二天是醒不过来了。直到这时,我才和刘鑫开始促膝长谈。他问我前几年的经历,还有我是怎么进了龙组的。

老友相见,当然要互诉一下衷肠。

但是我的心中仍旧藏着许多秘密,我也不是不信任他,只是一些事情不方便告诉他。比如我爸是大阎王,我妈是杨家大小姐,我舅舅是龙组七队队长等等,我都没告诉他,只说我在省城干掉李皇帝后,又牵扯出李皇帝背后一个叫做“夜明”的组织,因为龙组也正对付这个组织,所以就把我吸收进去。直到今天。

我一句话都没有说谎,只是隐瞒了一些事实,所以整个逻辑也说得通,刘鑫没有丝毫怀疑。

我又问刘鑫这两年的经历,刘鑫说他当时离开省城以后,便逃亡到了帝城,跟了现在的老大。他说他老大在道上有个绰号,叫做铁面判官,实力非常强劲,在帝城的地下世界很有名望,手底下的兄弟有好几百,这些年他就跟着铁面判官。【择天记吧少年王】一直到了今天。

我感觉刘鑫也有事情瞒着我,很多东西没有说透,但是我也没有怪他,毕竟我俩现在身份有差,对我有所隐瞒也属正常。我试着问他:“那你这些年没想着回去找龙王报仇?”

刘鑫之前最大的梦想,就是要杀掉龙王,为他师父报仇,所以我才这么问他。说到这个问题,刘鑫反而兴高采烈起来:“不啊,我不找他报仇了,因为我师父根本没死!”

“啊?!”我确实吃了一惊。

刘鑫告诉我说,之前他想杀掉龙王。就是想给他师父报仇,但是后来他在逃亡的过程中,意外得到了他师父的一点消息,原来他师父根本就没有死,而是四处云游去了。

“我就说嘛,我师父那么大的能耐,怎么可能死在龙王手上!既然我师父没死,我也就不用再找龙王报仇啦,所以这么多年我也没回去过。”刘鑫开心又欣慰地笑着。

之前听刘鑫说起他师父,也是推测他师父死了,一直没见过他师父的遗体,原来其中另有玄机。

本来我还担心刘鑫和龙王的恩怨未了。现在看来已经没有这个顾虑,于是我也放下了心。刘鑫问我现在有什么打算,我说我想把任雨晴带回去,刘鑫沉默一下,说道:“李大威,你不打算加入我们,和我继续在一起吗?”

刘鑫以为李大威才是我的本名,所以也这么称呼我了,我也没有分辨什么。我摇了摇头,说我是龙组的人,不可能加入你们的,希望你能谅解。

刘鑫点了点头:“我知道的,你们龙组个个都是铁打的汉子,要让你们反水实在是太难了…;…;但如果就这么放了你,我们大哥恐怕不愿意啊。”

这确实是个问题,也不是刘鑫故意在为难我。我沉思良久,说道:“我向你们保证,我回到杨家以后,绝不透露你们半点信息,当然你们恐怕得换个地方,否则我那边也没法交差。”

按照我原先的计划,我偷偷带着任雨晴离开也就算了,结果中间出现这样的岔子,才引出这一系列的事来。现在我连他们老大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都知道了,人家肯定不能轻易地放过我。

还好任雨晴仍在昏睡之中,这事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回去以后要怎么说,就是我的自由了,我完全可以隐去这一段嘛。但,我是从这里逃出去的,回去必须提供地点,否则没法交差,这也是我让他们换个地方的原因。

我和刘鑫一起共过事,他当然相信我的为人,知道我既然做了保证,就肯定不会泄露他们的信息。

刘鑫点头,让我等着,他去和他们老大商量一下。

刘鑫出去以后,我就继续在房里呆着,任雨晴躺在旁边的床上,仍旧睡得十分香甜。我走过去坐在床边,轻轻握住她的小手,也不管她能不能听到,柔声说道:“咱们很快就能平安离开这啦!”

