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九十八章 重返涡流域

第八百九十八章 重返涡流域

天莽星域,涡流域,高空中。

一道道身影,从敞开的空间缝隙内,穿梭而过。

境界更进一步,由玄境中期,迈入玄境后期的段石虎,和景柔一同,静静站在孟璃身旁。

不远处,金瀚宗的吴芸,千剑山的杜正,也在密切关注着那条缝隙。

“这次空间缝隙的敞开,足足用了近五年时间,远超以往。”孟璃皱着眉头,望着一道道陌生的人影,表情沉重:“最令我不解的,为何会有诸多外域的炼气士,从此踏入天莽星域?”

段石虎和景柔沉默不语。

他们在空间缝隙恢复稳定霎那,就第一时间抵达于此,他们最先看到通行的,就是裴琦琦。

段石虎和景柔,都知道裴琦琦的身份,知道聂天去碎灭战场,也有找寻裴琦琦的打算。

裴琦琦飞离时,段石虎立即迎向前,欲图询问。

可惜,裴琦琦一显现,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从涡流域上方如井口的天空消失。

涡流域上空,为浩渺无垠星河,一般而言,只有虚域级别的强者,才能确保无恙地活动。

境界低微者,只能借助星河古舰。

裴琦琦的境界修为,远没有跨入虚域,但竟然霎那间消失。

连孟璃释放灵魂意识感知,都未能捕捉出裴琦琦的动向,不知她去了何处。

裴琦琦之后,浑天老祖才领着垣天星域的岳炎玺等人,第二批进入。

然后,便是许多陌生面孔。

后续来人,大多属于不同星域的强者,天莽星域的回归者,反而只占少数。

众多外域来客涌入,令孟璃都忧心忡忡,意识到碎灭战场内,必有变故发生。

“呼呼呼!”

终于,以聂天为首的一行陨星之地者,也从空间缝隙穿越而出。

“小师弟!”

段石虎脸sè一喜,抬手招呼示意。

聂天对华暮等人说了几句话,让他们先去神符宗,特意为他们在涡流域划分的那片区域逗留。

华暮、祁白鹿,还有樊锴等人,点了点头,依言而去。

聂天落入段石虎等人乘坐的器物。

这时,畅通无阻的那条空间缝隙,忽有碎小的空间光刃飞逸出来,沿着裴琦琦离去的方向,遁入浩淼星空。

那条和碎灭战场连接的空间缝隙,数秒时间,重新堵塞,再不能穿行。

聂天扭头,望了一眼那条空间缝隙,又看了看众多空间光刃消失的方位,眼神古怪。

他百分百确信,就是因为空间光刃的存在,那条空间缝隙才能长时间保持畅通。

在他们一行人,借助空间缝隙回归涡流域后,所有维持空间缝隙稳定的光刃,尽数消失,说明了什么?

自然说明,裴琦琦暗中照应着他们,为他们打开了方便之门!

“我那裴师姐……”聂天开口。

段石虎指向空间光刃飞逝的茫茫星空口,“她从涡流域的出入口,直接飞逸离开。令人惊奇的是,她明明没有虚域修为,也没有星河古舰,居然轻易撕裂出入口的大气层天然结界,瞬间挣脱而出。”

“聂天,碎灭战场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孟璃急忙追问。

浑天老祖进入后,领着岳炎玺等人,去了神符宗在涡流域的领地,着急返回垣天星域,加上孟璃和浑天老祖等人不熟悉,就没有追问缘由。

“据说有天养级别的灵材出现……”聂天将他获知的情况,向孟璃等人解释了一番。

“众多空间缝隙和域界之门,因那天养级灵材崩灭消失,以虚灵教为代表的人族圣域强者,和异族在碎灭战场深处厮杀,准备抢夺那件灵材。只有不稳定的空间缝隙,还能存在,还能穿梭……”

孟璃整理思绪,喃喃自语,将聂天给出的讯息,梳理了一遍。

半响后,孟璃沉声道:“事关重大,我要立即禀报宗主!”

