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27 不要怪我,血洗杨家 为46500金钻加更

827 不要怪我,血洗杨家 为46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任老将军来得好快!

听到这几个字,老夫人明显松了口气,仰头朝着前院的方向看去;任雨晴则吓得脸sè更加苍白,身子也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而她手里的刀却始终没有放下,同样很紧张地看着前方。【择天记吧少年王】

不一会儿,便有匆忙的脚步声响起,一位身穿军装、精神奕奕的老人出现,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扛枪的士兵。这位老人的肩上同样扛着三颗将星,显然是和杨老将军一个级别的,在他出现以后,杨家众人便如潮水一般纷纷退开,给他腾出了一条直通老夫人的康庄大道。

我就算再没有见识,也知道这人一定就是任老将军!

任老将军虽然行sè匆匆,但却大步流星、步履刚健,浑身上下透着硬汉的气息,像是一座行走着的泰山,给人以无穷的压力。任老将军走到现场,先看了看地上的我,又看了看把刀架在脖子上的任雨晴,眉毛已经疑惑地拧成了一团,但他并没说什么。接着很快走到老夫人的身前。

“嫂子,到底怎么回事,这么着急地把我找来?”

看来,谢管家在电话里面并没有和任老将军讲太多。

任老将军一到,老夫人显然放松许多,用下巴指了指任雨晴,说:“老任,你猜猜这是怎么回事?”

任老将军回过头去,看了看自己的孙女,又看了看我,还是摇头:“这还真的猜不出来。”

“好,那我告诉你吧。”老夫人苦笑着说:“我要杀掉那个孩子,但你孙女拦着不让,甚至不惜以死相逼…;…;”

“为什么?”任老将军一头雾水。

“为什么?问得好!”说到这件事情,一向淡定从容的老夫人,竟然略显得有点激动起来,“你孙女看不上少宇,硬要和这个龙组的小子在一起,每天在池塘边上约会,被谢管家抓了个正着!现在好了,整个杨家上下都知道了,让少宇和老婆子我都颜面扫地!我说杀了那个孩子也就算了。当作这事从来没发生过,结果你孙女直接就把刀架自己脖子上,说他死,她也死!我实在没招了,这才把你请了过来。当然,也就是老杨不在家,否则事情绝不会闹到这个地步。老任,你孙女眼光高,看不上我儿子,我无话可说、自认倒霉,现在咱们就把婚退了,你把你孙女和孙女婿领回家吧!”

一向吃斋敬佛、慈悲为怀的老夫人,竟然能说出这么一大串尖酸刻薄、嘲讽揶揄的话,由此可见任雨晴的所作所为确实把她老人家给气到了。而任老将军在听完这番话后,更是大发雷霆、怒火中烧,脑门上的青筋都窜起来多高,直接就冲着任雨晴吼道:“给我把刀放下!”

任老将军一边说,一边龙行虎步般朝着任雨晴扑了过去。

任雨晴吓得惊慌失sè,反而把手里的刀子握得更紧,结结巴巴地说:“不…;…;不要过来,否则我就死…;…;”

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或者说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任老将军就已经窜到了她的身前。这位一生戎马的老将军,或许在世俗意义上算不得一位高手,但他的动作依旧迅速、凌厉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像是一道猛然从天而降的闪电,一个巴掌就把任雨晴手里的刀拍飞了,接着又一个巴掌狠狠抽在任雨晴的脸上。

啪!

声音清脆而响亮。

“你是不是还嫌不够给我丢人!”任老将军的声音如同狮吼一般恐怖。

这一巴掌,再加这道吼声,震得任雨晴当场就懵了,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神呆滞、神态错愕,像是失去了灵魂。躺在地上的我。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我终于知道任雨晴在面对杨少宇的凌虐时为什么总是选择逆来顺受了,有着这样一个蛮横霸道、混不讲理的爷爷,怎么反抗得起来呢?

“把她给我绑了!”

任老将军一声令下,跟随他的那几个士兵立刻窜了上来,七手八脚地把任雨晴给按倒在地。自始至终,任雨晴都没有再反抗过,像是一个任由摆布的人形玩偶。

“老任,别太粗暴!”就连一直憋着气的老夫人都忍不住出声提醒。

任老将军回过头去,摇着头说:“嫂子,出现这样的事真是抱歉。咱们这婚不退,晴儿就是一时昏了头,等我回去好好教训一下她,一定能够让她迷途知返,到时咱们继续筹办婚事。对了,少宇在哪,怎么没有见他?”

