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逐北(十二)

第一百六十三章 逐北(十二)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善阳城外,骚动声浪越来越大。

这般聚集闹事,就算背后有心人想控制,也终究会生出事来。

都是刀头舔血的军汉,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多半性子暴烈。在夜中吹着深秋刺骨寒风嘈杂叫嚷了大半夜,守卫在城门处的王仁恭亲卫仍然不肯让开放大家入内,王仁恭也不见踪影,不少军汉又是疲累又是暴躁,行动也越发的激烈起来。

大队人潮,向着城门口列阵的王仁恭亲卫队伍拥挤而去,双方距离越来越近,最后推推搡搡的混杂在一起。

溃军队伍中,呼喝声此起彼伏响起。

“王太守不出,就放咱们进去!队伍当中还有伤号,这是想让他们冻死不成?”

“你们这帮看门狗,跟着王太守,从中原来到此间,就是在爷爷头上作威作福!”

“这是咱们马邑的地方!哪有不让咱们进去的道理?爷爷替王太守卖命,就落得这么个下场?”

呼喊声越来越大,这些马邑本地军汉们动作也越来越大,最后干脆喊起号子,齐心协力的朝着王仁恭亲卫组成的阵列挤过去。

双方都是披甲之士,撞在一起只是一片沉闷的金属碰撞摩擦之声,刺得人耳朵生疼。

王仁恭的亲卫,都是王家将养多年的死士,或者王仁恭宦游四方,纠合起来的四方精锐,全是对王仁恭忠心耿耿之辈。在善阳城中,在马邑郡内,执行王仁恭的意志从不打折扣,拿人杀人等闲事耳,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可是现在,这些往日眼高于顶的亲卫们却也都满头大汗,长矛都丢下了怕伤人,随身佩刀也不敢拔出,只能手挽着手硬抗这些军汉的冲撞。

军汉人多势众,王仁恭的亲卫毕竟人少,给挤得跌跌撞撞,站立不定。涌过来的军汉们手上也不老实,混乱之中不仅推搡,有的抽冷子就给这些亲卫脸上一拳,不少人给打得鼻青脸肿,鲜血长流。

领亲卫军将王则,是王仁恭近支族人,比那王翻的血缘近得多了,论起来当在三服之内。如此出身,大隋承平之时,在洛阳也能捞到一个部寺的官儿做。现在屈居马邑扈卫王仁恭,在善阳城气焰可想而知,郡中长吏见着他都恭恭谨谨。

现在也被夹在人堆之中,头上还不知道挨了记什么,虽然戴着兜鍪未曾挂彩,但也脑子里面嗡嗡了一阵,当下是又怒又恨,在人群中声嘶力竭的下令:“用木棍打!这些赤佬,真的是要反天了!”

一些站在后列的亲卫,听到号令,毫不犹豫的就捡拾起刚才丢下的长矛,调转过来,越过前列亲卫头顶,没头没脑的就朝下面乱敲。

马邑军中所用兵刃,全都用料扎实,不像中原有些鹰扬府,长矛矛杆单薄朽劣。这些鸡蛋粗细,上好硬木所制的矛杆敲下去,就是一片痛呼的声音,不少军汉顿时就见了血,惨叫着倒了下去。

人群混乱,更上一层。有人架着受伤弟兄挤出去,有人红了眼睛,大声怒吼:“拔刀!拔刀!咱们手里也不是没家伙!宰掉几个让王太守看看!看他在善阳城还坐不坐得住!”

外间那些默许军汉闹事的马邑本地军将,这个时候都慌了手脚,想挤过来稳住手下。但是现在人群乱成一团,各sè呼喊声喧嚣杂乱,这些军将自己都被挤得站立不定,哪里还控制得住手下?

一场兵乱,眼见就要酿成!

~~~~~~~~~~~~~~~~~~~~~~~~~~~~~~~~~~~~~~~~~~~~~~~~~~~~~~~~~~~~~

善阳城城墙之内,一片黑暗。家家户户,没一处敢于点灯。也没人在这个时候睡得着,只是提心吊胆的听着城墙外传来的喧嚣之声。

大军溃败而归,各sè小道消息如长了翅膀一般顿时就传了开来。

刘武周新收大将,神武乐郎君,统恒安甲骑,大败王太守精锐。北面马邑鹰扬府重兵,更是已然全军覆没,刘武周已经席卷了大半个马邑,只等兵进善阳,彻底击败王仁恭!

若是放在往日,郡治百姓很有兴趣多聊一些那突然冒出来的乐郎君之事。

过去籍籍无名,突然横空出世,拿下张万岁,突出奇兵拿下神武,再击败王太守进剿大军,据说还是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少年英杰。

如此人物,在崇尚英雄的边地,真正是偶像一流的人物。

但是现下,却谁也没了这个心情。大群溃军猬集城外,谁也不知道会不会酿成一场兵变,最后整个善阳城都要遭殃。

现在人人都在家中默祷,这场风波早点过去也罢!

而在馆驿之中,刘文静坐在黑暗里,听着张四郎低低回报打探来的消息。

这张四郎实在是手眼通天,城中戒严,城外兵荒马乱,还是能来去自如,找到自己熟识的人物,打探到这场兵变闹剧的消息。

在张四郎的回报之中,刘文静转瞬间就理清了这场兵败的头绪。

不过是被王仁恭压制过甚的马邑本地鹰扬兵导演的一场闹剧而已,借着刘武周的威胁,趁机向王仁恭要价,多赢得一些好处。

小事而已!

刘文静更关心的,却在另外方面。

“夺下神武,杀石朝志,又击败选锋营,迫得数千军马大溃的,真是那徐乐?”

张四郎轻轻摇头,似乎也有些不可思议。

“正是那个少年。”

刘文静脑海当中,顿时就浮现出徐乐那锋锐的眉眼。这少年在云中城下初遇,就已然觉得不同凡响,非是池中之物。没想到短短时间之内,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闹出了这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

这等人物,只能出于乱世,只能说是应劫而生!

刘文静仔细盘算着马邑郡内现在的局势,吩咐道:“张四,你还能遣人去往河东么?”

张四郎平静的道:“善阳再乱,小人所遣之人,仍能通行无阻。”

刘文静满意点头:“帮我带一封书信,尽速送至河东,唐国公世子建成手中。”

此时此刻,正是河东趁机下手,接触马邑郡威胁的大好时机!无论如何也要让这两家打得更久一些,让唐国公可以放心直进长安!

张四郎恭谨领命,接着又小心翼翼的探问:“刘公,马邑本地将领纵容溃兵冲击城门,说不定就要闹出事来,是不是要预备一下,到时候将刘公安全护送出善阳?”

刘文静正在盘算着下一步该当如何行事,听到张四郎这句话,不耐烦的摆摆手。

“太原王家已经屹立数百年不倒,王仁恭虽然老且昏聩了,如此世家出身之人,怎么会连这点事都料理不下来?善阳不会有事!”

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三章 逐北(十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