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23 你敢,我就敢 为45500金钻加更

823 你敢,我就敢 为45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杨少宇的语气霸道、作风蛮横,进来一句废话都不多讲,直接就让人进来打我,完全彰显了他的恶少风格。

而十二铁卫,杨家这十二条忠心耿耿的狗,当然很听杨少宇的话,当场就如饿虎扑食一样,一同朝我猛扑过来。十二铁卫的实力有多强悍,已经不需再多赘述,就连小阎王、猴子、黄杰等人,单打独斗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更何况当时我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十二铁卫就冲了上来,按胳膊的按胳膊,按大腿的按大腿,还有人负责对我连踢带打,除了嗷嗷惨叫以外,真是一点还手的余力都没有。

毫无疑问,杨少宇是来报复我的,因为我对任雨晴起了觊觎之心,这已经是杨家上下人尽皆知的事,杨少宇不来找我的麻烦反倒说不过去。但我之前以为杨少宇只敢暗戳戳的报复我,毕竟中间还有个老夫人管着,他也不敢过于放肆,但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会如此肆无忌惮。

这也太狂了点!

我才刚把任雨晴救回来,对杨家来说绝对是大功臣一个,老夫人都着重地表彰过我,结果现在就是这么对待功臣的?我恨得牙痒痒,却又完全干不过对方,只能惨叫的更大声点,希望引来更多的人,顺便也把老夫人引来。

第一批被引过来的人,当然就是住在两边的梁海、余伟文和万毒公子,以及正在院中巡逻的一些卫兵,他们听到声音以后纷纷赶来。杨少宇就好像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似的,站在一边冷笑着说:“想等我妈过来?别做梦了,她老人家进山礼佛去了!”

听到这一句话,我的脑中顿时“嗡”一声响,怪不得杨少宇敢这么狂妄,原来是因为老夫人不在家。那在整个杨家,能救我的人已经完全没有,万毒公子倒是当场就红了眼,立刻就要冲进来帮我的忙,但我及时用眼神喝止了他,因为我知道就凭我们两个,根本就打不过十二铁卫,上了也是白上。

再说,如果我的生命受到威胁。万毒公子拼一拼还有价值,现在看来杨少宇就是想要给我一点教训,十二铁卫也只是动用拳脚打我而已,并没有拿什么家伙出来揍我。

所以我觉得万毒公子完全没必要上,除了把他也拖下水,毫无用处。

更何况,他的毒虫还大多处于冬眠状态,只有一小部分活跃,老实说也帮不上多大的忙。

我和万毒公子到底结识已久,心意还是比较相通的,我只需要一个眼神过去,他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他没有再冲上来,而是红着眼睛站在门口,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双手也紧握成了一团,浑身上下都燃烧着怒火。

至于梁海和余伟文,压根就没有想上来过,只是哆哆嗦嗦地站在一边,没有逃走已经算是很够意思。

十二铁卫虽然没想要我的命,但是他们下手仍旧非常的狠,而且这帮家伙打人很有经验,知道打我哪里能够让我更疼、更惨,叫的也更响亮,杨少宇才更开心。

我的惨叫声吸引来了更多的人。几乎整个杨家的人都来了,就连那些下人、司机、园丁等等,也都闻风赶来,站在门口看热闹。看外面的天空,已经日近黄昏,众人聚在中院里面窃窃私语,没有一个敢上来拦着点的。

杨老将军、老夫人都不在家,杨少宇就是这里的王!

回想今天早晨,我还像个凯旋归来的英雄一样被众人追捧、赞颂,结果一天还没过完,就被人打成了狗一样,何其狼狈。何其难堪!

杨少宇还时不时地在旁边大叫:“打得好,给我打死他!”

“打死他”这三个字显然只是语气助词,杨少宇就是再愤恨我,也不敢随便了结一个龙组成员的生命,所以也只能打我一顿出出气了。

不知过了多久,十二铁卫终于停下了手,而我也完全动也不能动了,躺在地上像是一条死狗。杨少宇这才走了过来,当着门外众人的面,狠狠一脚踩在我的头上,恶狠狠道:“小子,听清楚了,以后再敢接近晴儿半步,我要你的命!”

