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魂幽途,血肉冥路

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魂幽途,血肉冥路

  失踪,多数发生在小孩子身上,又或者是针对富家公子小姐的绑架勒索……

  却极少会发生在成年男子身上,尤其还是这些身无长物的残兵,过得穷困至极,勉强能够维持生活温饱的残兵,就算是绑架勒索,甚至勒索成功,又能获得多少利益?

  更离谱的还在于是连续九天,先后绑架了九个人!

  这是个什么说法……

  云扬的思绪突然间停住,脑海中陡然灵光一闪,突然间脸sè一片煞白!

  九!

  九天!

  九个人!

  为什么是九天?

  为什么是九个人?!

  云扬突然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

  他艰难的想了想,道:“大家都先回去吧,若是我估计没有错误;以后应该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

  陈三道:“公子的意思是?”

  云扬长长叹息:“这件事内中别有玄机……应该是涉及到一种邪恶的秘法,那秘法需要九个人方能启动。我大概已经知道此事的因缘所在了,说句老实话,我更希望是我猜错了……否则……后果真的很严重!”

  他从怀中取出来一个包裹,很是有些艰难的将之解开,里面乃是黄澄澄的金子;然而云扬却从来没有发现,这黄金的颜sè,竟是这般的刺眼!

  轻声道:“那九位兄弟的家人就拜托各位兄弟帮手安置了,代我将这些金子送过去。”

  数十条大汉同时拜倒在地:“多谢公子!我等代失踪的兄弟们,感谢公子大恩大德!”

  “大恩大德么?”云扬惨笑一声,满脸尽是惨然。

  区区几锭黄金,真的能买到一位为国为民流血牺牲的英雄性命吗?若是可以,我云扬愿意散尽家财,从此打家劫舍,劫掠天下,也要尽可能多的拿到黄金!

  但是,不能。

  这黄澄澄的东西,何能与英雄性命等价,充其量只能弥补一下自己的愧疚!

  真的只是聊表寸心!

  ……

  云扬走出荒凉的小巷,却感觉自己心中的怒火直冲天灵!

  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拿出了九天令!

  这一次云扬动用的,乃是真正的九天令!

  并非是原来那种兄弟们人手一块的那种令牌。

  这是九尊府之中唯一一块,总令牌!

  令牌本身,似乎有幽幽的紫光萦绕。

  云扬想了想,又取出了七哥血尊的令牌,贴在了九天令上,然后,手握血珠,直接发出命令!

  一道道血丝一样的光线,从九天令上刹那间发射出去。

  “查,各地可曾有伤残军人或者在役军人失踪?若有,是否一天失踪一个,连续失踪九天?失踪九人?若有此等消息,立即回报,不得有任何延误!”

  血sè光华一闪而逝!

  就在这一晚上。

  无数的地方,无数的秘密中的人,尽都泪流满面!

  看着闪耀着纯正血光的九天令,无数的人心潮澎湃,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血尊老大……终于再出了!”

  “这才是……真正的九天命令!”

  无数人一跃而起,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冲了上去,查看九天之令的内容。

  随即。

  “立即,所有人立即撒出去,查!”

  “立即去查!越快越好!咱们这一片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拿出最详细的调查结果!”

  “快快快!”

  “血尊大人回归后的第一道命令,大伙儿若是调查不详细,就不用活着给血尊大人丢脸了!”

  “速度!一定要快!别人都在行动,咱们血字令下,乃是血尊大人嫡系力量,若是落后别人,集体自杀得了!”

  ……

  云扬回去之后,那块九天令一直贴在胸口。

  隐隐能够感觉到,不断地有消息传来。

  从消息之中,能够看得出来传消息的人心中的激动和忐忑。

  “老大!老大你回来了!”

  “血尊老大,我们老大……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血尊老大,我们水老大……”

  “血尊大人……我们云大人……”

  ……

  看着上面一条条忐忑之中带着期盼的消息,云扬完全能够感受到,传讯之人现在脸上的焦急,迫切,还有小心翼翼……

  面对这样的消息,云扬只感觉心如油煎,无从应对。

  一时间,竟然痛得一颗心几乎痉挛,说不出话来。

  “好好做事!”

