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一十六章 谁是渔翁

第七百一十六章 谁是渔翁

三十六枚焰珠暴炎冲击时,吴平在那一瞬都怀疑天地都要崩裂开,他同时祭出八枚道符,能瞬时组成乾元八极盾阵护住周身;而即便有乾元八极盾阵的庇护,吴平连同他胯下的妖虎,还是被巨大的冲击掀倒在地。

韩三元是钻入地底,但他有一名手下反应稍慢了一瞬,左胸以及臂膀都被炸断,灵甲道袍更是被暴炎冲击撕成粉碎,即便道丹未灭,但这么严重的伤势,眼见是不能活了。

吴平却不管这些,按伏住灵窍间沸腾的灵元,眼瞳贪焚而狠毒的盯住沙天河逃离的背影,虽然才过去二十息的时间,沙天河已经乘火鸦战车逃出十数里之外。

韩三元这时候也从地底灰头土脸的钻出来,看到沙天河正疾速拉开与他们距离,往北逃去,他此时也顾不上掩饰身份,六柄冲灵剑仿佛流星般,划出十数里的长空,往沙天河身后杀去。

韩三元于十数里外御剑,威力是有所削弱,但他此举没想过能直接将沙天河斩杀剑下,而是要拖慢沙天河逃跑的速度。

此时血胎丹在沙天河体内就仿佛一眼血sè灵泉,喷涌出令沙天河窍脉都觉得有撕裂痛楚的血sè灵元,在他灵脉、灵海之间冲激回荡,再注入火鸦战车的阵法禁制之,摧动火鸦战车仿佛火殒星一般,贴着雪地疾驰。

不过,火鸦战车的速度再快,但也避不开韩三元斩来的冲灵六剑。

雪原丘陵之上,肆意横扫的冲灵六剑带着恐怖的剑意纵横来去,一块块巨石被锋锐的剑气击碎。

数息之后,吴平及另外三名蒙面道丹剑修缓过劲来,也不需要韩三元吩咐,都是全力摧动法宝、灵剑,隔着十数里的长空,往沙天河怒攻过去。

这时候韩三元则摧动灵元,往前狂追,然后再出手摧动冲灵剑阵,将沙天河的速度拖慢,换吴平及他三名道丹部将往前冲、拉近与沙天河的距离。

就这么交替着,韩三元在半盏茶之后,终于将他与沙天河的距离拉近到百丈之内,也是冲灵剑阵威力最为强大的距离,就见冲灵六剑围着他自身飞速旋转,千百道剑气仿佛雪芒一般从灵剑之中释出,从剑阵之中沸腾而出,往沙天河斩去。

沙天河大惊,没想到韩三元战到现在,还有如此强悍的大招才使出来,以前还真是低估这头老狐狸了,但此时他不能再边打边逃了,仅用三四分的力气是抵挡不住这招了,要是再受重创,即便再有血胎丹也不可能再救他逃脱升天了。

不够经过这么一耽搁,远处的魔兵已经接近到二十里之内,虽然仅有两樽魔将级的存在,令沙天河甚至一时都想不明白这群魔兵为何突然杀过来,但他现在只能寄望韩三元对这群魔兵心存忌惮,不敢全力攻他,他或许还能找到逃脱的机会。

沙天河打定主意,也不管战车秘窍内的火鸦精魄是否已经损伤过度,分出数十道神识,隐约之中一声轻鸣,数十只火鸦虚影瞬时化作烈烈燃烧的焰盾,将那雪沸扬的剑气封住。

没有自己最强一招,竟然就被沙天河如此轻易就化解,韩三元胸口气血浮动之余,他自己都忍不住对火鸦战车起了贪念,心想夺了火鸦战车,直接遁往坠星海,会不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韩三元想是这么想,但看沙天河不再逃走,他也将冲灵四剑收了回来,绕身极速旋转,作为剑盾预防沙天河有更什么杀手锏没有使出来,仅仅是用剩下来的冲灵二剑缠住沙天河,他同时也盯着到这一刻竟然都没有停下步伐、还在继续往前冲锋的魔兵,心里惊疑不定:

这群魔兵是发了什么疯,难道不怕他与沙天河先联手将它们给灭了,再解决他们自己私下的恩怨?