老夫人叹着气说:“被那小子给打伤了,还在抢救。”

“什么?!”任老将军大吃一惊。

在这之前,任老将军顶多觉得自己孙女有些贪玩,才会莫名其妙地和我搞在一起,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甚至连看都懒得看我。现在得知杨少宇竟然被我给打伤了,这位火爆的老将军顿时大发雷霆,三两步就窜到我的身前,摸出腰间的手枪就要毙我!

就在这时,一直任由摆布、处于痴傻状态、如同行尸走肉般的任雨晴,突然像是发了狂一样地大叫起来,竟然再次挣脱了那几个士兵的束缚,朝着她爷爷就扑了过去,同时口中大喊着:“不要!”

“砰”的一声枪响,因为任雨晴的突袭,任老将军这一枪终究还是打歪了,子弹窜过我的耳边,打在旁边的水泥地上,溅出不少的小石子来,崩得我脸颊生疼,也震得我耳朵嗡嗡直响。

和死亡擦肩而过!

任雨晴跪在任老将军的面前,用手抓着任老将军手里的枪,哭着说道:“求你…;…;要杀就杀我吧…;…;”

任老将军顿时火冒三丈,毕竟孙女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忤逆他的意思。任老将军当即就把手枪对准了任雨晴的脑门,龇牙咧嘴地说:“你以为我不敢吗?!”

没人怀疑任老将军不敢。

能够熬到这个级别的人物,哪个不是六亲不认、铁血狠辣的无情角sè!

“老任,不要!”

老夫人都慌了,颤颤巍巍地奔过来。抓住了任老将军的手腕,紧张地说:“老任,不要冲动,你先带晴儿回去,这小子让我来杀就可以了!”

到了这时,任老将军也冷静下来,毕竟是他的亲孙女,真要是崩死了,估计得后悔一辈子。他恨恨地把枪收回去,满怀歉意地说:“嫂子,我就先走了啊。等过一段时间,咱们的婚礼照常进行,我保证到了那时候,还你一个听话、懂事的儿媳妇。”

老夫人点了点头。

“带走!”任老将军再次一声大喝。

那几个士兵冲了上来,众目睽睽之下,七手八脚地拖着任雨晴就走,任雨晴知道我接下来的遭遇,再次大喊大叫、拼命挣扎起来,可这一次怎么也无法脱离那些人的束缚了…;…;

任老将军和老夫人告过别后,也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随着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任雨晴的声音也越来越远。似乎直到这时,任雨晴知道再无回天之力,突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喊道:“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一直以来趴在地上,倍感无奈和痛苦的我,知道死亡已经越来越近,心里也越来越麻木。直到听见这几句诗,我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我知道任雨晴是在以诗明志。她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死的话,她也绝不独活,必将随我而去!

我王巍算什么东西,能让一个女孩如此诚意地对我,而我却连她的安全都保护不了!

本来已经麻木的心,此刻又隐隐作痛起来,为什么我已经努力到这个程度,还是无法改变这可恶的、悲惨的现实!

直到任老将军和任雨晴他们的声音完全消失不见,现场依旧沉浸在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不知过了多久,脚步声轻轻响起。老夫人朝我走了过来,站在了我的身前。

“我低估了你。”

老夫人沉沉地说:“如果我知道你会惹出这么大的乱子,一开始我就该把你赶出杨家…;…;”

我知道老夫人是什么意思,在我第一次试图进入梅园的时候,老夫人就将我撞了个正着,那个时候她以为我是小阎王的人,所以决定放我一马。也正是因为她的一念之差,才导致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她后悔了,后悔自己的妇人之仁。

我没有回话,我已经是一头待宰的羔羊,再说什么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坦诚自己的身份么?老夫人或许会因为仁慈而放我一条生路。但也不会持续太久,杨老将军知道以后,一样会置我于死地。

既然无法改变结果,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差别?

“铁老大!”

老夫人突然一声厉喝。

“是!”

铁老大立刻站了出来,手里的狼牙棒也擎在手中。

老夫人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铁老大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立刻站在我的身前,准备对我下手。现场的人均是冷眼旁观,不可能有人为我求情,就是梁海和余伟文,也只能哆哆嗦嗦地站在一边。这里根本没有他俩说话的份。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急匆匆的脚步声突然响起,一个下人慌慌张张地冲了过来:“老,老夫人,不好了,小阎王闯进来了!”

