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25 冲冠一怒为红颜 为46000金钻加更

825 冲冠一怒为红颜 为460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是谢管家!

看到谢管家的瞬间,我整个人都懵了,像是被人用一盆凉水从头浇到了尾。我怎么都没想到谢管家会起这么早,还恰好绕到池塘这边来了,可这并非没有先例,之前我就被他抓过一回。

任雨晴也是一样,整个人都傻了眼,呆呆地看着谢管家,身体一动不动,像是被冻住了。

更关键的是,我的胳膊还在任雨晴的肩膀上搭着,这么亲昵、暧昧的姿势,就是有一张天花乱坠的嘴,也根本不可能颠倒什么是非了。更何况以谢管家的聪慧,我怎么可能骗得过他?

谢管家满脸怒火,恶狠狠地瞪着我,像是一只发狂的狮子,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就在这时,一些卫兵也听到了谢管家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情,立刻朝着我们这边奔来。

谢管家立刻回过头去叫道:“没事,都别过来!”

那些卫兵立刻站住脚步,没有走进这片区域,被拦在了树林之外。我明白谢管家的意思。这毕竟是件丑闻,他还不想外扬。但我不知他会怎么处置,会为了杨家的颜面,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吗?

谢管家朝着我们走了过来,我和任雨晴也纷纷站起,一脸紧张地看着他,我的手也收了回来。谢管家走过来后,一张脸依旧黑的可怕,但能看得出来他在努力隐忍,他微微低头,说道:“任小姐,你先回去吧,我和李大威单独谈谈。”

任雨晴面sè担忧地看了我一眼,我冲她摇了摇头,意思是我没事,让她先走。谢管家没有把这事扩散开,说明他想在私下解决,我们当然要配合了。任雨晴只好匆匆离开,将我和谢管家留在了现场。

谢管家和我面对面站着,这位已经年过六十的老人,有着和年龄不符的硬朗之气,给人的感觉永远是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但是现在,他却数次耸动嘴巴。似乎有话要说,却又没说出口。

过了许久,他才沉沉说道:“这件事情,我解决不了,你跟我去见老夫人吧!”

我只好低着头,跟他去见老夫人。

走出池塘,外面站着好多卫兵,冲着我指指点点,都在猜测怎么回事。谢管家也没搭理他们,径直将我带到后院去了,虽然才早晨六点多,但是老夫人已经起来烧香敬佛了。

等到老夫人礼佛完毕,谢管家才进了佛堂,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过了一会儿,谢管家便走了出来,让我到里面去找老夫人。进了佛堂,老夫人仍旧跪在佛前,我只好站在她的身后,同样一言不发。

佛堂之中香烟缭绕,也不知过了多久,老夫人终于缓缓开口:“多长时间了?”

其实在这段时间里面,我一直在思考着该如何解释这件事情,单靠说谎的话能不能蒙混过关,要编一个什么样的谎言。才能让我安全脱身?我思考了良久,发现这个问题根本无解,老夫人和谢管家都不是傻子,我根本就骗不了他们的。

而且老夫人一开口就是问我多久了,显然已经认定我和任雨晴的关系,甚至连说谎的机会都不给我。

我也只好老实回答:“半个月了。”

老夫人沉默下去,显然在推算着时间,过了一会儿才又说道:“就是从你们回来以后,才有了现在的关系?”

我点点头,说是。

老夫人没有再说话了,可我看到她的身体正在微微发抖,显然已经怒火中烧、怒不可遏。我在杨家这几个月。还是第一次见到老夫人发这么大火,之前她甩杨少宇一个耳光的时候,似乎都没这样子过!

我的一颗心也随之悬到了嗓子眼,不知道老夫人最终会怎么处置我。

老夫人的身子微微颤抖,却始终一语不发,香烟缭绕的佛堂里,显得气氛更加压抑,上方那座法相庄严的佛像,似乎也化身成了怒目金刚,正在对我怒目而视。

也不知过了多久,老夫人的情绪似乎逐渐平稳下来,颤抖的身子也慢慢恢复正常。她缓缓起身,转过头来面对着我,沉沉说道:“李大威,发生这样的事,你实在让我失望。按照我们杨家的家法,是要将你处以极刑的,但是一来你并不属于我们杨家的人,二来看在小阎王的面子上,我就不动你了,你自己收拾东西走吧,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杀无赦!”