不管怎么说,人魔两族的血仇恩怨更加誓不两立啊!

“沙当家,老魔我过来助你!”陈海大喝一声,魔足顿时加倍发力,魔躯就像是巨形炮弹般轰击出去,“通通”十数个来回,竟然就拉近十里的距离,海碗大的魔拳,就直接朝韩三元当头轰去,拳速之快,撕开空气的破空声仿佛雷鸣一般在韩三元耳畔震响。

这是陈海将怒潮真意融入其中的雷音爆拳,瞬时间轰出向山岳一般的拳影拳印,将韩三元摧动斩来的四柄冲灵剑轰得歪歪斜斜退飞回去。

好强的魔将,竟然能挡住自己五成的实力!韩三元暗暗心,沙天河早就跟魔族勾结了?

吴平这时候御剑杀来,陈海魔爪虚探,掌心间的方寸空间仿佛瞬时坍塌般凝聚出一道黑芒,就往吴平御斩过来的灵剑击去。

“截天魔指!不灭邪域的真传魔将!”看到这一幕,韩三元也是震惊大叫。

西柱国将军府所辖的崇国西北边境,边军多达三百万精锐,道丹境武将不知凡几,但身为万仙山这种一流宗门的真传弟子,哪怕是仅有道丹境修为,地位以及实力,都不能以常理度之。

同样的道理,不灭邪域麾下魔兵多如恒河沙数,修成魔丹的魔将也同样不知凡几,但只有真传魔将,才有问鼎魔君的资格。

韩三元与沙天河在魔獐岭一带混迹多年,自然知道截天魔指是不灭邪域非真传魔将不授的绝世魔功。

吴平也没想到眼前这头看上去跟姜雨薇身边那头役魔相仿、仅仅是体形稍稍巨大一些的青鳞魔——在人族眼里,青鳞魔族样都长得大同小样,长得就一个字丑、二个字残暴、狰狞,这吴平、沙天河、韩三元都没有意识眼前就是陈海——竟然掌握截天魔指,猝不及防,看着所御灵剑被黑芒击中,他就觉附在灵剑之上的神魂气息直接就分崩瓦解,胸口一甜,看着祭炼数十年的斩蛟剑被陈海一爪抄过来,收入储物法宝之中。

吴平虽然差一线没能成为万仙山的真传弟子,但他五十岁不到就能修成道丹境巅峰,也是自诩不凡,没想到竟然一个回合,就被魔头将灵剑夺去,传出去还不得笑掉大牙?

好在吴平随身祭御的法宝率兵众多,灵剑被夺,这时候祭出一面青sè灵盾,就见灵盾上雷光隐隐,竟然是一件不弱、攻防兼备的雷系法宝。

不过吴平这时候也不会冒失,而是守在外围,等另三名蒙面道丹境剑修赶来汇合——而在更远处,吴平此行所率的两千精骑,在杀得黑风寇落花流水之后,也正在集结,随时能从两百里外赶过来,将沙天河以及眼前这些不开眼的杂魔都杀死。

这时候也不用陈海吩咐什么,在三名蒙面道丹境剑修赶到之时,赤源也是率领数百精锐魔兵,带着腥风向吴平等人扑了过去。

嘶吼声,剑鸣声,一时之间,战场上乱成了一锅热粥。

韩三元等人虽然凝立在半空中,但一杆杆骨矛破空怒刺而来,也令他们心惊胆跳,何况那十数头翼魔在外围虎视眈眈,随时都会猛扑过来,将他们拖到地面战场之上。

而赤源挥舞魔爪,带动滚滚炼狱烈焰往吴平等人卷去,威势绝不成人族道丹境玄修之下。

陈海只需要赤源、翼魔赤军将吴平他们缠住,偶尔能分一下韩三元的心神,那就真好不过——截天魔指只会第一势,威力强势,但用起来不连贯,陈海这时候则是将雷音爆拳发挥到极致,重重拳影如山往韩三元压去,同时朝沙天河喊道:“沙大当家,你要是敢独逃,可不要以为老魔我还会帮你拖住韩三元!”

