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一十九章 收获

第七百一十九章 收获

莽莽深山之中,厚厚的积雪被冻得久了,表层已经形成一层薄薄的冰晶,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泛着七sè光华,分外刺眼。

在这隆冬时节,就算是皮糙肉厚的耐寒魔物,也不会轻易踏出自己的巢穴,毕竟大雪封山,外面鲜少有活物走动,想要觅食极为困难,倒不如在巢穴之中蒙头大睡能减少些消耗。

此刻,在一望无际的雪原之上,有一队骑兵踏雪而来。

那骑队有两百余人,行到一处山崖处,为首的人掏出一张地图,仔细看了一下,顿首道:“应该就是这里了,却不知道姜青让我们千里迢迢跑来这里作什么?”

一旁的佩刀青年说道:“姜青神出鬼没,我们想要猜出他的行踪,怕是不可能了,既然姜青这么安排,必有他的用意就是。不过,那吴平说要去剿灭马贼,这离开北陵塞已经有十五六日过去了,在这茫茫荒原深处始终没有再见他们的踪迹,或许是直接回燕台关了吗?”

这二人正是姜泽、周桐。

数日前,北陵塞忽然被人投进一封信函,却是陈立的手书外加一副地图,让他们派遣一二百人马赶到这里听候调用,还要他们小心避开吴平所率的兵马。

虽然不知道陈海为何有此要求,但这几年来陈海为他们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而且每一件事都令他们获益匪浅,姜泽安排好北陵塞的防务后,就让姜璇、魏腾、马延他们留下来坐镇,他与周桐率两百人马及玄金傀儡,进入茫茫荒原之中,一路往这边赶来。

循着地图指引赶过来,四周皆是覆在冰雪下的荒山野岭,姜泽、周桐分散人手四处搜索,除了几座坍塌的洞口,也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更猜不透陈立为何会传书让他们赶到这边来。

忽然间,一处山崖上的积雪晃动了一下,一块巨石忽然滚落了下来,悬崖峭壁之上,现出了一个山洞;漫山的积雪经这一震,颤巍巍要往下崩落,眼见着就是一场雪崩就要形成。

然而就在此时,一团无形的劲气从洞中弥漫而出,硬生生止住了积雪的崩溃。

山崖下的姜泽等人,这才看到陈海的身影,皆惊喜的飞过去。

陈海让其他人守留在外面警惕,单让姜泽、周桐随他穿着弯弯曲曲的洞道,进入地宫之中。

看到沙天河正盘膝坐在地宫之中潜修,姜泽、周桐两人脸sè皆是惊变,下意识就要祭出灵剑法宝,沙天河御火鸦战车的一幕,给他们的印象太深,暗感在荒山野岭遇到,他们再加下二百将卒都未必够沙天河半个时辰杀的。

陈海让姜泽、周桐二人稍安勿躁,瓮声说道:“沙大当家已经决意效忠大小姐,也决意将他多年积蓄私藏,借给我们北陵塞……喊你们带着人马过来,就是将这些兵甲财货以及盘龙铁壁大阵,都运回北陵塞去。”

看到沙天河此时的气息极弱,想必是受了什么重创,对他们及陈海也造不成什么威胁,姜泽、周桐这时候才有心思打量地宫内的情形。

看到角落里还堆放着一千多套兵甲、八辆精铜战车以及十数只巨大的铜箱,再加上盘龙铁壁大阵,姜泽、周桐两个人,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看沙天河这般模样,多半是受陈海威胁,将迫不得已将这些兵甲私藏借给北陵塞的吧。

说是“借”,姜泽、周桐心里却压根没有想过要归还。

亏得两百人带着两百匹青狡战骑、两百匹节省脚力的驼马过来,要不然这些差不多一两百万斤重的物资,一次都未必能运回北陵塞去。

陈海用储物戒,分批将这些兵甲、战车以及储藏灵药、炼器材料的铜箱运出地宫,然后就直接让姜泽、周桐等着人马押运这批物资先回北陵塞去,要他们小心吴平与韩三平勾结,有可能会再对北陵塞下手——也让姜泽、周桐他们将玄金傀儡带回去。

炎魔元神还是弱了一些,并不能将玄金傀儡威力完全发挥出来,以致玄金傀儡此时最大的限制,还是速度不够,将它留在北陵塞,才更能发挥它无坚能摧的防守特长。

待姜泽他们走后,陈海重新回到地宫之中,对沙天河道:“沙大当家,接下来该是我去找韩三元他们的麻烦了,你不会怕韩三元回云川岭,我们赶过去讨不好吧?”

沙天河笑了笑,有些悲凉地说道:“韩三元就算找不到我们的踪迹,此时已经回到云川岭,也无非是我们暂时不便直接对云川岭下手而已——我上千兄弟都丧生吴平、韩三元之手,就算韩三元不过来找我,我也绝不会轻饶了他们!”