  云扬统一回复。

  看着深邃夜空,云扬只想要放声狂吼一声,歇斯底里的发泄一番。

  但他看了好久,终究……长长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

  不过是凌晨时分,九天令上开始闪耀消息。

  集中在天唐城地界周遭,大抵从一年半前开始,不断地有百战残兵消失;而每一次消失九个人的情况,一共发生过三次。

  第一次乃是一年半之前,二月,天唐城西部有九名百战残兵失踪;如泥牛入海,毫无消息。第二次则是在去年的三月初九之后,在三月十五开始,连续九天,在天唐城北部消失了九个残兵。

  而第三次,便是当前的这一次,在天唐城南部。

  以上三次失踪事件存在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失踪的九个人之间感情十分好。每个人之间的共同则是:都是百战沙场的老兵,手下最少有三条人命以上的老兵。

  “果然是因为九尊而起,果然是‘神魂幽途,血肉冥路’,”云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发令:“即日起,所有力量集中注意天唐东部!一旦发现残兵消失之事,立即通知,不得延误!”

  命令出去之后,云扬反倒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四季楼,竟然用了这种恶毒至极的方法。

  “神魂幽途,血肉冥路”乃是一种极为恶毒,而且功效不强的偏门定位秘法。

  只有在想要找一个人却无法找到,甚至连大略位置都无法把握的时候,才会用这种最极端、效率却低的方法。

  此法效率不高,但实施条件却半点不低,或者应该说是极端的严苛。

  首要条件便是要找到九个彼此感情很好的人,而且这九个人还得对你欲寻那人极其忠心!

  其次,这九个人身上还必须得有战魂。

  所谓战魂,便是沙场之魂;也就是说,必须上过正规的战场,而且,在战场上无所畏惧的那种人,身上才能具备这种战魂。

  光有战魂还不行,还得有煞气。

  一个人穷凶极恶会有煞气,打家劫舍会有煞气,甚至杀猪宰牛,身上也会带有煞气;然而战场上的煞气却不是这些平常煞气,乃是一种百战之煞。

  杀敌一人,去忐忑,消恐惧;杀敌二人,无畏惧,增悍勇;杀敌三人,皆披靡,煞气升。

  这也就是说,一些百战将士在下了战场回到家乡的时候,有时候微笑着跟人打招呼,都会让人感觉到不敢靠近,不敢亲近,自心底生出一种胆怯的感觉的原因。

  这就是煞气!

  而这种煞气,真实存在。唯有经过长久的岁月平和之后,才会消去。

  唯有收聚到满足以上的全部条件,才能启动“神魂幽途,血肉冥路”!

  或者应该这么说,所谓的“神魂幽途,血肉冥路”骨子里就是将这样人的魂魄,投入祭坛,采用一种邪恶至极的秘法,来探寻他们所要寻觅之人的所在方位!

  这种办法很玄,却又邪恶透顶,偏偏又效率奇低。云扬只是在传说中听到过,对于这样的秘法不但不屑更加鄙夷,却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这种邪恶透顶、丧尽天良的勾当,会发生在自己身边,而且,还是为了寻找自己。

  “生死之情,战煞之伍;神魂幽途,血肉冥路。”

  “四季楼!”

  云扬口中一字字的念出来这三个字,如同千古冰山的冰碴子一般,冷凛刺骨!

  ……

  “绿绿,我要闭关!”云扬怒火冲霄:“将之前压下去的力量给我全部提出来,我要冲击五重山!”

  什么境界稳固,什么根基扎实,云扬现在再也顾不上了。

  他只想要更强的实力。

  只要修为突破至玄气五重山,自己就能冲击玄风诀四层,云雾诀五层,星火诀四层;还有血尊和雷尊的功法,也可以一并修炼了。

  到那时候,自己的腾挪之地、周旋之力必然大增,再对上四季楼也就有了更大的把握、更多的手段!

  “你们对付我,对付九尊,怎么都无所谓,大家各凭本事,干就是了!”云扬怒火喷涌:“但你们为何要残害百战残兵?”

  “他们都是国家的英雄,民众的英雄!他们为国征战,纵使身体残疾仍旧不忘报国,每一个都是铁骨铮铮的男儿!”

  “每一个人都值得你们惭愧三生三世!而你们居然如此丧心病狂,杀害这样的英雄男儿来达到你们的目的……我便……如你们所愿!”

  “当我出现在你们面前的时候,也莫怪我……心狠手辣!”

  云扬的眼中血光一闪,杀机森然。

  或许四季楼的人都没有想到,正是因为他们的极端手段,让云扬做出来如何疯狂的决定!

  或者正应了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因果轮回,总要偿还!

  ……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魂幽途,血肉冥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