沙天河最初往陈海他们这边跑来,他只是想这群突然跑出来的魔族,也能令韩三元、吴平稍有忌惮,不敢全力攻他,但也万万没想到,陈海会直接就以最强攻势,不遗余力的往韩三元杀去。

沙天河这时候也是想过趁陈海他们拖住韩三元、吴平,他借机逃走,但没有想到眼前这头面目狰狞的青鳞魔,竟然一口喊破他的心思。

沙天河惊疑不定,想到这些魔兵要是突然转身逃走,韩三元、吴平多半还是极有可能先追他,便咬牙摧动血sè长刀,挟着风雷之势,朝韩三元斩去。

不管这群魔兵为何如此怪异,先重创或杀了韩三元,总归没错。

韩三元战力还在,冲灵剑阵想要同时封住陈海的雷音爆拳、沙天河的血灵刀,但饶是如此,沙天河携血胎丹霸道无匹的威能,刀气还是穿过冲灵剑阵,将韩三元脸上蒙着的黑巾斩落下来,露出一脸的狰狞疤痕与惊诧。

韩三元受刀气贯体,闷哼一声,一道鲜血从口中喷出,陈海看韩三元这般模样,也是趁他病要他命,这时候将逆潮十二斩融入雷音爆拳之中,一拳比一拳更加暴烈的朝韩三元当头攻去——沙天河虽然不能再凝聚烈焰火鸦,但血灵刀在他的催动,仿佛血河一般,往韩三元当头接连不断的攻去。

韩三元自恃冲灵剑阵攻防一体,没有其他的防御法阵,虽然陈海每一拳、沙天河每一刀都没能将冲灵剑阵的门户攻击,但陈海的每一拳、沙天河的每一刀,都似铁锤狠狠的攻在他的心脉之中,每接一招,嘴角便溢出一口血,想要苦苦支撑到援兵赶来。

看到吴平手下的道丹、明窍境武将,这时候十余人御空来援,陈海知道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陈海对犹不甘心、发狠今天想杀韩三元的沙天河喊道:“此时不走,沙大当家要等着对面大队人马杀来不成?”

沙天河虽然不知道陈海为何要助他,但是此时若想活命,不想单枪匹马被韩三元、吴平他们再缀上,只能先跟陈海他们身后往北撤——鬼都能猜到,他这时候要跟陈海他们分开,韩三元、吴平怎么也会先追拥有火鸦战车跟血灵刀的他,这群神经病似的魔族身上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宝物?

沙天河也知道,他只有跟陈海他们在一起,才能让追兵稍有忌惮,不敢追得太紧——沙天河即便担心血胎丹的药力过去后,他会变得很虚弱,但这时还是不动声sè的御着火鸦战车,跟在魔兵队尾,风一般地往东北逃去,往天罗谷方向逃去。

从魔兵出手强硬地插入战团,到他们如风一般的退走,前后不过半盏茶工夫。

除了雪地上一片狼藉,就只有数十头魔兵的残尸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在。

看着一群魔兵在雪原之上越跑越远,吴平等人多少有些呆滞,这到底是他娘的怎么一回事啊,到手的鸭子竟然飞了?

“韩大当家,我们该怎么办?”吴平让麾下在外围警戒,他走回到重新蒙上脸、正盘膝调息的韩三元身边,传念问道。

韩三元没想到他今天竟然会被沙天河所伤,而那魔将的实力也强得吓人,要不是这魔将突然出手,他已经将沙天河斩于剑下了。

韩天元这时候好不容易压住窍脉间的伤势,叹息了一声道:“不知道沙天河服用什么秘药,被我们重创之后,战力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提高了一大截,但不管怎么说,任何能短时间内刺激修为实力暴增的灵药,服用后都会不同程度的副作用。现在沙天河怕被我们单独缀上围杀,不敢离魔兵大队,我们继续追上去缠住他们,等督军手下众将赶到之后,我等自然可以从容将他们收拾掉。”

