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心不冷,茶未凉

第一百一十五章 心不冷,茶未凉

  就像是天上的仙人,从容降落,衣袂飘飘,说不出的出尘脱俗。

  但是他的脸上,却戴着一副金光闪闪的黄金面具。

  让人看起来极尽冰冷酷寒之能事,倍觉心底发憷。

  他翩然飞来,落在山崖上。

  目光闪动,看着被铁链锁住的灰衣人,眼中露出柔和的笑意:“顾兄,一别多年,风采如昔,小弟也就放心了。”

  灰衣人淡淡的说道:“若是摘掉这几条锁链,我会让你知道,我的风采,更胜往昔。”

  白衣人哈哈哈一笑,白衣如雪,一尘不染,声音清雅:“顾兄原谅,这种蠢事,请恕小弟做不出来。”

  灰衣人也是笑了起来:“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说吧,到我这里,有什么事?又或者就只是来探望你的阶下囚?”

  白衣人道:“还是那件事情。顾兄应该明白,我现在为什么来找你。”

  灰衣人道:“不知,还请明示。”

  白衣人道:“当日的锁天大阵,可是锁定了天玄崖方圆千里地界;耗费了我数十年珍藏,这才将那九个小家伙的化形能力完全禁锢,从而一网打尽,你告诉我,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但目前来看,情况未必那么乐观。”

  灰衣人眼皮抬了抬,淡淡道:“不乐观吗?你当日岂非也答应过,在那次之后就还我自由,你有做到吗?”

  “顾兄,你明白我的。”白衣人诚挚的说道:“你之手段堪称通天彻地,我又怎么敢贸贸然地放掉你?你应该理解我的选择才是。”

  灰衣人洒然一笑:“不错,你不敢放了我的。”

  他的眼中露出一丝怜悯:“至于那九个小家伙,其实我早就告诉过你,一切皆是天意。”

  “我怎么可能相信什么天意云云?”白衣人负手站在悬崖边上,衣袂飘飘,哗啦啦的响,四周云雾重新聚拢,却被他一口气完全吹散。

  “顾兄,当年你说,九尊归元,地覆天翻,江湖天下,独尊独揽!”白衣人一字字的说道:“当年我问你,是不是九尊就只会剩下一个人?你说,不是。”

  他霍然转头,看着灰衣人:“现在,你再告诉我一遍,是,还是不是?!”

  灰衣人微笑道:“此乃天机,不可泄露。”

  白衣人目光中露出来温柔的笑意:“顾兄,你是在逼我!”

  灰衣人垂下目光,淡淡道:“一切皆是天意注定,亦是我命中之劫!”

  白衣人沉默了一下,道:“顾兄,你只需要告诉我一句实话,九尊之中,哪一尊还活着?”

  灰衣人眉头一动,眼神凝定了一下,却还是淡淡一笑:“我只能告诉你,你找不到,仅此而已。”

  那白衣人一声长啸,周遭方圆千里之内的漫天云雾轰然间悉数腾空而起,如斯范围的云雾竟然被他这一声长啸,全数鼓腾了起来,直上数百丈高空,整个视野登时为之一清。

  只看到四周群山郁郁葱葱,却是好一幅美丽画面。

  “真美。”

  灰衣人怔怔的看着突然露出来的群山面貌,喃喃道:“这就是红尘人世……”

  他的眼睛,转了半圈,看着悬崖边的白衣人,轻声道:“这就是红尘人世啊……”

  白衣人一声长啸,将胸中郁结尽数宣泄,又恢复了最初云淡风轻,淡淡笑道:“不错,我遭遇的正是红尘人世,你遭遇的,也是红尘人世。不过,心性不同,心境不同。”

  灰衣人淡淡的笑了笑:“不错。人未走,茶已凉啊。”

  白衣人冷笑道:“所以,顾兄你这名字真的挺好;顾茶凉,只是冷眼旁观,属于你的茶,慢慢的凉下去。再也没有半点茶味。”

  灰衣人摇摇头,轻声道:“茶冷茶凉,茶香依旧。芬芳不散,却在人心。”

  他抬起头,看着白衣人:“我与你,茶已凉;但与别人,茶却还在沸腾。茶香,仍旧缥缈弥远,万水千山不减。”

  白衣人哈哈一笑:“顾兄,你我多年兄弟,相交莫逆;我实在不愿意折腾于你,我只需要,你告诉我这一句话而已。”

  灰衣人淡淡道:“茶已凉,我说的话,你还信么?”