刘鑫的这个房间在整个宅院靠里一点,所以院子里说了什么,我也听不清楚。但是不过一会儿,院子里竟然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我听到铁面判官用很大的声音说道:“李大威要是不肯加入咱们。那他就必须死,没得商量!什么不会泄露我的信息,我要是连这种话都信,我就不会活到今天!”

听到铁面判官这么说,我的心里又紧张起来,以这位老大的专横风格,刘鑫想说服他显然很难。但说实话,我心里并没埋怨铁面判官,毕竟他对我也不不了解,贸然就相信一个陌生人,那他的脑子里才进了水。

能在帝城的地下世界混出一定名声,靠的可不是心慈手软和优柔寡断!

但刘鑫对我确实很好。仍在为我据理力争,又是为我打包票,又是为我做保证,还说用他的性命为我担保,如果我泄露他们半点消息,愿受死亡的制裁等等。

两人争吵的声音很大,以至于我在房间里都听到了。

记得之前老五为我说了句话,就被这铁面判官打了一个耳光。但这铁面判官对刘鑫应该不错,忍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没动手,看来应该挺器重刘鑫的,否则之前也不会带他出去办事。

不光刘鑫为我说话,就连老五都开始为我说话。说是虽然和我相处时间不长,但能感到我是一个言而有信、言出必行的人,所以希望铁面判官能够放我一条生路。

我是真没想到老五也会为我说话,心里顿时觉得暖洋洋的,想我漂泊了这么多年,之所以能一次又一次地活下来,真的离不开这些生命中的贵人。

因为刘鑫和老五同时为我求情,而且刘鑫连自己的脑袋也担保上了,即便是铁面无私、冷酷无情的铁面判官,也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狠狠骂道:“他妈个逼,你们放他走吧。到时候被团灭了,我看你们找谁哭去!”

接着又是“砰”的一声响,铁面判官显然回房去了。

很快,刘鑫便喜滋滋地奔了进来,对我说道:“李大威,我们老大同意放你走了!”

我知道刘鑫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付出了什么代价,我的心中又心酸又感动,眼眶都有点湿润了,动情地说:“刘鑫,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咱兄弟俩,还说这些干嘛?”

刘鑫嬉笑着过来拉住我的手,说道:“咱俩现在身份不同,你是兵我是贼,以后肯定没法一起共事了。不过,如果哪天我犯在你手里了,你可得放我一条命啊!”

“必须的!”我也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虽然铁面判官答应放我离开,但我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和刘鑫又聊了很长一段时间,毕竟下次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刘鑫也是一样,很畅快地和我聊着。

因为身份不同,我们不再讨论彼此的事,话题自然而然就说到了练功上面。

我俩都练得是龙脉图,共同话题当然不少。一问才知。他才刚刚突破第二十七处穴道,而我已经突破第三十二处穴道了。刘鑫比我先练龙脉图,进度却慢了我不少,这让他觉得十分奇怪,便问我是为什么,有什么窍门。

如果真的要说有何窍门,除了选择“风水好的地方”练功以外,我觉得和我参加过两次比武大会有关,只要处在那种特别危急的时刻,突破的速度也就变得更快。

这些东西,我都一五一十地给刘鑫讲了,刘鑫这才恍然大悟,说以后要多磨练一下了。

刘鑫下一步就要突破第二十八处穴道,也就是拥有“冰寒”效果的灵泉穴,所以我就让他做好准备,并且拿我的亲身经历来给他讲,说是如果有个女人配合着他,负责唤醒他身为雄性的火热力量,那将事半功倍。

刘鑫“哇擦”一声:“还有这种操作?我服,到时候我试一试!”