老夫人的语气平淡,却充斥着极其渗人的杀气,和这气氛庄严的佛堂完全不符。我知道,这位老人虽然以心慈闻名,但也不代表她完全没有底线,身为陪伴杨老将军多年的女人,杀伐之气不是没有,而是藏在心底。

之前她多次护我,就是因为小阎王,她以为我是小阎王派来的,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袒护我。这次也是一样,如果不是小阎王的面子,就我和任雨晴做的这些事情,怎么可能轻易放得过我?

没有任何处罚,只是将我逐出杨家,在我看来已经是很轻的惩治,实在没有任何必要再说什么了。于是我低头称了声是,便转身离开了佛堂,想到自己马上就要离开杨家,不知道下一次再见任雨晴是什么时候,就忍不住想再见她一面。

但是转念一想,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要再横生枝节了,对我、对任雨晴都不好。我往前走了十几步,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杨少宇的屋子里。任雨晴正站在窗边,眼神痴痴地看着我。

果然是心有灵犀啊。

我的心中充满苦涩和无奈,但在临走之前还能见她一面,对我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赐。所以我冲她露出一个微笑,意思是说不要难过,我们迟早还会再见面的。

笑完之后,我便抓过身去,大步走出后院…;…;

来到中院,天空已经微微亮起,院中站了不少的人,看我来了,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并且互相窃窃私语。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没有兴趣知道了,反正我马上就要离开。

我回到自己房间,收拾着衣服和行李,就在这么个时候,万毒公子突然急匆匆地闯进来,说:“李大威,你干什么?”

我说我要走了。

“去哪?”

“不知道,先走再说,杨家容不下我了。”

万毒公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呆愣了半晌才说:“你把任雨晴都搞到手了,只是被杨家逐出门去。倒也不算太大的惩罚。”

我吃了一惊,以为这事只有谢管家和老夫人知道,万毒公子是怎么知道的?

我回过头去,问他从哪得来的消息?

万毒公子无奈地说:“从哪得来的消息?整个杨家都传遍了!说你和任雨晴在池塘私通幽会,被谢管家抓了个正着!李大威啊李大威,没想到你浓烟大眼的,还能干出这种事情,我是真服了你。”

听了万毒公子的话,我的心中更加震惊,之前谢管家有意遮掩,老夫人也没对任何人讲,怎么就传遍整个杨家了?我仔细一问。才知道问题出现在最开始的那群卫兵身上,谢管家虽然没让他们靠近池塘,可他们先是看到任雨晴急匆匆跑出去,又看到我低着头被谢管家带出去,大家都是有脑子的,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还需要再猜么?

这种事情,尤其是涉及到了杨少宇的未婚妻,当然就如核弹爆炸一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人尽皆知了!

这也就是之前我回来的时候,院中众人对我指指点点的原因。万毒公子告诉我说。之前杨家上下都认为我死定了,没想到我竟然平安无事地回来了,他们都很纳闷,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叹着气,说:“当然是因为老夫人心地善良,不忍心伤害我的性命,所以才赶我走的。”

我一边说,一边继续收拾着东西。

万毒公子在旁边点头,说老夫人确实善良,我都做出这种事了,竟然还能放我一条生路,和杨老将军真是两个极端。接着又兴奋地说:“不过。李大威啊,你也真是可以,竟然真把任雨晴给搞定了,我对你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之前我还看不起你,说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现在我收回这句话,你可一定要原谅我!”

我苦笑着,没有搭他话茬。

万毒公子接着说道:“李大威,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能不能教教我啊?我墙都不扶就服你,从今天起。我就视你为情圣,你到底有什么手段,就不能慷慨一点告诉我么?”

我摇摇头,说没有什么手段,唯有“真心”二字而已。

万毒公子“我去”一声:“真心就行?那你这‘真心’可真够多的,你到底有几颗真心?”