  白衣人一愣。

  灰衣人道:“我告诉你,九尊已经全部都死了,你信么?我告诉你有人还活着,你信么?”

  白衣人道:“我可以买你的消息。”

  灰衣人轻轻叹了口气,道:“天问已死,你向谁买?”

  “但顾茶凉还活着!”白衣人道:“那你告诉我,九尊是否还有人活着?”

  灰衣人淡淡点头:“我早告诉过你,一切皆是天意!”

  白衣人狂笑一声:“小弟从来不相信什么是天意!”大笑一声,突然身子冲天而起,化作了天空的白云。

  声音如轰轰雷震,就九天之上传下来。

  “九尊未死,必然是玉唐人,那我只要杀尽玉唐人,岂不就是天下太平!纵使江山如画,殇之何伤,一朝满目疮痍,我心尽畅,哈哈哈……”

  笑声渐远。

  灰衣人闭上眼睛,喃喃道:“千古红尘酒尚香,一世人生茶未凉……”

  他萧索的身子缓缓飘起,带着五条锁链,却是轻若无物的飘进了山洞,竟然没有发出半点铁链碰撞的声音。唯有苍凉的吟哦缓缓传出。

  “……九尊独揽乾坤定,云雾天地任苍茫。”

  ……

  云扬走出大门的时候,正看到街道上一个三十多岁的独臂中年男人,将一个穿着花布衣服,扎着两个羊角小辫的小姑娘放在自己肩膀上,虽仅余一条独臂,却仍是牢牢地箍住自己的女儿。

  小丫头在父亲肩头上快乐的扭着小腰,声音嫩嫩糯糯的撒娇,洒下一阵阵银铃般的清脆笑声。

  汉子脸上满布毫不掩饰的宠溺之sè,所有人都相信,只要这汉子有的,都会毫无保留的交给自己的女儿。

  在他心里,自己的女儿就是独一无二的珍宝,就是自己最最珍贵的小公主!

  “爹爹爹爹,你看看那边,那边有糖葫芦啊啊……”小丫头又笑又叫地扭动着身体。

  “好好好……咱们这就过去看看……”汉子满足的笑着,带着自己小女儿走远了。

  云扬负手而立,目光似乎是悠远的看着远方。

  实则眼角余光全部的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那小女孩身上。

  他的眼底深处,流溢出一种发自内心的羡慕。

  “爹爹爹爹……你看看那边啊,那边有糖葫芦啊啊……”

  云扬心中久久回荡这句话,嘴角亦多出一抹苦涩笑容。

  不要说是糖葫芦,自己这一生只怕连叫爹爹的机会都难得拥有!都不曾有过!

  身侧的方墨非敏感的感觉到,现在的公子身上,蓦然多了一种孤寂气息。

  驻足良久的云扬突然大踏步前行。

  径自走到那卖糖葫芦的小贩面前,云扬扔下一锭碎银子,拿了一串糖葫芦。

  小贩在身后叫着找钱,但云扬已经走远了。

  云扬将糖葫芦凑到嘴边,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那酸酸甜甜的味道,似乎一下子沁入心底,喃喃道:“真好吃……”

  他这么一路悠闲地往前走着,口中一直咀嚼着糖葫芦的味道,旁若无人。

  在无人看到的眼底深处,一抹深刻的痛楚,似乎在颤抖,迎着朝阳,眼角似乎腾起来一片看不清楚的雾气。

  终于。

  还有最后一颗糖葫芦的时候,云扬将糖葫芦的签子擦干净,连带那最后一个,一并小心地收入袖中;喃喃道:“就当……这是你们为我买的吧……”

  他迎着太阳,阳光的笑了笑,轻声道:“我活的很好呢。”

  ……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五章 心不冷,茶未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