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一十七章 入瓮

第七百一十七章 入瓮

陈海等人向洞窟深处摸去的时候,后面就已经传来了厮杀和轰鸣的声音。然而场中的人无不是狠辣心肠,根本就不为之所动,飞快地在洞窟中穿行着。

果不其然,没有数十息,前方骤然出现了四五个岔路口。

这些洞口粗看起来,几乎没有什么不同,沙天河根本就不加考虑,就向最右边的一个洞口之中掠了过去。

等陈海等人跟上之后,沙天河则祭出血灵刀,只听见一阵阵轰隆震动,就将身后几个洞口全部斩塌下来;直到此时,沙天河才松了口气。

一堆碎石虽然对于韩三元等人称不上多大的麻烦,但除了能拖延住韩三元他们之外,更能有效地阻止他们神识的探查。

此时洞口被封,陈海等人的眼前也都暗了下来,不过以陈海他们的修为,即便洞窟的石壁之上没有磷光闪烁,也不至于有碍他们的行动。

沙天河一路向下,轻车熟路往洞窟深处钻去,又不断的如法炮制,将一些狭窄的洞口,用血灵刃轰塌,很快外面的厮杀声就被彻底的隔绝在外,传不进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渐渐有剧烈的震动声传来,想来是赤源他们留着断后的数百魔兵已经死伤殆尽,韩三元、吴平开始往里探索了。

这个时候陈海也不再担心,毕竟在洞窟之中不比广阔天地,不仅吴平所部精锐骑兵无法肆无忌惮的冲杀进来,而是狭窄的空间里更利于肉体强大的武修近身搏杀,即便是韩三元伤势痊愈,在洞穴之中祭御剑阵,也会受到很大的限制。

一路行来,众人都默不作声,陈海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样子,但是却一直在冷静观察,除了时刻注意着沙天河的反应,还将神识延伸出去,探察石壁洞窟深处可能存在的阵法气息,他心知这里真是沙天河的一处秘密巢穴,那他必然在这里早布置,要是一时大意,着了沙天河的道,就不是赤源的数百魔兵白白损失这么简单了。

越往下去,沙天河的气息越是微弱,有厚厚的岩层作为阻隔,上方传来的震动声小的几不可闻,而这时候,沙天河浓重的喘息声已经掩饰不住。

陈海一边时刻关注着沙天河,一边小心地将神识顺着洞窟探查过去,在神识之中,下方的洞窟依然如蛛网一般一团乱麻,错综复杂之处,比之血炼场的地底世界还要更甚。

沙天河进入洞窟之后,数丈方圆的火鸦战车不利于行,就收入储物戒中,但是他还是尽自己所能,将最后所剩的几枚防御道符都祭用出来,将自己牢牢护住,毕竟后方是三头以嗜血和残忍闻名的罗刹血魔,他哪里敢将后背就这么直接交出去?

赤源与翼魔赤军没有陈海那么城府深沉,这时候魔瞳都流露一丝喜sè来了,他们是魔族不假,但又不蠢,即便他们身后的武卫级魔兵也隐然猜到陈海带着他们救下沙天河,就是奔着沙天河怀里的宝贝来的,只是犹豫着是不是这时候就下手,还是再等上片刻。

又行了一阵,后方忽然传来了一阵轰隆巨响,紧接着沙天河惊声尖叫:“坏了,被韩三元追上来了!”

赤源诸魔则是一阵错愕,他们虽然没有陈海和沙天河修为高,但是那轰隆声距离他们也就是三四里的样子,在他们的魔识之中,根本没有察觉到韩三元等人的乞息。

沙天河趁着赤源诸魔错愕的当上,他却身形一闪,猛然往一侧的石壁撞过,陈海冷冷一笑,毫无犹豫的如影随形紧贴着沙天河身后,往石壁撞去。

他只觉得仿佛穿过粘稠的大气一般,再睁开眼睛,已经身处在一处数百丈方圆,几十丈高的石室当中,石室顶上嵌着几颗夜明珠,散发出柔和的光线,将石室照亮。

陈海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打量石室内的布置,一道凶煞之气就向他的面门直扑而来——这凶煞之气凌厉无匹,沙天河哪里有半点受伤过重的迹象?

陈海魔足错动,风雷隐动,顿时就错出数道残影,将沙天河自以为是的必杀一击错过,同时粗壮的鳞臂凝聚出丝丝电光,就朝十数丈之外的沙天河轰去,带动石室内的空气狂卷起来,形形一道道风刃,一起朝沙天河席卷过去。

“你这魔将,竟然如此多疑小心?”沙天河撤回血灵刀,封挡住陈海如山岳压来的重重拳印。

“沙大当家还是将我们魔将想得太简单了啊,你如此粗陋的示弱以敌,真以为能瞒过我的眼睛?”陈海瓮声说道,手下却不停,笑着说,“我要是不小心些,岂不是已经被沙大当家您一刀斩成两截了?”

