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二十章 魔袭

第七百二十章 魔袭

吴平所部遇袭,动静很快就传到北陵塞,只是北陵塞没有设探察法阵,不要说姜泽、周桐他们了,陈海也只能看到两百多里外的天地元气剧烈的冲荡起来,引发天地云转风狂、雷电隐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陈海还隐隐还能感觉到事发地,魔煞极为浓烈,双方发生的激斗战力,必有一方是精锐魔兵,他怎么都要亲眼看一眼,才会放心购买。”

“你们守着要塞,我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就回。”陈海跟姜泽他们说道,身形快如一道流烟,在夜幕的遮盖下,飞速向事发地赶去。

赤源和赤军不应该有什么异动,魔兵出动,要么是血云荒地又有魔兵进入天罗谷,又或者前往不灭邪域通风报信的那两头假丹境魔将,从不灭邪域搬来救兵了?

不灭邪域在血炼场谋划百年的yīn谋被戳破,焰湖神塔落入万仙山手中,而不灭邪域同时还有一樽魔君级的存在被姜寅斩杀,照道理来说,不管万仙山及崇国多么的怯敌畏战,不灭邪域这段时间也不该有什么大动作才对啊?

陈海鼓动姜雨薇率北陵谷山庄弟子,从魔獐岭北上筑塞,就是基于人魔两族短期内在天罗谷一向不可能再暴发大规模的冲破;要不是如此,他们这点人手,如此修为,在星衡域的大规模人魔战事中,还真是很不够看。

难看自己判断错了?

陈海心里也微微一紧,一旦判断错形势,极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当下也是一边潜伏,一边尝试联络赤源及翼魔赤军,但全无反应,可见他们还在天罗谷之中,二百里外的那路魔兵,跟赤源、赤军没有太大的关系。

陈海往北潜行百余里,这时候才确认实是吴平和他麾下的黑狡精骑,被数百精锐魔兵缠住了。

陈海没想到吴平竟然还没有撤回燕台关去。

陈海收敛住气息,藏身到在战场外三十里的丘陵上,远远地看着三十里外光华闪耀,将夜空映照的瑰丽非常。

这是陈海第一次见到星衡域正规军的作战,深觉星衡域中的人族能与魔族抗衡,并还不时能开疆拓土、斩获大捷,果然并非侥幸。

那吴平虽然心机yīn沉,也不是全然靠着吴氏的关系硬生生上来的。

只见战场之中,有大半的黑狡精骑下了马来,排成盾阵,守护着身后的十数精铜战车。

在他们的身后,十数辆精铜战车按照特殊的方位分布在两百步见方的雪原上,在诸多阵法师的催动之下,气息竟然浑成一体,此时正不断的凝聚天地灵气,化作一柄十数米长的金sè巨剑,在和一樽身高逾两丈、手持黑sè巨矛的紫鳞魔争斗不休。

又是紫鳞魔!

陈海暗暗心惊,没想到吴平所部兵马在野外,也能组成防护法阵,抵挡住拥有魔胎实力的紫鳞魔的猛攻。

数百精锐魔兵在几名魔将率领下,只是凭籍着自身实力,如浪潮一般向两翼的黑狡战骑发动猛攻,又或者从空间往居中的盾阵杀来,以便能有机会冲到那些精铜战车之前。

然而魔兵所面对的黑狡战骑,大多数都是万仙山的精锐弟子,哪里能让它们这么轻易攻破?

虽说不时有人族战士承受不住强烈的冲击而倒下,与此同时,有更多的人顶上来,战况多少有些胶着。

紫鳞魔打得气闷,若是凭籍他的实力,率领众魔将、魔兵冲锋,定能将人族的防线立时冲溃,但每当他想有什么动作,那由十数精铜战阵所组防护大阵凝聚的金sè巨剑就凝聚着风雷之势向他斩杀过来。

而他若不抵住这柄纯由天地灵气凝聚而成的巨剑,那金sè巨剑挥斩过去,他手下的魔子魔孙就会死伤惨重。

紫鳞魔当初也是一怒之下,离了天呈山往天罗谷而来,自知不能进入天域通道,去燕州杀掠一番,也知道以他的实力,也没有办法穿插到崇国境内,就想着能借助那一万魔兵横扫魔獐岭以北的小型城塞,也算是出了口恶气。

谁成想到了天罗谷之后,却发觉天罗谷的魔兵竟然只剩下了三四千而已。

那可恶的赤源还百般抵赖,拿出大量的兵甲向他邀功,一些人族的兵甲对于他们这些魔族有什么用处?最起码眼前有什么用处?