万毒公子虽然对我的过去不太了解,但也知道我和怀香格格、青龙元帅之间的事,所以他很不理解我的所作所为。他不理解,其实我也不理解,感情这种东西实在很难说的清楚,最大的一个诱因可能就是我妈说过我能娶很多老婆,所以我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往外倾洒真心。

这种事情,我也没法和万毒公子解释太多,只能继续默默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收拾完了,全部装在行李箱里,又对万毒公子说道:“我走以后,杨少宇的事就交给你了。”

万毒公子明白我的意思,眨着眼说:“这你放心,包他一个月后暴毙而亡。”

只要杨少宇一死,我的心里就能放下一块大石头,任雨晴的安全就能得到保证。我俩正说着话,梁海和余伟文也闻风赶来,得知我被逐出了杨家,全都沉默不语,确实也无话可说。

收拾完了东西,我和他们都告过别,别拖着行李箱往外面走,三人也都出来送我。之前我们这个龙组小分队刚成立的时候有六个人,现在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只剩他们三个人了。

院中,也聚集了不少的人,有操练的卫兵,也有练功的十二铁卫。他们当然不是来送我的,看向我的眼神之中充满惊疑和不可思议,显然很想不通我和任雨晴是怎么走到一起去的;除此之外,也有一部分人咬牙切齿,眼神之中对我充满恨意,毕竟我给他们的杨少爷戴了绿帽子,想要将我大卸八块也是很正常的。

我也不愿激起众怒,所以在梁海等人的陪伴下,低着头往前院的方向走。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后院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充斥着恐惧和惊慌,瞬间响彻整个杨家。

是任雨晴的声音!

我的脑中顿时嗡嗡直响,立刻意识到任雨晴是出了什么事情。能让她发出这种惨叫声的,整个杨家唯有杨少宇一人而已!我俩的事,既然已经传遍整个杨家,没道理不传到杨少宇的耳朵里去。杨少宇对她下手也就是在意料之中的事了。

任雨晴的惨叫声一阵接着一阵,而且越来越近,显然正往这边跑来。当时的我,早已失去了理智,整个脑袋也被怒火包围,也顾不得自己的行为会有什么后果,当时就把行李箱一扔,疯了一样地朝着后院跑去!

“李大威,李大威!”

万毒公子叫着我,拼命在后面追,但我不管不顾,仍旧没命地往前面跑。梁海和余伟文也匆匆跑了过来。还有中院的卫兵和十二铁卫,见状也纷纷跟了过来。

我刚跑出几十步去,就看到任雨晴正从后院之中奔出,她披头散发、满脸惊慌,衣服也被撕成一条一条,一看就是刚刚受到侵犯;而在他的身后,果然跟着杨少宇,杨少宇的面sè苍白,身体一看就很虚弱,跑起来还踉踉跄跄,但是速度竟然不慢,正在步步逼近任雨晴。

而在杨少宇的身后。竟然还跟着老夫人,老夫人的身体一样不是太好,平时走路还需要有人搀扶,现在一边跑,一边大叫:“站住、站住!你这个孽子…;…;”

然而,杨少宇好像是昏了头,竟然不听老夫人的话,仍旧张牙舞爪地追着任雨晴,口中还骂骂咧咧:“你这个小婊子,平时让我动一下都不肯,我还当你有多贞洁,现在竟然跑去跟别的男人私会。看我今天不要了你的命…;…;”

杨少宇的恐怖模样吓坏了任雨晴,任雨晴一边往外面跑,一边凄厉地大叫着。等她看到我的时候,就像是看到了救醒,眼泪都流了出来:“李大威,救我!”

看到任雨晴的狼狈模样,又听到她的求救之声,我哪里还淡定的住,脑子里嗡嗡嗡的响,一股怒火也直往脑门上窜。被我这么爱护、宠溺,当作掌中宝一样的女孩,现在却被别的男人如此糟蹋,我怎么可能控制得住自己,当场就像发狂一样嗷嗷叫了起来,抽出怀中的打神棍,犹如猛虎下山一样扑了上去…;…;

杨少宇也一样看到了我,当场骂了起来:“妈的,老子还以为你已经走了!没走更好,老子今天一定要弄死你!”

转瞬之间,我和杨少宇已经交手。就是他身体处在完好状态也不是我的对手,更不用说他被万毒公子喂了半个月的毒药,身体已经被腐蚀到至少失去一半的力气了。

他,连我一招也扛不住。

瞬间,我就扫出去七八棍。有的扫在他的脸上,有的扫在他的身上,还有的扫在他的腿上。

唰唰唰、唰唰唰!