刘鑫现在同样拥有阳谷穴的灼热能量,并且已经用得非常顺手,经常出其不意地击败敌人,和我的经历都差不多。但我俩在命名上不一样,我的名字叫炎烧拳,而他叫火焰拳,我嫌他的名字土,他嫌我的名字俗,谁也说服不了谁,只好跳过这个话题。

说到用这能量煮方便面,我俩又有了共同话题,坦诚确实非常方便,就跟微波炉似的,用手一叮,面就熟了,简直快哉。

我说这还不算什么,等你突破了灵泉穴。夏天的时候去冰啤酒,那才叫个方便,随时随地畅想冰爽。

刘鑫十分向往,说他一定努力,早点过上自带冰箱的生活。

后来又说到了练功发疼的事,在这点上我俩是一样的,每次冲破一处穴道,都要疼得死去活来、满地打滚。甚至也有几次,在和人打架的时候,突然浑身开始作痛,一瞬间就丧失了战斗力,但是休息好了又没事了,经历全都一模一样,但是我俩谁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

“等到哪天见了我师父,再好好问问他吧。”刘鑫说得手舞足蹈。

刘鑫的师父既然没死,那这世上修炼龙脉图的人又多一个,我们确实需要一个前辈来指点下,否则老这么摸着石头过河,也不是个事啊,指不定哪天就出问题了。

说完了龙脉图的事,刘鑫仍旧意犹未尽,指着床上昏睡着的任雨晴说:“听说你对人家杨少宇的未婚妻感兴趣,结果人家却不鸟你?”

这话,肯定是老五说得,我脸一红,点了点头,说确有这事。

刘鑫嘿嘿地笑,说:“你也不是个好鸟,盯着人家的未婚妻不放,不怕杨少宇哪天收拾你啊?”

我翻了个白眼,说他不收拾我,我也得收拾他!

刘鑫哈哈大笑:“好,好!我以为你进了龙组就没感情了,原来还是这么的接地气。兄弟,还是以前那句话,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而且。你要是不方便下手,我们可以帮你一把,等我们下次去杨家的时候,顺手帮你宰了那个家伙!”

我的心里一惊,说你们还要进杨家啊?

刘鑫的眼珠子一转,说那当然,我们想要的东西还没得到呢。

我本能地就问:“你们到底想要什么东西?还有,你们每次是怎么进去杨家的,大门那里明明一点动静都没有,总不能是飞进来的吧?”

刘鑫摇了摇头:“兄弟,你要不是龙组的,我也就跟你说了,但你…;…;所以还是算了,我不问你的事情,你也别来问我的事。总之,我们对那东西势在必得,你们几个龙组的人,再加十二铁卫也拦不住,所以下次再有事情,希望你能躲远一些,这是我唯一的忠告了!”

刘鑫虽然没有说破,但我心里明白,他们显然还要再玩一场大的,真不知道杨家有着什么东西。能让他们这么心心念念、甘冒风险?

但是刘鑫不说,我也不方便再问,只能说道:“我会尽忠职守。”

我的意思是说,我不会躲远一些。

刘鑫倒也并不在乎,笑着说道:“那你就有苦头吃喽!”

我和刘鑫,现在属于亦敌亦友的关系,我是兵、他是贼,既然谁都无法改变对方立场,那就只能在战场上见,到时再一分高下。

这叫公私分明。

我俩一直聊到天蒙蒙亮,这才依依不舍地告别、分开。

我背起任雨晴,刘鑫将我送到门外。

“李大威,我很怀念咱们以前一起战斗的日子,可惜我们现在无法再并肩了,下次见面,或许就是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如果你犯在我手里,我会想法饶你一命的。”刘鑫叹息着说。

“我也一样。”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背着任雨晴,昂首阔步地往前走去。

穿过小巷,来到街面,那辆蒙迪欧还在。虽然没有钥匙,但是对我来说不难,我很轻松地就开了车子,朝着杨家的方向驶去。

等到天空完全亮起来的时候,我也到了杨家门前。

任雨晴还没醒,一方面迷药有点重了,一方面也是她太累了。我背着任雨晴下车,来到杨家门前大力地敲。

大门缓缓开启,一个下人看到了我和我背上的任雨晴,顿时冲着身后大声喊道:“李大威和任小姐回来了!”

他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杨家。

此时此刻,太阳缓缓升起,万道金光笼罩在我和任雨晴的身上…;…;

看网友对 821 刘鑫,亦敌亦友 为450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