怒不可遏的他当时就想要将赤源生吞活剥了,可是他虽然鲁莽,却并非没有脑子的人。

赤源分属般度等魔头之下,父君战死,般度等魔头会不会效忠于他这个少君还两说呢,他此时实在没有必要去激怒般度等魔头。

想到此处,愤愤然的紫鳞魔带着自己的数百魔兵魔将,就直接越过天罗谷,往南渗透过来,却不料他前天缀上的这部人族兵马,实力会如此的扎手,一下子就踢到铁板上了。

陈海远远地看着场中的战况,咋舌不已,法阵还真是星衡域中人族对抗罗刹魔的法宝啊。

陈海是知道吴平手下的实力,三名道丹高手,二十余明窍境,剩余的也都是辟灵境精锐弟子,但面对一樽魔胎、七八头魔丹级魔将以及四百余武卫级精锐罗刹魔兵,居然丝毫不落下风,还隐然有战而胜之的可能,这才燕州完全是无法想象的。

陈海心想也怪不得星衡域中天机战械一直得不到什么发展,实在是星衡域天地间灵气太充裕了,法阵随时随地都可以部署祭用。

陈海看到阵中战况正炽,然而魔兵的伤亡速度却要远远地大过人族,心想那紫鳞魔应该不会甘心就死在这里,等会儿应该会制造机会突围,但那正是他浑水摸鱼的大好时机。

想到这里,陈海离开那处丘陵,犹如魅影一般向战场的另一侧潜去。

却不料刚刚没有走几步,陈海听到三十里外传来一声巨大的魔吼声,一股强横而血腥的气息散布开来,陈海慌忙将目光望向远处。

只见那紫鳞魔此时已经脱离了战团数百丈,丝毫不管那十数长的巨剑骤然膨胀一倍,正向他手下的魔兵魔将横劈竖斩过去,掀起阵阵血雨腥风。

吴平见那魔头在数百丈外站定,手持黑sè魔矛,那战矛在这一刻迅捷染上了一层血光,惊呼道:“不好,速速调整乾元诛魔阵,务必要斩杀魔物!”

吴平身边的那位长髯玄修,一边维持着阵法运转,一边道:“督军,乾元诛魔阵乃阵前所用,刚猛无匹,那魔侯相距太远,怕是难以重创他。”

吴平一咬牙道:“剑修营,全力攻击那魔侯!”

然而就这么一耽搁,大量魔兵开始脱离战团,向那紫鳞魔聚集过去。

面对着掠空御来的百余灵剑,这些魔兵也是纷纷奋起,盯着一柄灵剑就拼死格挡不休。

吴平在军中只有百名剑修弟子编成一支精锐战力,一旦被魔兵的血肉之躯挡住,连紫魔魔的影响都未必能摸得及。

此时吴平急的是目眶欲裂,他知道那魔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乾元诛魔阵阵前杀敌还行,防御还真不那么擅长。

此时的他也祭出自己的灵剑,向那紫魔魔斩杀过去,只是他温养多年的斩蛟剑被陈海收去,临时祭炼一柄灵剑,又怎么可能会用得不顺手?

说时迟,那时快,此时没有下马的黑狡精骑也都发动起来,从阵中踏出,向守护着紫鳞魔的魔兵冲杀而去,然而那紫鳞魔手中的那柄黑sè巨矛,此时又已经沾染上丝丝的黑光。

没等他多想,那黑sè巨矛仿佛一道黑sè的闪电,朝吴平等人投去。

吴平见机极快,随身携带的道符犹如不要钱一般往外抛洒,但他也只能一识八用,每次只能同时祭用八道防御道篆。

然而就在八道防御道符塑形成真正的防御术法之际,那柄黑sè巨矛以更加恐怖的速度,直接震碎数道防御道篆,朝乾元诛魔阵最为核心的中枢战车轰来。

陈海远在三十里外,夜sè正浓。

陈海都清晰看到那辆中枢战车,被黑sè巨矛一下子就摧毁掉了,长髯道人与其他十数名阵器师也顿遭反噬,口吐鲜血委顿了下去。

乾元诛魔阵登时告破,凝聚而成的金sè巨剑,这时候也顿时失去存在的基础,顿时化作灵气乱流四散冲击。

陈海目瞪口呆的看着战场之上,他看得分明,紫鳞魔看着也是刚修成魔胎,但他一手摧毁中枢战车的威势,已经堪比那些准魔君了。

只是紫鳞魔用这招,消耗也是极大,那黑sè魔枪也跟中枢战车同归于尽,断成数截,再战已经不算明智,他便召集剩下的精锐魔兵,飞快地向天罗谷方向逃去。

吴平有心追击,但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次他出燕台关,可真算是大败亏输了,他们这时伤亡惨重,又被毁掉乾元诛魔阵的中枢战车,这不是他搞斩杀数百马贼能换得的功绩能抵消的,回去也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在吴平呆立当场的时候,陈海化为一缕青烟,远远地跟在那黑颅魔一众的身后而去……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二十章 魔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