听到这一句话,我的精神顿时一震,我舅舅来了!

之前万毒公子跑掉,我知道他一定会想办法联系小阎王,但我是真没想到小阎王能来得这么快。要知道,之前阿古被困的时候,黄杰、猴子他们也是隔了几个小时才来的,而现在还不到一个小时,我舅舅竟然就来了,简直堪称神速!

不过话说回来,黄杰、猴子他们是做了准备,并在知道阿古暂时不会死的情况下,所以才晚了一些;而我舅舅显然没有这样的底气,他知道自己如果晚了,我的命都保不住了,所以才这么急匆匆地赶来。

但,就在我精神一震的同时,杨家众人却陷入一团慌张之中,准备杀我的铁老大都不淡定了,立刻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布阵!”

十数道身影唰唰唰地齐奔过来,十二铁卫迅速集结到了一起,并以最快速度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谢管家也大叫着:“退到后院,守住梅园!”

杨家的其他卫兵听令,也都纷纷握紧了手里的武器,并且朝着后院方向奔去,个个都是一副如临大敌、慌里慌张的模样,和之前黄杰来的时候差不了多少!

因为“小阎王”这三个字,整个杨家上下陷入一片慌乱之中,一股恐慌的气氛萦绕在杨家大院的上空。不过他们乱中有序,谁该到前院去,谁该到后院去,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显然已经操练多时。

而他们做得这一切,显然就是为小阎王一个人准备的。

也就是在这时,老夫人突然高高举起一只手来,大声说道:“大家别慌,小阎王不是为那个疯女人来的!”

那个疯女人,说得当然就是杨家的大小姐杨听雪。杨家之中人人皆知,已经被逐出家门的小阎王。和杨家唯一的联系只有杨大小姐了。因为杨大小姐的事,小阎王和杨老将军已经谈判过多次了,杨老将军也多次警告过大家,提防小阎王强行抢人。

所以小阎王一来,而且还是“闯”来,大家本能地就以为他是来抢人了。

现在老夫人却说,不是为了那个疯女人?

众人纷纷停下脚步、面面相觑,如果不是为了那个疯女人,那小阎王来这里做什么?

谢管家也问:“老夫人,到底怎么回事?”

老夫人用手指着地上的我:“小阎王,是为他来的。”

为我来的?!

众人大吃一惊。完全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算我是龙组的成员,可我也是龙组二队的人,和小阎王也没有什么关系啊!

但,老夫人也没有解释太多,而是说道:“大家不用到后院去,把这小子看好就行。”

众人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也照了老夫人的话做,迅速把我拖到了老夫人的身前,同时也紧紧地将老夫人围在中心,接着才虎视眈眈地盯着前院方向。

不到一会儿。一连串的惨叫声便响了起来,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往这边疾速赶来,他的手里还挥舞着一条黑sè的金属长链,所过之处如入无人之境,但凡想要阻他的人,个个都飞了出去,和当时黄杰进来的场景一模一样。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舅舅,龙组七队队长,小阎王!

“够了!”眼看着小阎王越来越近,沿途还打伤了不少杨家的卫兵。老夫人终于忍不住大喝一声。

到了这时,小阎王已经距离我们这边只有十几米远,十二铁卫等人也做好了战斗准备,浑身都绷得很紧,个个都如蓄势待发的箭,目光凶恶地盯着眼前的小阎王。

小阎王也确实听话,立刻就站住了脚步,并将勾魂链收了起来,微微低头说道:“妈。”

看得出来,小阎王很尊重自己的母亲,但四周的人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警惕,仍旧如临大敌一般紧紧盯着这个汉子。而老夫人,同样也没有因为这一声饱含尊重的“妈”而变得温和一些,反而愈发冷漠起来:“别叫我妈,我也没有你这个儿子!”

老夫人当然是口是心非,因为我听见过她和下人之间的对话,对于两个已经被逐出家门的子女,老夫人其实还是很心疼的。但她为了和杨老将军保持一致,只能做出这样一副冷酷的模样来。

只是,我知道这件事情,小阎王却未必知道。

小阎王轻轻叹了口气,只好说道:“是。老夫人。”

从“妈”到“老夫人”,想必就是铁石心肠的小阎王,也免不了会觉得心里难过吧?