说完这句话后,杨少宇这才带着十二铁卫,大摇大摆走出我的房间,回他的后院去了。

直到这时,梁海、余伟文、万毒公子才冲了进来,七手八脚地将我抬到床上,或是帮我擦着身上的血,或是收拾着屋内的一片狼藉。几人沉默不语,个个都耸拉着眼,毕竟我挨了打,他们脸上也没有光。

门外的众人仍旧没有散去,还在仰着脑袋往里面看,万毒公子忍不住了,回头骂道:“看你妈看,滚!”

众人这才散去。

我稍微恢复了一点,便说:“梁海,余伟文,你俩先回去吧。”

梁海和余伟文离开了,只剩万毒公子一人留在房内。万毒公子把门关上,继续回来帮我处理身上的伤,一边处理一边恼火地说:“咱受这气干嘛,还不如在夜明呆的快活!咱们是来杨家帮忙的,杨家把咱当作什么,狗么?要我说,咱别干了,天下之大,哪还容不下咱俩?”

万毒公子肯为了我,竟连龙组都敢背弃,当然让我心里十分感动,但我还是沉沉地说:“这样的话,以后别再说了。”

之前在龙组总部报道的时候,我也学习过一些龙组的知识,知道自龙组诞生之日起,没有一例背叛事件,没有一个反水的人。要么活在龙组。要么死在外面,再无第三个选择。

一来,我不想玷污龙组的名声,二来我留在杨家还有我的目的,绝对不能轻言放弃。

万毒公子听过我的话后,先是叹了口气,接着又说:“杨少宇固然可恶,可你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说你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人家的未婚妻?李大威,我想不通你,你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泡妞技巧有多高吗?你要是能把任雨晴也搞到手。我把脑袋拧下来给你当球踢!唉,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身份,怎么老爱挑战这种高难度的妞儿啊…;…;”

果然,就连万毒公子也不看好我和任雨晴。

不过这也不怪他,毕竟我也同样不看好我自己,自从见到任雨晴的第一面起,虽然我也曾为她的光彩深深着迷,但也并没因此过多幻想什么,甚至后来还主动去避开她…;…;

要不是那天晚上发生那样的事,我们两人恐怕早就没瓜葛了!

可是现在,那件事情既已发生,我又知道了任雨晴的种种困境和痛苦。我就不能再无动于衷、坐视不理…;…;这么想可能有点大男子主义了,但我觉得任雨晴既然把第一次给了我,那她就是我的女人了,我就一定要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虽然同样是不看好我,但老夫人和杨少宇是打心眼里看不起我,而万毒公子却是实实在在为了我好,所以我也没有因此生气。我只沉沉地说:“我想杀了杨少宇。”

万毒公子的身体很明显地哆嗦一下:“我去,玩这么大?”

接着又变得兴奋起来:“你要想杀,我就陪你!不过杀完以后,咱们得尽快逃走,杨家可不是好惹的!”

万毒公子还是挺仗义的。只要是我的事,绝对义不容辞,哪怕得罪杨家,同样在所不惜。我摇摇头,说杨少宇的身份毕竟非同凡响,我也不想为了他就浪迹天涯,所以咱们还是不要明着杀了,有没有什么隐蔽点的办法?

对杨少宇起的杀心,并不是今天才有,之前刚听说他总是欺辱任雨晴的时候,我就已经想杀掉他了。因为我一直想不露声sè地杀掉他,想要筹谋一个天衣无缝的暗杀计划。所以才停滞到了今天,但我发现杨家铜墙铁壁、高手如云,单说那个谢管家,都有一双火眼金睛,想要不着痕迹地杀掉杨少宇,实在有点困难。

所以我决定求助万毒公子,毕竟他在“暗杀”一道上颇有心得,想看看他有什么好的主意。

结果他沉思了一会儿,说道:“难啊,我这虽然有很多种置他于死地的办法,但要完全不着痕迹实在是难,怎么着都会查到我的身上。不如我就把他杀掉算了。然后我个人逃走,不连累你,怎样?”

我摇摇头,说别了,你好不容易才洗白,现在还加入了龙组,再让你过躲躲藏藏的生活,我怎么好意思呢?还有没有其他办法了?

万毒公子仔细想想,又说:“我问问我媳妇吧。”

接着他便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婉儿姐姐,有件事情要麻烦你…;…;”

万毒公子擅长操纵毒虫,林婉儿则对各种毒物非常了解。万毒公子咨询完后。对我说道:“有办法了,我能配出一种药来,连续给杨少宇喂一个月,就能让他的身体越来越差,最终暴毙身亡,再高明的医生都查不出来原因!”