陈海留沙天河的性命,并没有指望沙天河真能毫无保留的听从北陵塞的命令、效忠于北陵塞,他更多还是想着利用沙天河给吴煦、吴平以及韩三元他们制造更多的麻烦;这也就能减轻北陵塞此时所面临的压力。

要不然,直接杀了沙天河,也只是替韩三元、吴平解除后顾之忧。

想到这里,陈海便与沙天河又收拾了一下,便离开地宫,往韩三元的老巢摸过去,很快就消失在漫漫风雪之中。

而韩三元、吴平被赤源他们引开视野,穿过错综复杂的洞穴,追入天罗谷之中,而这时候又赶上有新的一批魔兵从血云荒地进入天罗谷内,吴平不敢凭借手里的两千精锐在充满毒煞魔物的天罗谷内与魔兵决一生死,最终从另一方向撤出天罗谷。

吴平不甘心,韩三元却率三名道丹境精英马贼撤回老巢,陈海与沙天河在云川岭的荒山野岭间潜伏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只能悄然撤出。

陈海原本想邀沙天河到北陵塞养伤,但沙天河还是担心陈海及姜雨薇会趁机控制他,坚称要去寻找旧部——在沙天河看来,即便他真要投北陵塞,也需要姜雨薇成为真传弟子,同时他也要收拢残部,才能获得他应有的地位。

陈海与沙天河就在云川岭北麓分别,独自一人冒着风雪,返回北陵塞。

看到陈海安然来归,姜泽、姜璇和周桐等人都异常的兴奋。

虽说北陵塞聚集上千弟子,但绝大多数人都出身寒庶,甚至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获得万仙山外门弟子的资格,兵甲都很简陋,更不要谈什么灵剑、法宝——姜雨薇与姜赫等人在血炼场诛魔有功,一次获得三十万点宗门功绩,也只够给最核心的百余弟子更换兵甲。

谁能想象陈海出去走一趟,竟然就找到上千套精良兵甲,而且其中上百多套兵甲都能称得上是黄级法宝了。此外各种炼制法宝兵甲的材料有二十多万斤。

虽说高级灵药,沙天河都随时携带,但地宫里所储藏的低灵丹药竟有近十万枚之多。

八辆玄狼战车不说,那一座盘龙铁壁大阵仅以防御力而论,甚至比四柱诛魔阵还要略强一些。

“我们击退马贼,缴尸百余具,运往燕台头,镇守将军府才给我们记了五千点军功,却不如姜青你这次出去走一趟的百之一二啊!”姜泽这时候还沉浸在兴奋之中,看到陈海回来,喋喋不休的说道。

陈海哈哈一笑,沙天河在魔獐岭附近纵横百余年,百余年的积蓄都让他抄了过来,除了一小部分让赤源带入天罗谷,好在般度等魔头那里交差,大部分都运回北陵塞了,自然远非姜明传赏赐五千点军功所能及的。

陈海与姜泽他们叙了一会儿话,就回到静室之中潜修。

他此时已经修成金丹,又加上星衡域中天地灵气充裕,每天只需调息片晌就能恢复灵元法力,但他此前在地宫之中才粗略的将火鸦战车祭炼了一遍,还不能说做到驾驭随心,这次赶着回北陵塞,不需要他去管其他事务,还是抓紧时间,将火鸦战车更彻底的祭炼一遍,才能最大限度的增强北陵塞的战力。

此外,火鸦战车虽然只是上古残宝,其中的法阵也有所残缺,但通过祭炼火鸦战车,陈海发现战车内部的阵法禁制结构,跟人体的灵窍、灵脉相仿——此外,沙天河早年从上古遗迹里还获得一部叫火鸦阵书的残卷,也记载利用肉身窍脉蓄养火鸦精魄、炼成火鸦阵的秘法。

只可惜火鸦阵书残缺不全,有几处关键的地方错失,更何况火鸦阵要分割自己的元神魂魄去炼就七十二道火鸦精魄,沙天河有火鸦战车在手里,也就没有再去另外去炼什么火鸦阵。

陈海未必想着尝试去修炼什么火鸦阵,但这部火鸦阵书以及对火鸦战车内部阵法禁制的钻研,实令陈海所获甚多。

这也是他与沙天河在云川岭外守候几天,看不到有什么机会,就急着赶回来潜修的关键原因。

陈海闭关三天,心静如水之际,心湖似被人投入一枚石子,微微荡了一下,陈海蓦然睁开眼睛,他这一刻直觉西北方向两三百里有一大团糊涂杂乱的气息,在徐徐南下,心里想,是有一路魔兵出天罗谷,往这边杀来?

************************

北陵塞西北两百里外,一队黑狡精骑正在缓缓前行,位于中军的吴平坐在一头妖虎身上,一脸yīn沉。

他万万想不到,费尽心机,最后竟然还是让沙天河逃脱了,而此前袭击黑风寇的临时据点,缴获稀微,而即便清剿数百马匪能得上万点军功,但这点军功怎么能令吴平满意,怎么能及得上那辆火鸦战车呢?

正在这时,他身侧的那长髯修士指着远处的灯火问道:“前方就是北陵塞了,我们要不要去北陵塞休整一番再继续前进?”

吴平恨恨地瞪了北陵塞一眼,毫无情绪地道:“直接回燕台关。”

然而在夜空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阵邪异的声音:“既然碰到了本少君,你们就想这么就走了吗?”

劲风骤起,大团大团的冰雪扬了起来……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九章 收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