而老夫人听到这样的称呼以后,似乎才愿意和小阎王多说几句话了,她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的我,问道:“你是为他来的?”

小阎王也低头看了我一眼,看到我被砍得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一向冰冷无情的眼睛里,也闪过几分心疼的神sè。到底是亲外甥,怎么可能真的无动于衷?

而我,连和小阎王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记得当初,小阎王明令禁止我进入杨家,可我还是来了,甚至都没和他说一声。在杨家的这段时间里面,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这事,但我确实没和他联系过,一方面是因为心虚,一方面是怕他不让我来;但我觉得他应该是知道的,毕竟他和猴子等人的关系都挺不错,猴子应该会告诉他。

不管怎样,这次杨家之行确实是玩砸了,最后还是得小阎王出来帮我收拾这烂摊子。

这就是不听老人言的后果。

我不敢看小阎王,所以只能把头低下去。

小阎王的声音很快响起,坦率地承认了就是为我而来。

老夫人点头说道:“这孩子耍得那套棍法,和你的一模一样,所以我一早就知道他是你派来的了。看来你对他确实不错,连打神棍都送给他了。”

众人纷纷朝我这边看来,这才发现我手里握着的是打神棍,号称小阎王的三大武器之一。之前现场太过混乱,没人注意到这件事情,在老夫人的提醒之下才看出来,于是议论之声纷纷四起,猜测小阎王派我进来要做什么。

但无论是老夫人。还是杨家的众人都猜错了,其实并不是小阎王派我来的。

但,小阎王同样很干脆的承认了这一点:“是的,是我派他来的。老夫人,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将他放了?”

老夫人叹了口气:“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放掉他也没什么,但他现在所犯下的错误,根本就不可能得到赦免,除了一个‘死’字,别无他选。”

万毒公子显然已经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诉了小阎王,所以小阎王并没有再追问什么,而是很干脆地说道:“老夫人,你不能杀他,否则你会后悔,并且是后悔一辈子!”

我知道小阎王是什么意思,毕竟老夫人的心肠比较柔软,如果有朝一日知道我是她的外孙,必将痛苦一生、悔恨一生。

但,老夫人显然误解了小阎王的意思,她以为小阎王是在威胁,当即冷笑着说:“是吗,你倒说说看,我怎么会后悔?我此生杀过的人,虽然没有杨老将军多,但也没有一个会后悔的!”

“他…;…;”

小阎王说了一个字,便再也说不下去,他和我的顾虑一样,知道泄露我的身份以后,反而会带来更大的杀身之祸。所以他硬着头皮说道:“总之,你不能杀他;他犯下的错,我会带他回去好好管教,希望老夫人大慈大悲,放他一条生路。”

“不可能。”

老夫人斩钉截铁地说:“今天。我必须杀他,你要识相的话,就赶紧离开杨家!”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咔嚓嚓”的声音响起,小阎王又把勾魂链抽了出来,咬牙切齿地说:“如果你敢动他,那就不要怪我今日血洗杨家!”

血洗杨家!

我的心中一阵巨颤,难以想象小阎王竟然能够说出这么严重的四个字来,难怪外面的人都说他是个六亲不认、无情无义的混蛋,就算他已经被逐出杨家大门,说出这样的话来也确实太过分了!

老夫人果然被气得手抖,颤颤巍巍地指着小阎王说:“你,你这个孽子!你竟然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sè,要把我老婆子的命也拿去!好,好,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胆子,来啊,你今天要是把我杀了,这人你可以随便带走!”

老夫人一边说,一边往前走去,高高挺起自己的胸膛,竟是要逼小阎王动手。

“妈,你这又是何必。您知道我肯定不会动您…;…;”小阎王顿时满脸的痛苦之sè。

“来啊,杀我!”老夫人继续往前走去。

好在关键时刻,谢管家终于拦住了老夫人。

“老夫人,自从小阎王离开帝城以后,他就被大阎王蛊惑了,早已狼心狗肺、丧心病狂,连个人都不算了,您和他置这个气干嘛?还是交给十二铁卫来收拾他吧!”

谢管家拉住了老夫人,同时说道:“十二铁卫,将他拿下!”

“是!”

以铁老大为首的十二铁卫早就做好准备,顿时如同十二头刚刚下山的猛虎,张牙舞爪、气势汹汹地朝着小阎王扑了过去…;…;

看网友对 827 不要怪我,血洗杨家 为46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