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逐北(十四)

第一百六十五章 逐北(十四)

数十支火把亮起,映照出王仁恭身形。

王仁恭时年已经近五十岁,须发白了大半。披着一身鎏金错银的甲胄,按着狻猊吞口的佩剑,腰背笔直,眼神如电,扫视脚下密密麻麻的人潮。

数千军汉,数千民夫,抬头呆呆的看着这位马邑郡太守。一时间声息全无。

刚才每名军汉,都在怒吼着要见王仁恭。而当王仁恭突然现身,每名军汉,却一下没了适才的气焰。

大隋近二十年的名臣大将之威,太原王家当世最出sè的人物,的确非同凡响!

王仁恭心中也在翻涌着各种复杂的情绪。

大隋两代天子,都尽可能的压制着世家出身之人。太原王家虽然家世高贵,传承日久。但却不比传自鲜卑六镇的那些新起之家,最要紧的就是对大隋军中没有足够的影响力。

所以李家,宇文家,独孤家等,始终权位不减,大隋两代天子对着几家人始终要小心翼翼,畀以权位,不敢责罚处置。而他们这些对军中没有足够影响力的世家中人,却始终被大隋两代天子各种手段针对。

王仁恭少负大名,文武两途俱都出sè。在中枢可为名臣,在外可为边镇。但一直被两代天子不断的差遣着在全国各处为官,不给他培植自己实力的时间。

而在杨玄感之乱,王仁恭在平乱战事中出力甚大,但是大业天子却以王家若干子弟投效于杨玄感麾下,而贬斥了王仁恭相当一段时间。到了最后,才将他用与马邑郡守边。

若说壮盛时,王仁恭还有居于边地,封狼居胥之意。那么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王仁恭只剩下要将家族带到最荣耀地位的志向了。他不能容忍太原王家再被这样对待,不能容忍其他传承鄙薄之家,居于太原王家头上!

太原王家自汉末起,传承数百年,家世清华高贵,怎能被这些鲜卑六镇有着胡人血统的军汉之后,踩在脚下?

为一郡边臣,面对突厥人的巨大压力。王仁恭却在疯狂的搜刮全郡,拼命的安插自己亲信之人为郡中军将,拼命的扩充军力,拼命的压制在云中的刘武周,甚或和突厥人议和,准备割让半个马邑郡出去。

每个人,似乎最终都会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

也正因为这样,原来战力卓著,军纪严明的马邑鹰扬府,奉命出战,与对手初初一接触,就崩溃下来,现在猬集于城下,几乎要掀起一场兵变。

王仁恭从来不以为出现在神武的是刘武周主力,若刘武周主力出云中盆地,进袭神武。他还有数千兵堵在盆地出口,与刘武周对峙。这个动静太大,是无论如何瞒不过自己的。

出现在神武的,就是那个该死的什么乐郎君所领的一支偏师而已!最多不过几百骑的实力!

几千竭尽马邑郡资财以供的军马,就这样大溃下来,给自己好看!

也许自己此前所为,真的有点乱了方寸。

现下局势已然大坏,如此消息传出去。刘武周必然会兴起更大的野心,想取自己而代之。而自己心目中的真正大敌,在晋阳的唐国公李渊,会获得更大的行动自由,可以毫无顾忌的兵向长安,等取得中枢名义地位,更收关中之兵以后,回手过来,就能如碾死一只蚂蚁一般收拾掉自己。

此时此刻,再懊悔之前自己行事过于操切,已经是无济于事了。现下就得赶紧稳定住马邑情形,无论如何将刘武周赶紧收拾掉,再连接突厥,以抗唐国公李渊。保住马邑的局面,再静观天下的变化,等待将来的机会!

但是在这些将来行事步骤之前,就要先将马邑鹰扬府军心安定下来,再将他们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幸得这些军汉,并不是多难对付。

乱世但起,就是这些刀头舔血的军汉们的机会,命大加运气好,也许就能有成为将来新朝勋贵的机会。现今这些如日中天的军功勋贵,不都是这样过来的?

但这些军汉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跟对了人!

而在马邑郡内,刘武周虽然得百姓人心,可又有什么用?比之在大隋的根基,比之家世,比之在中原盘根错节的关系,他王仁恭比刘武周强胜何止百倍?

而这些马邑鹰扬府军将士卒,可以算得他王仁恭的起家嫡系。若是转而投效郡外的那些世家,比如说就在河东的唐国公李渊,却怎么也算不得起家嫡系了。送死在前,立功在后,这些军汉们也分得清轻重。

只要给他们想要的,再处置几个人平息一下他们的怨气,不难再得马邑鹰扬府军心。这些匹夫走卒之辈,也就是这样的格局而已!

一片寂静当中,当着万军面前,王仁恭在一瞬间,胸中已经转过了无数念头。

最终缓缓开口,虽然已经显出老态,但语声仍然中气十足,送入每个人耳中。

“你等不是要见某王仁恭么?某这便出来了!有什么话想对某说,尽管说就是!”

数千军将士卒,面面相觑,不发一言。

军汉们仗着群胆生事,这个时候却没有挑头的人和王仁恭对话。那些军将们刚才被军汉们推出人堆,一时间失却对部下的掌控力,一时间也没这个底气和王仁恭讨价还价。

当王仁恭站在城头,目光如电逼问诸人到底想要什么的时候,一时间竟无一人吭声。

王仁恭却没给数千人串联推出一个领头人的机会,这个时候如果冒出个愣头青和自己有来有往的对话,也很容易让局势失去控制。当下就冷笑一声,抢先开口。

“某岂能不知道你们怨愤不平,到底是为什么?无非就是某招募来的四方之士,抢了你们的位置。某扩充军马,分薄了你们的所得。某想一统马邑,还伤了你们的什么乡梓之情!所以你们就干脆溃败下来,给某看看!”

王仁恭在城头走动几步,陡然站定脚步,按剑怒喝:“你们就想一辈子呆在这马邑之地么?乱世将起,正是天下英雄努力向上之机,你们眼中却只有马邑这一亩三分地,就愿意在这里天天吃沙子么?就愿意在这里每时每日面对无穷无尽的胡族么?就愿意苦熬这日日风刀霜剑苦寒之日么?某想带你们踏足中原,成为一个个新起勋贵世家,你等若是不愿,某走便是,你等就在这马邑郡,永世为一戍卒也罢!”

在王仁恭的气势之下,数千溃军,鸦雀无声!

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五章 逐北(十四) 的精彩评论