我兴奋地说:“好啊,就这么办!”

接下来,我们又商量了一下这个计划的具体步骤,每天把药掺进杨少宇的饭中,对我们来说也不是一件难事,提前在厨房下手就好。确定了这个计划以后,我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仿佛已经看到杨少宇越来越虚弱,最终暴毙而亡的那天,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商量完后,万毒公子便去按着林婉儿提供的药方去配药了,而我则在房间里面继续休息。

吃过晚饭以后,听说老夫人礼佛回来了,按理来说,她肯定能知道杨少宇打我的事,怎么着也该来慰问我下,然后教训一顿杨少宇。但她始终没有什么动静,就好像完全没有这事似的。

我的心中隐隐明白,她之所以去山中礼佛,恐怕就是为了给杨少宇腾出机会。我的这位看似慈眉善目的姥姥,实际上还是向着她的儿子,她也觉得我过分亲近任雨晴,该打。

没准,就是她授意的呢。

只是,我的心中已经无悲无喜,他们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反正杨少宇还有一个月就要死了。

后来,梁海也来看望了我下,主要是询问我以后怎么对付飞贼。之前我虽然提供了飞贼的地址,但等杨老将军派人过去,已然扑了个空,对方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飞贼既然没有被抓,那就很有可能再来,所以梁海才想问问我的主意。

我说这种事情刚出,对方也是惊弓之鸟,短期内应该不敢来了,咱们可以放松一段时间,视情况再做打算。于是,我们还按原先的时间巡查,即一人一个半小时,只是不用再额外盯着。

梁海看我受伤,想让我多休息下,说这几天我的工作。就由他来代理。

我说没有关系,这点小伤不算什么,还是我自己去吧。

当然,我也不是有多爱岗敬业,我的心里藏着一些私念,或许今天晚上任雨晴能出来呢,她应该也知道我被杨少宇打了的事吧。就这样,我一直熬到凌晨四点半,接过万毒公子的班以后,便匆匆忙忙赶向池塘。

池塘位于整个杨家的西边,有一小方人工湖泊,四周树木林立、楼台亭阁。确实是个幽会的好地方。远远的,我就看到一个身披白裘的女孩,站在池塘边上的青石附近,有些心不在焉地走来走去,显然正焦急地等着什么。

什么叫心有灵犀,什么叫心意相通,这就是啊!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迅速朝着池塘边上跑了过去,任雨晴听到了我的脚步声,迅速转过身来,看到我的刹那,顿时松了口气。又匆匆朝我奔来。我们两人就像是两块异性相吸的磁铁,明明分开才没多久,却像是如隔三秋,很快就凑到了一起,任雨晴焦急地说:“你怎么样了,伤得重不重?”

看到任雨晴这么关心我,我的心里顿时甜丝丝的,哪怕身上的伤再多、再疼,也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我迅速摇了摇头:“我没事,这点伤不算什么!”

对我们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说,这点皮外伤确实不算什么,但在身为普通人的任雨晴眼中看来。我脸上的青一块紫一块实在可怕极了。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我脸上的伤,问我真的没有事吗?

我笑着说道:“本来有一点疼,但你一摸,马上就不疼啦!没想到你的手还有止疼效果,你多摸摸好啦!”

以前的我,在任雨晴面前连句话都不敢多说,总觉得我俩的身份差异太大,但是现在随着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我甚至都开始油腔滑调了。

我这一说,任雨晴反而把手缩了回去,幽怨地瞪了我一眼:“讨厌,没个正形!”

以我的经验来看,当女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说明对我还是不讨厌的。我仍旧嘿嘿笑着,说真的嘛,再疼的伤,被你的小手一摸,马上就不疼了。任雨晴没有再配合我的玩笑,而是默默低下头去,轻声说道:“真对不起,是因为我,他才对你下手…;…;要不…;…;要不以后我们还是别见面了。”

任雨晴的声音充满歉意,还透着难过和哀伤。自然让我心疼起来,我忍不住伸出双手,握住了她的两只柔荑。任雨晴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但是并未挣脱,我看着她的眼睛,语气真诚地说:“晴姑娘,我真没事,你不用为我担心。还有,我和杨少宇的战斗这才刚刚开始,输家未必是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战斗?什么战斗?”任雨晴一脸迷茫。

我摇摇头,说这些事,我不想告诉你,你只要相信我就够了,做得到吗?