吴平也知道韩三元受了伤,他们十数人贸然杀过去,还是太冒险了,只能让他们一人背起韩三元、以便韩三元能继续疗伤,他们远远缀在魔兵之后,等后方两千精骑慢慢跟上来。

陈海这群精锐魔兵的速度,远超吴平等人的想象,只见那数百魔兵在雪原荒野里狂野奔腾,速度甚至比吴平所统的黑狡精骑还要稍稍快上一线。

吴平他们也只能陈海身后四五十里外远远缀着,保证不跟丢了,但这个距离韩三元勉强出手,威力也极为有限,更何况他还要防备截天魔指能在瞬时间就震散他人神魂印证的威能。

这么远的距离,他要是再损失一两柄冲灵剑,那真就是要哭了。

而跟在魔群之后,御火鸦战车奔行了半个多时辰的沙天河已经觉得浑身窍脉欲裂,血胎丹的药力正在开始消散,再过一个时辰,他就会陷入血胎丹更严重的反噬之中。

一路狂逃,陈海也没有时间与沙天河沟通,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陈海还是能清楚地察觉到,沙天河身上的气息正在慢慢减弱。

之前陈海在探查到双方发生内讧的时候,沙天河虽然称不上油尽灯枯,但是情况也不容乐观,然而在突然之间,沙天河突然爆发出强大的战力,并从一个道胎、五名道丹的围攻之中杀出重围,陈海不用掰手指头去猜,也知道他必定是服食了什么秘药或者使用了什么秘法刺激自己修为在短时间内暴涨。

然而不管是什么秘法还是什么秘药,短时间刺激自己修为暴增,随后多半都带有严重的副作用,陈海心里都犹豫着,要是沙天河不跟他们逃往天罗谷,半途就要离开,他是不是提前出手,将火鸦战车抢下来,与赤源、翼魔赤军一起,抛弃其他魔兵,单独逃走?

没等陈海有什么动作,沙天河就先忍不住了,他驱动着火鸦战车赶到队伍最前列,问陈海道:“敢问魔兄是哪位魔尊麾下?”

陈海转过头来,看着沙天河脸上隐隐有了灰败之气,笑了笑道:“我是哪位魔君帐下,有什么重要的,关键是沙大当家此时有何吩咐?”

沙天河问道:“我们现在是要往天罗谷逃么?天罗谷距离这里还有上千里的距离,而韩三元所受伤势不重,怕是要天罗谷就能完全恢复过来啊……”

陈海瓮声地道:“一群人族小虫子而已,我在天罗谷中还藏有精锐魔兵数千,豢养嗜血魔物十数万,又加上毒瘴密布,他们即便一路追杀到天罗谷,又能如何?”

沙天河心中暗暗叫苦,他最多还能再支撑一个时辰,再者就算赶到天罗谷,他受血胎丹的反噬而失去战斗力,谁知道这些魔物怎么待他?

虽说陈海突然出手助他,令他暂时逃脱韩三元他们的追杀,但陈海一直不透露出救他的目的,他哪里会心安?

想到这里,他一咬牙传念道:“魔兄,我在这附近纵横数十年,对这里熟悉无比,知道这附近有一处洞窟,那洞窟深邃无比,加上岔路极多,不若我们先进去避避再?到时候即便韩三元敢追进来,魔兄麾下将兵凶悍,也能杀他们一个人仰马翻。”

陈海眼珠一转,洞窟?怕是你沙天河的狡兔三窟吧。

想来也是,沙天河他们这些惯常刀头舔血的人,在茫茫荒原深处,不可能只有一座落脚地!

不过,这沙天河如此提议,定然不会出于什么好心,沙天河绝不可能单纯到不防备这边会见财起意、鸠占鹊巢?

陈海假装不知沙天河的心思,让沙天河在前面带去,往他所说的藏身洞窟逃去。

沙天河御火鸦战车,带着魔群往东面一片崇山峻岭飞奔而去,半个时后,就如同拨云见日一般,他们在一处峭壁的底谷,找到一处隐藏在乱草荆棘之中的洞窟。

沙天河对陈海传念道:“魔兄,你身后这些魔兵,都普通得很,不如让他们留在这里断后,好让我们从容脱逃?事后,沙天河必会加倍酬谢魔兄!”

陈海心里冷哼一声,心想真要拖住韩三元他们,只需要将洞口轰塌,何况将数百魔兵留在这里断后?

不过陈海也想想看看沙天河在这洞窟深处到底有什么部署,也想等真正进入沙天河的老巢之中再动手,为了不引起沙天河疑心,他只是迟疑一阵,便朝赤源点头示意,让赤源将大部分魔兵留在这里断后,他们仅带着赤军和十余武卫级罗刹魔跟在沙天河身后,往洞窟深处摸去……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六章 谁是渔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