每一下抽出去,必然有道伤口显现,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他的身上便伤痕累累、血痕遍布了。杨少宇也爆发出凄厉的惨叫,痛苦地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脑袋滚来滚去。

而我仍然不放过他,仍然用手里的打神棍一下一下抽着…;…;

现在的我,和当时的阿古几乎没有两样,都是一样的疯狂、冲动、丧心病狂,恨不得把这个家伙当场弄死。记得之前的我,心里还感慨阿古实在不够理智,为了那样的一个女人差点葬送自己的性命,但是现在轮到我的身上,我才知道原来没有男人能在这种事上理智得了。

我当然不是拿任雨晴和林玉瑶做对比,但我相信在阿古的心里,林玉瑶的地位确实很重,重到可以让他丧失理智、陷入疯狂。

现在的我,也是一模一样。

在我心中,任雨晴就是完美无瑕的,我看不得她受一丁点的欺负,哪怕她只是被人碰了一根手指头,都足以让我的怒火冲破身体、燃透天际!

我的神态癫狂、动作凌厉,浑身上下充斥着可怕的杀气,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杀了他、杀了他!

我已经听不到外部的任何声音,万毒公子似乎在劝我,老夫人似乎在喊着住手,四周也传来冲天的喊杀声,我完全都没听到,就是不停挥舞着自己手里的打神棍。

但是很快,我就被更多的人群所淹没。

是十二铁卫冲了上来,就连我舅舅等人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何谈我呢?我很快就被他们砍翻在地,无数的拳脚和武器覆盖在我的身上,将我打得翻来覆去、死去活来。

这一次。他们不是为了给我一个教训,而是实实在在地要我的命。

四周一片混乱,喊杀声也四起,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笛声也响了起来,接着又传来一些惨叫,有人喊着:“有虫子,有虫子!”

“是那个叫杜城的家伙,是他在操纵虫子!”

我被砍得伤痕累累,无力地倒在地上,有血从我的头上流下,覆盖到了我的眼皮上面。血幕重重之中,我看到万毒公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墙头,正在吹奏着他那支玉笛,但他的毒虫数量实在不多,虽然也倒下了不少卫兵,但是很快就被十二铁卫搞定。

接着,又有无数的人朝他冲了过去,万毒公子转身一跃,已经消失在了墙头之上,显然是跑掉了。他没有再管我,却是临阵脱逃,但我心里一点都没怪他,反而暗暗想着:逃得好、赶快逃…;…;

因为我知道,他并非真的不管我,而是帮我搬救兵去了。

就像之前阿古遭到围攻,让我去叫他们队长过来一样,万毒公子势必帮我去通知小阎王了。只是,阿古好歹有个“副队长”的身份罩着,才能暂时免于一死,而我恐怕就遭殃了,显然等不到小阎王来。

不管怎样,万毒公子能离开这,没有被我所连累,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果不其然,他们没有追到万毒公子以后。又返了回来继续对付我,各自举起手里的武器,要继续往我的身上砍。一向以“仁慈”著称、多次护着我的老夫人,这时候也破天荒的没有再管我,而是扑到杨少宇的身前,哆哆嗦嗦地呼唤着她儿子的名字。

不管,就是默许了要我的命。

毕竟,她之前已经饶过我一次了,但我不仅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反而再次将她的儿子打成重伤,她就是再慈悲为怀,也不可能对我手下留情了。

“将他杀了!”

谢管家一边呼唤着医生赶紧过来,一边冲着十二铁卫下了命令。

身为副队长的阿古杀不得,身为龙组普通成员的我却能杀得。

十二铁卫当然也不会手下留情,各持武器朝我扑了过来,我也知道自己要走到尽头了,所以坦然地闭上了眼睛。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急促、仓皇的脚步声突然响起,一个人突然趴到了我的身上,护住了我的全身,同时凄厉地叫着:“要杀他,先杀我吧!”

我睁眼一看,发现正是任雨晴。

仍旧披头散发、浑身褴褛的任雨晴,之前还被吓得一脸慌张、花容失sè;但是现在。趴在我身上的她,虽然仍旧流着眼泪,神sè却是出奇的坚定。她像一只八爪鱼,紧紧趴在我的身上,抱着我的脖子,压着我的肩头,护着我身上的每一个部位。

有任雨晴,十二铁卫终究不敢再落刀了,纷纷停下了手,就连谢管家都没了办法,众人一起转头看向旁边扑在杨少宇的身上,哭得几乎快要昏厥过去的老夫人…;…;

看网友对 825 冲冠一怒为红颜 为460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