可能是被绑架的那一天一夜,让任雨晴彻底被我折服,也开始无条件地信任我,所以她也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我笑了起来,笑得比天上的星星还要灿烂,这种被人信任的感觉确实很好。

接下来,我们又聊了会儿天,说了一下今天彼此的状况。她说她一直睡到下午才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老夫人房间里的时候,别提有多开心了,原来我真的办到了,成功地将她带离魔窟。

老夫人当然也问了她这一天一夜以来的情况,和我说得全部吻合。

只是,欢乐的时光总很短暂,聊了还没一会儿,任雨晴就急匆匆地要走,说杨少宇快醒了,她必须要回去了。

我点头,说你自己小心,赶快去吧。

直到这时,任雨晴才从我的掌心把手抽出,急匆匆地朝着后院方向奔去。她刚奔出十几步。我突然想起什么,焦急地说:“明天,你还来吗?”

任雨晴回过头来:“你敢来吗?”

我愣了一下:“我当然敢来。”

任雨晴莞尔一笑:“你敢,我就敢!”

她这一笑,实在太迷人了,比天上的月光还要明亮,看得我是如痴如醉。看着任雨晴逐渐消失的背影,我才渐渐从痴迷之中走出,开始在院中例行巡起夜来。

正如我所说的,发生那样的事以后,刘鑫他们短时间内肯定不会来了,所以这一夜平安无事,到了早晨六点以后,我便回去睡了。

也就是从这天开始,万毒公子开始偷偷潜入食堂,往杨少宇的食物里面下毒,林婉儿的药方,必定万无一失。

同样的,也就是从这天开始,我和任雨晴每天晚上都会在池塘边上见面。

但,因为我四点半才开始值班,而任雨晴不到五点就得回去,所以我们相处的时间也就二十分钟左右。我当然可以早点出来,但我不想被别人发现我和任雨晴的事情,即便是万毒公子,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所以我仍四点半才出来。

因此,我和任雨晴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时间,匆匆忙忙地聊上几句以后,便要依依不舍地分开。也正因为见面的时间很短,我们都很期待这极其难得的二十分钟,几乎一整天下来就为了能和对方见上一面。

当然,我们也就聊聊天而已,始终没有其他过分的举动。

一眨眼,便是七八天过去了,万毒公子的毒药渐渐起了作用。杨少宇的精神状态开始虚弱起来。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因为有天晚上和任雨晴见面,她告诉我说,这几天杨少宇睡得挺沉,没有那么容易醒了。

我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假装什么事都没有,笑着说道:“那好啊,咱们见面的时间更长一些。”

任雨晴蚊子哼哼似的“嗯”了一声,一张脸也羞得通红。

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我们第一次有了拥抱。在寒冷的池塘边上,我们共同坐在一方青石上面,我轻轻将她揽在自己怀里,小心翼翼地像是担心打碎一块玉石,而她也很顺从地靠在了我的肩上,我们两人的心跳一样激烈,呼吸也一样急促,我有点紧张,她比我还紧张,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确实见不得光。

如果被人不小心看到,我俩就都完了。

但,这种行为是控制不住的,尤其是青年男女的热恋,简直就像干柴烈火、一点就着。有了第一次,当然就有第二次。以至于到了后来的日子,我们只要一见到面,就迫不及待地抱在一起,像是两块磁石似的难解难分,拼命在对方身上寻找着温暖。

虽然我们已经发生过最为亲密的肉体关系,但也并不妨碍我们因为简单的拥抱都无比激动。

因为我们知道各自的处境,尤其是任雨晴,她的身份毕竟还是杨少宇的未婚妻。不论杨少宇对她有多么恶劣、残暴,这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们在一起就是不道德的,如果被人发现是一定要受指责的,所以我们也从来没有说过多余的话,没有确认关系也没有私定终身,只是默默享受着这段见不得光的爱情,像是两条渴求水源的鱼,努力呼吸已经来不及了,哪有时间再去思考其他?

但我也在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将我们的关系大白于天下,我们一定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在一起!

我却从没想到,这一天来得会是那么的快,快到让我完全猝不及防…;…;

看网友对 823 你敢,我就敢 为45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