陈海也不知道沙天河到底吃了什么秘药,竟然能支撑这么长的时间,但想沙天河纵横多少年,不知道经历多少尔虞我诈,怎么可能就如此将他虚弱的一面,直接暴露在他们眼前?

不过,陈海这一刻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毕竟赤源他被封在石室之外,一时半会不能进来帮忙,他再怎么逆天,对抗一个道胎级的存在,即便沙天河受了重创,也绝非轻而易举之事。

同时陈海也知道沙天河这一刻应该是最后的爆发了,他只要撑过去,形势就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你即便没有中计,又能如何?”

沙天河冷冷一笑,外面的魔兵攻不进来,他普不信一头刚修成魔丹的魔将在他血灵刀下,真能支撑住多久。

沙天河身形往后疾退,与陈海拉开距离,血灵刀犹如匹练一般向陈海连连斩去,陈海当初为了掩饰行径,将魔戟、魔甲都放在储物戒中,现在只有他与沙天河两人,就没了顾忌,直接取出魔戟死死抵住血灵刀。

沙天河这时候稍稍缓过劲来,伸手一招,从洞窟的角落处流水般招来几张道符,化作八面灵盾周身旋转不休,先将自身保护好,再不遗余力摧动血灵刀朝陈海攻去:

“你虽然魔丹有成,也是不灭邪域的真传弟子,但是我沙天河纵横数百年,杀你还是易如反掌——你若还想着活命,那就老老实实交出你的神魂,做我的役魔!”

虽然不知道沙天河到底修的是什么道之真意,但是那血灵刀每一次挥舞劈斩,都附带一股神魂冲击之力,若非陈海神魂修为强悍到极点,也早就修成元神,还真是难以应付。

不过,陈海一直小心防备的是担心沙天河石室内还有什么其他部署,这时候确认石室所部署的仅仅是一座不弱的防御法阵,对石室之内没有攻击能力,他还不怕沙天河能奈他何?

陈海一边摧动金丹,汲取无匹的精纯灵元,将魔戟挥舞得滴水不漏,封住血灵刀的攻势,一边朝沙天河讥讽道:“沙大当家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还在那里大言不惭啊。你要真能杀我,你御出火鸦战车,顷刻之间就将我焚为灰烬,何必在这里多费唇舌?不如我们来打个赌,赌赌沙大当家还能支撑多久,一盏茶、一炷香,亦或一个时辰?另外,沙大当家,真就不认识我了?”

陈海修炼化形诀的时日不长,还不能化变人身,但要知道人族对魔族的相貌辩识度实在很差,陈海只需要稍稍更改魔躯,不再用在北陵塞所使的裂天战戟,就不用担心沙天河等人能认出他来。

毕竟谁能想到姜雨薇的役魔,在北陵塞防御战刚过,又跟大股的魔兵厮混到一起?

这时候陈海不再掩饰,魔躯缩回两尺,裂天魔戟在他手里更是挥舞出如惊涛骇浪般的戟影,往血灵刀卷去,沙天河怎么可能还认不出他来?

沙天河又惊又疑,喝问道:“你既然脱离姜雨薇的控制,为什么不逃回魔域去,请魔族大能解除神魂禁制,还留在此地做什么?又或者说,你已经破解掉姜雨薇施加的神魂禁制?”

“沙大当家一下子问出这么多问题,老魔我一时半会还真是很难解释清楚啊。要不这样,咱们都收了手,坐下来好好聊一聊,我送一个好出身给沙大当家?”陈海笑着说道。

沙天河知道血胎药的反噬随时就会过来,哪里敢停手,咬牙继续摧动血灵刀,虽然血灵刀不能突破陈海的战戟,但他现在就巴望着能早一刻耗尽这青鳞魔的魔元,将他斩杀血灵刀下。

沙天河怎么能想到,陈海所修是万里无一的金丹,魔元之磅礴,甚至不在普通道胎境强者之下?

又过了盏茶时分,赤源他们还是没有办法攻破石室的防御法阵,但陈海则已经能分明赶到血灵刀开始迟滞起来,而沙天河的身形也在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陈海这时候大喝一声,魔戟之上带着蒙蒙白光,重重斩在翻飞不已的血灵刀上。

沙天河就感觉这一下仿佛斩在自己神魂上一般,神魂欲裂,再也控制不住血灵刀,就委顿了下去。下一刻那魔戟带着无比的煞气停留在他的眉心处,陈海笑道:“沙大当家,这时候咱们是不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了——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交出火鸦战车,从此之后效忠北陵塞、绝不再反叛,我可以饶你不死的……”

沙天河筹谋了这么久,最终还是一败涂地,此时血胎丹的反噬也开始了,直感觉浑身经脉都要裂开一样,再也不能自持,嘶声惨叫起来,昏黄的洞窟之中,如同鬼域……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七章 入瓮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