飞行灵器呼啸而出,很快就落向神符宗在涡流域设立的据点,在那片被神符宗划给聂天的区域,华暮、樊锴等人早就等候了。

除此之外,岳炎玺和浑天老祖等人,也赫然在内。

浑天老祖分明有些烦躁。

“聂天,那个叫赵山陵的人,为何没有归来?”岳炎玺苦涩一笑,“他构建的那座大型空间传送阵,能抵达裂空域。没有他,那座空间传送阵无法直接送我们去裂空域。到不了裂空域,我们想返回垣天星域,路途忽然变得遥远了。”

樊锴和华暮等人,也苦恼不已。

他们能来涡流域,都是借助那座被赵山陵布置的空间传送阵,那座阵法,因虚灵塔的力量,可以直接连接到裂空域。

岳炎玺等人,一旦进入裂空域,再借助雷家和垣天星域的几座空间阵法中转,就能很快返回。

赵山陵不在,阵法不能通行,对他们都造成了麻烦。

“我也不清楚。”聂天同样无奈,“依我看,赵山陵就算想回来,也没那么简单了。碎灭战场那条连接涡流域的空间缝隙,在我们进来后,重新闭塞,再难穿行。赵山陵精通空间之力,只要还活着,他应当有别的方式归来,只是时间要多久,便不是我能说明白的了。”

“没有他,就只能借助金瀚宗的力量了。”江枫犹豫了一下,询问浑天老祖的意见,“金瀚宗曾经去过垣天星域,他们最边沿区域的一个域界,和我们垣天星域接壤。我们只要到那个域界,以金瀚宗的星河古舰,或者以我们虚域级别的境界,也能远渡星河,回归垣天星域。”

“走吧,我去和金瀚宗沟通。”浑天老祖发话。

岳炎玺和江枫两人,看了聂天一眼,由岳炎玺说:“那个,我们就不等赵山陵了。”

“也好。”聂天点头。

一行人,以浑天老祖为首,从神符宗的领地飞走。

空中,殷娅楠念念不舍地,多看了聂天一眼。

穆碧琼则是一言不发。

“他们能从金瀚宗,转道去垣天星域,我们……”祁白鹿叹了一口气,“我们就没那么容易了。除非赵山陵回来,不然,我们是不太可能,轻易回归陨星之地的。”

“那就等赵山陵归来吧。”聂天也没辙。

随后,祁白鹿、樊锴一行人,就在神符宗领地呆了下来。

聂天和段石虎、景柔,去了一间密室,由聂天开口,将他在碎灭战场边沿的遭遇,向这对夫妇详细道明。

段石虎和聂天,得知聂天在碎灭战场好运连连,获得众多奇异后,都颇为惊奇。

段石虎甚至后悔,没有和聂天一道儿,于碎灭战场并肩战斗。

另外,他言辞之间,颇为担心巫寂。

“师傅应该能找到时光之河,他会长时间在时光之河旁,参详时光的秘密。”聂天劝慰,“兴许多年后,我们再见师傅时,师傅的境界和实力,已到了闻名各方星域的地步。碎灭战场的时光之河,对师傅意义重大,他没有悟透其中玄奥,是不会回来的。”

段石虎也感叹万千。

再往后,聂天也在涡流域,继续自身的苦修,以求短时间勒破境界壁垒,跨入到玄境。

玄境,或许就能让他在破碎域,以其中那座能够进入碎星古殿的阵法,抵达碎星古殿,完成碎星古殿所谓的星路历练。

那时,他父亲的来历,忽然消失的秘密,没有什么印象死而复生的母亲,都有希望从碎星古殿得到答案。

他人生的篇章,也会因为星路的结束,掀开全新的一页。

……

看网友对 第八百九十八章 重返涡流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